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妙不过奶盖茶

下午三点三刻,忽然想喝奶盖茶。

只怪中午那碗肉燥饭,被老公念叨了一下我的胆固醇指数,忍手没有加茶叶蛋,到了这个点,胃里和脑里果然感觉差了点什么。

何以解馋,唯有奶茶。奶茶之中,如今首选奶盖。

记得数年前奶盖茶刚从台湾传到本地时,我第一眼就把它判定成怪胎。无奈我本俗人,必须跟风,故好奇要了一杯。看着那清寡的茶上坐着两厘米厚的白色奶油状物体,一边寻思,奶油和奶油奶酪这么肥腻厚重,肯不遵守物理原理,必然添加了什么可疑的东西。果不其然,我学着旁边貌似吃货的顾客拿胖管搅拌了半天,硬是没能完全混合奶盖和茶。浑浊的杯里,一粒粒奶油脂肪和茶浮浮沉沉,谁也看谁不顺眼,相互嫌弃的样子,颇倒胃口。

也罢,可能自己段数不够,将就着喝吧。不出所料,比平常喝惯的奶茶有更重的奶香。可惜我喜欢奶油奶酪那独有的酸,味蕾快累死了才找到一丢丢。如果说有什么比较特别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盐的存在,平衡了似乎来自奶盖里的甜。一杯下来,愈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放着奶和茶已如分子天然结合的丝滑奶茶不喝,去挑这种还要自己动手的奶盖茶。

一晃眼,女儿都到了放学会跟同学去奶茶店的年纪了。目前来看,奶盖茶是她的最爱。我有点好奇,会不会是饮料口味出身推新,现在的奶盖茶有所改良了呢?何不再试一试,用味蕾来缩窄和小朋友的代沟?

正如二婚比第一次要更慎重,最多人点的大概率安全。一杯在手,目测奶盖在颜色和泡沫细腻感方面差别不大,最大的不同是厚度。所谓月饼不嫌蛋黄大,包子要挑馅儿多的吃。这高了一倍的奶盖,看了心中顿生好感。我选的是乌龙,茶色深琥珀,很好。也许是比例问题吧,奶盖与茶一清一浓,丝毫没有印象中的违和感。

气聚丹田,瞄准虚线戳开盖子。正想动手搅拌,女儿惊讶说道,“你不先尝尝奶盖吗?”见我一脸懵圈,她便亲自示范。原来这奶盖茶的正确喝法,是先抿尝奶盖的浓郁芝士之香,再以四十五度角侧呷,让奶盖和清茶同进口中。等喝到差不多了,做得对的奶盖,会自然分解下沉,根本不需要搅拌,就能自然水乳交融。胖管的首要用途,只是在品茶之间吸杯底的波霸。

啊?原来我之前喝错了?赶紧试一试。第一口呷完,相识恨晚啊!奶盖和清茶相伴而行,同时入口,味蕾既尝到茶汤之清,又可以欣赏到奶油奶酪鲜明的独特微酸,还有海盐点缀的精彩。这些年下单时的不假思索,在这第一口后,顿变没有将之纳入选项的遗憾。

回首过去对奶茶的执着,乃在于对奶和茶相处之道的成见

我对奶茶的认知,从港式奶茶开始,便定格在两者本应你我不分,天生一体。故此之前乍看到奶盖茶的茶奶在杯中的泾渭分明,第一印象便难以入眼。加之后来搅拌的严重错误,更大大影响味道。事实上,偏偏很多人就喜欢一顿乱搅,结果便是一杯浑浊不堪的奶加茶。奶盖无其香浓细致之甜,茶顿失其甘香沉稳之醇。然而分开吃吧,又没了那相得益彰的美。唯有这种相连而不纷扰的喝法,最妙。

奶盖茶,下次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