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你一个戏子凭什么说我儿子?要不是你女儿不要脸用狐媚手段勾引我儿子,我儿子会看上她吗?”柳佩琴说着一把用力推向李月梅。

    李月梅虽然是戏子出身,但这么多年的豪门生活养尊处优,让她觉得身为豪门中的人都是有修养的,都是君子动嘴不动口中的,所以没有想到柳佩琴会推她,丝毫没有毫无防备的她,被这么一推踉跄了几步,最后一头磕在一辆奔驰车的标志上。

    要知道那个标志是独立安装在车身上的,这一头撞上去,原本她白皙光洁的额头上直接给划出一道血印,鲜血直流。

    李月梅只觉得眼前是一片金光乱颤,疼得她眼泪直流,用手一摸,看到手上的鲜血后直接尖叫起来。

    “你这个克夫的刹星,没有人要的老女人,你居然敢推我?”李月梅双眼通红的看着柳佩琴,一副恨不得要杀了她的模样。

    ‘克夫’这两个字绝对是柳佩琴心尖上的刺,她和慕烨父亲是大学同学,两个的感情非常好,慕烨父亲带她去见父母的时候,慕烨奶奶暗中调查了她的身世,但得她在出生后一个月父母双亡,跟随奶奶生活,让慕烨奶奶觉得她是命硬之人,便拿她和慕烨父亲的生辰八字去算,结果算出她真的是命格极硬之人,非常反对他们的婚事。

    处于恋爱中的人都是冲动的,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命格之说,不顾慕烨奶奶的强烈反对,就是要在一起,因为此事,慕烨奶奶被气病在床,不久之后撒手西去。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命硬不详之人,便偷偷离开慕烨父亲,几个月后,当她看到瘦了一圈,一身疲惫的慕烨父亲时,她便放下所有的命格之说,两人又在一起。

    慕烨的爷爷不再反对,他们历经波折步入婚姻的殿堂,那个时候柳佩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谁知道,在慕烨出生的一个月后,慕烨父亲就因为一场车祸身亡。

    自此,她成为a市人人口中的不详刹星,若不是因为她是慕烨的母亲,而慕烨是慕老爷子三儿子唯一的血脉,慕老爷子早就把她赶出慕家。

    从那以后,她为母则强,开始小心隐忍,精于算计,讨好慕老爷子,在慕氏二兄弟中扮演两面三刀的人。

    最终,在她多年的安排下,打败慕家两兄弟,帮助儿子做上慕氏总位之位,只是她最爱的人却永远也看不到他们的儿子有多么优秀。

    李月梅在她心上插刀,柳佩琴的愤怒可想而知,双目血红的瞪着李月梅,“别人可以这样说我,但你这个下三滥的戏子没有资格说我。”

    “戏子怎么了?戏子总好过你克死婆婆,克死丈夫的好,我看你这个女人命挺硬,说不定以后还会克死你儿子,最后孤独终老。”李月梅最气的也是别人揭她戏子的身份,所以在攻击柳佩琴的时候,语言也是极尽恶毒。

    作为母亲,哪一个女人能承受得了这样的辱骂,柳佩琴尖叫一声冲过去就死死的掐住李月梅的脖子,双目充满了杀气,“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居然诅咒我儿子,我要杀了你。”

    柳佩琴这辈子最在乎的就是她的儿子了,可是李月梅却诅咒了她心尖上的人,她下手的力度那是一点也不手软,掐得李月梅脖子仿佛要断了一般的疼,很快就翻起了白眼。

    一旁的夏建中也觉得妻子说的话太过恶毒,想着女人之间的事情,男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便转过身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心在她们一掐上就上前阻止,只是柳佩琴人高马大的,此刻又处于盛怒之中,她柔弱的身躯根本就不是柳佩琴的对手,拉扯了几...
    樱吹雪_1b2e阅读 33评论 0 1
  • 两人一来到地下车库,就看到慕烨扶着满腿是鲜血的夏心,李月梅尖叫着跑到夏心面前,“我的宝贝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
    樱吹雪_1b2e阅读 22评论 0 1
  • 夏心是故意的,当她看到陆奕寒牵着夏暖的手出现时,就故意把声音叫得很大,以此试图向夏暖宣示主权,让夏暖难堪。 因...
    樱吹雪_1b2e阅读 26评论 0 1
  • 前面谈到过,学习书法最好的办法是临帖,最好的老师是古代大家。那选择哪一家,学习哪一体呢?要我说,真没有答案...
    点画人生阅读 91评论 0 1
  • 睡不着,好想妹妹 因为我的懦弱,缺爱,堕落,贪婪,不为自己负责,拎不清,与自己当初并不是满意的人结婚,因为自己害怕...
    清零清阅读 2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