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35)

96
傅青岩
2017.09.13 05:56* 字数 4262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34)你朋友真叼




(35)认真勾引,认真失身

女神丢了句戏谑过来:“你和许尹正在玩认真勾引认真失身的游戏呀!”

“傅雪!”我羞恼地嚷道,“怎么好好的谈恋爱从你嘴里讲出来就变味儿了呢?难道像你和伍天一样,高考一结束就滚床单,我想我和许尹正只是比较保守比较克制而已……”

傅雪也不恼,撇撇嘴不以为意道:“这有什么,爱情不就是两情相悦,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你们俩在一起都满心欢喜,然后越来越亲密,越来越渴望对方……”

不知傅雪是在说她和伍天,还是我和许尹正,清越沙哑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我不禁跟着她的话语去回想自己这么久以来和许尹正在一起时的种种,刚开始自己的羞涩放不开,可心里是欢喜的呀,有时会有嫉妒埋怨的小情绪,然后体会到了思念,还有渴望——昨天自己也明明有些惴惴不安和隐隐期待……

十一国庆节,H公司只放了国家规定的法定节假日三天假期,胖芸和薛向宇又另外用年休假调休将假期延长到一个星期,他们回了四川老家,临走前发下豪言壮志——要用她无敌小仙女的热情跟薛向宇死磕到底。

傅雪去广州玩没回广西,许尹正带我去了邻近东莞有山有海吃喝玩乐的深圳大都市玩耍,我满心欢喜,傅雪笑我不就去深圳吗,开心得像个涉世未深去看花花世界的孩子一样天真容易满足。

她家就是开旅游公司的,从小到大出去游玩的机会多了去了,怎么能够体会出孤独自闭的我人生中从来都没有过一次惬意的旅行呢?

许尹正将游玩地点选在深圳也是因为他对这边比较熟,毕竟人家在这片地儿工作了三年多时间,算得上半个深圳通,知道哪里有好玩的好吃的,摸得清那高楼林立车多人多的各个区之间的交通路线和地铁班次。

我们去的第一个地点是小梅沙,是傅雪和胖芸怂恿提议的。

胖芸回家前将她上次来了大姨妈没机会穿得蓝色波点泳衣丢给了我,去完成这件泳衣最初色诱男人的使命(男人由薛向宇换成了许尹正),而傅雪则像古代青楼里妈妈,想将我这个半推半就的“女儿”送入那边那个男人怀里。

许尹正列出了几个景点征询我意见时,我红着脸说了想去海边沙滩上玩,他愣了下,随即又开心地笑了,咧嘴露出他白晃晃的牙,眼里掩饰不住兴奋,也有羞涩。

在去盐田区的地铁上,终于体会到了以往只在新闻上看到过的,中国人一到节假日人流扎堆往景点区凑,并在今天自己也光荣地成为这人流里的一小流,不对应该是两小流。

这不我和许尹正终于艰难地流进了地铁已接近饱和的车厢容器内。在车厢进门的角落里找到个立脚之地,右手边进门座位旁的钢管扶手上,已被密密麻麻的手占据光了,我靠着车厢壁立着,许尹正背着背包站在我对面,向我倾斜着身体,用他的右手撑在我左边的车厢壁上,以抵挡我不被车厢里其他汹涌的人群碰着。

可这样的禁锢的姿势让我有些难为情,毕竟这是大庭广众之下,而且许尹正一直盯着我脸看的温柔目光,像极了被太阳光亮包裹着的洁白舒展云朵。

为了让自己不塌陷在这温暖的云朵里,我别过头看向车厢其他地方,刚将目光在这车厢里扫视了一小下,便又骇然地收回了,因为车厢里除了人还是人,而且还有好多连体人——搂抱着的情侣,各种连体的姿势千奇百怪:有从后面拥着女友的肩时而轻啄一下怀中人的耳朵;有抱着拉扶手塑料环的男朋友的腰肢随着列车的前进晃动的,模样像极了小时候语文课本里的猴子捞月亮里的搂抱在一起的猴儿;更有甚者坐在男朋友腿上旁若无人的拥吻着的连体人。

比起这些公开缱绻缠绵虐狗的情侣,我和许尹正还真是规矩,绝对称得上是地铁文明情侣乘客。

我收回目光后不再难为情了,从包里拿了本书出来看,打发接下来的近一个小时的旅程。

书是刚刚在地铁站的便利店买的,木心纪念版本《云雀叫了一整天》,书本的尺寸比平常的略小些,蔷薇粉的素色宣纸质地,封面上除了右上角边上印着一行竖着写的书名外,无任何多余的文字和插画装饰,看上去返璞归真,格调高雅。

翻开来细细读着,很快便沉醉在这些平淡美丽的文字里了,其中有一首《从前慢》: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小鹿啊,生活不只书本里的诗意和从前,还有远方和我们的爱情。”许尹正忽然合上了我手中的诗集,附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

心里怔了下,抬头迎向他温暖柔软的目光不再躲避,许尹正拿出手机播放歌曲,将一端的耳塞塞在我的耳朵里。

到达小梅沙海滩后,那是我第一看到有沙滩的大海,沙滩三面青山环绕,海面上的天空是那样的高远明朗,远处天空下的大海又是如此的洁净蔚蓝。

当然最宁静美好的仅限于远处,因为目前我站立的沙滩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不知多少人的脚丫印子,成千上万的太阳伞像是沙滩上开出的五颜六色的花,海边浅水区域并没有那么澄澈干净,用白色救生材质围起的安全游泳区内人头攒动,各种颜色形状大小的救生圈随着潮起潮落浪动着。

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在这柔软金黄而又拥挤的沙滩上去嬉戏追逐接踵而来的浪花,摩托艇从海面上风驰电掣般地掠过时激起巨大的白色浪花,水面降落伞迎风摇曳时起时落,在蓝天碧海间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弧线。

虽然众网友对小梅沙自诩“东方夏威夷”的称号一直吐槽不断。但吐槽归吐槽,天一热还是纷纷跑到了这破东方夏威夷来“煮饺子”,看看眼前的人山人海就知道这片沙滩寄寓过多少深圳的欢笑与梦想。

“小鹿,去海里边水很凉快的。”

许尹正已经下水游了一圈又回来了,只穿了条黑色泳裤的他从海边浅水区赤脚踩在沙滩上向我走过来,高大健硕的身材,修长的腿,身上黝黑的皮肤凸显出健壮的肌肉,在那些腆着肚皮和清瘦的男子中绝对是男神般的存在,还有胖芸她们说的狗公腰——宽肩窄腰翘臀,当然是之前趁许尹正转身面向大海的时候偷瞄的。

在沙滩上众多比基尼美女(其实还是穿泳装的比较多)的热辣目光注视下,许尹正跑到坐在遮阳伞下的我跟前来,又来“引诱”我到海去水里去玩。我别别扭扭地将身上的宽大丝巾又裹了裹,难为情地拒绝了。

纱巾是傅雪的,以她不性感会死人的内衣审美标准批判胖芸的吊带泳装太保守没看头,建议我在沙滩便利店重新买套比基尼,然后将纱巾披肩上成系腰间,旖旎风光风情无限。

若换成她肯定是风情无限,我还是算了吧,所以毫不犹豫地选了胖芸的吊带泳衣穿身上,但还是裸露,更难堪的是我的身材没料,胖芸曾嘲笑我是小笼包。

“你不热吗,裹得像个粽子。”许尹正伸手来扯我身上的紫罗兰色丝巾。

我忙护着身上的丝巾,急中生智编了个理由,指指天上说:“防晒。”

许尹正很不满,“你不是涂过防晒霜吗?”他说的是我去百草园拓展训练时给我买的防晒霜,没有护肤意识的我哪里会用这些,便对他摇了摇头。

鉴于胖芸上次在海边没下水,干晒了几小时回去后水蜜桃般的脸蛋快要脱皮,今天我还是把它带来了,和毛巾毯子许尹正的墨镜等物品放在一个袋子里,和另外一个装零食的塑料袋一起搁在太阳伞下的白色塑料桌上,我不涂这玩意儿的理由是,自己就在这太阳伞下一直坐着,用丝巾裹严实一点应该就不会晒伤了。

其实去女宾部换泳装前我就后悔来这里了,看着那些穿三点式比基尼走出换衣间的女的,当着这么多的男人和女人大尺度的裸露相对,这得多尴尬呀!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才是她们中最尴尬的,在这地方穿的少吸人眼球,穿的不多不少算正常,T恤配长裤的我站在更衣室不换泳衣则实属不正常的。

磨蹭了半天从女宾部走出来时,看见许尹正只穿了条黑色泳裤在入口处的榕树荫下等我,脸刷的就红了,裹紧了身上披的丝巾,心里忐忑的走到他跟前时。

许尹正盯着我看了一阵,看得光着脚丫站在满是沙砾的石板路上的我手足无措,低头恨不得在地板找条缝可以钻进去,只是许尹正没给我找地地缝的机会,已拉着我欢呼地跑向了柔软灼热的沙滩。

刚将小腿肚没入这片广袤的水域,看着脚下的海水随着潮汐的力量,在沙滩上潮起潮落地晃荡,我的心似乎也跟着在晃荡,似曾相识的晕眩袭卷而来,一定是太阳太大晒得有些晕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没有随许尹正走向海的更深处,我折回去坐在了太阳伞下的沙滩椅上,许尹正在水里酣畅地游了一会儿,又上岸来找我。

“你和韩娜娜来这玩过吗?”许尹正帮我背后涂防晒霜时,我不自在极了,为了化解尴尬便随口问了一句,其实问后就后悔了,这意思多像是你帮韩娜娜涂过防晒霜吗。

果然,许尹正不满地用手指拈了下我后面脖子上的肌肤,说:“想什么呢,还是不是我纯良的小鹿?”

说完转向我,要给我胸前裸露在泳衣外的部位涂防晒霜,我瞪着他连忙摆手拒绝,可这叼毛根本不惧我瞪他,还一直望着我笑,那眼神可称得上邪魅了,我夺过他手里的防晒霜,心虚地转过身去自己涂。

因为不会游泳,买了个游泳圈套在身上,许尹正看出了我的胆怯,拉着我小心翼翼地走向海水中,并鼓励我说:“别怕,没事的,我会保护你的。”

不同于日光下的干燥柔软沙滩,清凉海水下的沙滩平整密实,踩上去紧沉踏实,可能因为海浪在晃动,也有些虚无。

落脚行走时,海浪带起细腻的沙子,调皮地亲吻着脚部的每一寸皮肤,痒痒的。海水没过膝盖,蔓延至腰际,胸口,即使套着游泳圈,这种虚无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许尹正没有停下,带我走向更深的水域,当我的身体从脖子以下完全被海水包围时,我开始恐慌,巨大的虚无感㨦住了我,这虚无感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似要将我吞噬一般……

“小鹿,别害怕,我在这里。”许尹正拥着我安慰道,并将我带到了一条绑满漂浮的救生泡沫,供游人抓扶的绳索旁。

看似波澜起伏不大的海面,在看不见的水底却有无数暗流涌动,随潮汐的推动汇集碰撞在一起,像岩浆突破火山口时一样喷涌出海面,击起巨大的白色浪花,冲刷向抓着绳索的游客。

我抹了下脸上腥咸的海水,突然说:“阿正,带我去更深的地方好吗?”

许尹正不解地盯着我看了会儿,又将目光望向远处茫茫的水域,脸上表情变得很严肃了,但他并没有问我什么,怔了会儿,便带着我游向了人迹罕至的深海水域。

我们所处的水域早过了沙滩管理规划的安全区,这里的风浪很大,水似乎更凉,海水的颜色是深深的蓝,我强烈压抑住心中因海水包裹着身体,起起伏伏带来的虚无缥缈感而产生的恐惧,一手抓着绳索,用另一只手取下了身上的救生圈……

“程小鹿,你要做什么?”我松开抓着绳索的手,身体迅速滑入海水中,听见许尹正在我头顶惊恐的叫道。

当身体完全被海水包裹后,竟一点也感觉不到恐惧,心里安静极了,睁着眼睛看得见天空上的云,天空也倒映在海里,我看见自己的鼻子里冒出一串长长的泡泡,耳朵开始疼痛起来,后面越来越剧烈,突然很想哭,嘴巴一张,喉咙却像撕裂般的剧痛,想用手去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抓到,全部只剩下虚无,身体开始在水中飘零摇曳,像极了沈芳芳曾站在江边被风吹得翻飞的酒红色丝巾,曾经我被困在梦魇的黑暗无底深渊,再次席卷而来包裹了我……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36)你是我的木棉树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