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是个下雨天(二十七)要多久能等到一个男孩的成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目录

顾琪醒来的时候,陈诺已经在身边。学校医务室的美女医生看着陈诺一脸紧张,摇头安慰道:“放心吧!你女朋友不要紧,稍微有点贫血,也可能摔得那下比较重,不过不是大毛病,担心有事的话,周末可以去市医院检查下骨头。”

“谢谢医生,周末我会带她去检查。”

陈诺看着极其疲惫,作为被误会的家属身份,陈诺也不解释,依然礼貌性的微笑回应着医生,上演着恩爱小情侣的戏码。

直到两个人肩并肩走出了大门,陈诺才放开顾琪的手,一路上沉默无语。刚刚被陈诺牵着的左手,此刻空荡荡的悬在风里,还尚留着他给的温暖。顾琪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觉得天要塌下来时,她就特别特别想念陈诺,陈诺对顾琪而言,就像罂粟,让顾琪习惯性的依赖。

可是,是自己亲手推开的陈诺,他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他会顾及从小到大的情谊,有事帮她照顾她,但绝不会再和她在一起。陈诺,天生是冷清的人,对谁都是淡淡的,以前顾琪总觉得陈诺对她是特殊的,但后来顾琪才知道,她觉得陈诺对她特殊,是因为陈诺在她心里是特殊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大概是同样的道理。

顾琪一路痴痴想着,自己现在没有了姥姥,没有了陈诺,没有了安安,妈妈再婚也会有自己的家,呵呵,顾琪,就算你现在准备出家,尘世间都不会有人留恋你了吧!想到这里,顾琪觉得秋风原来也这样凛冽,用手整理衣领,准备把脸埋进衣服里,却触到了那块水晶蝴蝶,陈诺送她的,她形影不离。

快到宿舍门口时,陈诺停下来,不再前行也不准备离开,左右踌躇。

“陈诺,你……”顾琪看不得陈诺有半点皱眉,开口准备道别。

谁也料不到,陈诺一手把顾琪揽在怀里,紧紧的搂着顾琪的腰,他的脸一遍遍在顾琪的头发上蹭,像一只慵懒的小猫赖在她身上。顾琪闭上眼睛,这是陈诺的味道,温润的,淡淡的,属于陈诺的味道。

“七七,我们和好吧!”陈诺开了口,低沉的嗓音让顾琪心疼。

“陈诺,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所有的思念和委屈,都化成眼泪,顾琪毫不吝啬,一把把的眼泪鼻子都往陈诺身上蹭。她就是在责怪陈诺,为什么不能早点主动低低头,只要他肯早点联系她,不论陈诺说什么,她都会不顾一切和他在一起。如果早点和陈诺和好,那她有事就会和陈诺商量,陈诺那么聪明,会有更好方法,也许林凡就不会被开除,安安不会和她绝交。

想起安安和林凡,顾琪眼神一黯,抱着陈诺的手松开了。陈诺察觉顾琪的变化,用手托起顾琪的小脸,明媚的一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不用怕,有我在。回去先等安安冷静下来,慢慢再说其他的。”

陈诺带给顾琪无限的勇气,笑着点点头,雀跃的向宿舍走去。人的心态至关重要,顾琪觉得快乐,看问题都是乐观,回头想想她和安安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仿佛一切都会因为陈诺的出现,都朝好的方向发展,因为她的陈诺是神,属于她的无所不能的神。

走到宿舍门口,顾琪暗暗吸了口气,她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安安推她,打她,骂她,咬她,她都不会还口,要听陈诺的话,等安安气消了,再好好和她解释。终于鼓足了勇气推开门,却让顾琪呆住了。

安安的床铺都还在,可是她最爱的kitty不见了,这个kitty对安安极其重要,现在却没有了。顾琪慌里慌张的打开安安的柜子,心顿时凉了,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安安走了,这些留下的东西安安不要了,包括自己这个朋友,安安真的都不要了。

“顾琪,安安回来拿了东西就走了,你去你们班里打听打听,她干嘛去了?”申蕊低低的说道。

顾琪摇了摇头,她不知道,但她心里极其不安。

“二琪,二琪……”王楠风风火火闯进来,喘着粗气,话也说不利落。“你喘喘气,慢慢说。”申蕊端着水递给王楠。

王楠焦急的摆摆手,看着顾琪,“二琪,安安走了,她爸打电话和你们导员说的,要让她回武汉读大学!”

“你,你听谁说的!”顾琪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她不肯相信安安这样决绝,一点后路不留。

“刚刚宿管阿姨说的,导员让她整理安安的床铺!”

顾琪缓缓的闭上眼睛,里面走出来安安,她微笑着对自己说:“顾琪,你在我心里比关凌潇重要!”“顾琪,我结婚,你不来,我是不会结婚的!”

现在却是这样,匆匆的分别,连一句再见都不肯说,安安,你到底有多恨?

周末,陈诺请假来学校找顾琪,无论顾琪怎么解释,自己没事,陈诺却还是执拗:“走,今天必须去医院检查骨头。”

医院不论周末平时,永远那么多人,到哪里都要排队。排号,检查,折腾一上午,拿出来x光片,陈诺这才安了心。

“你看,我和你说什么来着,我没事,没事,我自己身体我知道,我……”顾琪娇嗔着,路过302病房时,无意瞄了一眼,走了几步又拉着陈诺退了回来。

她看见了方洁,那个瘦弱苍白的身影,顾琪绝不会认错。她放开陈诺的手,径直走了进去。

病房里人不多,在最靠里面的位置,顾琪看到了方洁,还有躺在床上腿打着石膏的关凌潇。现在正是中午时分,方洁左手端着一碗热汤,右手拿着小勺,一口一口的喂着关凌潇。顾琪尽量让自己克制下情绪,毕竟这是公共场合,但是眼睛里的恨意依然绵延不绝,她掩饰不了。

“七七,怎么了?”陈诺从外面走进来,看见顾琪一脸愤怒的样子,关切的问道。

听见有人说话,方洁和关凌潇同时回了头,看见顾琪,两个人同时惊住了。“顾琪……”方洁看着站在自己几米之远得顾琪,怯生生的叫了声。

林凡被开除了,安安也走了,自己青春里那么重要两个人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离开顾琪的生活,这是她心里的结,而造成这个死结的人,现在却躺在床上好好的,明明他才是这个事情的根源,可他却没有受任何处分,他依然可以继续等着实习结束,顺利毕业。凭什么?谁能告诉自己,这一切凭什么?

顾琪走过去,摸着关凌潇高高支起的右腿,“疼吗?”她像老朋友一样问候,温柔似水。关凌潇抿嘴不答,扭头看向别处。顾琪冷笑了声,用手使劲把关凌潇的腿直直的向下压。

“啊!”关凌潇叫的撕心裂肺,因为剧烈的疼痛,脸胀的通红。“你干什么?七七!”陈诺赶忙上去看看关凌潇伤势,慌慌张张跑去找医生。

“顾琪,你干嘛?你这样,他腿会废掉的!”认识这么久,方洁这个温柔的姑娘第一次发了怒。

顾琪的愤怒瞬间被击到高点,咬牙切齿的上去,一把抓住方洁的头发,“废了?他废了才好!你犯贱是不是!方洁!你难道不知道吗?关凌潇他脚踏两只船,他根本不爱你,你还赖在他身边干什么?”

叫来医生的陈诺一进病房,又看到这样的场面,也着了急,“七七,闹够了没有?跟我走。”

也不管顾琪愿不愿意,陈诺拖着她的手就走,一直拖到电梯口,才放了手。方洁也跟着跑了出来,她的头发被扯的凌乱,眼睛却一片倔强。

“顾琪,你根本不会懂,他是我的第一个男孩,没有他,我什么都没有了。”方洁试图解释什么,顾琪是她在这个城市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

“你这样做值吗?你是有多缺男人,这个世界上的男的都死光了吗?”顾琪依然咄咄逼人,她为安安愤怒,也为方洁不值。

方洁淡淡笑了笑,眼泪忍不住掉下来:“顾琪,生活不是电视剧,没有那么多大善大恶的人,关凌潇他不是坏人,他就是没有长大,还不够成熟,还不知道怎么去处理感情上的事情。我相信,他并不愿意看到现在这样的结局。”

顾琪不想再听她说这些,摁了电梯走进去。她站在电梯里,方洁站在电梯外,两个人互相凝视着,电梯门合上的刹那,顾琪听到方洁说:“顾琪,我愿意等他长大,等他爱我。”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