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快感,叫做骑在十字路口正中央拼了命旋转车把铃铛

有一种快感,叫做骑在十字路口正中央拼了命旋转车把铃铛。

用这么长的一句话作标题,着实太长了点。而且可能有些平台,会有标题的字数限制,作不了标题。但是对于一篇主要是自己记录生活的文章,是可以任性地自己做主的。

这是我周一从天目山路和西溪路衔接口,左转绿灯,骑着小黄车进入路口时突然崩入脑子的想法。

然后我使劲地旋转着把手处的铃铛,‘当当当当当’,在那一刹那我感觉到特别的快乐,仿佛自己处于世界的中心,全世界,都在虔诚地注视着我。

从闲林骑到蒋村,花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是有好久好久没有超过半小时的骑行了,事实上,自从我的美利达红色小公爵自行车被偷了之后,就没有进行过长途骑行。都是3公里以内的小代步。

骑车的时候,脑子大部分时间是放空的,可以想很多事情,人只有长时间放空的时候,想的事情才会更加有意义,然而大部分想的事情,最终还是会被我们忘记的。

有意义的事情很多,能留下来的还是很少。

最近看《暴走大事件》,大队长骑行推广红鼻子的事情,就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相信也会被时间记住,至少记住好长一件事。看弹幕的时候看到满屏的“此生无悔入暴漫”,突然鼻子一酸。

人活着,一辈子,也许浑浑噩噩就过去了。我们不愿意将就,我们要做有意义的事。然而对于很多事来说,包括红鼻子节这件事,我们去做,并不只是因为它有意义,或者应该说,它的意义,有更深的意义。因为群众众生有爱,因为我们有爱,因为我们渴望这个世界能够更加美好,我们渴望更多的孩子都能够健康成长,而不仅仅只是为了有意义。

此生无悔入暴漫,买了一颗红鼻子。能做的不多,尽量为社会,多做一些有益的事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