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十年,缘分不浅(连载20)

星星爱吃肉著

第20天,写5000字,希望自己能坚持。


当浓浓的夏天,被风吹过的时候。

QQ空间开始流行起来,偷菜,小贤最热衷。

这个夏天很热,正所谓夏练三伏。

姜瑜回家了,这让我没想到,当我送她回家时,在骆岗机场,她说,她还有事情要做,我也只能支持。

“你要乖乖在学校看书,不许跟别人搭讪,不许想别的女生”,突然给我一个紧紧的拥抱,让我惊诧之余,倍感开心。

我们的学长学姐考研大获全胜。我们也要努力。

政治学专业70多人的班级,50人参加考研,40+人考取。这是什么样的成绩,这让我倍感振奋。

暑假的复习,留校的大多是决心很强的。

一直都是在图书馆看书。偶尔也要去参加一些免费的公益性讲座。

每天都会打一个电话,尽管姜瑜不告诉我,我大概也猜测到一些。

这与她父母有关,而我却不知道如何去说。

8月28日,暑假结束,姜瑜归来,归来仍是少年。

日子总是这样,每天清晨,习惯了起早的姜瑜都会去图书馆占位置,之后买好早餐,安静等待我一起上自习,风雨无阻!

有一次,清晨下着小雨,我赶到图书馆时,没有看到姜瑜,心里一下子好失落,忽而一想,不好,肯定是昨晚感冒了,正准备打电话时,看着7楼电梯开了,姜瑜傻乎乎的来了,带着早点,脸色奇差。

“你这是怎么了,搞什么鬼,走!”我把书包放在一个空位置上。不由分说,我便拉着姜瑜往校医院方向走。

被生气的我拉着,我分明觉察到,姜瑜脸上还美滋滋的。

被我逼着吃了药后,牵着姜瑜的手,不知不觉就走到校园,我们再次相遇时,北楼附近的草坪上。

“还记得吗?姜瑜同学,还记得那个曾经靠着身边的酒气冲天的小子吗?”

“麦芽的味道,哈哈哈!”姜瑜在一旁傻笑。

“今天咱不上自习了。另外,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伟大的洛辰同学给我们在南楼B205占了位置,从此不要每天起那么早,为我占位了!”说着,我却紧紧抱住了姜瑜。

下午,我和姜瑜把书籍搬到205教室时,才知道,原来是顾颖开学后抢占的座位。

顾颖和洛辰关系匪浅,这一点,我们都是知道的。

顾颖自从找到一份外企销售工作之后,就毅然去实习了。不变的事情有俩:一是每周五都会回到学校陪洛辰吃晚饭,之后散散步,偶尔抽根烟;二是仍然习惯称呼洛辰为南哥,陈浩南的南。

南B205是个非常好的自习室,整个这个学期,只有周二上午3节日语课。

这个自习室从此就成了我和姜瑜的小天地。

到了9月初,大一新生报道,我还是应邀出席了院学生会招新工作会议。

清晨,都会被姜瑜电话叫醒,之后洗漱完毕,7点的闹钟才开始苏醒,我一边掏出手机,一边摁掉。

“今天早上想吃什么呀”短信来了。

从宿舍出发的路上,我直接回过去电话。

“我想,今天我们一起去吃二楼的鸡蛋灌饼吧”

“好呀,今天天气不错,有没有穿昨天去买的那件草青色T恤”

“穿了,待会就能见到啦,哎呀,我不跟你说了,你自己走路要看路,免得摔倒”

“好的,拜拜”

7点11分,在姜瑜宿舍门口,我在等着。

“要不明天早上我给你带早餐吧,看你眼睛红红的,好像没睡好,这样你每天可以多睡20分钟”

坐在食堂餐桌面对面,我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姜瑜,真是十分爱怜,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姑娘,这真是……

“好是好,那你岂不是要辛苦,我看还是算了,每天我陪你一起”

“你就别再说了,你到底听不听我的”

我的眼睛红红的,竟然自己挤出了几点泪花。

小德在北楼占了座位,每天中午吃饭时都来南楼喊这对小情侣一起吃午饭,久而久之,小德不来,这两位都忘了吃饭的时间。

一来二去,小德也认识了一位周姑娘。事情是这样的。

“哎呀,你这一组最后一排那位女生你认识吗?”在一起去吃饭的路上,小德问我。

“不认识哎,不过如果你想认识,我可以等下午去问问”我笑嘻嘻回答。

“你去问?你想干什么?”姜瑜在一旁怒道。

“我是说请你去帮小德问啦”

“拜托,你们俩,不要在我面前打情骂俏,实在是受不鸟啊”。

坐在我前面的是刘小梅。后面是同班的柳梦帆。

这一组最后一个就是周姑娘。小德不善表达,就请我送了一个大大的小熊暖手宝给周姑娘。考研的岁月,仿佛不需要暗生情愫,只要风雨兼程,陪伴是一种力量。

10月底,俗话说,金九银十。

江南省属国企来校招聘。

中午打饭的过程中,碰到天翔。

小德、天翔、姜瑜和我4人坐在一桌。

“我去打汤吧,洛夏,你帮我看着书包”,趁着姜瑜去打汤的过程中。

“听说了吗?郑小雨真牛掰”,天翔八卦道。

“什么意思?”我好奇。

“今天上午校园招聘,AK集团知道吗?”

“知道,不过今天来的不是下属的路桥公司吗?”

“是啊,招一名HR,咱们班的P君录用了”

“那有关郑小雨什么事情”小德好奇追问。

“你不知道啊,郑小雨跟P君PK,直接追问主考官,需要行政专员吗?”

“一番对答,居然也被录用。”

“我靠”,嘴上这样说,心里不知道何味道。

姜瑜早已站在了他旁边,装作什么也没听到。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我们在羡慕洛夏这小子能有你这样的好媳妇”

“去,去,去,谁是他媳妇了!”

11月是报名确认的时间,正好高静要来新大,我决定要让自己的好兄弟和未来的对象一起见面。

当李晓萌、高静和姜瑜、我一起在老四川落座后。

高静对着姜瑜说,“嘿嘿,我今天来主要是想看看,哪一位姑娘居然把我的好兄弟给拿下了!”

“哈哈,拿下你这好兄弟,我可是花了好大气力啊!”姜瑜大笑。

高静是想来看看姜瑜与郑小雨的区别,才发现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

“我觉得你跟洛夏这小子很合适啊!

“好啦,别废话了,来吃饭吧”

“好的,哇塞,我最爱吃的松仁玉米,还有清炒土豆丝。

将高静送上149公交车后,李晓萌找个借口就开溜了。

姜瑜和我一起往回走。

“对了,洛夏,我不想考研究生了,我想现在就去实习,刚好江南日报社有个实习编辑的岗位,你看我要不去那试试,好不好?”

“为什么不考研了?你难道不知道考研究生是我们可能是惟一一次自我改变命运的机会吗?”

“因为,我,想跟你在一起啊。一旦你考上了,我可以到你的城市去工作。总之,你去哪里我都可以跟随”

我竟无言以对。

江南日报社实习是从11月中旬开始的,秋天渐走,冬天悄悄降临。

我坚持每天都早起,只为送姜瑜上公交车;中午总是要打半个小时电话,到了下班时间,总会坐车去市区报业大厦接姜瑜。

我会觉得这样的状况特别好,就像,就像过小日子的感觉。

这个圣诞节,即将我的生日。

考研进行时。

1月7日,张杰合肥签唱会。

1月8日,休息一天,回复元气。

1月9日、10日,考研。

这三天,姜瑜特意请假了,全程陪我。

我惊讶的是胜男居然坐在我后面。

快要放寒假了。考研结束了。

10日晚上,我和姜瑜还有洛辰、高静、天翔、小黑一道在梅园食堂吃了饭。

“小高,你今年考研干嘛?你丫不是还有一年吗?而且你想好了吗?医学就业可是很好的啊。”我终于将一脸疑惑吐了出来。

“今年考研是为了测试自己的水平啊,我想好了,其实两年前就想好了,选择历史,是我自己的梦想了,我能够为了她而连夜看书,无心睡眠,她甚至要比一个女朋友来得更好。”高静如痴如醉,尽管前面的路还依稀模糊。

“都说考研是人生最后一次自主选择了,是要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哈哈,当然了,你还有其他选择,比如找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啊。”我打趣道。

“怎么着,你是不是也想找一个啊?”姜瑜假装生气说。

“那怎么敢啊,也不可能会啊,最重要是我不想啊,我可是忠心耿耿,今生今世永不变心”我满脸认真。

“去你的,傻样儿”,姜瑜怒嗔。

“你这是三不原则啊,一是不敢、二是不能、三是不想”天翔故弄玄虚。

席间,洛辰接到一个电话,就起身抱歉离开,我们都知道。

顾颖相约。

天翔也要去陪中文师妹上自习了。

于是只剩下我们高中的三个,加上我小鱼。

“今年过年咱高中同学聚聚吧,你们说呢?”小黑想起正事。

“是要聚聚了,尤其是咱复读班的兄弟姐妹们,有的读专科已经毕业了,再不聚聚估计以后更难了”我意识到这个现实。

“你们高中同学联系多吗?复读班还要聚会,是蛮好的感情啊。”姜瑜有些疑惑问。

“是啊,说起我们那届复读班啊,那可是创造了我们高中的奇迹,一个一般中学的复读班,80人,考取了48个本科,这在你们那边国兴中学是不算什么,甚至于在我的母校也都不算啥,可是在这样一所乡镇中学,这成绩来之不易,所以大家感情特别深,时常联络感情”我激动回顾起来解释道。

谈的差不多,我和姜瑜一道送高静和小黑去市区。

高静就回自己学校了,还要准备几场期末考试。

小黑则先回宁江去了,他负责准备同学聚会的事情。

姜瑜的机票买的是农历腊月二十六的,而二十一就要离校了。

回家过小年是不成了。看着姜瑜的表情,我忍不住,咬咬牙,提出,要不你先跟我到我家里过小年吧。

姜瑜竟然爽快地答应了,要是能赶上你们班同学聚会就更好了。

我的姐姐洛华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妈妈。

好在也没什么行李,只有几件衣服和几本书。

从新大南门乘坐150路公交车到像新州南站乘坐汽车。

起了个大早,早晨7点的车,大约3个小时车程,我有了点自卑心理。

首先带着姜瑜到曾经的江南省会——江州市,转了一圈之后,再乘坐中巴车抵达宁江市。

一路感受着城市层次降低,姜瑜觉着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在家乡,海口亦或者三亚,这样的风景是从未见过的。

坦诚而言,宁江市这几年的发展,自从2007年停滞之后,再也没有啥起色。

“姐姐,我这可是租个女友回家过年啊,你可要付我租金啊!”一遇到姐姐,我就没了个正紧。

到家里之后,老姐老早就在门口了。

姐姐硕士就要毕业了,非常想见到弟弟心中的女友,洛馨也凑热闹过来。当然,我的母亲更想见到这位未来的准儿媳。

“不对啊,哥,这不是那个啊”洛馨这厮,在旁边小声嘀咕。

“你不说话,谁也不会当你是哑巴啊”,我赶紧打住。

看着这一家淳朴的人们,美丽的乡土中国。姜瑜在一边露出了得意的笑。

“你傻笑什么?”

“嘿嘿,没什么啦!这里的空气好好!”

一大家子吃晚餐。

洛馨这孩子,蹭饭不肯走。

我最怕她来坏我事情,但转念一想,要是她能够破坏,说明我们的感情缘分不深。

晚上,姐姐早早在自己房间让出了自己的床,新换的被单,很温馨的小房间,因添加了一张床之后,在冬夜里,显得更加温暖了。

这样的安排,让姜瑜感觉到很舒服,至少很私密和很温暖。

晚上,老姐跟姜瑜说了许多小时候的趣事。老姐在北京师范大学读研,因而见多识广。也与姜瑜相谈甚欢。

我早早联系了以前的发小,读了专科做生意的小磊,小磊不负众望,自己买的新车,别克君越,亲自送我和姜瑜到骆岗机场,看着起飞的民航,我心里感觉有什么放不下似得,这是家的感觉吗?

我同时放下的是担心,终于那种自卑的家乡情怀,生怕自己老家的落后给自己减分,这种愚蠢的想法,我一直都有。

“石头,你说我这是幸福的一对吗?”

“必须的啊,哥,你要自己把握好啊”

在回去路上,原本贪睡的我,一直惦记着姜瑜。

飞机上的姜瑜,也是对这几天的生活恋恋不舍。这就是自己未来的生活吗?姜瑜不想多想了,只要能跟洛夏在一起,在哪都好。

这种想法,直到很多年后,一直如此。

可是姜瑜不知道,如果你换成洛夏,你还会如此吗?

春节很快就要过去,洛夏一家都非常喜欢姜瑜这姑娘,洛玲对这个未来嫂子也还满意,大家都喜气洋洋,洛夏的妈妈上街买菜时都显得自信了,免得周围的人们说这么大的小伙子还单身。

当我知道考研成绩时,是胜男告诉我可以查询的。

这一年,政管学院总体考研局势较差,尤其是政治学专业,全班79人,考研报名超过半数,最终考取不足5人,实属罕见。城市,让生活变得更美好吗?不得而知,不管怎样,世博会如期举行。

当桃花开始微微吐露芬芳的是时候,阳春三月,大四下学期开始,考研成绩是在开学之前,洛夏得知后,383分,英语只有56分,洛夏心里一下子就知道,大事不妙。看来调剂也很困难了,必须要开始寻找工作这事了。这时候的洛夏,才无比感叹,大学生简直跟白菜一样。便宜。

毕业班最烦的不是某一件事,而是百感交集,许多事情都扎堆向同学们,汹涌澎湃。

当然,快和慢是相对的,有些东西,总会在某个地方等着,比如考研失败,比如找工作毫无头绪,比如毕业论文。

就在这开学后不久,38宿舍就成为了全班乃至全楼层的棋牌室,每天白天一班人打麻将,晚上点蜡烛又是一班人。想必这就是毕业班的最后的狂欢吧。

3月,205教室,考研成功的很多,比如刘小梅考取了武汉大学。

周姑娘调剂到中科大。

“洛夏,今年还去三河吗?”姜瑜回到学校,安慰我,还记得我的三河情结。

“去啊,喊上小德吧,怎么样”,我也想出去散散心。

小德、周姑娘和姜瑜、我在毕业前畅游三河。

金三银四。好的工作,早到固然可喜,迟到也不遗憾。于是在这这个三月末,罗天翔和我两人迎来了好运。

江南省供电第二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招聘人力资源专员。

在去南E的过程中,两人拌嘴起来。

“你说你啊,你又不考研,你怎么也拖到现在?”

“你倒是考研了,又怎么样?”

也该好运到来。

这公司专门招考政治学专业,恰恰要1名男生。

我自然未被录取。罗天翔不会知道,我深深明白,天翔比自己更需要这份工作。

当我把这个状况跟姜瑜说时,姜瑜在电话那头,叹气道,“这样也好,你怎么办?”

“总会有办法的”我安慰着,安慰姜瑜,也在安慰自己。

很快,找工作的矛盾,被另一件事情冲散。

对于4月季的洛辰和我,我们这类考研用心用力却惨遭失败的学生,最苦恼的是毕业论文。

4月24日,江南省某单位考试。姜瑜因为加班,就早早发短信,给我打气加油。

下午,阿智、小德和我三人打车到新州东站,一同踏上去南京的汽车,赶考之路艰辛。

到南京已经很晚了,找到一个住处,倒也便宜,3个考生一起找网吧,找到一叫做如意里的街道,红灯点点,考生不敢近前。

第二天考试,这南京三人组都早早睡下。

第二天到考点,才发现,新大不止我等三位,还有俩战友。

考完之后,下午无事,5个人一合计,不如好好逛逛南京。

下午就去总统府观光。

走在南京总统府的内部,感受这些个历史的厚重感。

王八蛋原来是这么来的,忘了这八端“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就是王八蛋。

蒋中正和李宗仁的办公室,原来曾经门对门。

边拍照,边发给姜瑜。

到了晚上,我们相约到夫子庙、秦淮河。

由于没有迟饱,我还买了生平第一个窝窝头,好吃极了。

买了一堆雨花石。

每到一处,我都要给姜瑜发QQ照片,这个行为,要是推进几年,其实是可以发微信的。

感谢腾讯公司。

南京这座城市,又被称为徽京,自古是六朝古都,也曾是明清两朝两江总督驻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