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两人一来到地下车库,就看到慕烨扶着满腿是鲜血的夏心,李月梅尖叫着跑到夏心面前,“我的宝贝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看到一向把自己疼在心尖上的母亲,原本腿上伤口就疼痛不已的夏心立刻就伤心的哭了起来,“妈,是夏暖,是夏暖她把我弄成这样的。”

    “什么?是夏暖那死丫头做的?她居然这么狠毒,居然对你下这么重的手,真以为自己找了一个有本事的男人就无法无天了?下次被我看到她,看我怎么扇死她。”李月梅声音里满是对夏暖的不满,要是夏暖在她面前,她肯定是几个耳光就上去了。

    夏建中是知道夏暖和夏心为人的,以前夏心和夏暖每一次发生争执,其实都是夏心的错,但是想着夏心受的那些委屈,他大多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夏心去闹,任由李月梅偏心袒护夏心,让夏暖扛下所有的委屈。

    但现在夏暖的身份地位不一样了,他以后用夏暖的地方还多的是,他可不想因为李月梅和夏心而让夏暖不认他这个父亲。

    夏建中看了一眼他们身后不远处挡风玻璃碎掉的车子,声音凝重的问:“你说暖暖把你伤成这样,那她为什么要伤你?反正总有个起因不是吗?”

    听到丈夫的话,李月梅也反应过来了,“是啊,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你?按理说夏暖那个性子,不会主动招惹人的。

    李月梅虽然不喜欢夏暖这个女儿,但从小到大看着她长大,对她的性子还是很了解的,知道她单纯善良隐忍倔强,从来不说好听的话,也不知道讨她喜欢,而夏心不但长得比夏暖漂亮一些,嘴巴也很甜很会撒娇,所以就夏心多一点,在夏心身上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她觉得以夏心的口才和外貌,以后是要嫁顶级豪门阔少的。

    所以才会在夏心遭到绑匪污辱之后,认为她当姐姐的没有保护好妹妹,很是讨厌夏暖,虽然夏暖和夏心的年龄根本就是一样大的,她还是觉得是夏暖的错。

    没想到到后来,却是闷声不响的夏暖嫁给全a市最有权有势的男人,而她最宠爱的女儿夏心却,李月梅落在慕烨的身上目光有些嫌恶,心里第一次有些不支持夏心的选择。

    慕烨今天收到的嘲讽和鄙视的目光已经够多的了,没想到现在一个戏子出身的女人也嫌弃他,想着陆奕寒给他的耻辱,无处发泄的火气终于找到了爆发突破口一般,目光阴沉的看着李月梅。

    “阿姨,你这目光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是我弄的?”慕烨冷着一张脸,态度很不礼貌。

    李月梅今天也是受了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出,在那么多人面前被陆奕寒警告,她活了大半辈子的脸都被丢光了,现在慕烨也给她摆脸色,她火气也上来了。

    以前夏心和慕烨在一起她是不支持不反对,毕竟慕烨的条件还是不错的,但是现在和陆奕寒一比,他连人家脚趾头都比不上,就拿陆奕寒今天的那几个伴郎团来说吧,哪一个都比慕烨优秀。

    只要他们把夏暖这棵大树哄高兴了,说不定那几个伴郎中的一个就是她家夏心的归属,她又何必去忍慕烨这一点气。

    “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要不是你在她们姐妹之间脚踏两只船,她们两姐妹的感情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要不是我家暖暖用生命救了你爷爷,在你爷爷床上鞍前马后的侍候了三年,你能做到慕氏总裁的位置吗?真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没有本事靠女人当上总裁位置还这么花心的男人!”李月梅手点着慕烨的胸膛,每说一句慕烨就被她推的退后一步,声音里极尽鄙夷与嘲讽。

    看到儿子迟迟没有回来,电话又打不通,担心儿子出事的柳佩琴到地下车库取车,准备去找儿子,结果看到李月梅羞辱她儿子的一慕,顿时,火爆脾气上来了,飞一般的冲向李月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虽然他们对彼此的身体都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中间的分别几天,让他们小别胜新婚,身体还是因为对方的触碰而颤栗不已。...
    樱吹雪_1b2e阅读 49评论 0 1
  • 夏心是故意的,当她看到陆奕寒牵着夏暖的手出现时,就故意把声音叫得很大,以此试图向夏暖宣示主权,让夏暖难堪。 因...
    樱吹雪_1b2e阅读 26评论 0 1
  • 夏心在她们一掐上就上前阻止,只是柳佩琴人高马大的,此刻又处于盛怒之中,她柔弱的身躯根本就不是柳佩琴的对手,拉扯了几...
    樱吹雪_1b2e阅读 33评论 0 1
  • 虽然手被松开了,夏心还是觉得手上的骨头像是被捏碎了一般,一动就疼。“烨哥哥,我的手是不是要废了?”夏心声音可怜兮兮...
    樱吹雪_1b2e阅读 24评论 0 1
  • 《生命,是一场没有「目的」的旅程》 时间: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能量世界1012天】 记录者:耿鲲鹏 前言:...
    耿鲲鹏先生阅读 294评论 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