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流泪的树(四)之 做饭

目录:

第一章链接:会流泪的树(一)之  遇见

第二章链接:会流泪的树(二)之  反客为主

第三章链接:会流泪的树(三)之  入住


文/梦梦cute萌

本章导读:

上文提到振宇因柳树中央突然出现左雪的脸大惊失色从梦中惊醒,醒后的振宇一身冷汗,心魂还没抚平就听见床头一个女子的询问声,转头过去,见正是自己梦中出现的左雪。


振宇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祥装镇定的转过身来,面对面的正着左雪盘膝而坐,看见半夜不请自来的左雪,他没有一丝惊喜之感,反倒惊吓不行,为了维持自己男子的风度,这才一板一眼的微微皱起眉头,月光浸过窗户上的玻璃直接的投射在这对视着的两人身上。

“怎么?见到我很不高兴吗?”左雪打破了沉默,微微抿着似笑非笑的嘴唇。

“我为什么要高兴?你来我这房子干嘛?”

“没有想干嘛,就是闲着无聊到处走走,走到你门前时听见你叫了我名字,然后我就进来了”左雪摊开手掌表示自己也很不知其所以然。

听见左雪这么一说,本来很淡定的振宇也忍不住脸红了一块青了一块,这本不明亮的房子在黑夜里就像一个魔术师的黑箱子,可以一丝不漏的装下所有的不堪和隐忍。振宇不明白梦境里为什么会出现左雪,更不明白为什么他隐隐约约会有点惧怕。虽然左雪一直表现的是那么平易近人,随和体贴,但自从那天夜晚在自家院子那棵梧桐树下见到左雪后,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种道不明的苦涩之感,仿佛她是从某个不知道的前世穿越过来的女子,纯洁美好的因为某些未了的事而出现在这里。自己为何会怕她,就像她是来索要债务,而自己却深知还不了。至于亏欠的什么债,振宇就不明白了。振宇默默的沉思着,一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左雪已经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没有完全合上的木门告诉自己刚刚有人来过,很恍惚的他貌似听到了一声叹息,不远不近,仿佛已经叹息过了很久又好似正有人叹息,是真是假,是虚幻还是现实。她究竟是谁,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这个神秘的女子,唉,振宇也叹了一口气。

“懒猪们,快起来吃饭咯”第二天天才微亮就听见左雪畅快叮铃的催促声。本来就没有睡意的振宇很随意的伸展双臂伸了伸懒腰,他已经想好了,无论这不明来历的女子是想干嘛,他——冯振宇,奉陪到底!说到底只是因为隐约之中有些亏欠。

振宇早早的就闻到了饭香,他也似笑非笑的掂量着左雪的厨艺,肯定很不一般啊。振宇噌的一下从床上径直跳了下来,穿上了拖鞋像往常一样的甩动着双臂岀了房门。

一出门就见左雪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忙着在厨房和大厅之间穿梭,二蛋觉得很搞笑,正准备过去帮忙,就见大伯懒懒散散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见左雪的这般热情一时半会儿惊诧不已,呐呐的向振宇投岀疑惑的表情,振宇淡然一笑,摊开双手,表示也不知情。

“你们两个还杵在这干嘛!你们瘦的就像两个木桩似的,还不赶紧过来吃饭。”左雪一边解开围腰一边将椅子摆好。

两人也赶忙过去摆弄了一下饭菜,才敢坐了下来吃饭。两人也很默契的没问,这种沉默就好像是默认了左雪在这家的存在,另一方面,振宇两人从来没有请女人过来自家做饭吃,这还来了个自愿做饭的,这种享受虽然有些战战兢兢的,可是对他们来说也还算是一种享受,特别是向来爷俩对饭菜也不讲究,吃青菜萝卜也就习惯了,懒得再弄其他菜式,如今左雪进来了,这个房子是该有个女主人了。女主人是该有了,可是绝对不会是左雪。大伯已经做出一个决定了,得赶紧给小宇找个女朋友!

大家一起沉默的吃个饭后,各自又默契的各忙各事了,也没人说这饭菜如何,左雪倒也不介意,高兴的收拾起碗筷。振宇很疑惑今天大伯没有和左雪针锋相对了,而左雪看样子已经作了长期打算,大伯就没想过左雪的事吗?还是一直碍于面子没和左雪谈一下这究竟为何事!

第二天,村里就传了个遍,说振宇家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如花似玉,又善解人意,又能持家务。大家唏嘘不已,难怪振宇迟迟不肯娶妻,原来什么时候在外面就已经相好了人,还领了个白白净净的城里女人,这福气啊,是八辈子也难修得的啊。振宇明白,这个村庄就是这样,谁家有了点什么事,几乎村里的其他人比你自己还要早知道。也不知道是从哪开始传的,总之流言就是传了出来,要是谁家的媳妇生了,也许当父亲的还是被村里的人通知的勒,何况是振宇家掉了个好姑娘这么大的事呢。振宇不敢说左雪是不是好姑娘,毕竟她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而大伯就好似早已经对左雪了如指掌似的,一直没问左雪的来路,而振宇也一直和左雪保持着一种隐形的距离。

对外界的流言蜚语左雪没做任何回应,既然左雪没做回应,振宇就觉得自己更没有必要去说个什么,连她都不在意的事,自己一个男人还磨叽什么。这样一想。这事也就没清没楚的了。反倒大伯急得不行,左雪看大伯的这般反应很有意味的一笑而过,一切尽在掌握中。

振宇所有的注意力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转移到左雪身上去了,不是迷恋,只是好奇,好奇不知不觉的就成了特别关注。

其实很多偶然都是有理可寻,很多必要又无关紧要,往往人们看重那些无关紧要的必要事,而忽视了更多的偶然,于是,我们错过了。左雪的偶然出现,成了振宇必要的眼前事,于是很多偶然的后来事的出现就是必然了。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