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23)

96
傅青岩
2017.08.26 07:43* 字数 3273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2)定情信物



(23)H大学培训生活

公司大巴七点半从分公司出发开往深圳总部A区,我抬腕看看许尹正送我的小鹿手表,已经七点二十五分,许尹正还没到公司,看来他应该不会来送我了,心里有些黯然,这时手机响了,许尹正说他再过一分钟后就到让我先下车等他。

我站在车门口等许尹正,头上戴着从胖芸那里软磨硬缠要回的粉色棒球帽,条件是从训练营回来后要请她吃五次疯狂烤翅。

刚开始是三次,但我觉得她的要求很没道理,因为帽子本来就是我的,胖芸狡猾的改了主意,改成她请客三次,请我吃变态辣鸡翅,权衡之下我选择了第一种提议,胖芸立马将三次改成了五次,好吧,我认坑了。

许尹正跑步出现在我面前时,在阳光下甩甩头上的汗水,一眼就看到了我头上戴的棒球帽,他掩饰不住兴奋,咧嘴得意地笑,“就说小鹿你怎么舍得把我送给你的帽子扔了?”边说边伸手过来捏我脸颊。

“车上有人看着呢。”我害羞地躲闪打掉他的手,许尹正没再捏我了,递给我一个白色的纸袋,我打开看是几瓶花露水、风油精和两盒藿香正气水,还有防晒乳液和喷雾。

许尹正解释,训练营树木茂密蚊虫很多,花露水风油精正好可以派上用场,野外训练湿热酷暑,藿香正气水也可备不时之需,防晒用品是他以前看韩娜娜用过,所以就给我也买了。

原来许尹正这么细心,本来以为他这几天太累会睡忘记,不会来送我了,却是一大早专门跑去为我准备这些东西。

只是听他提起韩娜娜时,在我面前仍直接亲昵地称呼娜娜,我本想酸酸地揶揄许尹正,娜娜涂防晒霜的事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记得,但看在他讲起韩娜娜时特别自然纯洁的脸,小鹿就告诉自己这对男女之间,至少许尹正对韩娜娜绝对只是纯友谊关系,所以只乖乖地对许尹正说了声谢谢,便上车了。

后来在车上喝着许尹正专门为我准备的防晕车柠檬水,虽然他加有蜂蜜,但还是蛮酸的,我觉忒佩服自己的“淡定”和“大度”,我程小鹿是谁呀,胖芸口中的只喝丛林露水的小鹿,当然不喜欢与人计较些什么啦。

在我得意地闭着眼睛自我陶醉时,我继续发扬了程小鹿一上车就会昏昏欲睡的本性,醒来时已经到H公司总部训练营了——传说中的H大学。

果然是大公司,连新员工培训基地都这么不同凡响,这里的员工宿舍和拓展训练基地是H公司的一个独立完整的园区,修建得跟个渡假村一样,它还有个好听的名字——百草园,听起来自带书香气,但我觉得更像是座古人药庐的名字。

带队老师介绍说,训练营基地的前身是H公司的单身公寓,而H公司的员工比例一直是男多女少严重失调,所以这座有草无花的公寓园才被取了个百草园的雅名。

且不管它的名字,这里的环境真不错,林木品种繁多茂密,有山有湖(假山)藤蔓丛生,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我们这么多“新生”(进了H大学都成了学生),这座园子应该是极清幽安静的,之前许尹正说这里有很多蚊虫,可能是在白天,我暂时还没感受到。

H公司在全国各个基地社招和校招的新员工共四百多人,都聚集在了百草园,真和上学一样,我们被带去编排了班级,教官负责纪律管理和军事训练,还有班主任和思想导师,他们负责安排课程和与学生思想交流。

接下来分配宿舍,百草园之前的单身公寓,一栋栋的欧式小楼便是我们这个月的暂时栖身之所了。

宿舍楼有些陈旧,却也生活设施齐全,和我住同一间房的是个广西女孩,叫傅雪,她讲普通话的口音和许尹正很像,也皮肤黝黑,眼睛铮亮。

我和她没说过话,若说我待人疏离,她却比我更冷漠,从骨子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估计胖芸见过她绝对不会再说我高冷了。

老师要求大家每人上台用一段话作自我介绍时,她惜字如金,就五个字“傅雪,广西人”,声音波澜不惊没有任何感情,说完后下面的同学还没反应过来,傅雪已兀自走下了台,班主任赶紧上去补救现场气氛,大家才终于反应过来鼓起了掌声。

而我因为许尹正之前一直鼓励和提点,在作自我介绍时比傅雪稍稍长了生动了一点点。

自我介绍结束后,老师带同学们参观一下周围环境,别的女孩子们早已抱双结伴,只剩下我和傅雪是孤家寡人了,最后老师只好安排我们俩个沉默寡言的人住在了同一间宿舍。

培训远没有想像中艰苦,看来是我之前给自己太大压力了。每天早晨七点半起床跑步做早操,刚开始很多人不习惯会抱怨,因为这样的锻炼还是在上大学前做过的,但在看到操场上跑步的人群里竟还有之前社招招进来的头发花白的大叔级人物时,大家都乖乖闭上了嘴不再牢骚了,跟着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教官认真训练起来。

每天上午进行拓展训练,每项体能训练都没有太多高强度的活动,虽然天气炎热,但百草园树木很多,很多活动都是在阴翳的树林里进行的,有一些智力游戏主要考验学生的临场反应和团队合作精神,比起在学校军训时,这里的教官真是亲切又风趣幽默,不时讲些搞笑段子活跃现场气氛,乐得大家捧腹大笑,连我这种笑点很低的人也会忍不住跟着笑。

但站在我旁边的傅雪却连嘴角都不会扯动一下,她常有的一个动作就是斜着身子靠在一棵树干上,半眯着眼长久的沉默着,别的同学也不会自讨没趣地去找她说话,因为基本上只有教官和老师同她讲话她才会简单的回答一下。

上午训练结束后,有一个半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大家可以回宿舍洗个澡将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迷彩服换下,换上公司发给我们的胸口上有H公司标志的休闲T恤,下装自己可随意搭。时间充裕的话,还可以在床上小憩一会儿,一点半再去教室上课。

文化课主要讲企业文化、职业操守、工作常识以及H公司现状和通信类的专业知识。很多东西是要熟记的,因为还要进行闭卷考试。

许尹正总是不放心,怕我会不适应这里的训练,一天打几遍电话过来,有时我在户外训练手机没带身上,或是在上文化课不方便接,吃饭时我会抽空发条消息给他,他有时会回电话过来问我在训练营感觉如何,还适应吗,累不累,我只会用“没事”、“还好”、“嗯,知道啦”这些极简单的话语回答他。

许尹正在电话里用低沉悦耳的声音告诉我他很miss我,然后追着问我有没有想念他,我正坐在餐厅里吃饭,周围人声顶沸,我只会抿嘴笑,许尹正一再追问下我会轻轻说一声“嗯”,他当然很不满。

挂电话后许尹正说他想看看小鹿,要我用手机拍照片发给他,因为不习惯当着别人的面自拍,我拍了张手腕上手表里小鹿的照片发给他,许尹正秒回:这是小小鹿,我要看我的大小鹿。

很多时候,觉得许尹正这些行为有些幼稚可笑,但还是依了他,我会拍几张自己穿着迷彩服在餐厅吃饭或是站在湖边的大榕树下的照片发给他,有时也发在教室上课时的照片。

许尹正很满足和开心,他说事无巨细,让我随时随地通过微信向他报告我的行踪,这样他就可以对我在百草园的培训生活了如指掌。

培训晚上九点结束,许尹正不管有没有在加班,他都会缠着我打电话或是在微信上聊天,他告诉我,我留在他家餐桌上的钻石玫瑰他每天都有换水,现在全部都开了,并拍了照片发给我,拍他家阳台外松山湖的夜景,早晨天空的云,公司院落里的木棉树,我曾晕倒的空无一人的会议室,他喝水的杯子和电脑键盘以及他自己的照片,各种呆萌逗逼表情的脸,还翻出他小时候胖乎乎的和上学时青涩样子的照片,统统往我手机上发。

这段时间,许尹正将他理科生文艺细胞有限的头脑运用到了极致,搜肠刮肚把所有能想到的浪漫暖心肉麻情话对我说了个遍,似乎都不能一缓相思之苦——只因我每次除了含糊的“嗯”一声外,再也没有多余的话去回应他的情意绵绵,许尹正埋怨我们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也未有灵犀一点通。

他拨视频电话过来时我也不愿接,因为宿舍里还有一位自带冷煞气场的室友,我和傅雪床对床,只隔着两层稀薄的蚊帐。

我想许尹正在电话那头应该很懊恼,如果手机不能变成《一千零一夜》神话故事里《神奇的飞毯》里,那只心里想着谁,就可以看见谁的神奇管子,许尹正一定幻想着,有一条神奇的飞毯,那条站在上面心里念着想见的人的名字,就会立刻带他出现在心中所思念的人面前的神奇飞毯,只可惜他还没有将手机变成神奇的意念飞毯的魔法。

睡觉前,跟许尹正互道晚安后,我将小鹿手表取下来放在枕边,黑暗中用指腹细细摩挲着略带凉意的金属表壳,它丝丝地走动像是一次细微的循环——表盘内小鹿生命的心脏细微跳动的循环声响,每晚我都在这令人安心的循环声响里缓缓进入梦乡。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24)时间陪伴人心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