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夏心在她们一掐上就上前阻止,只是柳佩琴人高马大的,此刻又处于盛怒之中,她柔弱的身躯根本就不是柳佩琴的对手,拉扯了几下也没有拉动柳佩琴,看着母亲都翻了白眼,声音慌乱的大喊:“烨哥哥,千错万错都是我妈的错,你先消消气,快劝劝阿姨好吗?再这样下去要出人命了。”

    慕烨冷哼一声,却没有上前,本来就受了一肚子的气,还被李月梅羞辱,甚至在他妈心上插刀,不让他妈出口恶气,他都觉得一口气咽不下去!

    “爸,你快来救救妈,妈快要死了。”夏心被吓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夏建中转身回头,也看到妻子两个白眼珠上翻,顿时意识到柳佩琴这是真怒了下死手,连忙上前将两人扯开,处于盛怒中的柳佩琴叫嚣着还要撕打李月梅,被夏建中死死的从后面揽腰抱住。

    “你个下三滥的戏子,居然敢说我儿子,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下雨被雷劈死,出门被车撞死,吃饭被噎死,睡觉被床天花板砸死。”柳佩琴一边口出秽言,一边还不解气的往夏建中的手臂上乱抓,很快,夏建中的胳膊就被抓得像花猫一样。

    夏建中现在是体会到为什么把女人形容是母老虎了,这个柳佩琴绝对是母老虎的化身,他一个大男人都快支撑不住她的力道了。

    “烨哥哥,你不要生气,我妈是看到我太紧张了,所以才会说那些气话,你千万不要因此不理我。”夏心眼含热泪的看着一脸冷若冰霜的慕烨,心里隐隐有一个直觉,她和慕烨经过这一次,很难再回到从前。

    “夏心,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扶你妈离开,你想出人命是不是?”夏建中恼怒的看着一脸紧张和慕烨解释的夏心,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在意慕烨的态度,真是气死他了。

    夏心见发火中的父亲以及在地上不停咳嗽的母亲,犹豫纠结了一下,还是扶着李月梅离开。

    见李月梅坐上车,夏建中一把将柳佩琴推到慕烨身上,拔腿就跑向车子。

    柳佩琴的力气也用得差不多了,根本就没有准备去追他们,见他们跑得比兔子还要快的模样,不禁虚荣心大增,双手插腰,对着正在开车的夏建中大骂,“没用的孬种,吃软饭的臭男人,有本事不要跑,看我不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折腾了一天,慕烨也累了,神色疲惫的道:“好了,妈不要闹了,一会被散席的宾客看到不好,我们快走吧!”

    “这下你看清楚夏家的真面目了吧?以后不要再和夏家的人搅和在一起,赶紧和夏心分手,今天我和你把话说下,如果你再敢和夏心在一起,这个家里就有她没我。”柳佩琴一脸生气的道。

    “妈,我累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慕烨说着留下柳佩琴扬长而去。

    “儿子,不要走,等等妈!”柳佩琴追了上去。

    待几人离开后,站在隐蔽处的韩修源,苏湄,林薇和唐佑恒,陆奕宁等人走了出来。

    林薇拍了拍手,一脸的兴奋,“妈呀,这可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热闹的一场狗咬狗的戏了,没想到你们豪门中的女人打起架来,一点也不输俺们农村女人啊!”

    林薇一高兴,就暴露了自己不是豪门千金的身份。

    唐佑恒宠溺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注意你高贵的气质。”

    林薇斜昵了他一眼,“切,在你爸妈他们面前天天装淑女已经够累的了,还不能让人家有点人身自由了?”说完看向陆奕宁,“你准备把这视频发给哪家报社?”

    “谁说我要爆料给报社赚钱了?这些个人一个个都非善类,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找我家嫂子的麻烦,我要把这证据留着给我家嫂子,说不定有一天可以作为嫂子还击他们的筹码。”陆奕宁一脸高深的道。

    林薇看着陆奕宁,想起自家那个往死了作的小姑子,声音羡慕的道:“要是我家也有一个像你这么可爱又善良的小姑子,我一定会幸福死的。”

    苏湄白了一眼身边的韩修源,一把搂住林薇的肩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羡慕夏暖有一个暖心的小姑子,可是你别忘了陆家还有一个白莲花林以沫,而林以沫身后又有一个视她为孙媳的陆老爷子,夏暖这媳妇路可是一点也不比我们轻松呢!”

    林薇一想到陆老爷子那冷酷严肃的表情,无奈的叹了一声气,“是啊,希望夏暖自求多福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两人一来到地下车库,就看到慕烨扶着满腿是鲜血的夏心,李月梅尖叫着跑到夏心面前,“我的宝贝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
    樱吹雪_1b2e阅读 22评论 0 1
  • “你一个戏子凭什么说我儿子?要不是你女儿不要脸用狐媚手段勾引我儿子,我儿子会看上她吗?”柳佩琴说着一把用力推向李月...
    樱吹雪_1b2e阅读 19评论 0 1
  • 虽然他们对彼此的身体都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但中间的分别几天,让他们小别胜新婚,身体还是因为对方的触碰而颤栗不已。...
    樱吹雪_1b2e阅读 46评论 0 1
  • 夏心是故意的,当她看到陆奕寒牵着夏暖的手出现时,就故意把声音叫得很大,以此试图向夏暖宣示主权,让夏暖难堪。 因...
    樱吹雪_1b2e阅读 26评论 0 1
  • 01我们的努力求证 从小,努力就无处不在! 对自我的证明如影随形!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 我家里只有姐妹三个,没有男...
    一棵开满鲜花的树阅读 305评论 14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