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是个下雨天(二十四)最惨烈不过青春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目录

大二的生活远没有大一那样轻松自在,两年的课本要压缩在一年学完,各种考试也开始轮番上阵,最要紧的是普通话考级和导游资格证,没有这个,毕不了业。

顾琪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高考的战场,旅游管理学的知识又杂又多,一本本教科书和阅读资料高高的堆在桌上,一沓沓的卷子轮番做,趴在桌上,都看不到导员那古板的眼镜。顾琪的记忆力非常好,记些东西并不费劲,但安安却不擅长文科记忆,经常苦着脸向顾琪取经。

“琪琪,我要是考不过,怎么办?”对于即将到来的考试,安安一筹莫展。

“没事,安安,有我呢,大不了,我用半个小时做完卷子,出来给你发答案。”顾琪看的出来,安安的压力特别大,于是给她吃了个定心丸。

“没事,安安,考不过,明年我陪你再考一回。”林凡拍了拍安安的肩,嬉皮笑脸的坐下。

安安白了一眼林凡,“明年你自己去考吧!我和琪琪今年一定要考过。”说完,拿着书啃了起来。

顾琪笑着收拾书本,准备去买些东西回来一起吃,耗费太多脑细胞是需要补充营养的。听见手机响,慌忙打开来看,是方洁。顾琪的心里阵阵窸窸窣窣的失落,如果,如果是陈诺,多好。

“我在市医院,顾琪,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安安,我出去一趟,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顾琪交代完就匆匆忙忙的离开,方洁没有事情是不会麻烦自己的,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赶到医院时,方洁坐在妇科门口的座位上,医院的人熙熙攘攘,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格外寂寥。

“顾琪,我怀孕了。”方洁低着头,摆弄着手指。此时的方洁像是被挂在半空中,左左右右的飘着晃荡,顾琪不敢动她,怕轻微一动,她便会从高高的空中摔落下来。

“他呢?为什么不陪你一起来?他什么意见?”顾琪的心像是被熊熊烈火燃烧的草原,从心里烧到方洁脚下。

方洁很轻微的叹了口气,这口气叹的缓慢,而后摇摇头:“他还没有真正毕业,孩子是不可能要的。”

顾琪不忍看方洁,视线落到窗外的不知名花强,一朵朵妖娆的簇拥在一起,开在不适宜的季节。“你呢?你准备怎么办?”

“我和我姐借了钱,我想把孩子打掉。”方洁说完,身子就开始发抖,那么瘦小的方洁缩成小小的一团,像是寒冬腊月被扔在冰冷的水里,即将窒息而亡。

顾琪用手拽起方洁,“走,要打现在就打,省的你回去后悔。”朋友相知一场,方洁在这个城市没有别的朋友,现在,她需要一个人来给她勇气。方洁别无选择,那个男人现在都不肯出来,应该是不会娶她的。她还这么年轻,不能未婚生子,会真正毁了她一辈子。

现在的医院,打掉一个孩子没有什么稀奇,各种价钱各种方式的都有,据说还有无痛人流,你睡上一觉,不知不觉就能结束一个生命。可是,方洁却选择了最痛苦的那种——药流。

“顾琪,我是他的妈妈,这个世界上再多人排斥他,只要我肯留他,没有人能伤害他。可是,我留不住他,我怎么能不付出点代价就杀了他!我应该痛死,让他少怨恨我一些。”方洁说的狠决,一口把那些小小的药丸喝进肚子。

方洁的话说的顾琪心里一阵阵发怵,“别这样想,他才40天,没有任何知觉的,他不会怨恨你。”说完自己觉得底气不足,心虚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过了许久,方洁开始真正发抖,她咬着牙,痛的大滴大滴的汗往下掉。顾琪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不知所措,只能抱着方洁,企图给她一些人世间的温暖。

“一会上厕所时候,注意点看着,我们得确保真正流下来了。”路过的小护士递给一个小盆,冷冰冰的说了句转身就走,她们见到太多这样的情景,大抵已经麻木。

顾琪掺着方洁去了厕所,血像开了的水龙头一样流下来,顾琪在旁边看着心惊,一个人到底有多少血可以流。

过了很久很久,久的顾琪觉得浑身麻木。方洁端着小盆走出来,脸色惨白的可怕,没有一点点血色。她走到水龙头前,水哗哗的流在盆里,血和水混在一起,变成鲜红的颜色,流满了水池,触目惊心。最后剩在里面,软软的不知名的一团。

“顾琪,你看,这是我的孩子。”整个过程都没有落泪的方洁,突然嚎啕大哭,顾琪没有安慰,上去抱住她。“别这样,别这样,方洁。”方洁的泪没休没止,每滴泪都烙在顾琪手上,很烫很烫。

“走吧,方洁,我们回家。”顾琪掺着方洁,一点点往回走。19岁啊!正是青春最好的时候,一切应该是花开正好,可方洁却提前从枝头跳下来,站在泥泞之上,不知所往。

这几天,顾琪有时间就去方洁的出租屋照顾她,去了几次,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男朋友。

“等好些了,我想去工作。以后,我不想再依靠他了,我想和他一起打拼我们的未来。”方洁说这话的时候,顾琪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可是方洁没有等到她好起来,她的爸爸妈妈就找到了她。顾琪赶到的时候,方洁的妈妈抱着她在床上哭,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这般,情绪接近崩溃。方洁爸爸靠着窗户,大口大口吐着眼圈,院子里应该是方洁的姐姐,也在偷偷抹着眼泪。顾琪自知是个局外人,默默站在门口,犹豫不决要不要进去。

“宝贝,跟妈妈回家,走,回家。”方洁妈妈像疯了一样拉扯着方洁,无奈方洁却怎么也拉不动,像是一个雕像,没有任何感知。

“聋了?还是哑了?”方洁的爸爸发了狠,“走走,现在收拾东西立刻回家!”

“我不想回去。”方洁终于开了口。

“今天你必须跟我回去,方洁,你要是不回去,我方世忠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方洁嘴唇干巴巴的,抿着嘴,不再说话。她缓缓的下了床,走到爸爸面前,停了片刻,然后“扑通”一声,方洁跪在爸爸脚下,“对不起,爸爸,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吧!”

一句话,吓醒了在场的每个人。

顾琪看到这个身高170的父亲,因为承受不住,向后退了一步,才勉强站稳。方洁跪在地上不敢抬头,方洁的姐姐跑进去,扶着妈妈,这个可怜的母亲哭的几乎昏厥。

时间像停止了一样,似乎连呼吸都不会再有。

“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了。”方洁的爸爸声音不大,却充满权威性,“你要是想陪你女儿,你也不用回去了。”他冲着方洁妈妈扔下一句话,阔步向外走去。方洁姐姐似乎不放心父亲,慌忙跑着追上去。

方洁妈妈留在最后,流着眼泪,舍不下女儿,“洁儿,你爸说气话,妈妈等你回来。”说完也急急忙忙去追丈夫。

刚刚纷纷扰扰的院子突然静悄悄,只剩下方洁和顾琪。方洁跪在原地不动,头低下那块阴影部分都是湿漉漉的泪。顾琪看着方洁,不知道是什么才好。

方洁跪在原地,拿出电话,拨了一串数字出去,“凌潇,我只剩下你了。”

顾琪站在原地,像被人狠狠扇了几记耳光,她哆哆嗦嗦的走向方洁,你看,这个世界真是好笑。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