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十二)

阿异迟疑了一会,想着反正早晚都要知道的,早些知道也好,至少心里有个准备。

“就是之前去的军区大院,除了我爸,还有后妈。不过她你不用管,”显然提到这个后妈,阿异不是一般的恶心。

“后妈?”。

“嗯,她带着女儿嫁给我爸,后来又生了个儿子。要是可以,真不想带你去那个恶心的地方!”

“那你妈妈呢?”窈窈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来了。

“你妈妈?那是你婆婆,记住了。”阿异捏了捏窈窈鼻子“她已经不在了!”顿了一会,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

没过一会,阿异就走了,毕竟是忙里偷闲跑出来的,走了这么久,回来还有很多工作堆压着。

不过,这天,窈窈注定不能平静。阿异刚走,就来了一位大姐,她绑着两条大辫子,身上穿着花布衫,下面是一条深灰色的裤子,白皙的脸上带着爽朗的笑。

“呦,这就是大妹子吧!长的可真俊。”那大姐眼神有些火热,盯着窈窈看了好一会。“阿异那小子,真是有福啊!”说完,自己倒是不好意思先笑了。

“哦,瞧我,妹妹还不认识我吧。我是老郑家的那口子,老郑就是阿异的政委。他俩关系可好了,从小那是一块长大的!你跟阿异一样,叫我嫂子就行!”那女人说。

“嫂子”窈窈从善如流。

“诶,妹妹是哪里人?”只见那女人问。

“不记得了,我失忆了!”窈窈还是这么回道。

“怎么会失忆,去医院看过了吗?那妹妹还记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吗?”那嫂子有些急了。

“怎么了,嫂子?”窈窈没有回答,这要说套话也不至于,但是这样子又好像这些问题很重要。

“阿异一回来,就着急忙慌的交了结婚报告。可是你也知道,像阿异这样的身份,政审特别严,要查配偶的家庭这些。”嫂子还在说,窈窈就疑惑道“结婚?”

“是啊,阿异没跟你说吗?”阿异该不会骗婚吧,那嫂子一想到这,有些急了。恨不得,现在就跑去问问清楚。

窈窈愣了一下,才道“那就结吧!”

这下子,倒把那嫂子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窈窈就开口了,“政审又是什么?”

“啊,这政审啊,就是政治审查。你的家庭情况啊,祖上三代有没有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之类的。”那嫂子说完,想了想,怕窈窈不懂又添了一句“毕竟这世道不太平。”

窈窈一听还有什么不明白,就是怕是间谍所以要查清楚,毕竟军人执行着保家卫国的任务,要是从内部乱起来,那就真的好笑了。

窈窈不大想说,毕竟她说自己失忆,也是想跟过去划清界限,那是“花儿”的人生,但是如果……为了阿异,想到这,窈窈又坚定想法。

“嫂子,我也不瞒你,大概两个月前,我摔到了头,什么都不记得了。醒来就在林中,又身无分文,只得在林中生活。我也不是没想过寻找家人,可我能有什么办法。”

窈窈顿了一下后又道“后来我一想这些,头就开始痛。直到前半个月,我反复做同一个梦,梦里有个小女孩叫花儿,后来被父母卖了。”

那嫂子听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恐怕梦里的那个小女孩就是眼前这个女孩吧。

“可怜的孩子,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母!”窈窈真的很无奈,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她就哭了,感情也太丰富了吧。

“嫂子!”窈窈无奈的喊了一声。

“诶,嫂子太激动。倒让你看了笑话了。”那嫂子不好意思的笑笑。“阿异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你们以后可要好好的过日子!”

“嫂子,你要不跟我说说阿异的事情呗,他忙,也不爱跟我说这些。”窈窈要求道。

“阿异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爸爸那会也忙着打战,没空管他,等到战争终于结束,却带了个女人回来……”那嫂子又抹了把眼泪。

接着才说道“诶,阿异这小子,从小主意就特别正。这两年啊,老郑没少操心,我也给他介绍了好几个,可是他愣是没看上,谁知这次出任务,不声不响就……”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可窈窈就是觉得心疼的难受。那么小小的孩子,该受了多大的苦才能长大。

肯定是她们对阿异不好,要不然阿异何至于会这么恶心她们。

那嫂子又坐了一会才走,而窈窈却完全平静不下来。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阿异才姗姗来迟。

“怎么了?”阿异看窈窈一点胃口都没有的样子不由担心的问。

“阿异,你后母是不是对你特别不好?”窈窈突然抬头看着阿异的眼睛,一眨不眨。

“是不是下午有人来说什么了?”阿反反问。

“你回答我呀!”窈窈执着的问。

“也谈不上,不过就是极尽的忽略罢了。窈窈我不告诉你,是不想你想太多。”阿异看瞒不过,就简单的说了说。

“行啊,那你就等着我被她欺负死好了!”窈窈把脸一板。

“她敢。”阿异一听这话,发怒道。

窈窈却不怕,瞪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

“别气别气,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阿异忙哄着,“我爸在家的时候,就哄着我,做慈母样,我爸忙工作不在家,就连饭都不给我吃,也不管我饿没饿死,后来我饿的进了医院,她却到处传播说我挑食,而她却演的一手好戏,博得了好名声之类的。”

“她怎么敢?”窈窈怒道。“那些人都是瞎子吗?那家里总有佣人吧?”

“有什么不敢的。佣人,还不如没有。”说到这,阿异冷哼一声。“都被她表象所蒙蔽了,会装罢了。她是我妈的好姐妹,也是个文艺兵。餐桌上从来都没有我爱吃的,而当着别人的面,专挑我不吃的往我碗里夹。久而久之……”

“后来,在我十六岁的时候,让她继女来找我,还引别人来看,然后继女就开始哭,说我虐待她,打她。那会小,中了招。其中还有我爸,我爸不听我解释,打了我一巴掌。我就跑了出去,是蒋伯伯帮忙,去参了军,后来我名声越来越大,被我爸知道了,就逼着我回家,要不是家里还有我母亲的东西,我是怎么也不想回去的。近两年,我跟我爸关系略有好转,可我怎么也忘不了他打我的那一巴掌。”

窈窈听完,心疼不已,眼泪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忍不住抱他,哽咽道“你还有我,就算所以人都不相信你,我也站在你这边。”

阿异心疼的搂紧窈窈,亲去她脸上的泪珠,低声安慰道“没事了,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我有自信会保护好你,可你怎么这么任性,非要知道。可知道了,又这么伤心!”

“你这么好,她们怎么忍心作贱你。她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你爸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后谁也别想再欺负你,欠你的,终将让她们一点点的还回来……”

阿异听了这话,还能说什么。心里是满满的感动,满到都要溢出来。别看他说的这么轻松,那都是他所亲生经历过的,那时他才七八岁。

所有的幸福,都停留在五岁那年。母亲离世,父亲离家。两三年寄人篱下的生活,本以为父亲的到来是拯救,却不料更是深渊。

而这就是他看上的女人,独一无二的,懂他的女人。

她明白他没说出的苦,她也懂他疼她的心。


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十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就这样,每次都是夜深了,阿异才回来,早上又早早的出去了,忙活了好些天。 直到一日,窈窈又被阿异叫醒。 “起来,吃早...
    叔夜君阅读 120评论 1 0
  • 第二天,阿异便带窈窈回军区大院了,那个不能称之为家的地方。 窈窈什么都没有带,就连之前的衣服,也都丢了军营了,阿异...
    叔夜君阅读 114评论 2 2
  • “你要算不来,到时候我让猴……四弟来帮你算?”那笑面鼠忙改口到。心里还为自己的理智点了个赞。“我四弟出去采药了,你...
    叔夜君阅读 127评论 2 1
  • 小丽是一个很秀气的女孩,从小特别乖巧听话,但是小丽学习成绩很差,这在应试教育的背景下无疑是一个致命的缺憾。 小丽的...
    雫暮阅读 344评论 3 4
  • 1.现在逃掉的,总有一天还是会回来的 学习觉得很苦很累时想想注解小字应该不会考吧,放过它,结果考试恰好出现了。不要...
    慕Cheng阅读 133评论 0 1
  • 竹子不像松树那么健壮 但它即使在冬天也是绿色的 有足够的抗寒能力 但与松树不同是竹子是空心的 竹者,虚心直节 历来...
    云上文化阅读 905评论 2 2
  • “下雨雪,冬雷震震”,自然的症候,预示不同寻常的人情世态的征兆;“六月飘雪”有违自然四季更迭的的常态。当所有的不同...
    杏坛耕夫阅读 151评论 0 0
  • 也许你没有来过山西,以为山西就是黄土高坡 ,荒凉干燥的不毛之地。其实山西也有江南一样的地方。山西沁源灵空山,就是这...
    天蝉女阅读 26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