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流泪的树(一)之 遇见

文/梦梦cute萌

本章导读:冯振宇自小父母双亡,和大伯相依为命,可大伯心里一直藏有一个秘密,关于弟弟的意外死亡,还有那棵会流泪的树。



冯振宇的家门前有一棵与众不同的树,这棵树会流泪。

那日大伯冯天成如往常一样倚靠在弟弟家门前梧桐树下乘凉,正觉酷热难耐之时,后背传来一阵阵清凉之意。冯天成转身过去,惊奇的发现,这棵梧桐树正在不停的往外流动着白色的液体。此液体比平日里自家给娃娃喝的牛奶要纯净得多。冯天成本能的摸了摸液体,粘稠又滑,放在舌尖舔了舔,竟然是咸的,他大惊,泪?他不敢妄自猜测。正犹豫是否告知他人时,那白色液体突然横空消失了。树上只是多了一条不明显的纹路,貌似人额头上的皱纹。

当天夜里,冯天成辗转反侧,心里一直不安。突然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出事了!出事了!快起来啊,出事了!冯天成蹭的一下坐起,光着脚就冲下了床,打开门,只听是弟媳声音断断续续,泣不成声。冯天成心里一阵惊恐,踉踉跄跄的连滚带爬的进了弟弟家,只见弟弟面如死灰的躺在了大厅木板上,周围都是村里的村民。三岁的振宇此时正伏在爸爸身边,握着爸爸的手说怕怕。从周边零碎的叫嚷得知,弟弟上山砍柴,不慎因雨天路滑失足,跌下山崖,一小时前,被山下的村民看见,就给抬了回来。此时的冯天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剐心绞肉似的疼痛,整个身的软塌在地。冯天成忍者悲痛给弟弟清洗身体时,在弟弟握紧的拳头里发现了一摊白色的粉末,冯天成眉头深锁,发抖的手点了一点在舌苔上,咸的,一样的味道!冯天成冒岀一身冷汗,急匆匆的给弟弟洗完澡就魂不守舍的出来了。

文/梦梦cute萌

三天后的送葬他没有去,一个人呆在房里不出来。正中午,估摸了大家都去了坟场,冯天成走到了弟弟门前的那棵树下,边抽着烟边皱着眉头围着这树打转。

几天后,振宇的母亲因心脏病突发也离开了。自此以后,振宇就和大伯相依为命。

冯天成是个单身汉,和振宇他爸自小父母双亡,相依为命。出去打拼了十几年,回到老家,看着弟弟娶妻生子。前几天已经物色好一个40来岁的姑娘,可碰上这事,也就告吹了,说是他家风水不好。直到振宇二十三岁自己也就老了。

自从爹娘死后。振宇家中一直闲置,久而久之,宛如一座鬼屋,尤其是门前的那棵日益繁茂的大树,隐约能感觉到勾魂之意,村里人每次路过都会避而远之。那年的惨事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都闭口不再提及。这棵树一直是冯天成心里的一个梗,也打小不让振宇靠近。振宇记得小时候调皮就一个人爬上那棵树上睡着了,接近傍晚的时候被大伯发现,向来温和的大伯一气之下,把振宇关在了房子里一个星期。

文/梦梦cute萌


孩子毕竟是孩子,越是不让,越是好奇。自从他发现从大伯的屋顶正好可以顺势爬上那棵树后,他的心就一直蠢蠢欲动。偶尔闲着无聊之时,他会爬上大伯的屋顶看着不远处日益茁壮的树发呆,仿佛可以看见爸爸的影子。他一直有种强烈的感应,感应到他爸爸就站在不远处数的地方对着他笑。

振宇是村里有名的孝子,虽然父母去世得早,可是他也将大伯当亲生父亲对待,一直心诚,敬爱。振宇人俊,读书识字又多,据说在城里还出了书。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加上热心肠,心系于他的女孩自然不在少数。只是不知是振宇情商太低还是充耳不闻,至今没有谈过一个女朋友。眼看快23了,大伯很是着急。

一日晚上,振宇像往常一样爬上大伯的屋顶,在月光的影映下望着树出神,这棵树仿佛一直渴望着自己,他决定得过去看看。当他顺着这棵树往下爬时,突然感觉下面有个人看着他。他猛地转头,发现月光下,有一双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心里一紧,一不留神,就直直的摔了下来。刚落地就听见了那女人银铃般的笑声,只是,这阴深诡秘的环境,越是空灵,笑声越是惊悚。振宇很尴尬的爬了起来,努力掩饰自己的不安和胆怯,努了努喉咙,正身问道:“你是谁?”

文/梦梦cute萌

目录:

下一章:会流泪的树(二)之 反客为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