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十年,缘分不浅(连载17)

星星爱吃肉著

第17天,每天写5000字,希望自己能坚持。


2009年2月。回到校之后,已然是大三下学期了。而小黑依然是大二下学期。

这是第一次到骆岗机场,接姜瑜,一路上我们开始正紧聊考研的事情。

“你不是可以保研吗?为什么还要考呢?”姜瑜不解地问我。

“江南省内的人几乎都想要到新州来就业安家,可是新州人却想着要去北上广深。我就是个例外,我想到外面看看。客观而言,我也不想在同一个学校待7年,保研的名额只有5%,外推名额有限,就目前看只能保新大”。

其实,我想说的是,只想一生跟你在一起。

这时的新大,作为最年轻的985院校,正在申报研究生院。

寒假之前,辅导员柳老师也专门找我谈过。

柳老师自身经历丰富,早年本科中科大,去银行工作了几年,又考研到新大,重返高校工作。而且柳老师我还是蛮喜欢的,80年的她看起来像个师姐。

考研对于每个人而言,意义重大,可以说是大学的第二次选择机会;甚至可以说是人生第一次自主选择,从文理分科开始到大学的填报、专业的选择,都是一个家庭的抉择,唯独这考研,可以做一回主。

而就在此刻,我觉得有必要拼一拼了,为了青春不留遗憾。也为了正小心翼翼呵护的姜瑜。


是年2月将近3月的时候,38宿舍几个都摩拳擦掌,纷纷拿出考研的姿态。

年味逐渐褪去之时,孟凡新州北城新海区的房子已经装修满半年,在孟叔叔和王阿姨盛情邀请和热情招待之下,我们这哥几个豪言壮语不断,孟凡更是拿出平生最大的勇气,吹了个自己都不信的牛,“我要报考华东师大”。

洛辰对于考研所下的决心,其实当时的我,是不能完全相信和理解的,特别是他报考的是上海财经大学。

世间事,从来决心要下死,才有那么一点点成功的可能。

这天中午,我们哥四个都喝了酒,我酒量最小,也是第二次喝,不到一两酒醉了,那天,睡了一下午,此后成为众人的笑料,号称“一两倒”。睡之前,还在孟凡家看了一集《天天向上》。

这一年3月,大多数课程已经进入专业核心课了。姜瑜的新闻专业更是开启实习模式,个别学分修得多的同学,已经在谋求江南日报社的实习。同时,我辅修的历史专业,也加大了课程学习的力度。

唯一不变的是,我还是那个爱坐第一排、爱擦黑板的小青年。多年以后,我是多么想着还能与这小子并肩,擦黑板,占座位,听课做笔记。

我从06年带起的家教小吴莹同学,都已经高三下学期,高考进入倒计时了。她也忙碌起来,除了周六上半天课之外,周三下午我不得不去给她加班加点查缺补漏。

这一切,都井然有序,注定很多事情要发生。比如洛辰被骗去天津,比如写于2006年3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已经截稿,比如3月20日的姜瑜的生日。

为了促进就业,同时也为了与大一的职业生涯规划设计课程遥相呼应,这个学期,新大各院系都开设了大学生就业指导课程,这一课程大多是由辅导员亲授。

我这人没什么本事,就是比较能持之以恒,有韧性。

考研的时间不够,是你睡得太早,而油起得太迟。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这是姜瑜送给我的座右铭。

忽而之间,洛辰说去天津看同学,就不小心消失了半个月。

而大家各忙各的,竟然都没有发觉。其实可以理解,消失一周,大家也都见怪不怪。

3月初,新大龙鸣校区校学生会在第一任女主席李晓萌带领下蒸蒸日上,李晓萌成功当选江南省学联执行副主席(留校不驻会),且担任了首届新州大学学生校长助理。

3月16日晚上,在李晓萌组的小范围聚餐上,我打趣道,“晓萌主席啊,对你吧,我有无数愿望;但是对于校长助理,我有2个梦想,不知道能否实现呢?”

“都有啥,说说看呗!”李晓萌深知我的脾气和秉性,一般实诚的建议都是半开玩笑说出来的,倘要是认真到正紧八百,大多只剩下其他了。

“这样吧,我先敬你”,我先开了一瓶啤酒,站起身来、一饮而尽,“乘着酒兴,我这可就说了啊”

“你快说吧,费什么劲啦”

“第一,我们这每节课45分钟,下午1点30就上课,上午课程到12点,中午还要不要休息了,这本属于学校管理问题,我的建议当然只能是空气,你就不一样了,你可以跟尊敬的校长讲这个事情;第二,咱学校都成模范了,周日到周四23点30熄灯;周五周六1点30,这合理吗?希望恢复通宵照明,要不勤奋如我,在宿舍如何看书!”我一股脑儿畅谈。

“你,你游戏吧!”旁边其他几位不时插话。

“我知道了,还是那句话,你的事我都竭尽全力!”说完,李晓萌也喝了满满一杯。

“其实吧,我还有一件更大的想法,咱们新大,能不能引领潮流,能不能装个宿舍教室空调啥的,人发达国家早实现了。还真别拿浪费说事,你要真装了,没准同学们都各个认真自习、认真恋爱,新大早就实现国内一流、国际知名这一目标啦!”我还打算说,不过我心里也知道这几乎不可能,而我所不知道的是,四年后,这一目标终于实现。

酒多言欢……

每天早晨6:30起床,吃过早饭,晨读到7:30,到教室看书;中午12:20吃午饭,小憩一会,接着看书;18:00吃晚饭,和姜瑜一起散散步到教室,22:50收拾回寝室。这中间自然是包括喝水、上厕所的时间了。

日复一日,好在有姜瑜陪伴。

日子不紧不慢,时光如同流水。考研的日子是清苦的,这一点我可以坚守,但我这人有点是耐不住无趣。好在有罗天翔,时常会“discover”一些有意思的课,邀我一起去听。

从天津卫回来后的洛辰,在一个夜晚清醒了,仿佛大学到这会才读出味道,以前那最多叫做混。

混得好的就做混,混得不好的就叫做混混。

这句话是洛辰天津归来时的感言。

而后,我们又进入考研节奏。

洛辰几乎都是脱离了38宿舍的活动,和32宿舍的龙哥结伴,早出晚归。随之以后,更早出、更晚归的便是我了。

比如这年3月初的汉语言文学开的写作课。

中国文学史是中文系大二的课程,在南楼B501,每周五上午三节连上。

那位老师姓杨,是个有底蕴的人,在教室最后一排,天翔小声对我说。

我趁着这功夫,全面审视了全班近90%的女同学后,也是频频赞许。

后来,俩人在谈论起这门课程时,都一致认为,倒不是去看美女的,尽管美女尽在中文。

那个课好像大抵是讲古诗词的,讲课的内容依稀记不清了,老师的名字也没有印象了,可是老师的一堂三节连上的课,彼此记忆很深。

当是时,杨老师刚从烟花扬州踏青回新州。

烟花三月扬州古渡,一幅幅照片,让我们赞叹不已。当时那个班是大二年级的中文女生居多,大抵多愁善感,又掺杂着无忧无虑的天真,唯有我和天翔,顿感前途渺茫,听着听着就被感动了,心情逐渐平复。

这让我想起曾经无比喜欢这首《光荣》,那MV里面的女主是何琢言。然而BOBO组合,这两年来也没有在贡献出任何一首新歌。

还好,我有姜瑜,我旋即给已经去实习的她发了一条信息“在忙吗,累不累?”


4月8日,傍晚时分。在食堂草草吃过晚饭之后,正值洛辰联系到一个失散多年的中学女同学。

这个女同学居然就在新大校园旁边一所芙蓉职业技术学院。

洛辰硬要拉着我一道去看望。

而此刻的我,原本准备上自习的心,也被一个同学电话搅得乱乱的。

高阳,就是那个曾经被洛辰电话过的高中同学,今年大四了。打算到新州找工作。

是夜,新州市西南部发生地震。

恐慌顾不得夜晚,散布开来。

新州城曾被我国著名地理学家预测为处于四大地震易发带上。

恐慌的加剧则是和去年的汶川地震相互发酵的。

听闻新州地震,远在千里之外实习的郑小雨突然给我打电话,而我,一个也没有接到。

这更让小雨焦急。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疯了一样。

我知道,这只不过是关心,我不该不接。但固执也好,愚蠢也罢,你何曾在意当时,我也是这样被你伤。

忍不住回复了信息,“我很好,你也保重!”

我本想打个电话给姜瑜,又一想,这算什么?

刚刚因为一点小事吵架了。

姜瑜生日,我却因为洛辰而错过。

2月底,洛辰接到天津一个老同学的电话,邀请洛辰去玩。

洛辰这小子真心去了,半个月,38宿舍没见着人。大家都习以为常,以为考研报班、上自习,总之都忙着自己的事,没人多想。

3月17日,班长通知明天开班会。我们忽然发现,长期少了一个人,这叫什么事啊。

“不对啊,洛辰这厮,怎么还不回来,这都半月了”天翔问我。

“洛辰干的不靠谱的事情,还少嘛?”孟凡在一旁说。

这一句话让我们共同回忆起了大一那件事。

那时大一上学期,学校没有开通网络,买电脑的带电脑到学校也少。

有一天傍晚,吃过晚饭,当我和孟凡一起打回开水,就看到洛辰鬼鬼祟祟的窝在寝室电话机旁。

“哥几个回来的正好,有好事”洛辰一脸惊喜。

“啥好事啊”天翔也很着急地问。

“看这个短信吧”洛辰把手机递给我看。

“恭喜您获得非常6+1的大奖:一台价值19999元笔记本电脑和奖金5000元……请先交付手续费800元……,联系电话:138XXXXXXXX”,我忍不住念了出来。

我们特认真地与对方一一核对信息。

“哎呦,我去,这怎么是粤语啊,不会是诈骗吧”

“你真是少见多怪,腾讯公司就在深圳啊”。

大家你一言一语,仿佛这电脑即将到手一般。

……结果可想而知,天上不会掉馅饼……

我赶紧与天津那边的曾经为我们提供CET-4答案的那哥们联系,才发现,洛辰这厮可能被传销组织控制。

当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到一半,接到一个急促的电话。

原来是洛辰。此刻他正在天津一个小站,其实也就是小仓库里睡大通铺,逮着一机会,公用电话拨通了我的手机,洛辰只记得这个。

“我在天津,妈的,被坑了,请求学校救我!”

这是大事,我马上向柳老师和李晓萌报告了,学校高度重视,我自告奋勇前往一线。


3月20日,姜瑜生日,我正在赶往回来的火车上,到新州时,已经过了零点,而姜瑜的蛋糕还在,蜡烛都燃尽了。

之后,姜瑜说话可能过重了,都交往了快要1年了,却连一个正式的生日,都没能一起过。

姜瑜08年的生日,是在三亚奶奶家过的。

而今天是我们两交往以来,姜瑜的第一个生日,李晓萌还特意从家里带了一瓶上了年纪的红酒,没想到却错过了……

我嘴上埋怨姜瑜无理取闹,心里也是满满的亏欠。

其实,姜瑜何尝不知道,只是自己心中有所不甘。

接连好几天都不说话。除了每天早晚互道早安、晚安。

第一拨通的却是李晓萌的电话。

“你丫的,也不知道给你们家小鱼儿打一个电话”,李晓萌倒是特别关照我。

“姜瑜同学,你在哪?”我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打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我在操场靠近宿舍的门边,你在哪啊,快过来啊!”姜瑜急促的说。

“你,还好吗?”当我在南操场看到姜瑜后,憋了一肚子话,却只说出这一句。

“我不好,我不好!”姜瑜说着说着,就哭了。

“姜小鱼同志,我以党性向你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今后的日子还长,我还要陪你一生呢!”

“恩,晓萌说得对,我也想通了。只要你对我好,天天都是生日。要是遇到一个懒鬼,天天都是劳动节,那可就惨了。”姜瑜这一刻积累几天的气都出了,又开心说道。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望着天空。黑幕一般闪烁着几颗星星,我只想此刻时间停驻,该多么幸福。

“对了,我从网上给你买了一本《明朝那些事儿》全本的,嘿嘿……”姜瑜笑得很灿烂。

当晚,有多少人是真心惧怕地震,没人知道,或许正是这样一个机会,新大南操场近5000人露营,有人带了被单坐着、躺着,有人带着笔记本看电影,有人在打电话,有人在吹口哨……

而李晓萌随后也到这边来一起欢聚这美好时光。

这是很奇怪的情愫,铁磁般的友谊。

自此的5年后,当我看到远在徐州的李晓萌传发给我的婚礼视频时,看到镜头里李晓萌在开心幸福地笑,我却在幸福开心地落泪。祝福。

李晓萌跟我的关系,曾一度被郑小雨所取笑,你们天天腻歪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的一个人呢!

李晓萌,作为姜瑜的室友,压力巨大。

作为新大最要好的哥们——我的两任女友,前者郑小雨跟晓萌她是老乡,都来自于宿县的;后者姜瑜却是自己的室友。


第二天,一切如常。各大新闻媒体和报纸开始全方位解读这次地震。

而对我来说,一个人的到来,要比这次地震深刻得多。

这一天周末,暮春四月,江南草长。姜瑜一大早就邀请我一起去校外新开的一家店里喝酸梅汤。

接到姜瑜的电话时,我正和胜男、高静、高阳一道漫步在这龙鸣校园。

不知是高阳来得突然,还是没想好怎么开口,以至于我没有跟姜瑜交代。

3月初,也就是在开学后不久,有一天,高静忽然在网络与高阳不期而遇。这给高静学习生活带来了改变,change,不仅仅属于美国。

高阳在江南工业大学读英语专业。读中学时,高静对高阳只是一种朦胧感觉,当时大多数人都在备战高考,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关于早恋的罪名,我们谁也背负不起。而对于高阳而言尤甚,自小是个家里娇生惯养的孩子,万千宠爱在一身,每一步对于她而言,都显得很小心,因为不能出错,一旦出错,辜负了太多,而这是万万不可以。07年时,高静也曾经去过那座——聚山纳川、一马当先的钢城看过她,可是终究没有提及爱情。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有这样的感觉,高中的班花、校花,考上大学之后,除了匆匆那年、那些年、同桌的你,大部分还是考取了很一般的学校,而曾经无比暗恋的男生,却没有多少人真正去接续追求,高静也算其中之一。

思绪飞扬,但终究过往,于是高静也不再回忆那些。

“最近怎么样啊,高阳同学?”高静一直都很关注高阳,当年的理由是本家,五百年前是一家,因此以兄妹相称。

“毕业了,失业了。。。。。。”高阳如实相告。

“你不是考研究了吗?怎么样啊?”高静继续追问着,内心很是急躁,却不知为何。

“考研调剂了,专业课差了一点点,估计没戏了。哦,对了,新州最近有什么大型招聘会吗?可要帮我关注哦!”高阳其实也就那么一说,并没有报任何希望。

“呵呵,招聘会啊,新州肯定比你那边多很多啊,毕竟是省会城市嘛!哈哈。我会时刻警惕着,放心吧。”

聊着聊着,时间过得很快,不觉就到了夜11点。高静是晚上9点从自习室回来,因为是就读于一所医科学校五年制专业。他今年开始着手准备考研。这对于高静而言,将会是一场极大考验。中学时代,高静的历史就是首屈一指,很多问题的见解甚至令老师钦佩。每次考试历史一定是第一名,直到那个人到这个班以后,格局才有所改观。高考时,由于还不是知分填志愿,所以就保险填了一所医科院校,且被第一志愿较好专业录取了,这几乎是那年高考本科唯姜瑜个根据第一志愿第一专业录取者。

高静一直努力使自己爱上这个专业,但是很遗憾,四年以来,更加讨厌了,这本是正常。然而,高静之所以高,就是高在其没有落下自己的爱好——历史,因此,他这次决意跨专业考研,这几天正开学,他已占好了固定教室座位,大学考研自习室座位那可真叫是千金难买一座位也。一般每学期只有开学和英语、计算机考试这几个机会可以重新洗牌,因此比较珍贵和难得。

高静就这样,几乎每天都和高阳保持着信息沟通,提供招聘信息和资讯,有时候也会聊起一些考研之事。高阳不知道,其实高静很早就将她放在心里了,否则,也不会无缘多次前往江城了。这些高阳心里全然无知。对于高阳而言,大学四年,有无数人追求过,也就拒绝了无数人,倒不是高傲,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宁缺毋滥权且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