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流泪的树(三)之 入住


目录:

第一章:遇见

第二章:反客为主

第三章:入住

第四章:做饭


第一章链接:会流泪的树(一)之  遇见

第二章链接:会流泪的树(二)之  反客为主



文/梦梦cute萌


本章导读:上文说到振宇引领左雪去了大伯家,当时大伯准备喊振宇回家吃饭,刚出门便碰到了侄子带回来的女孩,瞬时一股复杂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振宇见了,很是疑惑,难道他们认识?



振宇将手上的行李费力的提了提,试探的问道:“你们,认识?”,“不认识!”。二人都矢口否认,异口同声的让振宇着实吓了一跳。大伯突然莫名的喜笑颜开:“小宇,你这臭小子,带女朋友也不跟大伯我提醒提醒一下,我好准备准备啊!”。顺势接过二蛋手上的行李。

“大伯,您听我解释,不是……”,振宇脸色涨红。

“大伯,是我不让小宇说的,难得您麻烦一趟”左雪走上前,未等振宇说完便抢先解释。

左雪这是在干嘛?是默认女朋友的身份吗?这什么跟什么呀!振宇想不通,还想着继续解释,却见左雪跟着大伯先进了屋,留振宇一人在门外,发愣,这是什么情况?

“你想干嘛?!”后厅旁隐蔽的小道里,冯天成双眉紧闭,眼神凶狠而又犀利,压低了声音质问着眼前的女孩。

“您什么意思?我想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左雪嘴角上扬,很好笑的盯着眼前发了疯似的质问他的中年男人。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八年前我已经很明确的警示过你,你再怎么想调查清楚,也不要把我侄儿卷入其中!”。

冯天成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他额头上突出的青筋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眼前的女子,他,很生气!左雪呵呵的笑岀了声。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啊?”,二蛋顺着左雪的笑声走了进来。大伯连忙低下了头,重新提起地上的行李。

“没有聊什么呢,我问了你这女朋友想住哪间房,不是怕怠慢了你这小子的女朋友嘛!"大伯咧嘴大笑。“怎么?担心女朋友啊?”,大伯拍了拍振宇的肩,“左雪,我带你去你的房间!”。振宇没有看到大伯转身看向左雪时那带有警告和威胁的眼神。“那就谢谢大伯了,感激不尽。",左雪欠了欠身,让出了一条路,左雪低头的一瞬间,眼神闪着异光。

振宇耸了耸肩,侧着头略带歉意的笑了笑。左雪不语,将眼前人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随后感叹到,都长这么大了,便转身离开了。

振宇愣在原地,她,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吗?她这样打量我就不知道我很不舒服吗!她什么语气!那天振宇很郁闷很郁闷。特别是在饭桌上的时候,大伯和左雪就没停止过"交流"。

“左雪,来,尝尝大伯给你亲自做的玉米排骨汤,你应该还是很喜欢吧?”,顺势舀起了一勺汤。不知道是听觉错误还是什么原因,振宇感觉到了大伯里话里有话。左雪接过碗“大伯,您说笑了”。被忽视的振宇默默的吃着他一人的白米饭,大伯这是怎么了?好像现在他只是一个很地道的旁观者,正走在大街上看别人摆地摊耍大戏似的。振宇看这"不熟悉‘’的二人一唱一和。照这年龄看上去,左雪应该没有理由和大伯认识啊。是不是大伯以前见过和左雪很相似的女孩,所以今天就误把左雪当做从前人了?左思右想,似乎也只有这个理由站得住脚。

夜晚来临,左雪早早的收拾妥当准备睡觉。振宇越想越觉得不明白,她和大伯之间肯定有秘密。他准备今天晚上睡觉之前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弄清楚。左雪正准备合上房门,被振宇一只手给拦住了。左雪好笑的望着振宇,这一笑让振宇自觉是否太过唐突了。

"你是想说什么呢?想履行男朋友职责,给我亲口说声晚安?”。

振宇嘴巴咋了咋嘴,欲言又止,呐呐的道了声晚安就离开了。

当天夜晚,振宇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左雪就在他隔壁,没有一丝声响。窗外的月亮没有昨日的刺眼,开始变大,变大,又开始染红,血红色布满了整个房间。周围都换了模样,这是一个庭院,他正站在后厢的门前,庭院的左边是一口浸满绿苔的井,大概高岀地面有一尺,也许是雨水太过充裕,青苔上全是水,在阳光的笼罩下泛着银光,一闪一闪甚是富有生机。沿着轱辘的那条路过去是庭院的右角,那儿静静的长着一棵温顺的柳树,之所以用温顺这个词是因为感觉这颗柳树隐隐约约似一女子。是谁?到底是谁!突然一张熟悉的面孔从柳树的中间笑开了,是她!是左雪!

振宇梦中惊喜,额头上一片冷汗。那个梦境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得让他恐惧。振宇深深的的吐出一口气,准备继续睡。“怎么,做噩梦了?”,突然出现女人的声音,吓得振宇本能的往靠近了墙,转头发现左雪静静的坐在竹椅上,一如既往的对着他微笑。原来这不是梦!

文/梦梦cute萌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他是我前任,现在正坐在我斜对面,撩妹。 而我呢,也在和另外一个男生吃饭。 这家餐厅,是我和他第一次约会时他带我来的...
    公众号敷衍老吴阅读 6,895评论 35 162
  • 有一天,很晚了,男人送她回家。 她突然突发奇想,想闭着眼睛让他牵着走,他顺从的答应了。 她闭上眼睛,眼前一片漆黑,...
    胡汉唐阅读 80评论 1 2
  • 1 夏若云发现丈夫陈小冬出轨,是在他们结婚一年之后,那时候她刚刚怀孕不过两个月。 那天晚上,她倚在沙发上,懒懒地对...
    98Tina缇娜阅读 471评论 3 19
  • 三年前的一个深夜,熟睡的母亲忽然全身抽搐,嘴角不断的往外流白色泡泡,像极了癫疯。 那是一个深冬,弟媳睡在西房间,我...
    一直努力的姑娘阅读 171评论 4 9
  • 2011年的夏天,在一个茶楼上夜班,2点下班,回房子一直走一条胡同,虽然有大路,不过要绕一点,走胡同十分钟就到了,...
    性感的申公豹阅读 74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