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参格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学六年级的暑假,我被母亲送到了新宾县的姥姥家。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见到了“人参格格。”

姥姥家住在新宾县永陵镇二道沟村(光听名字就很偏僻的感觉),姥爷比姥姥大八岁,想的也比较长远,他用早年从事林业运输赚来的钱承包了五百多亩山林,离世后,姥姥及舅舅一家便守着这片山,靠伐木,种植山货和林蛙养殖为生。

每年暑假,我都期待着能来山里,那样就能吃到姥姥做的菜肴和点心。软糯的苏耗子,香甜的破皮饽饽,黄金肉还有酱菜、雪里蕻、狍子肉等等。姥姥手艺精湛,每次我在灶坑旁对忙碌的姥姥赞叹不已的时候,她总是会笑眯眯地说,“姥姥别的不敢说,做饭这件事方圆几里还没人比得过姥姥,要是材料够用的话,我能给小宇做出满汉全席来。”

那时候我很崇拜姥姥,她似乎什么都会做,而且什么事都知道,她总是在睡前给我讲深山里的故事,每当她说起那些奇妙的事情时,我都会听的忘乎所以,讲到精彩的地方,就连睡在炕梢儿的妈妈也侧过头认真听起来。

憎固玛法(胆怯爷爷)的传说,守视天穹的德登妈妈,野猪神、山狸神、乌鸦神,还有人参格格的故事,对于我这个出生于城市里的孩子来说,神秘的山林对我简直太过诱惑。于是,一种想法便在我心里滋生出来,我暗自发誓,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去深山里面看看,我要弄明白究竟那里住没住着老神仙,人参到底会不会长出腿跑掉。

然而,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姥姥的美食和神秘的大山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网络游戏大行其道,我和几个伙伴一有空闲时间便泡在网吧,在电脑前“攻城拔寨”。对于妈妈想让我暑假去姥姥家的事,我十分抗拒,甚至还和他们大吵一架,可最后还是没办法,即便不去姥姥家,他们也不会给我零用钱用来上网吧的,所以只能无奈妥协。

其实,父母执意让我去姥姥家还有其他原因,一个谁也不愿意提起的原因。

下了大巴车后,是舅舅来接的我。小时候我在姥姥家的酱缸旁边拉屎,酱味和屎臭味交织在一起飘满了整个院子,舅舅发现后拿起扁担就奔着我来,一边挥舞着扁担一边大声叫骂,扬言要把我的腿打折。我被吓得提起裤子就跑,连屁股都来不及擦,现在想想真是滑稽可笑啊。

舅舅对我只是寒暄了两句便沉默不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经我一番盘问后才得知,就在一个礼拜前,姥姥被查出患上了肝癌。

因为姥姥对这件事并不知情,我妈又怕我控制不住情绪,所以一直隐瞒于我,现在想想来之前还和我妈大吵特吵的我真是后悔不已,我竟然差点因为网络游戏而错过了陪伴姥姥最后日子的机会。

县里到姥姥家还有一段车程,一路上,我看着连绵起伏的山峦和一望无际的田野,心中不免有些落寞,眼泪也不知不觉的掉落下来。

路越来越颠簸,前面不远就是山脚下的姥姥家了。

“小宇,把脸擦一擦,千万不要让姥姥觉察到。”

我想一定是舅舅透过后视镜看到我在哭泣故而说出这番话吧。我立刻擦了擦眼泪,希望尽快从悲伤的情绪中逃脱出来。

姥姥家并没什么变化,院子依旧整洁宽敞。院子西面堆砌起来的松木足有二层楼那么高,那是我每年都想爬却始终都爬不上去地方。院子东边则是羊圈和鸡舍,再往里走就是茅厕(我讨厌那里的臭味,这也是我胡乱大小便的原因),院子的大门正对着的是一所三间平房,房檐下面挂满了一串串辣椒,榛蘑和玉米。窗台上晒着山核桃和榛子,门前的那口洋井下面常年放着一个不锈钢盆,上面盖上了一层纱布,里面偶尔会有几条稻花鱼或者几只哈士蟆。

比起城市里的日新月异,姥姥家近乎偏执的一如既往,和记忆中的并没什么两样。

再次看到姥姥时,她比一年前明显苍老了许多。此时的她正半躺在炕上,头靠墙,干瘪的手里拿着一打嘴胡纸牌,缓慢的一张又一张摆放着。直到发觉我的出现时,她的眼睛才焕发出一丝光彩。

“小宇来了,想没想姥姥啊?大复,去把抽屉里的糖和饽饽拿出来给小宇吃。”

老迈龙钟的姥姥,只有在说话的时候才能让我心安一些,那是我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亲密的人如此接近。那些病毒仿佛能触碰到似的令人恐惧,它正慢慢蚕食掉姥姥生命,自己却无能为力。

看着舅舅拿出来的糖果和点心,我的心头一酸,眼眶也不免有些发胀。小时候,因为父母工作的缘故,过年时不能及时赶回姥姥家。于是,姥姥总是将过年时买的糖果包在手绢里给我留着,正是姥姥留给我的这份甘甜,让我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外孙。

“吃这个,这个又酥又甜。”姥姥指着一块甜酥糖说。

“好,姥姥你也吃。”

“小宇上几年级了。”

“在开学就上初中了姥姥。”

“时间真是过的快啊,现在都成了大小伙子喽。”

我吃东西时,姥姥总是喜欢用慈祥的目光盯着我看,时间久了难免会让人觉得不好意思。可能她看出了我的尴尬,于是收起目光岔开话题说。

“饿不饿小宇,想吃什么,姥姥给你做。”

“不饿姥姥,您就躺着休息吧,做饭的事情交给舅舅他们做。”

“那怎么行,小宇最爱吃姥姥做的黄金肉了。我一会下地给你做。”

我看了看舅舅,想要证实一下姥姥现在的健康状况。舅舅没说话,看来姥姥的病情还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像做饭等一些日常的事情还是可以进行的。

为了不让姥姥过度劳累,我提出了要给姥姥当帮厨的想法,顺便学习一下怎样做黄金肉这道菜。姥姥得知后很高兴,兴致勃勃的开始教学起来。

“首先,瘦肉切片。”

“然后用蛋黄当欠水,小宇你去打两个蛋黄。”

“哎呀,小宇真是个笨蛋,只要蛋黄不要蛋清啊。”

“像这样。”

“裹上蛋黄后下锅油炸,然后调汁....”

吃完晚饭,我和姥姥及舅舅一家一起围坐在炕上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山里面天黑的早,人们睡的也早,天色刚稍暗一些,舅舅和舅妈还有小表弟就先回到房间休息了。

对于我的到来,姥姥显得并无睡意,精神的很。她一直在聊小时候发生在我身上的趣事,不知怎么地,话题就转到了“人参格格”的传说上面。

那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听的故事。

在距离二道沟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清永陵。不过那里可不是什么浩浩荡荡的皇家陵园,这里只是一片占地一千平米的清幽之地、在青山碧水之间建造的几座庙宇罢了。

因为这里山峦叠起,据说也是龙脉所在,所以此地不仅埋葬着努尔哈赤的祖先,一些皇室亲族也将陵墓埋葬在这附近,希望可以沾些贵气,魂归宗里。

但与皇陵中的先人不同的是,他们的坟墓大多在深山之中,零零散散,更像是一个个无主孤坟。其中,就有一座埋葬着“人参格格”。

“人参格格”本名叫吉兰,祖上是正黄旗爱新觉罗氏,皇室宗亲,论辈分溥仪皇帝还要叫她一声姑姑呢。因为当时清朝政府的衰败,到她父亲这一支已然成为了没落的皇族。

因为根深蒂固的贵族习惯,父亲终日闲散在家,后期又染上了抽大烟的毛病,最后不得不变卖家当和土地供其享受,父亲的挥霍无度,让本就窘迫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

吉兰上面有三个姐姐,姐姐们一旦到了年纪便纷纷出嫁,以此来减轻家里的负担,吉兰和剩下的三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每天都过着忍饥挨饿的日子。每每看见瘦弱的弟弟妹妹们,懂事的吉兰都想快些长大,那样的话就会将自己那份口粮留给他们,要是赶上好的人家,还能得到一笔丰厚的彩礼添补家用。但谁知等到她到了待嫁的年纪时,才发现事情远不如她想象的那样。

得知自己要嫁给镇上米行的陈掌柜时,吉兰万念俱灰,想死的心都有。要知道,陈掌柜早已年过半百,而她自己才刚满十五岁。她一直想不明白,这样有悖常伦之事,她的父母怎么能做的出来!

出嫁前,额娘正给她绣着旗头,粉红色的绒面花朵在烛光下艳丽极了,那是吉兰出嫁的嫁妆。

“额娘,为什么要把我许配给陈掌柜?”

听到吉兰问起这事的时候,额娘竟一不小心扎到了手。虽然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但听到女儿亲口问起来还是显得有些慌乱和心痛。

“正逢乱世,你嫁到一户家境殷实的人家,也不免是个好归宿。虽然那陈掌柜年纪大了一些,但也并非奸诈之徒。最重要的是,这么丰厚的聘礼实在让人难以拒绝,有了这十亩良田,如果好好利用的话不但可以解决你父亲的问题,你的弟弟妹妹们也...”

她永远忘不掉额娘在她出嫁前热泪盈眶的样子,那如同溪流一样的眼泪冲刷掉了她心里的怨恨。当她穿上红袍坐上轿子的那一霎那,她的表情十分平静。

认命,这两个字成为了她时常想起的词语,也是她日后面对委屈和磨难的经文。

陈掌柜的妻子很早之前就已去世,在那之后他又娶了三房姨太,吉兰是第四个。自从陈掌柜听说前康村有位皇宗大户公开招婿之后,他便起了歪心思。用他话讲,活了大半辈子,他从没有尝过格格是啥“滋味”,临了了也想当回驸马感受感受,何况吉兰还正逢花季,这让他更加迫不及待了,于是,他求人托媒拉线用十亩良田聘来了这桩亲事。

陈掌柜的几房姨太个个都是不好惹的主儿,吉兰刚过门她们就百般刁难她。只要老爷不在家,那几个姨太太便撒起了欢儿,想方设法的折磨吉兰。

她们将吉兰的床褥剪开再塞进羊粪,然后缝合上,让她的房间里终日散发着羊膻臭味儿。他们还胁迫家丁不许给吉兰送饭,因为长时间吃不饱饭,吉兰变得面黄肌瘦的,陈老爷也逐渐对她失去了兴趣。那些姨太太对吉兰的那一套礼数很看不惯,她们总是戏谑的称呼吉兰为“格格”,久而久之,吉兰变得沉默寡言,长时间的积郁最终让她生了一场大病。

嫁到陈府不到一年时间,吉兰便得了肺痨。因为怕其传染给别人,陈掌柜便托人用驴车将她送回了前康村老家。肺痨当时是不治之症,吉兰的额娘也无能为力,只能将她安放在仓房中,眼睁睁的看着吉兰一天比一天虚弱,最终死去。

在生命最后的时光里,蓝吉总是喜欢听额娘讲述京城里面的事。诺大的紫禁城,金光闪闪的太和殿,还有好似人间仙境的颐和园,都令她心驰神往。在京城里,格格们也可以识字,画画,她们身穿华贵的衣裳,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每次提起这些来,吉兰都会露出平和的微笑,仿佛自己和她们一样。

回到家中不到两个星期,可怜的吉兰便结束了短暂又苦难的一生。她死后,按照传统将她埋葬在永陵的后山,时至今日如果上山寻找,还能找到那块木制的碑,上面写着爱新觉罗吉兰之墓。

直到解放后,永陵后山经常传出吉兰复活的传闻。当地居民曾多次表示目睹过复活的“吉兰”,她穿着长及脚面的旗装,戴旗头,踩着木制跟鞋,经常在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出现在山林中,后山附近的居民甚至在夜里还能隐约听到少女的笑声。

更奇怪的是,传说吉兰的坟前有一颗百年人参,稀有无比,价值连城。路过吉兰墓前便能看到紫红色的人参花伫立在木碑旁边,但是如果有人动了歪心思,想要将其挖出占为己有时,那个人必将遭到报应,被偷走的人参也会莫名其妙的回到墓前。这也是“人参格格”传说的由来。

那么,吉兰如此留恋人间,不愿投胎,会不会是有什么心愿还没达成呢?

来到姥姥家半个月后,没想到妈妈也从省城赶来看望姥姥。

就在她刚到这的那几天里,我能明显感觉她和舅舅一家人好像对我隐瞒着什么,并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终于,妈妈还是跟我透露出了她和我爸已经离婚了的事。

这次暑假她执意让我来姥姥家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要支开我,以便和父亲商议离婚事宜。

其实,早在一年前我就感觉到了家庭的变故。我曾在我爸的手机上看到他与另外一个女人的聊天记录,内容无比恶心。我也曾目睹过我妈深夜跟踪我爸,那场面惊心动魄,我甚至想过,如果时间倒流一百年,她也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情报工作人员。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表面上很平静,但是心里却十分落寞。他们那么轻而易举的将家拆散开,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这让我觉得自己仿佛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

那些日子里,我总是会在夜里毫无征兆的醒来,醒来后便再难入眠,每当这时,我都会悄悄地披上一件大衣,独自到院子里面呆一会。

站在姥姥家的院子里,我能看到城市里看不到的星空,赶上晴天时,璀璨的银河一直铺到天际处,我喜欢山野中传来的凉爽的风,夹杂着芳草和针叶树木的香气,吹在脸上让人心旷神怡。

那一夜我独自一人仰望繁星时,突然感到自己陷入落寞与孤寂的巨大洪流。于是,我突然想到了小时候想去深山里探险的心愿,突然想到了“人参格格”。

也许是儿时的梦始终羁绊着我,也许是我不想面对现实而诱发出的抵触情绪。但不管怎样,那扰人的糟糕心情我都要独自排解,于是,第二天我便踏上了行程,准备赶往清永陵。

清永陵距离姥姥家大概三里多地,徒步的话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由于这条路还算好走,再加上我已经长成了大小伙子的样子,所以妈妈和舅舅也算比较放心。

还好路途没有想象的漫长,二十分钟我便到达了那里。当我看到几栋红墙黄瓦的建筑时,心里不免有些激动,无论如何这也算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人在外面旅行啊。

对于那些陵园,我并不太感兴趣。我的心思全在寻找“人参格格”上面,我绕道陵园后身,试图找到可以通往后山的路,但那里遍布着荒草和灌木,很难爬到山上,无奈之下,我只好绕过这里,观察其他地方有没有通往山上的路。

后山那么大,从中想找一个坟包的确是件困难的事,可是自从想要寻找人参格格的这个想法滋生出来后,冥冥中就有一股力量支撑着我,坚定我的信念。

果不其然,我终于找到了那条小径。

这条小路上的植被照比旁边的都要低矮,很显然是被人踩塌出来的。既然是这样,这条路一定也能通往后山的坟场吧,当时我想。

阳光被阔叶林牢牢的挡在外面,周围顿时变得凉飕飕的。山路崎岖,有几处更是险的很,只有抓着灌木枝才能勉强攀登上去。长时间处在深山里,我裸露出来的胳膊被蚊虫叮咬了好几处,奇痒难耐。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咬牙坚持着,我固执的将人参格格与我的家庭联系到一块,她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和我的家庭一样子虚乌有,我需要找到答案。

可意想不到的是,当我抓到一跟草茎准备攀登的时候,突然抓了空,打了几个滚之后便不醒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有所知觉时,发现头疼的厉害,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脑,发现那里突出来半个拳头大小的包,不过万幸的是没有出血。

我缓缓的睁开眼,透过枝桠处发现苍穹此时已经变成了蓝墨色,周围的树木也是形同异兽。

难道我已经整整昏睡了一天?都这么晚了,家人们一定会担心我吧。

当我正要起身,准备趁天还没完全暗下来赶紧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了“人参格格。”

她比想象要“瘦弱”的多,穿着也和姥姥描述的基本相同,虽然身穿“大人”的衣裳,但是却一脸稚气,长相和我们班上的女同学差不多。我不禁暗自想,如果心里没有些准备,在荒山野岭中看到有一个穿着满清服饰的小女孩正呆呆的看着自己,肯定会吓个半死吧。

“你是吉兰?”

不知怎的,看到吉兰时我并不害怕,甚至有种莫名的心安,于是,我便自然而然的问出这句话。

“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吉兰说。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很悠远,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似的。

“传说啊,你的传说我们都听过。”

“是这样吗...”

“看起来,姥姥说的并没错,“人参格格”的传说果然存在的嘛。”我有些愉悦的说。

说完后我也顾不上头疼,直接在原地蹦跳起来。

“那,人们究竟是如何讲述我的,可以讲给我听吗?”

吉兰站在距离我不到五米的地方,提到这件事的时候,我能清楚的看见她哀怨的眼神。

“可是天已经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家了,要不然妈妈会着急的。”

“可是,请等一下.....”

没等听她说完,我便转身跑开了,吉兰的身影也逐渐在消失在山林中。

果然不出所料,回到家中我就遭到了亲人们的责骂,甚至还挨了我妈两巴掌。这让我本来对她就不满的情绪变得更加浓烈。

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高兴,因为我弄清楚了“人参格格”是真实存在的。这样的话,我的假期便不在那么单调,我会找机会再次前往永陵后山,我会进一步了解吉兰,我想知道让她留恋人世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如果只有等到夜幕降临时吉兰才会出现,想必是因为其惧怕阳光吧,如此一来,夜晚前去后山的话也一定可以看到她吧,我暗自想。

几天后的夜晚,趁着姥姥和妈妈熟睡后我便穿起衣服,踏上了前往永陵的路。有了上次的经验,我很快便找到了那片小径。

夜间的林子里漆黑一片,微弱月光在这里丝毫不起作用。更加糟糕的是,我的手电因为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充电,光线正变得越来越暗,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独自一人走在山林里,且只有一小块昏黄的光线照着前方的路,实在是够惊悚的。

多年以后回想起那个夜晚,仿佛就是梦境出现过的一样。当手电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弱的时候,我已很难看清前方的道路,一切都笼罩在浓墨之中,那深深的未知感令人窒息。

就在我觉得自己今夜一定走不出这片山林,正准备独自忍受漫长的夜和潮湿的露水时,萤火虫出现了。

在山里,我虽然时常能看到萤火虫,但是如此数量的萤火虫还是头一回见到。它们聚集到一起时,发出了一大片幽绿色的光芒,这让我想起了城市里的“安全出口”的标志牌,而那些萤火虫,好像正是扮演着“安全出口”的角色,它们向我前去的方向缓缓的移动着,让我能够清楚的看清前方的路。

神奇的是,我竟然在萤火虫的“指示下,来到了“人参格格”的冢前。

“你是谁?你来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吉兰突然从林间深处走来,在她旁边还有两头我从未见过类似“鹿”的生物,这也许就是姥姥们常说的狍子吧。不知是否是萤火虫的缘故,吉兰身上也散发出来一片淡淡的光。

“我叫小宇,我来这里是想弄清楚一件事情。”我激动的说。

“什么事情?”吉兰在距离我十余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想弄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投胎,一直徘徊在深山里。我想一定是在你生前有什么牵挂的事情吧!”

“这不关你事。”

“可是.....我很想帮助你。”

“帮助我?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们都是被父母抛弃的人!”

我说的没错,父母感情破裂的这件事一直让我觉得苦闷,但是转而想想吉兰的那些遭遇,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事便不值得一提。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吉兰的故事一直影响着我。小时候,我曾立誓成为像吉兰一样,为家人的幸福而不惜付出所有的人。可事到如今,我的信念似乎破碎掉了,面对即将分崩离析的家庭我毫无办法,我开始怀疑自己。

遭遇到了父母的“抛弃”后,这让我更能体会到了吉兰当时的处境,正是这样的羁绊,让我如此执意的想找到吉兰,我想要在吉兰口中找到答案,面对一直对我来说无比重要的家庭,我究竟该怎么办。

向吉兰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一直沉默不语,一脸落寞的表情,看来对于我的事情也有一定程度上的感同身受吧。听完我的事情后,她又向我询问了我当今世界的样子,到底是孩子,我们的兴趣点全都放在了上学还有吃饭等事情上面,吉兰听的很认真,一直处于惊讶和难以置信的情绪当中,总之,那晚我们聊的很开心。

时间过的太快,眼看天色慢慢亮了起来,我看到吉兰的身体开始变得半透明,我想是时候离开这里了。临走的时候我和吉兰约定,等一有机会我就会来找她。

当我就快要走出山林中的时候,我听见了吉兰好似远方传来的声音。

“小宇,只要父母都爱着你,家就不会散,你也不会成为被抛弃的孩子。”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的心里仿佛有一股暖流涌动,也正是这句话,让我的青春里保留着一丝温暖。

我回过头,向她报以感激的笑容,当我转过头继续赶路时,我看到了黎明的曙光浮现在天际处,林间的薄雾也正慢慢散开。

本以为会在姥姥家顺利度过暑假,但是不久后便传来了噩耗,姥姥的病情加重了。

舅舅一家和妈妈终日里忙的团团转,想尽办法治疗姥姥的病,但像姥姥这样的岁数,医生已经不建议再做手术和放化疗。

癌症晚期的姥姥吃不进饭,日渐消瘦,可能大概心里也清楚了自己的病况吧,可怜的姥姥为了顾及大家的感受,丝毫不提及自己的病痛,实际她要忍的苦痛是常人意想不到的,每次想到这件事我都会心如刀绞。

在那段日子里,姥姥经常会被病痛折磨的满头大汗,疼久了便会说些胡话。像是什么化身为乌鸦,形容冥界的样子,以及见到了死去的亲人等等。但也说了很多正常的话,其中提及最多的便是她多次透露出想要去看北京天安门的想法。对于姥姥的这一辈人来说,都有“首都情怀”,再加上姥姥从未走出过辽宁省,对外面世界多少有些向往,所以才提出想要去北京想法吧。不过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是难以外出旅行,每次听她说完想要去北京心愿,我们一家人都忍不住的流下眼泪。

又是一夜繁星璀璨,我来到了吉兰的坟前。我将最近发生的事一并告诉了她,在那之前,我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小宇可将我坟前的人参拿去,此人参百年来吸收日月精华,已经具备些灵气,虽然不能治好姥姥的病,但是缓解姥姥的病痛还是可以的,那样的话,就可以带姥姥去京城了。”

听到吉兰说完这番话后,我满是阴霾的心骤然敞亮起来。但转瞬一想,吉兰终日守护的人参必然对她很重要,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权利占为己有呢。

吉兰可能看出了我的想法,随即她又说。

“不用为难,给你人参我也是有条件的,生前我就一直想去紫禁城看看,既然你去京城,那你就带上我吧。”

“带上你?我怎么带上你?”我表示出疑惑。

“这个旗头是我额娘给我的,你去京城时将她随身携带,那样的话我就能看到京城的样子啦。”吉兰从自己的头上摘掉帽子,双手捧起递给了我。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吉兰。”

我激动的近乎跳了起来,手也不自觉的触碰到了吉兰的手,那种感觉就像触碰到了一汪清水。吉兰见我如此开心,脸上也逐渐挂起了笑容,这让她更像个孩了。

只见吉兰轻轻挥一挥袖子,那根人参便出现在她手里,就在她递给我的时侯,我仿佛看到了她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吉兰,等我姥姥好了之后我再来看你。”接过人参后,我便迫不及待的赶回家中。

看来吉兰说的并没有错,姥姥服用了人参后病情果然好转了不少,就连医生也表示这是从医以来前所未见的奇迹。这时的姥姥不仅胃口大开,竟然还可以下地干活,这真是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虽然癌细胞还存在于姥姥的身体当中,但是见到精神状态如此良好的姥姥,我们一家人还是高兴得很。于是,妈妈和舅舅便马上着手准备去北京的计划。

那年北京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奥运会,大街小巷里都传递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一大家子人逛胡同,吃美食,玩的不亦乐乎。当然,期间我也没有忘记吉兰,我带领“吉兰”游览了故宫,颐和园,也算是完成了她的心愿了。

游玩的时候,我拍了好多照片发给了爸爸,本来不善言辞的他却出奇的和我聊了许多,也算解开了我的多年心存的芥蒂,不管怎样,我都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夏天。

随着距离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强烈要求妈妈让我回姥姥家一趟,一来是想多陪陪姥姥,二来是想去找吉兰告别。

当我再次夜里踏上路途的时侯,一样的星空,一样的山风,却再也没见到吉兰,并且接连几个夜晚都是如此。

难道吉兰已经投胎转世了吗?她到底也没有等到我来同她告别啊,那段日子,吉兰闪烁的眼睛始终令我念念不忘。

就在姥姥去世前一个月,我又一次向她提起了“人参格格”。

“传说吉兰死后,对尘世万般留恋,不愿投胎,所以化作一颗人参,希望可以修成人形,重回人世间。”

听完姥姥的话,我突然心头一紧,思绪也飘向了远方。

吉兰不惜付出修行百年的成果,来完成我姥姥的心愿,这令我很惊讶。也许在姥姥服用人参后,她就已经踏上了轮回的路,那样的话,附身于帽子上的说法便不复存在了。一想到这,心房都在隐隐做痛。

这近百年来,她是何等孤独的游荡在深山之中,幻想着修成人形后到额娘所说的“宫殿”里看看。那巍峨的紫禁城,不正是她最爱的亲人给她编织的梦吗,而她的梦和我我姥姥的梦重叠的那一刻,她便放弃自己的转而帮助了我,这其中唯一的原因,正是她对我那份真挚的友情啊。

好在姥姥辞世后我也在场,她临走时很安详,这也全部归功于吉兰,是她帮助了我完成了姥姥的梦想。

时隔多年,我如愿以偿的考入了北京的一所大学。经人介绍,我将吉兰的旗头赠送给了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如今,在故宫的其中一间展区里,还能看到那顶嵌有粉红色花朵的帽子。

如今,我拥有了自己的家庭,我的父母生活也很幸福,我似乎明白了吉兰所说的那些话。再过一个多礼拜,我的妻子就到了临产期,我非常期待着那个小家伙的到来,作为一个好父亲,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同他讲述“人参格格”的故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多的朋友沟通,或者演讲,或者讲课,明明内容非常好,但是听众就是想睡觉!而同样的内容,另外一个人来讲,听众就会兴奋...
    知识的探索者阅读 233评论 0 1
  • 左侧胯骨酸胀,已经很久。偶尔的浮现与冒出,提醒着我。身体还有某个地方藏着什么。 藏着什么呢,我在回忆。 伤痛?好像...
    枝楼阅读 34评论 0 0
  • 【R•阅读原文片段】 有位朋友曾对我抱怨,他向主管进言,提醒主管改善管理方式,可是对方并不接受。 他问我:“那位仁...
    Justin_kk阅读 28评论 0 1
  • 一个模范丈夫的自述: 昨天和老婆下象棋,五招之后我便胜局在望。 老婆脸拉长了,硬说马可以走“田”字,因...
    曾祥摄影阅读 3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