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却不必告诉你(二十四)

在昏暗的灯光嘈杂的马路上,你和你妈走远了,老爸打车往回走。路上不禁想起自己。要说自律坚持,老爸做得就够呛。老爸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努力上进的人,哪怕白天打一天麻将,晚上回去也不忘翻翻书,觉得对不起时间。看书就很投入。自律坚持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一个人只要目标清晰,不停息不间断照信照做,基本就能实现目标。可惜的是,人活得久了,脸皮越来越厚,心里防御功能越来越强,自我要求越来越稀松,处于方方面面的顾虑,竟越来越不能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一次次背叛自己的初衷。严格的讲:背叛自己是最高意义上的背叛。

在你学习下降的那些天,老爸也反省自己是不做得不够好,所以那以后的日子,你星期六和星期天去上辅导,老爸都去接你,中午和你吃饭。

那时候天很热,吃完饭的时候,老爸送你去辅导班,虽然辅导班离吃饭的地方很近,老爸还是送你,为的是来来回回的路上和你多说说话。

老爸做画廊生意,不是需要和集市上卖菜的似的得天天守摊。而是成天乱跑,找货源碰买家。那个夏天来临的时候,老爸的生意伙伴们爱上了打麻将,老爸也被拖下水,整天陪着或者是老爸需要他们陪着老爸玩。因为总是老爸约他们多。有一个基本原则是:不能和老爸看你的时间冲突。

那是一段老爸对你很用心的日子,在这份用心里,虽然表面上我们又说又笑,里面夹杂着多少老爸的信念和控制啊?

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对让所有的家长们头疼的早恋问题,老爸给你说清楚后,都让你自己去解决,去拒绝。总之你处理的挺好。你想,你是知道的,如果老爸出马,那事情就很严重了,是吧?每次老爸说那老爸替你处理,你立马拒绝,因为你认为根本没有那么严重。

期末考试,你又回到第四名,总算又恢复正常了,老爸可以松口气了。

暑假你妈安排你回青岛,这个老爸争不过的,都快习惯。随她吧,老家卫生和学习环境都不如姥姥那。这也是事实。你让老爸买票。

好吧,老爸买票,也送站。

那天你走,要去进站口,老爸叫住你,来,跟老爸走。

你很惊异。

这次老爸带你走贵宾室。

在贵宾室宽敞高大装饰豪华的房间里,我们并排走在铺着红地毯的通道上,老爸告诉你:只要你努力,你可以走一条更好的路,没有拥挤没有汗味没有东张西望的找寻。有的是鲜花和掌声,有服务人员的引领。

穿过静静地通道,坐电梯走上站台,你问老爸是不挺罩得住?嘿嘿,罩啥?希望你体验一下不同的路。三岁你就独自坐车回青岛,鼓励你的勇敢!

暑假里,你开始用唱吧唱歌了。也提前预习功课了。老爸给你阅读的书,忘记书名了,回来得谈感受。暑假期间你好像没有给老爸打电话吆。

你临回来,给老爸打电话,说和姥爷姥姥一起回。这让老爸有点吃惊,你姥爷很不愿来这里,老爸很是知道。工作被厅里安排到这城市他是很不感冒的,退休都不愿从着城市退,居然要来。稀奇。

老爸问你,需要老爸开车接吧?你说你妈找车了。那很好。不用老爸操心了。

你们回来的第二天下午,老爸突然接到你妈哭着打来的电话:你快到医院莱,你快到医院来,我爸爸不行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