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十年、缘分不浅(连载8)

第八天,坚持每天2000字。


洛辰对此类事情似乎并无兴趣,经过一年复读考上大学的他,最想的是放松。这足以看出洛辰此人的真诚、不虚伪。客观而言,一般很多人刚开始总是“不拿奖学金誓不为人”这类的狂言,最终都蜕变为“老师放我过吧”这样的不堪之论。而洛辰从一开始就坦诚待人,“大学只有一次,青春需要绽放”,与至诚至坚之新州校训不谋而合。

孟凡则担任了政治系第一届班委,而他也由于其忠厚,成为本班唯姜瑜位“四朝元老”。他来自于江南省著名的鱼米之乡,因此性格比较沉稳如水,他有两大爱好和一大特长,两大爱好在开学之初就有所显现:一是爱看小说,二是爱玩游戏。在今后的岁月里,他也曾引领整个楼层。

罗天翔对于读书有着浓厚的兴趣,却对文学社毫无兴趣。“现在的作家其实很可怜,表面上是他们的作品在引领大众,且不说他们是书红人不红,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了迎合时代,自觉不自觉的会扭曲自己的内心,写出的作品只是快餐”天翔长篇大论,“可是这与你加不加入文学社有一毛钱关系吗?”洛辰忍不住调侃。


9月16日,开学典礼。

9月17日,英语分级考试,宿舍都考得不好,大抵是暑假把英语都还给老师了。接下来的第二天体检了。这次体检比较正规,在验血型时,我居然出现了晕针。

回到宿舍后,我们召开了一次正式的卧谈会。大家相互都在询问着彼此的血型,“嗨,洛辰你丫的是AB型,注定是花心大萝卜”,天翔故作神秘的解说道。“那你呢,B型又是啥?”洛辰似乎很享受这个解说。“孟凡是A型,我是O型,你都给说说”,我来了兴致。

不一会儿,时间已到了11点多,孟凡和天翔都睡着了。只剩下洛辰和我还在聊着。

聊到了感情,其实卧谈会总会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性。

“洛辰,你小子高中祸害过多少女孩?”我想到高阳。

“没有啊,我是复读生,哪有心思去谈恋爱,当然,保不齐有女生暗恋我,那我可就不知道了……哈哈哈”。

“我在读书时,曾经对一个坐在我前面的女生有好感……”我忽然感到一丝脸红。

“现在在哪?有没有联系方式,大学了有爱就要大声说!”洛辰说道。

“有是有,不过我不好意思啊”

“那我来帮你打电话……”

于是在半夜,洛辰帮我打了一个电话,高阳在另一所大学读英语专业。

“神经病啊,这么晚不睡觉,打什么电话……“一阵怒吼,我知道,这下惹了大祸。

9月中旬最后一天傍晚,我们一行准备去打水吃饭。

“嗨,洛夏,你好!”老远就看见了几个女生迎面走来,朝着餐厅方向,洛夏等几个人也正朝着水房方向。

“哎呦,不错哦,美女打招呼呢!”洛辰边说边也朝着对方挥手。

洛夏仔细一看,原来是昨天见到的那个女生和她的室友们。

“呵呵,你好,先去打水啦,你们是先去吃饭吗?”我有点脸红了,对于郑小雨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主动招呼。

“嗯,我们先去吃饭,再去打水,那回见啦!”一阵小女生嬉笑声之后,几个女生已然进了餐厅。

“老实交代,怎么跟她这么熟啊!”天翔八卦起来。

“她是我们同班同学啊,不是吗?”我口不择言,心中却是一阵窃喜状态。

“废话,同班同学怎么就只跟你打招呼呢?这其中必有隐情啊,哈哈哈……”

我陷入昨天的回忆,就在昨天,我打电话给辅导员杨老师询问英语分级考试的事情,不想杨老师抓住一个是一个,就请我通知英语过一级同学参加二级考试,而且时间较为紧张,当天晚上7点开始考试。

我逐一寻找名单上的人,也由此进入了女生公寓,可是这上面的几个女生似乎都不在宿舍,而当我在敲最里面那个宿舍的门时,当时郑小雨正在宿舍洗头发,突然有人敲门,并且随声听到“请问这里是政治系女生宿舍吗?”

“不是!”室友曹兰兰做出了干脆的回答。这刚开学,有太多推销各种东西的,有报刊类,有社团招新类等等,大家都很烦很无奈。

郑小雨头发恰好洗好了,听到那急促的询问,料想肯定有事,而且是男生,于是打开门,问道,“我是,怎么了?”

彼时,郑小雨一身浅红色T恤,干净清爽的牛仔裤,刚刚洗过头发,爽朗的北方女孩,很真诚问道。

“啊哦,是这样的,我是你的同班同学,你知道这几个同学在哪吗?我敲了几个宿舍的门,要么不在,要么不熟悉,导员通知她们今晚参加考试”。

当郑小雨看到眼前这小伙,我,脸都红了。

“洛夏,我知道,那天老师就是用你的学号演示了学分制和选课嘛!”

“哈哈,是的……”

看着脸红得更狠的男生,“你怎么这么害羞啊,好腼腆哦”,郑小雨心直口快。

“嗯,这几位同学是我们班的,她们可能去吃饭了,这样,我等会帮你通知吧,放心啦。”热心一直是郑小雨同学的特质。她在看过名单之后说道。

“呵呵,那就多谢啦!再见啦……”

“好,不客气,再见哦”。关起门,郑小雨心里觉得这个男生不一样,都没有询问自己的电话号码。

我在心里大骂自己,“怎么忘了问号码呢,甚至于姓名啊?”

当我说完这个经历后,众人齐声说出一个字,“切”。接着打水,吃饭,毫无新意。而在洛夏心中,已是小鹿乱撞。

“对了,那个女生叫做郑小雨”洛辰此前似乎见过这个女生,当时接新生的时候,是同一个学长接的。

“从明天起,先吃饭后打水,我决定了”,我认真说。

“嗯,这么重要的决定,可是……”天翔忍不住接过话茬。

“可是什么?”我以为天翔会有建设性意见,因此很急切追问。

“呵呵,可是这跟我们有一毛钱关系嘛!”天翔大笑。

“不如我来帮你要她的号码吧”,洛辰开口说道。

“算了,号码就不必了,我自己去要好了”。我很倔强,有时这并不是优点。

这天,临时班长殷龙飞挨个宿舍通知,“大家注意了,咱们院学生会招新开始了,有报名的同学请到我宿舍领取报名表”。

去报名学生会那天,大家填表积极性就显出差异。我为此琢磨了很久。“是报女生部好呢?还是报实践部?”也没有指望谁给出明确答案。

我将这个疑问转给了学姐。回复如下,“呵呵,如果你想女生多的部门的话,我建议你报办公室,女生部肯定招女生多一点,而实践部都是大老爷们!当然实践部锻炼人更多一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20天,写5000字,希望自己能坚持。 当浓浓的夏天,被风吹过的时候。 QQ空间开始流行起来,偷菜,小贤最热衷。...
    半夜楼主阅读 304评论 0 2
  • 第17天,每天写5000字,希望自己能坚持。 2009年2月。回到校之后,已然是大三下学期了。而小黑依然是大二下学...
    半夜楼主阅读 152评论 0 0
  • 深秋露重,岁月清浅,夜拉长了思念。回望过去似乎没有太多的故事用来纪念,因为简单,亦或因为还没来得及分拣,就这样已到...
    凌雪忆梅阅读 217评论 1 1
  • get是从服务器上获取数据,post是向服务器传送数据。 get是把参数数据队列加到提交表单的ACTION属性所指...
    Swift从入门到崩溃阅读 100评论 1 0
  • 也就零下二度,怎么就觉得这么冷,手怎么就不愿意多动动多敲点字,好久没认认真真记日记了。黄阿姨的病依然需要代祷,神总...
    韩尚小阅读 4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