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是个下雨天(二十五)曲终要人散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目录

学校旁边有家西式甜点,安安最爱吃这家的蛋糕。闲来无事,安安就会拉着顾琪和关凌潇一起来这,安安说:“这个世界上最甜蜜的事情就是和爱的人一起吃蛋糕。”说这话的时候,安安眼睛是看着关凌潇的,这个从开始她就准备偕手白头的男生。

可是,现在顾琪单独约了关凌潇在这里,不是要给关凌潇机会去解释,只是为安安和方洁,她觉得至少应该确认事情的真相再做打算。

但究竟为什么,顾琪心里觉得这样惶恐不安,拿着玻璃杯的手冰凉冰凉,她一直在害怕。

关凌潇从方洁的电话里听到顾琪的声音,也如晴天霹雳般震惊,约好地方,便火烧火燎的赶过来。

“顾琪,你,你怎么会认识方洁?”关凌潇应是小跑了一路,脸上的绯红还没褪去,尴尬的站在过道,那双弯弯的眉眼没有了昔日的笑意,只剩下看不到底的恐惧。

“是真的吗?”顾琪望着他,声音没有起伏,顾琪真心的,希望他摇头,希望他否认,希望他说这是误会一场。

“求求你,顾琪,不要告诉安安,我是真的爱安安,你别告诉她,她马上就要考导游证了。如果这时候,她知道了肯定会受影响,导游证过不了,她连毕业都毕业不了。求求你,顾琪,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处理好。”关凌潇和顾琪没有那么熟,这也是第一次两个人说这么多的话,竟然是要说这个残酷的话题。

顾琪来的路上,想过千万种结局,想过如果关凌潇失口否认怎么办,想过关凌潇无耻的狡辩怎么办,她想好了各种对策,往他脸上泼水,甩他几巴掌。可是,顾琪没有想过,他会说为了安安,你要怎么怎么做。

“你要怎么处理?你想怎么处理,关凌潇?口口声声说爱安安,转身就能和方洁上了床?这就是你的爱吗?还有方洁,她为了你打掉孩子,为了你和她家人断绝关系,你告诉我,关凌潇,你想怎么处理!”顾琪眼前如走马观花般,爱的卑微的方洁,骄傲倔强的安安,一个个轮流浮现,她禁不住带着哭腔质问。

“我和方洁就是在游戏里认识的,只是一起打打游戏闯闯关,也就老婆老公这么叫着,我是真没想和她怎么样。可是,我没想到她会为了我辍了学,那种情况下,我说不出我已经有女朋友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和安安解释,我就想暂且这么瞒着。我是真心喜欢安安,可是我也很享受方洁高高的把我捧在天上的感觉。我每天也特别矛盾,我也不好过,顾琪。”关凌潇微微颤抖着,手指掐进头皮,说不出的懊恼。

每个人做错了事,都会千方百计的为自己开脱,举出千万种事实来证明,自己犯的错不是自己所愿,不是自己的初衷。可是,这究竟是想说服旁人还是想说服自己呢?

顾琪再也不想多说一句,既然弄清了事实,那就没什么好说。

“顾琪,算我求求你,我不能没有安安。”关凌潇眼里充了血,怀着最后一线希望拽住顾琪的衣角。

“所以,你要舍掉方洁是吗?关凌潇,你就是一个混蛋!”顾琪没有勇气听到关凌潇的回答,转身就跑了出去。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校园里,不知去哪里,顾琪有些不敢回宿舍,她很怕看见安安。平时撒个小谎,打打圆场也就过了,真正遇到大事,顾琪是不敢的,尤其是面对安安。还有,方洁呢,方洁怎么办?所有的情绪扭在一起,策马奔腾般冲撞着顾琪的胸口。

神情恍惚中,顾琪撞到迎面而来的林凡和他的小女朋友,踉跄了一下,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神呆呆的继续往前走。林凡看着顾琪神情不对,追了上去,拍了她好几下,顾琪才清醒几分。

“你怎么了,顾琪?”林凡上次见到顾琪这样的神情,是去年的平安夜,那天是姥姥去世了,现在又看到同样的顾琪,林凡不禁着了急。

顾琪看清眼前的是林凡后,像是漂在茫茫大海多日看到救援的人一般,顷刻眼圈就红透了。

“蜚蜚,你先回去,我和顾琪说几句话。”林凡打发着他的小女朋友,这个叫蜚蜚的姑娘,顾琪也是认识的。是去年礼堂婴儿肥的姑娘,女追男隔层纱,就算林凡对安安有意,也架不住一个漂亮姑娘的日日纠缠,原来她叫蜚蜚。

蜚蜚显然情绪不佳,但是林凡看着顾琪更加糟糕,也顾不上其他,拽着顾琪就走。

到了安静的操场,顾琪这才开始放声大哭。她就是一个普通的19岁姑娘,藏不住太多的心事和秘密,她太需要一个人来倾听,替她拿拿主意,究竟该怎么办?知道了真相却不能说出来,她也很怕影响安安接下来的考试,导游证考不过,安安需要留校一年,这不是玩笑。顾琪哭哭啼啼了半宿,才算勉强把事情叙述了个七七八八。

黑暗中,顾琪只顾抒发自己的情绪,丝毫没有注意到林凡的情绪变化,也没有瞧见林凡暗暗攥紧的拳头。

“顾琪,回去不要告诉安安,等考完试再说。”分别前,林凡嘱咐顾琪。

林凡走后,顾琪依然不敢回宿舍,在外面徘徊了许久,才慢悠悠的走回宿舍。接下来,还要演一场戏,方洁,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只是希望,尽自己所能来保护安安,能护一时是一时。就像一直以来,安安护着她一样。

日子平平缓缓的向前走,波澜不惊,有时候,顾琪望着安安爽朗的笑,总是恍惚,好像一切什么也没发生。顾琪一直觉得,自己就是这样一个胆小的姑娘,像一只又笨又慢的蜗牛,遇到事情,总想着退缩,总觉得窝在壳里温暖又安全,不过,就算躲在壳里,她也是希望和安安一起。

事实上,物竞天择是自古以来的规律,没有谁会怜悯一只蜗牛,该来的总归要来。

没有任何预兆,顾琪在宿舍里复习功课,蜚蜚冒冒失失的闯进来,看到顾琪吧嗒吧嗒掉眼泪,“林凡,林凡被学校开除了!”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