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41)

96
傅青岩
2017.09.23 10:05* 字数 3627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40)从此以后放你在心上



(41)爱情面包

尹正升职成为系统工程师,我应骋去了H总公司市场部,当时H公司海外市场也有招聘职位,因为我大学修的英语和外贸专业,便忍不住幻想了下去国外工作。

我在公司的贴吧上逛了一圈,看到在异国他乡为H公司拼搏奋斗的“狼”们,堪称段子手的吐槽国外孤寂的羁旅生活后,虽然也有很多是一个个项目通过后的“我是H人”的自豪感,逗逼得瑟的样子也是各式各样,没出息的我还是默默选择了呆在国内。

我忽悠许尹正说我投了海外销售的招聘职位,人家压根没当回事,叼毛很淡定地说:“小鹿不会走的,西非条件艰苦卓绝,也没有木棉树……”

“谁说我会去西非,欧洲不行吗?”

韩娜娜成了我的上司,当然人家是经理,我还只是小小的文案策划,所以她不是我的直属上司。

报到那天,许尹正跟着一块儿来总部。将我介绍给韩娜娜认识时,韩娜娜似乎神色如常,没有任何异样,与我热情地打过招呼后,又冲许尹正说:“我早就从吴迪远那听说了,你现在总算舍得把你这文艺的姑娘介绍我认识啦!”如此一来反到是我有些忸怩了。

后来韩娜娜请我和许尹正吃饭,白富美的她开着豪车,带我们去了家环境清幽的高级日本料理餐厅。

我有些不安,许尹正却像没事人一样安慰我,他厚脸皮地揶揄韩娜娜:“小鹿你千万不要有罪恶感,像她这样的败金女大手大脚花钱是一种享受,我们可是来帮她忙的……”

韩娜娜合上菜谱隔着餐桌使劲拍许尹正的胳膊,佯怒道:“说谁是拜金女呢,我用得着拜吗?”

许尹正嬉皮笑脸回道:“是败家娘们儿的败……”

“你妹的……”

看他俩贫嘴互损闹着,好不惬意的样子,虽然许尹正平时和洪亮他们说话也是这样嬉笑怒骂的开玩笑,但这么久了,我和许尹正好像从来没有以这种轻松幽默的方式相处过,同样是女孩子,他却和韩娜娜这样相处着,以他最本真的性格,这倒显得小鹿我现在像个电灯泡,于是心里泛起了那么一点酸酸的醋意,我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似乎想让这醋意被水稀释掉一样,还不如不喝呢,杯里的水也是柠檬的酸涩味。

吃饭前,许尹正去了趟洗手间,剩下我和韩娜娜坐着,我们都没说话,气氛尴尬到极点,对面的她韩突然悠然开口道:“我和他错过了。”

心中一怔,原来自己的直觉是对的,韩娜娜你真的喜欢过许尹正。

我抬头看向韩娜娜,一身蓝灰色衬衣短裙职业装束,配合精致的妆容,依旧脸蛋美丽,身材火辣,周身散发出的优雅干练气质足以压慑住各方面都还菜鸟的我。

但我仍倔强地看着她,韩娜娜正拿湿巾将她的一双白皙的纤纤玉手细致地擦拭着,“我们认识时,他有女朋友,他们是大学同学,因为异地后来分手了,那时我有男朋友,再后来他有了你……”

我将餐纸巾绞成一长条,却平静地说:“我不知道许尹正以前的事,他没跟我提过。”

“你也没问过他?”韩娜娜显然有些诧异,说这话时停止了擦拭她的玉手。

“没有。”我回答韩娜娜说。

其实没问过并不代表我在心里没想过,但我宁愿以为许尹正那么细心的照顾我甚至为我来例假时给我冲红糖水,是因为他的家庭温馨美好造就了他细致体贴的个性。

“哦,原来你这么单纯,还是爱得淡然?”韩娜娜看了我一眼后又继续擦拭着手背。

“小鹿是笃定,并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只是没有当着韩娜娜面讲出来。

许尹正回来后,韩娜娜同他开玩笑说:“这么清纯的妹子,你不怕放这边给弄丢了,我们这儿可是狼多妹子少啊……”

许尹正嘻笑着回答:“我们公司哪里不是狼多妹子少,奇怪啦,为什么你就还没丢呀?”说完夹了片三纹鱼刺身放我盘子里,又提醒我沾着芥末吃不会凉着胃。

许尹正为我夹菜时极自然,但今天当着韩娜娜——我“假想情敌”的面,我自己却感觉怪怪的,便忍不住抬头看向对面,看见韩娜娜正轻咬着她漂亮的唇,斜睨着我和许尹正。

心虚的我遇上她波澜不惊亦或是复杂难辨的目光时,赶紧收回视线,将一片蘸过芥末的三文鱼夹起了放入口中,心里是五味泛陈,辛辣的芥末却攻破了我最后的阵线,我被刺激地泪泫涕下。

后来我想打退堂鼓,拉着许尹正的袖子小声说我不想呆在总公司,在韩娜娜手下做事,许尹正居然看不出来我忧心忡忡的原因,不明就里反而笑我说:“你刚去我们公司实习不也是一个人吗,那时候哪像现在这样胆小……”

“她是喜欢你的,真的!”我委屈地说,并又沮丧地向许尹正肯定了一次。

许尹正听后严肃地看着我半晌没吱声,我也瘪嘴倔强地盯着他,最后引来的却是他的一番洗脑,“小鹿,你总是要长大的,应学着去成长,工作是我们与这个世界建立起联结的最佳桥梁,我和你选择了都应该义无反顾,爱情也会是一样。”

果然像许尹正说的,身为白富美的韩娜娜并没有那么傲慢和娇横,我很羡慕待人处事都落落大方的她,口才和组织能力都极佳,办事雷厉风行,我也并不是每天都会见到到她,韩娜娜时常去各地的办事处出差,有时也去与媒体接触露脸,署个名字,与业界明星大腕合影时气场丝毫不弱,果然是传说中的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神。

当然她也有脾气不好的时候,据我们组的同事讲看见过她为某个项目与其他部门的人据理力争,和策划部总监拍过桌子,当然也会严厉地训斥我们这些底下的员工,但似乎并没有因私为难过我。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了解后,我很快掌握了产品的文案设计,有时还能提出个不错的点子,得到大家的赞同,当然这得归功干我曾经读过的各类书籍的知识积累和沉淀,这让我开始喜欢上这份有激情并需要创意的工作。

令人并不欢喜的是我和许尹正分居了,每天都有公司的班车接送分基地的员工回深圳各地,但没有班车返回松山湖那边,其实两地只隔了五十多公里,如果不加班的话,我可以自己乘车回去,许尹正不加班时也会过来我这边,但俩人都很忙,总之是聚少离多。

后来许尹正催我去报名考驾照,年底的时候,我竟奇迹地通过了。

有一天下班后,我正准备去公司的公交站点乘车回东莞,许尹正开了辆崭新的白色福特蒙迪欧出现在我面前。

以为他又是借的别个同事车,上车后他没有启动车子,反而将车钥匙放到我手上,我不解地望着他,许尹正淡定地解释:“小鹿,我的积蓄没多少,本是打算结婚时买房用的,现在我们俩工作都忙,没有车出行不方便,所以这个是给你的。”

等等,结婚,许尹正这是在跟我求婚吗?哪有人将求婚求的如此轻描淡写,可心里还是乐开了花,我抿唇竭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可能许尹正见坐他旁边的我头发遮挡着脸不说话回应他,便撩起我长发暧昧地叫了声“老婆”,心底涌过巨大的甜蜜和喜悦,但小鹿是个别扭鬼,扭头见许尹正正温柔迷离地望着我,唇在我脸颊边近在咫尺,我故意往后躲了躲,狡黠地说:“谁是你老婆呀,哪有人像你这样求婚的,拿把车钥匙当戒指,至少也应该有鲜花呀气球什么的……”

“哈哈哈。”许尹正愉快地笑着,但接下来叼毛说的话很欠揍,他居然说:“小鹿呀,你误会啦,我哪有在向你在求婚……”

对哦,这叼毛从头至尾没对自己说过半句“嫁给我”的话,小鹿我恨恨地看向他,许尹正摸摸他英挺的鼻子悻悻地说:“唉,本来是打算以后向你求婚的,看样子你好像不愿意,我想还是算了……”

“我哪有不愿意……”冲动是魔鬼这句话一定是用来形容小鹿我这种呆人的,看到许尹正笑的跟抽风似的,旋即发现自己被这叼毛给耍了,求个婚还给我玩套路,可恶!

正懊恼着,听许尹正又说:“真的不是在求婚……”

我瞪他,本姑娘都答应说愿意了,他竟然又说不是在求婚,并强调是真的——不是——求婚。

呵呵,玩呢!用胖芸的家乡话说,洗本姑娘滴脑壳!

在我考虑要不要将手上的“戒指”(钥匙)扔许尹正脸上时,叼毛总算恢复了正经,并郑重其事地说:“小鹿,以后我会向你正式的求婚的,今天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以后会结婚的!”

妈妈,你听到了吗?他说以后会和小鹿结婚的,想起自己在沈芳芳墓前对她说的话,我眼眶湿润了,几欲落下泪来,可许尹正这样真讨厌,先让小鹿生气,然后又是感动又是幸福!我在心里忍不住期盼却又埋怨许尹正干嘛要用买房子的钱去买车,害我的婚期遥遥无期……

和傅雪讲起许尹正向我的“求婚”经过时,我们正在一家甜品店里吃甜点,她点了份提拉米苏和曼特宁冰咖啡,我喝不来咖啡,便要了份热可可和面包。

坐我对面妩媚艳丽的傅雪端起杯子优雅地轻啜一口咖啡着时,更添了分妩媚,我竟痴痴地看着挪不开目光,承认自己被她身上的妩媚吸引了,不禁暗忖,这咖啡还真的有这样大的魔力,能让女人变得妩媚?

为了能让一直看起来青涩幼稚的小鹿更妩媚更有女人味一些,在傅雪说教下,我喝过一次曼特宁咖啡,但我并不喜欢,觉得这种咖啡再浓郁香醇,也不过是一种普通的带着苦味的饮料。

我还是喜欢自己的热可可和面包,一杯香醇浓郁的热可可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许尹正在我耳边说着情话,心里漾起了丝滑甜蜜的温暖。而我喜欢面包是因为它圆圆鼓鼓的样子,让我觉得小鹿现在的生活越来越美好,就像这面包。

此时沉浸在许尹正烘焙的爱情面包里的我,怎么可能意识到爱情里的欢乐甜蜜时光只是用来供悲伤痛苦吃的奶油面包。

在这之前,悲伤与痛苦只不过是被烘焙面包时的香味所笼罩了,同样我也听不懂傅雪品着曼特宁咖啡时所说:“爱是从苦涩里提炼而来。”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42)泰国之旅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