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却不必告诉你(二十二)

暑假你最喜欢了是吧?

初一圆满毕业,你想自己这么玩,那么玩,你想约同学这么玩,那么玩,暑假是你的胜利大狂欢?

错了亲爱的,报的衔接班你得继续上,初二的课程你得预习,余下的时间吗,这个暑假你得跟老爸回老家玩玩?

你五岁吧,老爸带你回老家过一次年,你是很欢喜的。大年初一,老爸让你跟你妈妈打个电话,拜个年,你不打。老爸有两个想法,一呢,给你妈做个示范,在她带你的日子,也得鼓励或催促你给老爸打电话,老爸随时掌握你的动态。二呢,也看看你本身的样子。奇怪的是,老爸拨通电话,听见你妈说话时,我把话筒给你,你转过头不接话筒不说话。太不配合了。那么当你守着你妈你肯定不会给爸爸打电话喽。内心深处你一定是在讨好那个和你在一起的人,老爸放下电话,让你承认错误,你不肯。好说歹说,你小声承认:我错了。老爸让你大声说,你死活不肯。老爸把你拽过来就拍你屁股,你哭了,哭着喊着:我说了,我说了。不肯说第二遍。认错的话这么金贵?后来你奶奶看不下去,就对老爸说行了,她不是认错了吗?你姑撇嘴对老爸说:二哥,你打孩子,就是给孩子拍拍灰?鹅?老爸不舍得打你,你奶奶你姑姑都看穿了。得,老爸收兵,下不为例。

回来,老爸想你妈肯定追问你回老家过年的事,所以老爸就问你,你妈问你回老家的事了吗?你说:问了,我说挺好的。老爸又问:你没告诉你妈爸爸打你?你说:没有。爸爸大惊,你是自己有个小面子不说呢?还是替爸爸隐藏?老爸一阵心疼,决定核实。我们玩后送你回去,老爸打电话问你妈:尚没告诉你我过年打她吗?这一问,可捅马蜂窝了。你妈不问缘由始末,就质问老爸:你凭什么打我闺女,你凭什么?“啪”就挂了电话。这态度,老爸也懒得解释。自此,你妈再也没让你跟老爸回老家。

这一回,也是老爸提出要你跟老爸回去过年,提前预定哈。你妈说:跟谁过年不一样,你暑假带她回去,过年跟我过。这话说的,跟谁过年不一样怎么年年是她跟你一起过呢?老爸想过年还远,先带你过暑假吧。

对你来说,十年没回老家了。

老家对老爸来说,每一次回去都有每一次的心情。满山遍野的庄稼地,日新月异变化的村庄和房屋,都让老爸心动不已。而你,已不能记起年幼时光中你生命里的东西了。不,偶尔你还记得和你玩耍过同伴的样子和住处,模模糊糊会记得一些事情,一旦遇到那人那事,印证一番或会忆起一些场景吧。

当你并排和老爸走进村庄,老爸也一阵感慨,在乡村的时光流转里,老爸像是忽然得到一个这么大和老爸一样身高的漂亮健康的女儿。老家的人,没见到你在老爸身边一年一年的变化啊。

你对你的身高很烦恼哈,本来长到一米六你就不想长了,后来因为你妈和你站一起俯视你,你有点受不了,为了赶超你妈,你觉得长到一米六八就行,没想到超了。当你告诉老爸,每一次看着眼前的食物,你吃饭都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长个,千万别长个时,爸爸就忍不住笑。

你个子再高,也是个娃娃脸。回到老家,你跟爷爷奶奶打完招呼,就去写作业了,你觉得自己没什么话说。等到老爸推门叫你吃饭时,你趴炕上,用滑雪衫的帽子蒙着脑袋写作业,大热的天全副武装的样子,老爸问你干什么?你一指糊棚顶上一片黑压压的苍蝇,你说它们咬人,哈哈哈!海鲜大大的有,能没苍蝇?你小时候呆在老家,苍蝇比现在多,知足吧你。

夕阳向晚,老家的房屋,房前屋后的树木,大街上两边的花草,烟囱里一股股凫凫向上的炊烟,村外一眼眼的静待收获的庄稼,你和老爸慢悠悠散布在村口,多美的田园风光!偶尔碰上人,一齐的惊喜:啊?这是尚尚?长这么高了?还是这么白?身材这么好?老爸看你在他们的惊喜和赞叹中忸忸怩怩的,不知如何回答,走也不是,站也不是,老爸给你解围:尚尚,跟什么什么(辈份)打个招呼,我们继续走。

你见到老家人说话多大声了吧?和打架争吵似的,也说明他们心地敞亮底气足是吧?

你的到来,肯定会被村里的人热议。你的变化肯定让他们惊奇,他们一定会想到你小时候在村里和他们有关的故事。他们一定也会议论老爸和你妈离婚的事。这就是生活。

老爸开车带你沿海公路转一圈,看看海。也看看你大爷的菜地,也看看你小时候照相的地方,告诉你和你照相的人的关系。模模糊糊的记忆里,你并不觉得亲切和熟悉。原因也很肤浅:你说你小时候太胖,不漂亮。老爸认为:漂亮不漂亮各有所见,但你很可爱。

对于老家的吃,你还是很喜欢的。海鲜,花生,玉米,地瓜,土豆,你都喜欢。你奶奶还是在你洗脸的时候,用舀子把水浇到你手心里,你捧着洗,你从小喜欢用流着的水洗脸,老爸都没注意过。你爷爷给你讲你小时候你调皮捣蛋的事,你只嘻嘻的笑,你早忘记了。

你大爷大妈你记得的,你大爷膀子比老爸宽,从小就吃苦能下力,每想到小时候老爸偷懒变着法糊弄他,老爸就有点愧疚。你大爷有船也出海,脸黝黑,眼发光。在村里干会计和保管,乱七八糟的事全管,走路也快,好像一直有事在后面等他催着他似的。

老爸在老家几天,陪你转悠,陪你回忆旧时光,陪你捡取你现在成长的素材和养料。陪你走在老家的土地上体会一种坚实的安全感。

老爸先回了。你小时的同伴,一个学习好,准备上初一了。一个下学开始打工挣钱了,去找她们玩,听听她们的学习和生活。有什么事,爷爷奶奶和大爷大妈会照顾你的。

可能一个星期左右吧,你就准备回姥爷姥姥那,你妈也放假先回去了。

你曾要求你大爷带你出趟海,你大爷答应了。那时候是封海养海的季节,船不能出海的。你大爷肯定不愿拂了你的意,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那几天天也不好,风大,台风警报在预报。

临行的前一天,你自己去找你大爷:大爷,你还没带我出海呢?你大爷像忽然想起一个大事似的,连说:忘了忘了,今天就去。

海上台风警报一直在预报,你大爷不知道?你大爷是为了兑现诺言。你奶奶不担心?你很认真的样子,你奶奶也不好处理。折衷的方案就是带你出海,不能远行,体验一把就回岸,安全第一!

你大爷第二天买票送你去了你姥爷姥姥的城市,把你亲自交到你妈手里,接着就回来了。你大爷打电话就告诉老爸他把你送你妈那了。

带你出海的事是你奶奶告诉老爸的,老爸放下电话,默想不用说台风,海里大风刮起海浪排空,水雾弥漫,那阵势如果你体验了自然的力量,体验了面对的勇敢,那也不枉你大爷一番苦心和他当时需要兑现诺言的一番纠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