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21)

03003.jpg

死神背靠背(20)
死神背靠背目录

              龌蹉的事情 复生的死人

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依然活着,可是死了的人并不一定死得透彻,活着的人也是半死不活。

“赵阿姨,到此可以确定很多东西了,这个故事差不多就这么完了吧!”我说。

“不一定,金银有情人,这是百分之百确定的事情,虽然在之前,这个事情一直无法确定。”小鹏说。

“如果早一点确定就好了,后面就没有这么多人死了,可是到这个时候才确定,而且还要死人。这个故事不会就这么完了。”赵阿姨说,叹口气,见我和小鹏没有说,又说:“这毕竟是一个故事,不是一本侦探小说,都是真的。不确定的事情,永远都是不确定的,不能把它作为证据往这个方向查。”

“看来做警察,真的必须异常擅长调查,毕竟都是些曾经活着现在却死了的人。如果是小说,死人了不过是一个虚构,不过是不存在,书本一合上,什么也没有了。”小鹏说。

“路漫漫其修远兮,你要做的还有很多。儿子!”赵阿姨说。

“那赵阿姨,对金银的整个案子重新来一遍吗,毕竟金银都有一个同性恋情人,其他几个应该也是确实是情人。只是需要找到充足的资料,说得通就行了。”我说。

“雷同这边都还没有完呢!”赵阿姨说。

“他怎么了?”小鹏问。

“当时还没怎么,只是他除了说出自己的故事,他还说了自己的想法,不然他也不会到派出所说他的故事。”赵阿姨说。

“这个也是,我很困惑,雷同无缘无故告诉警察这些干嘛,这些事情虽然龌蹉,但都不属于警察该管的事情。”小鹏说。

雷同在接待室说了一下他对金银的看法。

在所有调查中,金银是整个案子的起点,后面死的人或多或少都和他有关。这个是肯定的。雷同的想法并没有否认金银是起点,金银也不是作为一个伪起点存在的,金银确实是整个案子真实的起点。

后面的蒙霜,钱月星,回甜确实和金银有关系。

“你是怎么确定这些的,赵阿姨??”我明知故问,因为我想知道的东西很多,而不仅仅是一个结果,而且是这么一个敷衍人的结果。

“因为我擅长调查,而且从这个时间点开始,我重新调查了所有人,所有可能的人,几乎后来我在横街派出所的时间,我都在接触和金银有关的人,或者接触那些和金银的死有关的人,比如说蒙霜,钱月星,回甜,所有可能的人。有时候我提前下班,我不是直接回到家里,而是去找这些可能的人聊天。但这都是后来的事情,雷同这边还没有完呢!”赵阿姨说,眼神深远,仿佛是在看墙壁后面的人影。

“雷同又怎样了呢?”我问。

雷同认为金银根本就没死。

首先,雷同说了一下,很多内容是他事后反思的,他和金银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很多内容都是在这几个月他半死不活中思考出来的。

金银虽然有老婆,没有儿女,而且是个有事业的人。但是雷同说,他总觉得金银的感情方面缺少了什么,不然金银也不可能和雷同走在一起。

金银在情感方面到底缺少了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雷同好久。金银确实有其他的情人,这一点雷同是确定的,但是是谁,有几个,他从来不问这些。两个同性恋在一起,这是绝对应该避开的话题。但雷同印象中,金银确实有其他情人,从他和人搭讪的方式就看得出来。金银和陌生人搭讪,只消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够和人建立感情,后面的话往往是随便聊了。这种搭讪方式要经过相当多的历练才能练成。而金银是一个生意人,平时谈生意不会经常用到这种搭讪方式。所以雷同断定金银肯定有其他情人,只是他不知道是谁而已。

“这个酒吧的服务员居然会推理啊,赵阿姨。简直匪夷所思!”我说。

“或许是他经常看书的原因吧,本来就长得斯斯文文的。”赵阿姨说。

“这可不一定,妈,斯斯文文不一定喜欢看书,喜欢看书不一定喜欢侦探小说,喜欢看侦探小说不一定会推理。”小鹏说:“我看雷同是狗急了跳墙,毕竟他有自己的想法啊!”

“或许是,吃不准,我当时也没有细究这个事情,不过他说的应该是实话,没有任何谎言的特征。”赵阿姨说。

而金银情感上到底缺失了什么,雷同依然搞不懂这个问题。金银和周芒的事情他或多或少知道些,毕竟是金银的结发妻子,两个同性恋之间聊这个也不应该有所忌讳。

雷同说了一下金银说的他和周芒认识的事情。

两人打工认识的,然后在一起,一年左右就结婚了,雷同虽然说得简短,但他说金银一说到这个话题废话就异常的多,情绪很激动,可是雷同一直搞不清金银激动的原因。因为说到的内容,既不是两人的激情时刻,也不十足的感性,但金银说的时候往往很激动。雷同不知道原因,曾经因此追问过一次,可金银没有正面回答他,以后雷同就再也没有问过这个事情了。反正雷同脑海里金银当时的激动印象是异常深刻的。

不过,就这一点,雷同具体说了一下他的想法。

金银和他的妻子周芒之间肯定有什么,有什么说不明道不白的东西,两人之间绝对有。只是没有外人知道这个事情而已,雷同也猜不到。

“会不会是金银不行啊,赵阿姨?”我说话给人的感觉已经长大了,其实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

“不可能啊,金银有不止一个情人的,不可能是真的是电视剧里的那样,两个人倒在床上,聊了一晚上,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小鹏说,话语直指现实。

“我当时也有类似的想法,于是跟雷同说了。”赵阿姨说。

雷同当即就否定了我的想法,面不改色心不跳,似乎他们两人中有一个是女人一样,而且是一个未婚女人。

雷同说他和金银是名正言顺的男同性恋,酒吧里所有一起工作的同事都知道这个事情,这在酒吧里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有两个人干过所有两人都干过的事情,两人都干过所有同性恋都干过的事情。

“好恶心啊,赵阿姨!”我说。

“龌蹉!”小鹏说。

“确实很龌蹉。”赵阿姨说:“不过我已经说得很俭省了,雷同说的时候我还有画面感呢,不过还好当时我没吐,毕竟当时有案子在。”

而且,雷同关于两人之间的性经历说得很详细,两人从来不吃药,有时候在一起实在没感觉,就喝酒,酒吧里要什么酒就有什么酒。稍微有点感觉了,然后一切该来的都来了。

雷同特别喜欢说这些事情。

显然,在他半死不活几个月的时间里,回忆这些事情是他唯一的享受,也是他唯一能感到自己还是个正常人活在世间的方式。

“你说另外的吧,赵阿姨!我们想听另外的,这个东西太龌蹉了。”我说。

“是啊,妈,该省则省吧,就像花钱一样。”小鹏说。

“我已经很俭省了,难道你们觉得我说得很详细吗?!”赵阿姨说。

“赵阿姨,要不要先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再吐,晚餐都没吃。”我说。

“吃了又吐出来,不是白吃了吗!”小鹏说。

“你才白痴呢!”我说。

“我可没说你是白痴,我是说你白吃了。”小鹏说。

“到底谁白痴啊!到底谁白吃啊!我不是白痴,我也不会白吃。”我说。

“这个时候说这种事情有必要吗!”赵阿姨说。

“你还是接着讲吧,赵阿姨,我是想说,您接着讲另外的,讲雷同和金银之间的事情,但不要是雷同和金银之间私密的事情。”我说。

“英雄所见略同。”小鹏说。

“好,好,我儿是英雄!”

其实在金银的内心世界,他的感情一定存在问题,可是金银的感情世界究竟有什么问题,当时没有人搞得明白。而且赵阿姨当时掌握的材料,比雷同知道的多得多,依然是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从金银本身的生活上看,金银的情感世界应该没有问题的,没有迹象表明金银曾经受到过感情上的伤害。而据周芒的说法,两人拌嘴吵架都是很少的,虽然周芒知道他在外面有人,也也一直是装作不知道。

可是金银偏偏做出一个情感受到过伤害的人才有的行为!

有情人!!

而且还有同性恋情人!!!

金银的感情世界里,他到底缺少了什么?他的岳父岳父帮他创立公司,整个公司的运营也是他们起步的,把女儿嫁给了他,并没有要求金银回报什么。

金银的感情伤害从什么地方来??

赵阿姨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可是这个问题在接待室里是无法解决的。她意识到,很多事情还要调查,真正的调查还没有展开,以前的那些调查都是肤浅的,所以每个案子都给人没有结案的感觉。

然后,赵阿姨问了雷同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

“死了的金银,和活着的你有什么关系,雷同??”

“金银根本没死!金银根本没死!!”

“这是不可能的,金银的尸体都有,这是不可能的,雷同!”

“所以我才说他是活着的,所以我才说金银根本没死。”

“你好久都没有称呼金银为金先生了,雷同!”

“不管是金银还是金先生,就是他,绝对是他,还没有死。”雷同说的时候异常激动,都站起来了。

“这是不可能的,”朱明明安抚他坐下来,说:“金银的死是确定的,在场有很多人,都是证据。”

“你们确定那是金银的尸体吗??”

“肯定!”朱明明和刘强说。

“这样我就可以百分之百确定,金银根本没死了,他绝对还活着,而且他活着这是他唯一的目的。”

“金银如果活着,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赵阿姨问。

“金银死了,然后一直活着,等待所有人死了,他才真的去死。”雷同说,说这个话的时候冷静了不少,但依然是激动的。

“他为什么要杀这些人呢?”赵阿姨问,并没有立即否定雷同的想法,或许从雷同这里可以收获另外的想法,或许这个另外的想法会有真实的可能。不管怎么说,得先听了再说。

“因为我们都是金银的情人,蒙霜是,钱月星是,回甜是,周芒也是。”

“周芒是他的妻子,不是他的情人,雷同。”朱明明说。

“都一样,都一样,这些人必须死,然后金银才能让自己合理地去死。”

“不可能的,雷同,金银已经死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又怎么能杀死这些活着的人呢!世界上是没有鬼的,雷同,你理智点!”刘强说,给他递上一瓶新的矿泉水。

“反正这些人的死都和金银有关,是金银,是金银要杀死这些所有人,我敢保证,我敢保证,金银就是这么想的。”雷同说。

“不会是金银在死之前就安排好了这一切吧,小赵?”朱明明。

“不可能的,如果他安排好了这一切,他根本不会去死,他会亲眼看着这一切,然后一切结束后,才考虑去不去死的问题。”

“可是雷同的话或许还有些道理,虽然有些地方给人的感觉是疯言疯语。”朱明明说。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存在,只是这个鬼不存在于客观世界,而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刘强说。

“什么意思,刘强??”赵阿姨说。

“请叫我老刘。”

“好吧,老牛,你什么意思?”

“我是老刘,不是老牛,麻烦你把鼻音分清楚。”

“你要急死我啊,到底什么意思啊,老刘,我这里或许也有类似的想法的,你说说。”

“金银死了,但这不代表他的鬼魂走了。”刘强说。

“好端端的,你吓唬谁啊!”朱明明捂着嘴巴,说。

“我也感觉是这样的。”赵阿姨说。

“你才来的时候,不就是喜欢调查吗,以后多多调查吧,我们所有人都安静的时候,你都开始行动了,当我们所有人都开始行动了,你早已走在了前边。可就算这样,也没有赶上这个案子的进度。以后多调查吧,老赵,有心情叫上我,小刘。”刘强说。

赵阿姨当时心里真是五味瓶打翻了,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称呼上纠结。

“你确定金银确实没死吗,雷同?”赵阿姨问。

这个问题问出来,雷同忽然沉默了,思忖半晌,说:“或许他真的死了,只是给人一种并没有死去的感觉。”

“这到底是死还是没死啊?”朱明明问。

“是没死透。”刘强说。

“少吓唬人了,小刘子,这会儿办案呢!”朱明明说,一脸的不悦,不过刚刚的事情已经让她变得对这种事有承受能力了。

“你才瘤子呢,我姓刘,但我不是瘤子。”

“你知道金银的死亡现场的事情吗?”赵阿姨又问。

“我没去现场,我不敢去,我更怕去了被人认出来。所以没去,不过我知道,金银是死在春江小区的那套房子里,除了他和周芒居住的那套,春江小区那套是他唯一的剩下的一套。”雷同说。

意外收获!
“这么说,你知道金银有几套房子了?”赵阿姨说。

“对,他最多的时候,除了和周芒的那一套,最多的时候有七套,在牡丹小区就有三套,我也搞不明白他为什么在一个小区买三套房子,但是牡丹小区,我去过的,确实挺大的,很少有住在那里的人去过每一条街道,光是公交车站那里就有三个。”雷同说。

“牡丹小区有这么大吗??”朱明明表示了自己的怀疑。

赵阿姨和雷同并没有理他。

“这七套房子,是为什么卖掉呢?”赵阿姨问。

“金银说他的公司财力方面除了问题,卖掉这七套房子都是他死之前一年半以内的事情,最后的一年就卖了五套。”雷同说。

“怎么会这么多??”朱明明再次表示自己的怀疑,这次引起了注意。

“算一算,一套房子算六十万,七套房子就是四百万多一点,就算是四百万。怎么会要这么多钱??”刘强说。

“这么多钱,到底干什么去了??金银的公司也没有大到这种程度啊,四百万,干什么去了?!你知道这些钱,金银拿去干什么了吗,雷同?”赵阿姨接着问。

“这个我就没问过,他也没具体说过。但确定是用在公司上面了,金银喝酒还是行的,打牌或者麻将之类的很少,而且每次输赢也不大,不可能四百万用在这里面了。”

“这个有办法查到吗??”赵阿姨问朱明明和刘强。

“恐怕没办法了。”朱明明说。

“如果在金银的案子才出来的时候,多方联系,还有点可能。现在这样去,基本上不可能,如果真去了,别人也不会当我们是警察。”刘强说。

“金银的公司出了什么状况吗?”赵阿姨问雷同。

雷同想了一下,表示没有其他。

赵阿姨在脑海里也回忆了一下,只是有两个骨干员工想离职,财力方面没有资料,也没有消息说这方面出问题了啊!

到底金银的公司里出了什么事情??!!

然后雷同继续说了一阵子,大多是些没有价值的信息。雷同表示,希望尽早找出金银的活人,或者杀死金银的真正凶手。

蒙霜肯定不是真正杀死金银的凶手了,可是她为什么死了呢!
还有钱月星!

还有回甜!!

“我感觉整个案件要浮出水面了,赵阿姨!”我说。

“其实,这个雷同还是挺关注金银的死的,不过他关注的不是金银的死因,而是他的死亡原因。”小鹏说。

“两个同性恋,真恶心!”我说。

“生者和死者隔了一个世界,却依然保持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好奇怪!”赵阿姨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死神背靠背(2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故事发生在自己人身上,有些故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有些故事却既不是发生在自己人身上,也不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发生中间...
    李一十八阅读 29评论 0 1
  • 所谓的开始,早就在事情发生以前就已经开始。所谓的结束,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结束。可是什么才是真正的开始??而什...
    李一十八阅读 27评论 0 0
  • 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棵树和一株草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朵花和一片云的关系。说到底,所有的关...
    李一十八阅读 29评论 0 1
  • 有些人必须离开,不然怎么回到身边。有些人只是暂时存在,有些人却一直存在。有些事情该交代了,可是有些事情无法交代。 ...
    李一十八阅读 24评论 0 0
  • 2022班成绩分析会在二年级语文组召开,各科教师踊跃发言,认真查找班级和自己的不足,为班级取得成绩出谋划策!
    淮河东流阅读 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