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24)

96
傅青岩
2017.08.29 00:10* 字数 3556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23)H大学和傅雪



(24)时间陪伴人心

来训练营前,许尹正一再叮嘱我要性格活泼开朗些,主动与人相处,还有这段时间被胖芸强烈影响带动着,我已尽量在融入人群,学会与队友团结合作的去完成导师布置的每一项任务。

但每每看到傅雪冷着一张谁也不想叼(搭理)的脸,我便默默在心里放弃了与她示好的打算。

一天晚上,傅雪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我正坐在床上和许尹正在微信上聊天,见傅雪不停用手在身上搔着,她穿睡衣裸露在外的脖子和背上有一些多小指甲盖般大的红色疙瘩。

她在自己包里翻找了一阵后放弃了,继续坐床边搔痒,我递给她一瓶风油精,说:“你身上的疙瘩好像是蜘蛛咬的,因为你总喜欢靠树站着。”

傅雪愣了一下,从我手中接过风油精拧开盖子慢吞吞地说:“我是O型血,特别招蚊虫。”

我有些惊讶,因为傅雪的声音很特别,上次在教室里自我介绍时,下面人多比较吵,她说的话太短我没听清楚,今天她就在我对面,声音清越中带着点沙哑,好像疲惫的鹤的啸声。

“O型血的人脾气也很怪异。”赞叹完她美妙的声音后我在心里这样接过傅雪的话茬,没说出口只是因为觉得自己性格比她好不到哪去。

傅雪当着我的面直接脱掉了睡裙,露出身上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和浑圆乳房,身上只剩下一条黑色蕾丝内裤。

我有些尴尬,低头看向陈旧的地板,听见傅雪不屑地哼了声,“我又不是男人,就算我是男的你也用不着这样躲。”

以前在学校宿舍,女生换衣服都是到卫生间里换的,如果等不及至少也会转过身去脱身上衣服,而且里面也有穿内衣,没有像傅雪这样直接大大方方脱掉暴露在同性面前的。

傅雪见我没吱声,又问:“你不是有男朋友吗,没见过他不穿衣服的样子吗?”

我有些惊诧,“你……怎么知道我有男朋友?”

傅雪转过身去,让我给她背后被蜘蛛游过的地方涂风油精,我略迟疑了一下,接过绿色小瓶帮她涂药时我忍不住纳闷,这女孩明明是对谁都一副拒人千里之的态度,却可以突然在我这个完全不熟悉的同性面前,直接粗暴地露出自己的身体。

她的背部纹有大面积的刺青——两只硕大的从臀部腰窝处延伸至背上蝴蝶骨下,脖子优雅地交缠在一起接吻的天鹅,看起来既惊艳又神秘。

在看遍傅雪前后全身上下后,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可以毫不矫饰地在我面前脱衣服了,因为人家身材好呀,用胖芸的话说她有令男人疯狂和女人嫉妒的魔鬼身材,跟韩娜娜一样前凸后翘,虽然肤色略黑,但骨子里自带冷艳气场,和胖芸贴在宿舍墙上用以励志减肥的巴西超模气质如出一辙,怪不得人家会这样特立独行。

“你眼睛里的神情和嘴角的笑,都在说着你在恋爱中,还有你经常盯着你腕上的手表出神,是他送的吧?”

傅雪面对着墙壁回答我,原来她也有偷偷地注意我,不然怎么会看到我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甜蜜表情,我还以为她冷到把谁都当空气了呢?

“嗯。”我轻声回答,为自己不经意流露出且不自知的甜蜜表情被别人识破,有些羞赧。

涂完风油精,我还在找瓶盖,傅雪突然转过身来拿睡裙穿,因为半跪在她床边,我躲闪不及,在看到她胸前的丰盈时,我差点从床上摔下去,傅雪抓住了狼狈的我的胳膊,讥笑道,“这么羞涩,你还没见过你男人的身体是吧?”

我有些窘迫,又很生气,甩开她抓住我胳膊的手,却惊讶地发现傅雪胳膊上的汗毛比一般女孩子要浓密许多,碰上去还有点扎,她很瘦,胳膊上却有明显的肱二头肌,突然想起许尹正穿白色背心时露出的肩部和胳膊上的结实肌肉,感觉自己的脸瞬间开始红得发烫。

傅雪套上她的黑色真丝睡衣后,露出风尘女子般妖娆的笑问我,“你们还没睡过?”

我拧紧风油精瓶盖,回到自己床边,不想理会这个像男人一样口无遮拦,却又异常妖娆媚惑的女子,傅雪见我不搭她话,便也不再理我。

宿舍又回复了往日的沉默,关灯睡觉前,我看见她像往常一样塞上耳机用她的iPhone听歌。她一听一整夜,早晨醒来,我常在她枕上看到白色的耳塞从熟睡的她耳朵里掉出来,耳机兀自传出嗡嗡嗡的唱片声音。

时间一晃,培训已过去二十多天,我们这些学员毕业后将会被分配到H公司全国各地的基地去工作。

许尹正在电话里说,盼我回来盼得脖子都快成天鹅颈了,我脑海里随即浮现出傅雪背后两只交缠接吻的天鹅纹身,又想到那次我和许尹正在厨房水槽边热烈缠绵的吻,原来自己也是想念他的,想念他握住我手时宽厚温暖的手掌,想念他在望着我时温柔神情的眉眼,想念他在叫我名字时喜欢在“小鹿”后面加上“呀”的语气词的吻我的唇。

虽没有将这份偷偷的想念告诉许尹正,但在毕业答辩考考核通过后,思想导师与我沟通未来职业地点的选择时,我还是将工作目的地定回了东莞。

这段时间思想导师经常请我喝茶吃饭,一开始觉得很奇怪想要拒绝来着,但许尹正说这很正常,这是每个将成为H公司正式员工都有的过程,而这些带着新员工做思想沟通的导师,在H公司内部被称为老专家。

老专家问我为什么在杭州上大学却没在浙江找工作,反而我来了离家千里之外的东莞,之前许尹正和薛向宇都提醒过我,这种时候的回答一定要要让导师看到自己性格中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一面,于是我隐瞒了生命中那些晦涩的往事,用一句满满正能量的网络话语回答了他——世界这么大,我想到处去走走看看,所以就来广东了。

思想导师是H公司资深老专家,当然看得出来我这不接地气的话是在敷衍他,他用镶金边眼镜后精明的眼看着我宽厚地笑了笑说:“程小鹿,你不诚实。”

他看了眼我在有手腕上的手表,“男朋友也在这边是不是,你这手表是他送的吧?”

“嗯,”我腼腆地低头回答导师,“他也在松山湖基地工作。”说完后我把手放到了桌子底下,在这位资深HR面前我的小鹿手表好像显得有些幼稚,不够大气沉稳。

“好,这样好。”老专家却对我的回答很满意,感慨着说:“年轻就是好啊,可以为了爱情远走他乡,也有充沛的精力拼搏事业。”

接下来老专家又跟我讲了些他自己年轻时在H公司的工作经历,和与他妻子的爱情故事,他有个正在上大一的女儿,以前总是工作太忙没时间陪她,所以一直很宠她,前段时间吵着要买一块外国牌子的手表,花了他两三万多,跟我的这块是一模一样的。

这么贵?我忙瞧了瞧自己手腕上表,然后笑着对老专家解释,“您女儿的手表肯定和我的不一样,他说我这块是在淘宝上买的,才一百来块钱呢。”

听了我说的手表报价后,估计老专家是怕我尴尬,他说了句广告语般娓娓动听的话像是在安慰我,“手表的价值不在于价格的便宜或是昂贵,重要的是时间陪伴着人心!”

时间陪伴人心,我在心里反复默念着这句话,老专家后面讲了什么我都没听进去,想到许尹正也对我说过他的时间以后都交给我了……会陪着我渡过每一天的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突然觉得接下来还有一星期的培训似乎太过漫长,每天每时每分每秒都变成了煎熬一样。

晚上回去揿开宿舍的灯,看见傅雪在阳台上抽烟,她身上穿了件幽绿色的长裙,凌乱披散着浓密的栗色长发,倾斜着身子倚在阳台上,像极了一株南国生长的根须茂密生命力旺盛的榕树。

傅雪背着光线侧对着我,手指上夹的香烟,微弱地闪着一点红色的萤萤光火,她靠着阳台偶尔吸上一口,对着百草园幽静夜色吐出一串串烟圈,深邃妩媚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扑朔迷离。

不得不承认,傅雪身上有种特别的说不出的味道,她的美丽不同于我所见过的任何女子,身上散发出的风情,不是我在学校看到的任何一个甜美娇俏笑靥如花的校花系花所能比拟的,但又比同样是风情万种的韩娜娜多一些更致命的诱惑,如果说韩娜娜是一抹亮丽的胭脂红,那傅雪更像是朵夜色中令人迷醉的曼陀罗。

夜晚的风送来阵阵呛鼻的烟草味,我轻轻拉上了阳台与卧室间的玻璃门,隔断了与阳台上那朵曼陀罗的距离,其实看到傅雪抽烟我一点也不讶异,毕竟她是那样的特立独行,就像我自己也会偷偷喝酒,也许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些伤痛,她们需要找一个情感宣泄的出口方式。

一个月的培训终于结束了,明天早上我便可以乘公司的大巴回东莞松山湖了。导师对我自愿去松山湖工厂基地表示很欣慰,因为大部分同学都想留在深圳总部或是回到离自己家乡较近的研究所去工作的。

老专家鼓励我说不管在H公司哪个基地哪个部门工作,只要认真努力的去做,每年拿出优秀的绩效成绩,以后多得是调动成升迁机会,公司每年还有几次内部招聘,如果觉得合适就自己留意一下。

其实我觉得只要不是在自己家乡,哪里都无所谓,而且我一直渴望生活在别处,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快实现了。我谢过了老专家的好意提醒后,心里开始憧憬着未来在东莞松山湖的工作和生活。

吃晚饭前,我难得主动给许尹正打了个电话,许尹正接到电话时特别开心,他今天没有加班,正在回公寓的路上。

手机贴在耳边,我咬着手指小声地告诉许尹正,我明天要回来了。其实他知道明天是我回去的日子,可能因为我又亲口对他讲了一遍,我想像不出他在电话那头开心的样子,他一路上哼着歌,口中叫着“小鹿呀,我的小鹿就要回我身边了”,我隔着电话都觉得脸红,忍不住想路上的行人会怎么看许尹正这个突然疯疯巅巅的家伙。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25)天鹅湖圆舞曲之恋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