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语嫣,一个“被限制、被操控”女孩儿的无力人生(三)

【父母的启示】:从小听话的孩子,为何变得叛逆?

然而,一个童年被严重操控的孩子,到了青春期,往往呈现反叛,父母的感觉会很不适应——怎么突然不听话了?而在童年被压制得越厉害,青春期所爆发出的反叛力量越巨大。

一个孩子的反抗一般会在12岁—18岁之间全面呈现。

父母往往把青春期叛逆归咎于“交错了朋友”、“读错学校”、“老师的批评”、“游戏吸引”等等外在原因,殊不知,叛逆的种子已在孩子很年幼的时候就已种下。

为什么我们很少听说12岁以下的孩子叛逆?他们何无法叛逆?

一个孩子对父母的依赖,在一生下来是100%,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会逐步减少,到12岁的时候几乎为零。而自我独立的能力,也由刚出生时的零,慢慢地增加到接近100%。这个星球上已确认的200多万个物种里,需要父母养育时间最长的,只有人类。在这样一个过程里,这个孩子为了生存下去,他的本能会让他去适应他的父母和环境。

如果遇到一个有觉知的父母,愿意好好地去尊重他(需求,思想,自由),聆听他,那这么这个孩子就会成为他自己。如果遇到品质不足的父母,这个孩子就会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能量封存起来,而去适应父母的需要和要求,从而不断压抑了自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孩子已被扭曲。

当一个人长到12岁左右,他内在的本能会隐约意识到——我长大了,我可以操控外在环境和资源了,我离开父母也能活下去了。他的内在,就会出现一个声音和冲动,鼓励他再一次活出自我,把他当年压抑下来的感觉表达出来,把生命中压抑的面向活出来。

压抑的时间越长,被压抑的越狠,爆发的能量也越大。于是大家就给出一个定义,青春期叛逆。

这时候,父母就无法接受了,他们不断地问自己——当年这么听话的孩子,为什么就变了呢?当年学习这么好的孩子,为什么就不学了呢?在我带领的亲子夏令营里,每每我看到那些很听话的小孩子,我就非常担心。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小孩子长大后,要么会变得很内向,缺乏创造力,要么就会做出很“判逆”的事情来。

当王语嫣长到青春期时,她内在的本能,让她想要摆脱母亲的操控和压制,于是在一点点外缘的刺激之下,她就敢离家出走,以自身行动向妈妈发出挑战和抗议。搁现在,一个未成年少女离家出走,足以让父母当场崩溃。

各位,如果你不希望你的子女将来夜不归宿,请现在对他们少一点压制,多一点尊重和允许。

同样,离家出走的段誉也是一样的,虽然段皇爷对他爱护有加,但段正淳夫妇却对段誉也有诸多操控,不过更多是软性的操控(比如你要学功夫等等),所以段誉的内在,也有逃离的能量。

【王语嫣的悲剧】:为何她只会爱上幕容复?

语嫣小姐的结局,让金庸先生很纠结。《天龙八部》的三次改写,被改动最大的莫过于王语嫣。旧版里,她跟段誉走了,伤感地看着疯表哥;新版里,她跟疯表哥走了,伤感地看着段誉。

但见坟边垂首站着两个女子,却是王语嫣和阿碧。王语嫣衣衫华丽,两颊轻搽胭脂。阿碧身穿浅绿色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她从一只篮中取出糠果糕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糠果糕饼吃!”语音呜咽,一滴滴泪水落入竹篮之中。

段誉当下在柳树后远远站着,瞧着王语嫣和阿碧,心中一酸,不自禁地热泪盈眶。王语嫣一抬头,忽然见到…三人一时心中都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又都走近了几步。段誉轻声叫道:“嫣妹!阿碧小妹子!”王语嫣和阿碧也叫了声:“哥哥!”二女见段誉流泪,情不自禁,珠泪纷纷自面颊落下。三人相对片刻,挥手道别,各自转身。

王语嫣和阿碧转过身来,见慕容复适才受众孩童朝拜,脸上依然容光焕发,二女抹了眼泪,微笑着朝他走去。段誉一众人悄悄退了开去。但见慕容复在土坟上南面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

从感情上,我比较喜欢旧版,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然而从理智上我认同新版,这个更符合逻辑。

在成书之后,我猜可能有深谙心理学的朋友与金庸细聊过王语嫣,所以他才不顾众多读者的感情,改写了结局。因为这样的收尾,才符合真正的王语嫣命运走向——否则她前面的部分都得改写,这工作量也太大了点。

这个结局一改,王语嫣的悲剧意义就非常强烈了。

旷智勇老师:身心灵导师、完形心理治疗师、好睡堂道主、长艺资讯联盟董事长。 二十年来,师从数十位顶尖西方心理学大师,印度静心导师、道家内丹师父、佛家禅师及中西医大家。致力于体证及推广以道家天人合一的生活方式,佛家自观自 在、慈悲为怀的生命态度为本,心理学及医学的身心调整方法为手段,帮助自己及有缘人以最当下的方式,经营好家庭、事业,迈向身心灵的健康。

更多家庭教育的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华夏上善若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