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九)

“说说吧,你跑什么?该不会你真是的是间谍?”阿异慢悠悠的走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窈窈。

阿异其实不信她是间谍,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又或者愿意被自己的情感所蒙蔽。

看到她离开的背影,想到以后可能再也没有交集。阿异感觉自己的心在一抽抽的疼,这感情来的触不及防,来的毫无防备却又猛烈如火。

阿异承认,又被这感情吓到。但是想想自己,已年近30又能理解。

即使她真的是间谍卧底,他也要留她在身边,而他也保证绝不会让她有机会泄露一丝国家机密,他会看着她,而他也有这个自信。

“你真的是间谍?”阿异问。

“当然不是!”窈窈忙回答,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就担上间谍的称号。

“那你为什么要潜逃?你实话告诉我,你要真是间谍,看在下午那一吻的份上,我放你走!”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阿异想。

“我下午那是吻你吗,啊,那叫报复?”窈窈回答,不过显然关注错了内容。

后又反应过来,“什么叫潜逃,你会不会讲话啊!你不是都知道我走吗,能用潜逃这个词吗?”好吧,窈窈又一次关注错了重点。

不过,很显然,阿异也没想提醒她,也不想纠结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而是按照自己的逻辑继续问道“你下午不是答应了吗?为什么又要偷偷摸摸地走?”

“我仔细想了想,我不要跟你们一起去首都了。”窈窈想着不如实话实说。

“为什么?”阿异有些不理解了。

“因为那不自由!”窈窈嘟着嘴回答。不等阿异问就继续说了“你看啊,你要我跟你去首都,是为了你方便。但是我不想,住在你们随时能找到,还容易监视的地方。你们可以随时怀疑我,然后就来打扰我。可是我不想这样,我一点也不喜欢。”

窈窈越说觉得自己越有道理,越理直气壮,可是想想现在形势不由人,不免的有些颓废,又有些委屈,沮丧地低下头。

阿异听完这个解释,再看看窈窈的动作,想到现在那张小脸上委委屈屈的,哭笑不得。谁能想到是这么个理由呢?可这又能怪谁,怪自己没说清楚呗。

可现在,不说清楚这小东西就不想跟自己走,可又怕自己说了,这小东西更不敢跟自己走了。

不过片刻,阿异就想明白了,要跟她说清楚,就算她不愿意,绑也要把她绑走。

阿异一个弯腰伸手,捏住窈窈的下巴往上抬,让她的眼睛与自己的对视。

窈窈感觉自己要溺死在他的眼神里。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可以承放有这么多的情感,温柔?爱慕……这是对着自己的吗。

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开始乱跳,这是怎么了,是生病了吗。还是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下午咬的那伤口,还没有愈合,让那薄唇更显诱人,好想好像再咬一口,怎么破。

“我这一生只忠于国家和自己,而现在,又多了一个你!”只是看着那明显神游的窈窈,“我会善待你的!你信我吗?”还是把这一句说出口了。

而看着那眼神一下就亮了的小东西,阿异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这一笑,又勾住了某个痴迷的小东西,再也忍不住一个猛地拽住窈窈的手,用一个巧劲,就把窈窈拉了起来,猛的抱住窈窈就开始狂啃。

回去的路上,是某人一个人走的,因为某人已经走不动道了。

“那你之前都是骗我的喽,什么怀疑,什么方便!”

“嗯”

“那小洋房呢?”某人急了。

“不是”真不知道这小东西这脑子怎么长的,有的时候很精明,有时候又糊涂的可以。

“那你喜欢我喽!”只听见某人略带得意的问。

真不想回答,刚刚深情表白的时候居然走神,这会又来问。不过你不回答,某人却不见得肯罢休。只得“嗯”一声。

“你刚刚是不是对我使美男计了!”

“没有!”天地良心,哪有使什么美男计。

“就有,就有!”

“你说有,那就有吧!”

“那你说你喜欢我!快说”只听某人略带霸道的命令。

这下某人却不肯了,“你真失忆了?”

额,某人开始哼唧哼唧了。

“老乡!”

这下,某人连哼唧都不敢了。

就当阿异以为她睡了的时候,却见她凑近他的耳边,呼出气息喷洒在耳边,有些痒痒的,却又舍不得躲。

只听见,她说,“窈窈,我叫窈窈。”

“那个窈?”他问。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然后,她就没有再说话了。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大人,因为身为海盗的女儿,即使有父亲如珠如宝的宠着,可他还是觉得不够。

为了取这名字,只会打仗的父亲,废了好大功夫,就算身为海盗的女儿,就算被各国军队所围剿,也希望能有良人给女儿幸福。

就是那样的一个父亲,在得知女儿的噩耗之后,您可还好!

一直不敢想,也不愿想,可是有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念着父亲大人呢!

真的好想好想跟父亲大人亲口说一句对不起,可是没有机会了呢!因为知道父亲大人的祝愿,所以即使很艰难很艰难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放弃。

而现在,父亲大人,你的宝贝女儿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很好的生存下去呢!

阿异感觉肩头有些湿了,知道她这会不想讲话,便道“睡吧!”,单看这名字,就知道家中的长辈是怎样的满含祝愿!

感受着她的悲伤,阿异觉得心都要碎了。即使之前被他怀疑误解,她也没有哭,而是努力的反驳,寻找任何的漏洞。

她是那么的坚强,脸上的表情那么的生动,即使使坏,他也觉得她可爱极了。他知道,他中了毒,一种叫窈窈的毒。而他心甘情愿,也不想解。

可是这会,她是那么的悲伤,而他除了抱紧她,却没有其它的办法,这是自从军以来,再一次感受无力的滋味。

但是既然现在,她不愿说,他便不问,等她愿意说了,他一定好好听。

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阿异在心里对自己说着,忍不住又搂紧她一些。


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