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时代 第一章 - 背叛

位于恕瑞玛南部的帕拉斯是恕瑞玛联盟的首都所在,三百年前,接踵而至的天灾让这片充满争端的土地上的人们放下了分歧与仇恨,为了生存团结在了一起,大小数百个部落的首领聚集在帕拉斯,组成了恕瑞玛自新纪元以来第一个长老会。恕瑞玛在人民的团结下,成为了一个拥有符文之地上最多人口,最多土地的超级国家,20亿恕瑞玛人手挽着手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可是随着自然灾害的日益减少,曾经为了生存不得不得争端被放大后再次浮现,随着分歧的不断扩大,恕瑞玛似乎即将回到三百前那个部族之间互相屠杀的时代了。

新纪元379年,自然灾害在之前的一百年内几乎销声匿迹,世界似乎又回归了正途,随着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进程,恕瑞玛北海岸靠近铁脊山脉的地方,人们为了贸易,挖通了一条连接征服者之海与守望者之海的易卜拉欣运河。位于易卜拉欣运河旁的,远古恕瑞玛的明珠,被地震毁于一旦的那什拉迈城,做为“世界港口”得以重建。如今的那什拉迈早已成为了恕瑞玛经济与政治的中心,帕拉斯作为首都的影响了已经微乎其微。

帕拉斯工业区与郊外的交界处,被围绕着整座城市的立交桥分割,立交桥下的阴影里一个个集装箱被整齐的叠放在一起,在集装箱的最深处,有一个颇具规模,但鲜有人知的金属回收站,无人驾驶的叉车在锈迹斑斑的废铜烂铁之间穿行,回收站的中心有一座简陋的双层建筑,两个衣着昂贵的中年男子正倚靠在二楼的阳台的躺椅上,沐浴着从立交桥的缝隙中渗入的阳光,喝着价值不菲的波旁酒。

“格雷福斯,想不到你真的把那具所谓的艾布拉姆斯卖掉了,三十颗一克拉的火系魔晶,在如今的市面上至少值三百万信用币,而且还会不断的增值。”一个头戴诺克萨斯式毡帽的男子笑着说到。

“多亏了你的宣传啊,崔斯特。”格雷福斯朝崔斯特举起了酒杯,“拿艾欧尼亚四十年的旧货做饵,果然钓出了大鱼,不过我很想知道,那 心神 的性能真的那么不济吗?”

“心神在艾欧尼亚军队里的编号为ATDY-X,其意为先进技术验证原型机,原本就是用于试验单机性能和量产能力的试验机。”崔斯特不屑的说道。“且不说心神的性能早已落后,光是其不足三小时的续航时间就注定了这一型号跟本上不了战场。”

格雷福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崔斯特继续说道:“比起那心神,能把那具艾布拉姆斯卖掉,总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事。”

格雷福斯颔首道:“没错,虽说我们是通过用各种方式搞到了许多报废的机甲然后东拼西凑出了一套艾布拉姆斯,但是这几年来风声越来越紧,留着这么个烫手山芋,我真是心慌的很。诺克萨斯已经出动了小规模的海军陆战队从恕瑞玛的各个海岸登陆,北边易卜拉欣运河对岸的德玛西亚也枕戈待发,蠢蠢欲动。我看啊,我们这个帕拉斯的据点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崔斯特说到:“说起这个,最近整片瓦洛兰大陆的焦点都在恕瑞玛,我觉得我们可以暂时退出恕瑞玛,把我们在比尔吉沃特的生意重新做起来。不过说真的,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把那具艾布拉姆斯带走?”

“你怎么这么在乎这个?”福雷格斯问道,“是不是机甲出了问题?”

“这个嘛,是有一点小问题。”崔斯特支吾到。

“我的天,不会是核燃料泄漏了吧!”格雷福斯大惊失色。

“那倒不至于……”崔斯特

“哦,那就好……”格雷福斯松了一口气。

“不过也快了”

“咳咳咳……”

“别激动嘛,小心癫痫发作。”崔斯特尝试着安慰格雷福斯。“快点把它运走就是了嘛。”

“来来来,你来告诉我怎么运,”格雷福斯一口喝尽杯中琥珀色的美酒,“城市外面被战争骑士团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还尤其爱检查外国人。这些圣战士可不管什么国际法,落在他们手里不被砍头也得被扒皮……”

“轰轰轰!!!!!!!!!!!!”

话未说完,灼人的亮光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席卷而来,巨大的冲击波撕碎了脆弱的小楼,格雷福斯和崔斯特与漫天的集装箱一道在空中翻滚,格雷福斯在剧烈翻滚时被碎片击中了头部,昏死过去。

格雷福斯再睁开眼时,曾经的基地如今一片狼藉,空气变得灼热无比,格雷福斯觉得每次呼吸都是变得无比的艰难与痛苦,在不远处的废墟中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在翻找着什么,他认出了那背影,“崔斯特……”他拼尽全力,一边向好友爬去,一边虚弱的呼喊着,“崔斯特……救救我……崔斯特”

崔斯特似乎并没有听见格雷福斯的呼救,仍自顾自的翻找着。少倾,崔斯特似乎找到了什么,他拱起身子往地上使劲一拉,一扇位于地面的巨大金属门随即打开,崔斯特翻身跃入其中,许久,地下传来了阵阵轰鸣声,一个漆黑的身影从门中腾空飞出,落在了格雷福斯的面前。

穿着艾布拉姆斯的崔斯特俯身查看受伤的格雷福斯,受伤倒地的格雷福斯努力的抬起头,虚弱的呢喃道:“崔斯特……救救我……”

崔斯特对格雷福斯伸出了手,却没有扶起他,而是扯断了挂在格雷福斯脖子上的火系魔晶,崔斯特看着自己手中的魔晶对格雷福斯说道:“太晚了,我的朋友,太晚了。”说着便站起身子转身离去。

“不……不……求求你……”格雷福斯伸出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崔斯特恳求到。

崔斯特似乎听到了格雷福斯的恳请,他停下了脚步斜过头说道:“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的,你安息吧。”说完,装甲的面罩落下,背后的发动机喷射出耀眼的光芒,推动着崔斯特消失在了格雷福斯的视线内。虚弱的格雷福斯看着好友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禁泛起滔滔巨浪,但是肉体的剧痛和求生本能让他继续爬行,直到他滚入了那扇打开的大门。

剧烈的爆炸掀起的尘埃遮天蔽日,黑暗中,一丝光亮闪烁其中,那正是穿着心神的格雷福斯。重伤的格雷福斯在意志力与动力装甲的双重加持下,步履蹒跚的向着郊外走去。

就在这时,格雷福斯的身后传来了急促的枪炮声,不等他回头去看,一架巨大的机甲从他的头顶堪堪划过,重重的砸入地面,石砾土块溅了格雷福斯一身。烟尘中,他隐约看到一个浑身绽放着黄色光芒的人影举起了一把同样绽放光芒的巨大兵器,狠狠的刺入机甲的体内。火花电弧中,那个人影仿佛瞪了格雷福斯一眼,格雷福斯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阵酥软和酸痛,晕厥之前,他看到那黄色的人影毫不犹豫的向郊外飞奔而去,而无数飞在半空中的机甲在其后面穷追不舍……

“我要……活下去……”格雷福斯失去知觉,迎面摔倒在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烈日当空,把一望无垠的戈壁晒得寸草不生,滚烫的地面上,两个男人正坐在一张简陋的折叠边议论着什么。一个戴着墨镜,身穿...
    三重茅阅读 24评论 0 0
  • 睁开双眼,漆黑一片,巨大的噪音,震耳欲聋,听上去像是多台涡轮螺旋桨运作时的声音。我试着移动我的身体,果然,毫无反应...
    三重茅阅读 16评论 0 1
  • 烈阳当空,沙丘反射着刺眼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睛。一支驼队行走在寸草不生的沙漠上,炎热让空气变的扭曲,一行十几人皆沉...
    三重茅阅读 376评论 7 5
  • 亲爱的涵: 这段时间,你们备赛三年一度的深圳中小学生合唱节,连续几周排练,真的很努力很辛苦啊,今天,终于...
    方怡阅读 13评论 0 0
  • 久是居尘土,霖淋叶色新。 如知添雅意,努力为春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花漵阅读 231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