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流泪的树(五)之 相亲

目录:

第一章链接:会流泪的树(一) 之  遇见

第二章链接:会流泪的人树(二)之  反客为主

第三章链接:会流泪的树(三)之  入住

第四章链接:会流泪的树(四)之  做饭


文/梦梦cute萌

本章导读:

前文说到村庄因为振宇家突然出现的左雪而变得热闹非凡,用振宇的话说,在这个巴掌大的村庄想要隐藏一点小秘密就好比在四周都是玻璃窗的咖啡厅里喝咖啡一样,只差别人没揪着你耳朵附你耳迹说,xx我看见你喝咖啡了!要是哪家的小孩换牙齿不消一个时辰就会听见邻家的叔叔欣慰的对那个小孩说,小乖乖,又长大了呀!


对于天上掉馅饼的事本来就是稀少,何况还是振宇家掉下了这么个贤淑又美丽大方的左雪。大家都在揣测左雪的来路,慢慢的就变成了猜测左雪的前世今生,更有甚者,有人说左雪前世是狐狸精,那句歌词怎么唱的,我是你的白狐,让我为你跳一支舞什么的。一看白雪一袭白裙正好吻合了这个猜测,当然猜测归猜测,至多就是大家饭后谈论的话题罢了,只要不出现什么有辱斯文的传闻,其他的都是耳边清风,任他吹过。

左雪倒是安静的出乎预料,振宇也没什么动静,大伯开始有些慌张了,急急忙忙跟别人澄清左雪的事,说左雪是振宇的远方表妹,近几天只是过来探亲,并且马不停蹄的给振宇安排相亲之事。

众人听了半信半疑,又见大伯如此热心于振宇的感情事,所有的证据都似乎表明左雪确实是远方表妹这个事。

问题出现了,以前左雪没出现前,大家闺秀们都乐意跑过来会一会面,只是如今左雪一出现,只要是去他家的女孩出门之后就都从没想过再进这个门。

左雪其实也没做什么,对女孩也不冷淡,而且还很热情。就比如女孩说到什么脸红了,左雪就会很体贴的端来一杯凉水提醒女孩降降脸上红晕,说是脸太红不大好,弄不好就会脑溢血的。又比如有的女孩能说会道,正当女孩和振宇很投入的谈论某件事的时候左雪就会很热情的插进来,和那女孩聊的眉飞色舞,等谈话结束,左雪很热情的送女孩出去时客气让女孩有空常来玩玩,这时候,女孩才会猛然醒悟,自己已被踢出局了。

后来大伯规定左雪不允许旁边插嘴干涉,左雪也是很听话,什么都没说,只是时不时看见地上有个蟑螂,自告奋勇的当着女孩子的面很仁慈的一脚就让蟑螂成为了粉末,一脚见效,没有让蟑螂感觉到任何痛苦。女孩脸色由红变青又变紫。

大伯没有办法,让振宇出去和女孩会面,振宇好像是喜欢上了这个游戏,偏偏不出去,而且更加热衷于相亲了。每当有一个女孩笑着进来哭丧着脸出去时,振宇都会很别有意味的冲着左雪笑了笑,然后回了自己房间。至于后来,就没有姑娘敢过去了,这件事后,众人又开始怀疑起左雪的身份来,都说是表妹,这样的棒打鸳鸯,难道是表妹爱上了表哥?

相亲事情很快就过去了,慢慢的,大家就都接受了左雪的存在,一个喜欢表哥的表妹。

有一天夜里,振宇半夜突然梦中惊醒,想起来调钟,半夜穿着拖鞋岀了房门,走进大厅。他调好了钟,见外面月亮带有红色,觉得很好奇,打开大门瞧瞧。他如往常的爬上屋顶,结果在自家院子里看见了她!左雪一抬头见了他,脸上一丝惊讶但随即又消逝了。左雪没说任何,转头一心一眼的盯着这颗梧桐树。振宇顺树跳了下来,沿着左雪眼神望过去,发现树上有白色液体溢出。欲伸手看看是什么东西,左雪连忙拉住了,连连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振宇很茫然,看左雪这一副紧张模样,也就住了手。他们就在这红月下双双盯着这白色液体,不言语,也没觉得尴尬。

大概一个小时过后,他们一齐看见这白色粘稠液体又慢慢消逝,颜色开始淡下去,慢慢的就不见了,移近一看,留下了一条不明显的爬痕。

“你怕不怕?”左雪突然随口问了一句

“不知道”振宇面色平静如初,回想刚刚的事情,没有觉得任何不合适,反倒觉得似曾相识,不知道是否害怕,毕竟月色衬托的如此魔幻。转头一想,好像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树的事了?”

“嗯”又陷入了沉默,一个没有要继续解释,另一个也没有想着进一步询问。

对于左雪的身份他又何尝不好奇,只是与旁人不同,旁人都只是想知道她来自哪里的,家人做什么的。而振宇却只想知道她是谁!左雪又是谁!大伯曾经一直暗中叮嘱自己不要靠近左雪,问他原因,大伯面露难色,支支吾吾不让其多问,还有什么事连自己也要隐瞒的?

一切的怀疑和不正常都是从左雪进这个门开始。每天左雪都会起早做饭,菜桌上的他们一直其乐融融,偶尔有客人过来蹭饭吃也会夸左雪的手艺不错,大家就像一家人,振宇差点就当左雪为亲人了,说的具体点,差点就真当她是自己女朋友了。虽然一直对外界表妹,可是不是就不是!这种接触后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不是大伯时不时的提醒,如果左雪不是突然的出现,留下大多疑问,应该会在一起了吧,振宇偶尔想一想,回头又觉得格外可笑。那天见到梧桐树的白色液体后,左雪和振宇虽然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其乐融融,私底下也没有过多的交谈,可他们就好像是有一根线牵着,有一种道不明的默契,偶尔牵动心弦,至少振宇是这样感觉的,至于左雪,他摸不清楚,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一切无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聊起来,这种朦胧的充实实在让人欢喜不已。


上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他是我前任,现在正坐在我斜对面,撩妹。 而我呢,也在和另外一个男生吃饭。 这家餐厅,是我和他第一次约会时他带我来的...
    公众号敷衍老吴阅读 3,977评论 27 101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6,297评论 73 260
  • 前段时间,我家厕所门坏了,不能反锁。人在里面上厕所,得时时提防着外面,生怕有人突然闯入。有天晚上,我老公喊了好几个...
    俏郡主阅读 3,360评论 38 96
  • 王碧雅/文 01. “我喜欢你很久了。” 王梦柯在她手机屏幕的键盘上敲打着这么些个字,犹豫了很久,终于按下了...
    王碧雅阅读 580评论 13 18
  • 朋友的弟弟常年在工地上工作,很少接触女孩子,老大不小了,找对象也成了难题!经人介绍了来自同乡的一个女孩。 于是约好...
    朦蒙哒阅读 1,890评论 14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