死神背靠背(28)

字数 5075阅读 33

02001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27)
死神背靠背目录

                       死亡的真相 金银是意外

有些事情是可以有一个结局了,可有些事情还没有结束。有些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有些事情只是暂时告一段落。

“那,赵阿姨,您的调查从这个人,这个黄痴痴开始,真正的面纱应该揭开了吧,一切应该到头了吧!”我说。

赵阿姨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低下头去,喝了一口茶,然后慢慢悠悠地说:“茶凉了,儿子!”

说完,赵阿姨并不期待孙小鹏回答的样子,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没有一颗星星,而路灯在楼下亮着,在赵阿姨房子的高度,只能感到一层朦胧的光芒。

“我去换吗,妈?”小鹏小心翼翼地问,屁股却没有动,随时准备听从指令的样子。

“暂时不用了。”赵阿姨摆摆手,说。

然后我们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我没有说话,是想听赵阿姨说话。而赵阿姨没有说话,我知道她的内心是相当纠结了,无论她怎么努力,无论她怎么拼尽全力去调查,和这个案子有关的人还是死了,这对于一个警察而言,是失职,是没有尽本分。

而赵阿姨做警察做到至今,都做到警察局局长的位置了,从开始干警察的那一天起,她就一直是警察,可就在这个节骨眼,她觉得自己有点不像个警察了,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来了。虽然语言上并没有表现。

赵阿姨的内心,我是越来越理解了,这个姓赵名明泉的警察局局长的内心,我是越来越了解了。

“要不,我去换了吧!”小鹏问话闻得格外小心,仿佛他是这个家里的佣人一般。

“不用,不用了,真不用。”赵阿姨摆摆手,眼神却异常的沉,仿佛山里不见光的湖水。

“那,赵阿姨,这个案子后来怎么了呢?”我冒着胆子问。

“也就那样吧!”赵阿姨叹口气,不再说什么。

我知道,所有可能死的人,都已经死了。可是这个事情并没有完,我心底是明白的,因为赵阿姨这个时候才开始展开全面的调查,到这个时候了赵阿姨才有机会开始全面的调查。很多隐藏的事情这个时候才开始浮出水面了。

“那翻案了吗,阿姨?”我问。

“没有,案件的结论还是那样,只不过事实并不是那样。”赵阿姨说:“这个金银啊!”

“金银到底是死没死啊,不会真的是她们说的那样,金银死了,却只是没死透而已。”我说。

“这个金银确实是死了,只是阴魂不散而已。”小鹏说,一脸的戏谑,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那,赵阿姨,金银到底是怎么死的?”我问。

“其实金银是怎么死的,我还真的没有看见,而且我调查到的资料,很少和他有关,虽然后来几年我调查到的资料装一间屋子都装得下,但关于金银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少得可怜。”赵阿姨说。

“可是金银是关键中的关键吧,妈!”小鹏说:“如果金银的问题都没有解决,那整个案件都是悬案,再多的调查都没有用的。因为金银的案子是起点,而且金银一直是案件的重心,他这里说不通,那整个案件都说不通。”

“对,金银的案件,我只能通过想象力去还原现场,就像一个写小说的一样。”赵阿姨说。

我和小鹏都很想知道金银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都表示出用想象力去还原现场,这样的方式缺乏根据,这样的方式不可靠。

赵阿姨说,其实金银的死亡过程,是在黄痴痴死了以后,有个三四年了,她才想到的。这些想象或多或少和她的调查有关,并不是无中生有的想象。

于是我和孙小鹏就要求赵阿姨,也就是孙小鹏的妈妈,还原金银的死亡过程。

金银出事的那一晚,金银绝对是喝了酒,喝了酒才回到春江小区的住房。

至于喝酒一事,赵阿姨也反复去调查过很多人,总是有人说金银死的当天喝了很多酒,但就是没有人承认和他一起喝过。金银可能认识的人,赵阿姨都去调查过,就是没人敢承认。

不过,赵阿姨也断定,并不是说这些人和金银的死亡有直接的关系,只是知道金银死了,内心都有点惶恐,所以不敢说出这个事情来,没有人敢承认和他一起喝过酒。

其实,对于不承认在那一晚和金银喝过酒这个事情,还有一个原因,他的生意上的朋友,或多或少都知道这个事情,那就是金银的生意上出了问题。

周芒也是知道这个事情的。

而除了生意上的伙伴,还有这两口子,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个事情,两口子守口如瓶。对谁也不说。

金银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那段时间经常找人喝酒喝到深夜,每一次都大醉而归。

那一晚,金银又喝得酩酊大醉,他没有回和周芒的家,而是回了春江小区。

进到屋子里以后,金银仍然是全然的醉意。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就是那把枪。所有在场的警察都认为那把枪是凶手带进来的,而且金银和凶手之间还有一场搏斗。可是后来枪送去检查,根本没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指纹和皮脂这些都没有。当时做的结论是凶手带着手套干的。其实就是因为这支枪才产生了误导。

金银的案件,对于枪支本来就有疑点。一个凶手既然带着枪进入目标的房子,为什么还有搏斗的迹象,这是不可能的。凶手一定是铁了心要杀人,进去以后应该直取目标,根本不会搏斗这种事情。而且金银西现场反应出来的情况,不光是搏斗,而且是一场大规模的搏斗。这怎么也说不通的。

金银房里的很多东西都碎了,到处都有玻璃渣子,而且一个瓷瓶也碎了,虽然不算太昂贵,但这些东西真的是搏斗造成的吗?!

这些事情发生之前,都有一件事情一直存在,而且这件事情一直影响到金银回到家中。

而且现场还造成了火灾,凶手为什么要放火??一般的理解是放火是为了隐藏罪证。可是如果枪都是凶手留下的,那放火又起什么作用!!所以放火根本不是为了隐藏罪证。

再看金银的死因,脖子被割喉,造成大出血,而且加上火灾,所以才致死。

既然要杀死一个人,为什么要同时用两种方式,一种方式不是更容易,而且更保险,没有必同时用两种方式。两种方式即耗时间也容易被发现。所以金银的死亡方式有问题。

而且据金银在春江小区的邻居回忆,当时可以确定的是,只听到了一声枪响,根本没有听到有人喊救命。至于报警的原因,是因为火灾。

也就是说金银根本没有喊救命。虽然金银确实是醉成了一潭泥,可是遇到这种情况,不可能连救命都没有喊的。而且依据前面案件上的结论,凶手和金银之间是经过搏斗的,打碎了这么多东西,搏斗过程的时间一定不短,哪怕有个一分钟,金银也不可能不喊一声救命啊!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不通。

“那,赵阿姨,金银死的真相是什么??”我问。

“难道??妈,金银的死不是死于他杀。”小鹏说。

“对了一半!”赵阿姨说,微微笑笑,对自己的儿子很满意。

“一半儿??”我和小鹏异口同声。

“对,金银不是死于他杀,也不是死于自杀。”

“赵阿姨,金银真的没死吗??”我问。

“那现场的人到底是谁??”小鹏说。

“金银确实是死了。”赵阿姨说。

“赵阿姨,你说话怎么有种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感觉啊!”我说。

“既不是他杀,又不是自杀,怎么会死了呢!”小鹏说出了自己的质疑。

“是意外。”

“赵阿姨,您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个重心人物,这个一直被认为是没有死透的人物,他的死是意外??您的话也太让人意外了。”我说。

小鹏说了我类似的想法。

对,确实是意外。

虽然赵阿姨对这个事情无法确证,但后来的调查都支持他的这个结论。

当天喝醉了的金银,回到家中。他是自己掏出钥匙开的房门,虽然火灾导致门部分被毁,但依然没有被撬锁的痕迹,先前有一个解释是凶手是金银熟人,手里有金银的钥匙,进屋后两人还聊了会儿。

可是仔细想想,金银的钥匙怎么可能随便给人!周芒都不具体清楚金银在春江小区房子的位置,何况其他人。就算是金银其他的情人,最多也就是在那里过过夜的,金银是不可能把钥匙给自己的情人。虽然有这种现象,情人自己住着一套房子,手里有钥匙,不少包养情人的大款就是这么做的。可是根据金银当时的情况,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金银的公司出了问题,他不可能把钥匙随便给人的。如果钥匙真的已经给出去了,金银甚至可能会厚着脸皮去要回来。

所以春江小区的房子,只有金银一个人有钥匙。

金银进到家里以后,门是他自己给锁上的。

可是又怎么会发出枪声呢??
还有火灾是怎么回事!!

枪声确实是有的,而且这个枪声就是从金银的屋里传出来的,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金银。难道金银是要开枪自杀吗??这也不可能。如果金银是开枪自杀,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纵火烧自己的房子。何况金银的死因并不是枪杀,而是脖子被割致死。

但是枪声和火灾确实是有直接的关系的。

据消防那边提供的报告,火灾的起火源就是客厅茶几附近的东西,应该是纸张之类的东西。只是因为火灾燃起来了,有高温,而且热流到处扩散,已经不能具体确定是什么东西引起的,位置也只能确定个大概。

火灾的起因就应该是那一声枪。

都知道,子弹撞击在金属的东西上会发出火花,有了火花就有了火源,然后才有可能有火灾。可是金银住的是水泥屋,不是铁皮房,不可能一枪打在金属上。虽然每个人的家里都有金属物品,但是酒醉后的金银没有必要瞄着某样金属物品开枪,这样做是没有目的的,不是自杀,也不是好玩,他不可能会这样做。

但是火灾确实是那一声枪引起的。

赵阿姨说了一下火灾和枪声之间的关系。这个完全靠她的想象力了,虽然我和小鹏都相信她说的。

金银这一枪不是射在别处,正是头顶的电灯泡,而且是亮着的电灯泡。深夜回家的人,进屋后第一反应就是开灯,这个从生活逻辑的角度说得通。而金银也不是有意瞄准灯泡射的,只是随便的一枪,恰好射在了电灯泡,灯泡变成的玻璃碎片恰好割到了金银的脖子,而掉落下来的火花落在茶几上的纸张上。而且完全还原现场,这个纸张应该是废报纸,很久很久的那种,这样的纸张很容易引燃。如果是一般的报纸,是才买没有多久的那种报纸,不会这么轻易引燃的。金银有读报纸的习惯,只是春江小区的屋子,他以前不是经常回去,报纸看了也是随手丢。

火灾有了,枪声有了,金银喉咙的事情也有了。

剩下的就是一地的玻璃渣子是怎么回事,还有打碎的瓷瓶。玻璃渣子是电灯泡和火灾高温引起的玻璃破碎造成的。

而那个打碎的瓷瓶,恰好是金银挣扎的证明。那个瓷瓶不是金银和凶手搏斗的证明,是金银在被玻璃渣子割喉以后,挣扎的证明。

金银当时的状态应该是相当惶恐的,毕竟公司出了事情,心情很低落,所有的他的朋友也应该正在疏远他,再加上突然的这么一个意外,金银可能有的身理反应,赵阿姨都想到了,手脚冰凉,浑身冷汗,意识不清晰,身体不听使唤。

在这样的心理状态下,再加上金银喝了酒,他喊出来的可能性不大。

至于金银为什么会开枪,赵阿姨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金银开枪和金银喝酒的原因是一样的,都是因为心情的失落,心情的极度失落。这样的心情导致他去喝酒,这样的心情导致他开枪,但他开枪并不是要自杀,而是要泄愤。生意上的事情,让他异常恼火。

“可是金银怎么会有军火的呢?”我问。

其实这个并不难理解。赵阿姨说,我和小鹏不理解,因为我们涉世不深,其实在横街派出所呆了那么多年,赵阿姨还是知道很多内幕的,横街附近的大款,不少人都有枪。不过金银那一声枪响是她在那里这么多年唯一的一声。或许那些有钱人只是用枪来自卫,并不是用枪来吓唬人。

从这一声枪响,也足可以印证金银的心情有多失落,生意上碰上了大麻烦。

“是什么麻烦,妈??”小鹏说。

赵阿姨说,这个事情调查也没有用,想象力也无济于事,赵阿姨也只能猜。毕竟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猜来猜去也只有一个可能,没有其他可能,只有一个可能。金银的公司是投资管理公司,应该涉嫌洗钱,只是客户都是周芒父亲的朋友,所以对方一定是在收集证据,暂时没有铁证,而又碍于朋友的面子,所以很多事情才没有撕破脸。

“没有其他的可能吗?”我问。

“凭我几十年的经验,我的生活经验,我的办案经验,只有这一个可能,毕竟金银的事情不是凭空虚构的,而金银的公司出了问题,那只有洗钱这一种可能。”赵阿姨说:“没有其他可能!!”

“那后面那些人是怎么回事,赵阿姨??”我说。

“后来的事情,我一直在慢慢调查,我在横街派出所那几年,我都在调查这个案子,虽然早就结案了,但我的兴趣一直有,一直到我离开横街派出所,一直到我调到现在这个警察局之前,我都在调查和金银有关的一切。”赵阿姨说。

“正如您一开始就跟我们说的,这个案子很复杂,这个案子‘不简单’。”我说。

“那,赵阿姨,那些人确实是金银的情人吗,每个都是吗??”我问。

“对,没错,全都是,我甚至都觉得周芒也是。”赵阿姨说:“我们先吃饭吧,饿了,反正雷同那个讨厌鬼暂时走开了,我们先把饭吃了来,饿着肚子总不是件好事。”

“好啊,好啊!”小鹏鼓掌说,一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的样子。

赵阿姨就到厨房去准备了。

我和小鹏在客厅的饭桌上等着,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少爷。

也是由于夜深了,赵阿姨没有新弄几个菜,只是把红烧牛肉和回锅肉热了热,然后炒了一个白菜。

“这个故事真有意思。”我边吃边说。

“是啊,这是一个故事,不是一本小说。这是一个故事。”赵阿姨说,厨房有些热,赵阿姨的额头上还有汗水。

“不过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故事,因为一个人死了,而这个死了的人一样可以杀人。”我说。

“要撞鬼也是大白天,晚上一般情况不会撞鬼的,小龙。”小鹏嘿嘿地笑着,刨着饭。
死神背靠背(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问题,算不上是问题。但是一旦深究下去,就会成为问题。有些明明就是问题的问题,可是一旦深究下去,却不那么像是一个...
  • 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棵树和一株草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朵花和一片云的关系。说到底,所有的关...
  • 有些人必须离开,不然怎么回到身边。有些人只是暂时存在,有些人却一直存在。有些事情该交代了,可是有些事情无法交代。 ...
  • 有些事情是需要分析分析,可是有些事情不需要分析。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分析的,可是有些事情还得分析分析。但是到底该怎么分...
  • 有些事情是必须交流交流的,不应该藏在心底。有些事情是宁愿藏在心底,也不愿意说出来交流交流的。或许很多事情都和某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