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云之月

    一 二十八岁那年,我在大理古城南门避雨。在城门洞里暖橘色的灯光中,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个白族姑娘。 姑娘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下身穿着一条蓝色校服裤子...

    452.2 2954 22 182 1
  • 120

    “半个月了,一直拆不掉,搞不定就没法进场。” “行,我知道了。” “车队那边有三四组车都退套子了。过两天赶上梅雨天气,我怕.....” “行,我...

    838.6 2347 11 199
  • 父亲

    我的父亲,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年轻时脾气很坏,也干了很多荒唐事,后来身体机能逐渐下降,脾气也随生殖器变得萎靡不振。算上我妈,他一生一共娶了...

    362.2 8003 50 352 1
  • 120
    第一次

    一 他们的第一次发生在学校的琴房里。 下课铃声响起后,她先活动了一下发酸的手指,然后将琴板上的儿歌曲谱换掉。当她再次弹奏时,一段优美明快的旋律便...

    54.4 4657 20 169
  • 120
    大虎

    一 那一年的腊八节,雪下的格外大。进山的道路被雪封住了,路上的积雪犹如一座座小山丘,把两旁白桦林映衬地低矮了许多。一里地外的那条小河也看不见了,...

    851.2 3241 43 234 1
  • 120
    粉红色的狐狸尾巴

    一 一个橘色的冬季傍晚,李小海将自行车停在了“梦发艺”门前。他取下挂在车把上的链锁,在后轮上缠了两圈,拔下钥匙后,又对着旁边粮油店的窗户照了照,...

    47.7 563 10 20
  • 120
    旅鼠

    一 天气变得越来越诡异了。才刚过上午八点,昨晚的那场大雪便已经消失殆尽,就连车底和石头缝隙里也找不到一点痕迹。 陈妍从车厢中醒来,她赤裸着,走路...

    11.4 276 2 14
  • 120
    老鳖

    这个村庄东面有一片稻田,一直延伸至地平线,可以看到远处电厂烟囱的轮廓。赵迪用手臂撑住身体,脑袋抬过墙头儿窥视着院里,说: “院子里没自行车,陈妍...

    547.0 1436 10 123
  • 120
    星晴

    一 从男生宿舍搬到她住的公寓,是小琳提议的。在她酒醉的那个夜晚。 凌晨两点钟,经理带着几个服务员晃晃悠悠的走出酒吧。她们要去午夜阳光嗨一下,也好...

    28.6 462 2 2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