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

01.

“这快过年了什么都贵,就做了个保养换个机油花了我400块钱!” 我肉疼的看着手里的收据,身边停着辆洗的蹭亮的白色起亚K8。销售的店员不停缠着我说这个要修理,那个要做清洗,我的天,还想让我办只要2688的会员卡,心里给他比了一万个中指,我可是今年刚买的新车啊。

本来今年打算坐新开的高铁回老家,然而前两天凌夜打电话给我说泰国刚玩回来有很多行李,要我开车回去,真拗不过她。我这亲妹妹去年考上了我所在城市的重点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我觉得她挺适合的,有时候有点小霸道,一般人都说不过她,但还挺开心跟她交朋友。

“老妹,你在哪了? 都快1点半了!”

“哥,快到了,机场过来的路上堵车呢!‘’

挂了电话,我只能坐在车里等她。

“FM111 交通之声,一路有你,欢乐同行! 现在请高速凌凌漆为您播报最新高速路况。”

收音机里都是各路段堵车的消息。看来又要堵回去了,算了,堵车不赌心嘛,况且有我这妹妹在,一路别想消停。

等的我快睡着了,迷迷糊糊看到前面一辆出租车停下,见凌夜从车里下来开心的向我招手,“哥,快来,快来帮我拿下行李”。

“老妹,不是我说,怎么带这么一大堆东西回来” 看着眼前的两个大行李箱和她身上挂着的大包小包。“现在淘宝上不都买的到的。”

“哥,你懂啥,我要拿来送人的,这是心意,还有一些是同学要的代购” 说着递给我装着三个盒子的袋子,“拿去,你的最爱,芒果椰汁糯米饭!”

我望着盒子里的躺着的美食,瞬间整个心情就好了,满脑子的芒果的香甜和椰汁糯米饭的软糯口感。

“好了,走吧,赶紧出发,不然回不去了。”

“离过年还有三天呢,要不是今天的机票最便宜,我想再玩两天。”

“知道知道!” 我启动了车,把车缓缓驶上公路。

“嘻嘻”凌夜狡黠的看了我一眼,“哥,今年回家爸妈又要催你赶紧结婚了吧,我跟你说,妹子在泰国给你物色了好几个大美女哦,要不要看看。” 说着翻起手机相册来。

我白了她一眼,继续开我的车,表示今天还是尽量不要理她为好。

车拐了个弯上了高速,顺利的开出了城,一路畅通,心情那叫一个舒畅,老妹晒着耳机嘴里轻轻的哼着歌,翻着手机的相册,估计都是她在泰国拍的照片,但怎么都是女人呢? 我忍不住瞥了几眼。

“我说~你特么尽拍美女啊”

“哼哼,美女多养眼啊,胸又大,还可以摸哦,哥。” 她色眯眯的说到。

我一阵无语 “那是人妖吧,你是不是跑啥未成年禁入的地方玩去了。 ”

“停,停,停” 她故意板着严肃的脸,“哥,我才不要你来教训我呢。你自己当初去的时候,指不定都去逛过了吧,嘿嘿,跟你说啊,回去你可别跟爸妈乱说,哼哼”

我倒是想多教训她几句,我那可是单位旅游,能去什么不正经的地方,再说也找不到机会啊。

正说着我赶忙踩刹车把车子减速,前面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我无奈的伏在方向盘上望着前方望不到边的红色刹车尾灯。

“好了吧,停下来了,乌鸦嘴!这回搞不好要半夜才能到家了。”

“哥,你看前面有人已经在路边上开始烧烤了”

凌夜感到好玩,说着打开天窗,站在椅子上望外瞅。

“下来吧,别看了,好像下雪了。”

天窗一打开,明显感觉到钻进来的冷空气异常的寒冷,吹的我一个哆嗦。渐暗的天色,一朵朵小小的雪花飘荡,随着风袭来,落在车窗上。

“还好油加的多,等一会队伍动了,我们就近的出口下,走省道吧,下雪了,得赶紧回去”

“哥。。。” 凌夜用不相信的眼神望着我。

“干嘛~!”

“你认识路吗?我保持严重怀疑。”

“去去,咱不是有导航吗? 怕什么,保证丢不了。”

02.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汽车的远光灯照射着车前不到50米的地方,硬币大小的雪花在灯前飞舞,打在车窗上,雨刮器咯吱咯吱的响着。车窗后视镜上挂着一个紫檀色的弥勒佛,笑眯眯的跟着车在晃动。收音机里面放着过年的许冠杰的财神到,颇为喜庆。

“哥!”

“干嘛!”

“你迷路了吧!”

“没~有~”

“就是!”

“就没有!”

“你看看导航,都显示没路了。”

“也许是信号不好!”

“已经很久没看到一辆车了。”

“快过年了嘛,人少正常。”

“刚才经过了一群羊!”

“。。。。。”

好吧,我可能开错路了。。。但是车载导航没有报错啊,难道真没信号了,我敲了敲车载的导航仪。尼玛,死机了。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刚花了2000块在天猫上淘的导航仪啊,就这么不争气。没办法,我只能把车先靠边停下。

“亲爱的妹妹,用手机地图定位下,设个导航呗?"

“哥,我想跟你说个不好的消息。”凌夜把手机递到我面前,“我早就打开了地图,但是手机没有信号...”

“不会吧”

我赶忙掏出手机,手机里有两张卡,一张是联通的一张是移动的,此时都显示没有信号。

“真没信号啊”

我整个人瘫倒在车垫子里面,心头笼罩着阴云。

荒郊野岭,大雪纷飞,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一辆车和两个人。

凌夜幽幽的看着我说:“你说现在像不像小说情节的转折点,突然有只怪兽窜到车顶上,尖利的爪子把车顶抓出几道裂缝。但是最终哥你英勇的跟它搏斗,从坏人的手中救下了瘦小柔弱又可爱的小妹。”

我无语的歪着头看着她好一阵,没好气的说,“别开玩笑,真有凶杀犯,我可救不了你,还指望着你来救我呢,你不是跆拳道黑带吗? ”

“那是,但这个时候必须要突出哥你的非凡的勇气啊,说不定就能有个奇遇,或者你的王霸之气一外放,给你招个漂亮媳妇回家,今年就可以过个好年了,哈哈哈哈哈” 她放肆的笑道。

“懒得理你,还是早点上路找找信号吧。” 我说着起身,准备发动汽车。

过了好一会,我一直保持着点火的姿势,但我的脸已经快没有血色了。

“哥,你怎么了,你怎么不发动车子啊?”

“我发动了,但是连点火的声音都没有,钥匙转了好几次了。。” 我转向凌夜,露出铁青的脸色说到。

“你...你别吓我啊.....”这时候她也有些紧张了,连忙抢过我的手,启动了好几次,依然没有反应。连平时熟悉的咔咔咔的点火声都没有。

此时四周一片死寂,雪在车窗上已经积起了起来,黑暗的车厢中,只有两双扑闪扑闪的眼睛在黑夜里对视着,都能感受到对方眼中的不安在蔓延。

“哥”凌夜首先打破了沉默。“我们是不是要下车去看看。”

“好主意,可是,我不会修车!”

“打电话救援?”

“你傻啊~手机没信号啊!”

“那怎么办吗?老爸老妈还等着我们到家呢。”凌夜带着哭腔说。

在这本该很紧张的时刻,我心里却不合时宜的暗爽, “终于也有你害怕的时候啦,哈哈!”

想归想,这时候要说出来非得挨她拳头不可,准备说点什么安慰下凌夜。但当我看到她身后窗外的景象,瞬间整个人愣住了。胸口像压了块石头吐不出来。我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哥,什么,东西!别吓我啊” 她瞧我的样子,不敢回头看。

“是雪。。。雪。。。雪停了!”

“你,你敢吓我!”凌夜气鼓鼓的作势要打我。

我缓过神来,赶忙转回身指着车前方道:“你快看,是雪停在空中了。”

她两只眼睛顿时瞪的老圆, “哇~好漂亮~!!!”

凌夜一声尖叫,推开车门就要跑到外面去。

“别出去~”

但已经晚了,我来不及阻止,只好赶忙拿过她留在车上的羽绒服。

推开车门的瞬间, 我也被眼前的景色给震撼了,真的好美!无数的雪花静静的悬停在空中,没有风,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停止了。车灯的反射下,雪花晶莹剔透,反射着点点星光,犹如一片仙境。 我伸出手指头,轻轻地把一朵雪花托起,多么完美的一朵六角型冰晶,碰触到手中的温度后,它缓缓融化。我迈开步子朝老妹走去,带起的气流推开前面的雪花,在我身边流动。走到近前,发现凌夜伸着手傻愣愣的站在那,我拿出羽绒服赶紧给她披上。

她回过头,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就要流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

“哥,太漂亮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景色。” 凌夜哭咽着说。

“等等,你刚才看到了吗!” 我伸手阻止她说话。

“什么啊!”

“你。你有没有看到刚才雪花一起动了一下?”

“哥,你又吓人,我怎么没看到!”

话音未落,突然这方世界的雪花整齐划一的颤动了一下,扑通! 就像心跳。

这回我们都看见了,诡异,未知的恐惧再一次占据了我们心头。

扑通,又颤动了一下。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雪花颤动的越来越快,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整齐划一的律动,一声声击在我们的心头上。

我们恐惧的抱在了一起。

随着雪花的颤动,四周的空气渐渐开始躁动,空中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此时黑暗的天空就像个妖怪的大嘴准备把我们吞噬。风咧咧作响,卷起我们的衣摆一直往上飘动,一些雪花先于我们脱离地面朝漆黑的上空射去。

“老妹!” 我大声的叫道。

“哥!”

“哥想最后跟你说句话!”

“不用说了,哥,我都知道!我们来生还做兄妹!”

“我是说,都是你这个乌鸦嘴!” 四周风已经挂的我的生疼,我用尽力气喊道,“真的有妖怪啊啊~!”

终于吸力大过了两个人的体重加地心引力,拉着两人朝黑洞洞的天空飞去,一起消失在了夜色中。

过了好一会,雪花渐渐的重新落下,车前的大灯嗤嗤的闪了两下,突然车里的收音机大声响起,新年的歌声在雪中飘荡。

3.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嘟嘟嘟嘟。。。”

“怎么回事,电话也不接!” 老头子拿着电话,对着正在看电视的老伴说,“老伴,你说他们没有问题吧。”

电视里放着去年很火的电视剧《来自星星的你》。

“没事”老伴抹了一把眼泪道,“估计凌天又开迷路了,这不常有的事,年轻人路上可以玩玩,过年之前回来就行。”

“你啊,老是这种宽脾气,凌夜就是太像你了。”

“去去去,凌天不跟你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哼╭(╯^╰)╮”老头子有点小傲娇。

“好了,过来陪我看电视啦,你看都敏俊西,长的又帅,又体贴~你说咱女儿能嫁个这么个帅哥就好了。”

“想太多了吧,咱女儿那疯劲,野蛮女友比较适合她。”

“说啥呢,说啥呢!”

老头子眼看又要挨打,抱了个抱枕端坐下,指着电视道,“看都敏俊西~!”

------------------------------------------------------------------------------------------------

四周一片黑暗,头顶上方传来一股腥臭味,我抬眼望去,黑暗中有两只灯笼大的眼睛,鳄鱼般的瞳孔散发着诡异的红光,眼睛转向我,在空中拉出一条红色的轨迹。腥热的口气喷在我脸上,我能感觉到死亡的接近。 血盆大口缓缓朝我接近,要把我吞噬。

“不要啊~,我还不想死!我还没娶媳妇啊!” 我双手慌乱的挥舞着。

“慕清,我的女神,永别了!”

“哥~” 耳边传来凌夜的声音,“诶,哥,醒醒,醒醒!”

“凌夜!” 我猛的睁开眼睛,惊魂不定的看着四周,还好是个梦。

我想起身,却发现此刻我们俩人悬浮在空中。

“哥,慕清是谁?” 凌夜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八卦的眼神。

“凌夜,这是在哪?我们怎么会飘在空中?” 我还是岔开话题吧。

四周的景象同时吸引着我,阳光照得暖暖的,我们身处在一片美丽洁白的沙滩上,身后是一排排的椰子树,底下有个摆满椰子的小树屋。沙滩四周插着一些遮阳伞和躺椅,远处的碧蓝色的海水打着浪花,在沙滩上翻滚。

“普吉岛!”

“你确定?”

“我确定啊,我刚从那里回来,这就是我去的那个沙滩。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奇了怪了,难道我们已经死了,这里是天堂?”

我们两个人浮在半空中,双腿盘着,用手支着下巴,思考这个严重的人生问题。

“Hello, are you alright?”

正当我们愁眉不展,一道声音从虚空中传来,接着出现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的沙滩裤,黝黑的皮肤,女的穿着比基尼,身材火爆性感。

“哥,这两人我在普吉岛就见过。”凌夜小声说道,“那女的长的好看,我盯着看了好久,印象深刻。”

“....”

“Hi, sorry for brought you here, we need your help!”

“四道破(STOP!).” 我伸手阻止,需要我们帮忙?那就对了,有求于人就好说话了嘛!

“请说中文!”

就算知道他俩是外国人,这么大老远把我们弄到普吉岛来,总有办法吧,况且我外语也有点着急。

两人对视了一眼看着我道:“哎呀,会说中文呀,那就好了嘛!”

我傻傻地看着眼前两个老外的面孔,吐出纯正的中文感到深深的不和谐感。

“秦岚,先把幻境投影给关了吧,让他们熟悉下环境,我跟他们解释下!” 女的点点头,退开几步消失在虚空中。

“重新自我介绍下,我叫秦风,刚才那位是我妹妹,秦岚!是我把你们邀请到了我们飞船上,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随着秦风的介绍,四周的场景渐渐淡去,显露出原来的样子,原本空旷的沙滩变得非常狭窄,我们身处在一个奇怪的舱体中,灰白色的墙面没有任何凸起,流线型的弧度偶尔转过几道蓝光。但引起我注意的是秦风,他黑色大汉的形象消失了,一身灰白色连体服,黑发盘起插着个发簪。两鬓处留着两束长发,就像个古人穿着充满未来感的服装。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说中文?” 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讶异的看着他。

“对啊,大半个银河系都说华文的!别紧张,简单来说我们是外星人。” 秦风边解释着,示意我们跟着他一起往一头船舱的一侧飘去。

“不好意思,重力系统有些问题,纳米豆兵们正在修复中。”

我们一边行进,一边听着他介绍:“我们调出了这位女士的梦境,用投影仪投影到你们熟悉的场景,用来安抚你们的紧张情绪,看来效果还不错。”

“我们真的是在宇宙中吗?你们真的是外星人吗?” 凌夜问道,她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对的” 秦风在一扇门后面止住身形,伸手请我们进入 “欢迎来到萤火虫号的舰桥。”

我犹豫了下,首先迈步跨入舰桥,门刷的一下打开,把我引到一个四壁都是透明的空间。天哪,我们真的在宇宙中,我抬眼望去,满天的星光密密麻麻的闪耀在头顶,这比在地球上能看到的数量多好几倍,亮好几倍。秦风在旁边轻轻推了推我,指了指脚下。我随着他的指引向下望去,入眼的是一条壮丽的银白色的大河,密集的星光像浪花一样时起时伏,时而搅动在一起,时而分散开来。

“这是银河” 站住不远处的秦岚解释道。

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银河啊,再多的电影特效都比不过眼前景色的雄壮。

过了一会,我们缓缓往下沉去,脚尖轻轻的碰到了底部,虚空中翻起一小片蓝色波澜,似乎重力恢复了,我们站立在依然透明的地板上,说不出的神奇。

好一阵子,我们两个才从震撼中有些缓解,准备接受我们被外星人掠来的事实。

凌夜自来熟的问道:“这位秦大帅哥,我叫沈凌夜,这是我哥,沈凌天。请问你们把我们带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吗?”

“沈兄,凌夜,您好!是这样的”秦风彬彬有礼的解释道,“再过不久,就是我们银河华夏联邦的举国祭祀活动,在这段时间,游历在外的子弟,都要回到原来的星球跟同族人一起度过和祭祀。我们华夏联邦统治着半个银河系的疆域,所以每到这个时候,银河系的航道是最繁忙的程度。”

“风,别废话,说重点的!”秦岚插嘴道。

“好吧,我跟秦岚离家比较远,需要通过量子虫洞的轨道跳跃星门进行跨星系跳跃才能到家,但是旅行的人实在太多,星门只有一座。我们排了好久的队伍都看不到尽头。所以我们选择相信了一个黑心商人推荐,购买了一个小型飞船外挂式虫洞跳跃仪。”秦风说着指了指飞船外面缓缓转动的圆环,“就是围绕在飞船旁边的这两个环状物。但是后来我们才发现这个跳跃仪搭载的是最原始的非稳定性虫洞链接跳跃装置,它只利用宇宙中现存的虫洞进行跳跃,而不是像星门一样的主动式虫洞发生器跳跃仪。”

“由于虫洞随机分布性,我们只能经过多次跳跃,来抵达目的地,但是虫洞路线计算仪出故障了,来到你们星球附近,所以我们只能请求你们的帮忙。” 秦岚见秦风越说越离谱,随即抢过话头总结到。

“等等,等等,等等!” 我越听越不对劲,抬手止住了秦岚继续说下去,“让我理一理,理一理。”

我在透明的地板上来回的踱步,凌夜忽闪忽闪的眼睛好奇的盯着我。

“让我总结下啊,也就是说你们要回家跟家人团聚,遇上了大堵车,下了主干道,用了不靠谱的导航仪,然后迷路了。” 我指向他们,一口气说完,“是不是这样!”

“恩”他们呆滞的表情,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

“哈哈哈哈!”凌夜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笑的都快抽搐了,最后有气无力的搭在秦岚的肩膀上指着他说,“哥,哈哈,这俩外星人的经历怎么听起来似曾相识啊!哈哈哈!”

我满脑袋黑线,望着秦岚和秦风无辜的眼神问道,“好吧,那你们需要我们什么帮忙呢?”

“华夏联邦对各个星系智慧文明的基因图谱都有采编归档,而且不同文明的基因都有他们的特异性。我们只要把你们的基因信息采样传送出去,我们就能回去了。”秦风耐心的跟我们解释着。

“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跨星域通信需要量子虫洞的辅助,而且这艘飞船只是普通的小型星域航行飞船,没有引力波通信技术。所以我们只能使用原始的做法。”

我主动忽略了那些听不懂的术语,“没电话,你们也敢走野路啊喂!那原始的做法是什么?”

“我们利用中子星的脉冲频率,调制加载上紧急求救信号和你们特殊的那段基因信息就可以了。他们就能找到我们。”

“好吧,那你们赶紧采样,送我们回去吧,我们也赶着回家过年呢。”

“我们飞船只有普通的医疗室和一把简易的基因修复枪,虽然秦岚修改了基础回路,但它只能进行实时采样传输,所以需要你们过去一趟。” 秦风说道,“不过你们放心,我们来的路上就碰到过中子星,只要往回跳跃两次就到了!来回只需要一天左右时间。”

“事实上已经跳跃过一次了,你们现在至少离原来星系500光年左右。”秦岚接续着她的结论杀。

“我XX,这辈子第一次碰到外星人,就遇到两个坑王啊!” 我一阵无语。

4.

“警报,警报!空域38星度所在恒星系出现大规模舰船迹象。请求紧急处理!”

操作台上方投射出一面透明光幕,红色的闪烁部分提醒着危机的存在。

秦岚伸手对着光幕,点开红色部分查看了一会,开口道:“有意思,主脑,启动空间隐形系统。”

“真没想到这个拥有三个太阳的星系也能孕育出高级文明!”

“不会被发现吧!” 我紧张的凑前问道。

“放心吧,只是刚发现曲率航行的文明,发现不了我们。”秦岚道,“不过曲率航行会干扰这片空域的稳定性,风,开启下一次跳跃吧!”

“好的,主脑,能量授权完毕,接驳量子虫洞系统,进行下一次跳跃!”

“请稍候,充能完毕,跳跃开启!” 主脑的声音沉稳,不高不低,让人听着很舒服。

头顶上方的两个圆环缓缓的开始转动,一个横转一个竖传,发出“唰唰”的声音,越转越快,最后几乎看不清了,满天的星光开始扭曲,旋转,脚下的银河也变成了弯弯曲曲。在转动达到某个个顶点之后,

“跳跃”

主脑简单的说了一声,空间似乎颤动了一下,所有的星光和银河都消失了,四周一片黑暗。秦岚手在空中划了一下,四周空间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

“大概3.5个地球时左右就可以抵达目的地了!”

“哥”凌夜小声的叫我,“我们能赶的上回家过年吗?”

“应该可以,秦岚刚才说来回只要一天时间。算算我们出发之前还有三天,路上花了一天,来回中子星一天,也就是最后一天肯定能到家了。” 我安慰凌夜道。  

突然秦岚把脸伸到我们中间,靠的很近,观察我们两个好一会,一本正经的问道:“你们~交配吗?”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在她脸上:“我们是兄妹啊,喂!”

“说什么呢!”凌夜脸红的跟苹果似的,把双手放在秦岚脸上蹂躏,她一本正经的脸挤成嘟嘴的可爱状。

“哈哈,不好意思”秦风走过来,按着秦岚的头道,“小妹不懂事,别见怪!我们华夏族人的大脑进化更加完全一些,那方面的事情主要以思维共情来做到,所以她一直比较好奇。”

“那不是传说中的神交吗?”我不怀好意的揣测道,“那你们怎么生孩子啊?”

“父母双方采集精子和卵子,然后通过对各受精体的分裂培养,再进行基因筛选,留下基因最好的卵体,再重新植入母体培养!这样可以保证生物演化的进程,但是又有一定的控制取向。”秦风解释道。

“哼,人为干涉生物演化总归不好,把成千上百万年的进化流程给缩短在几百年之间,最终还是会断了族人的进化道路。”秦岚有点小气愤,“所以我还是对自然演化的原始交配形势感兴趣。”

“不说这个了啦!”凌夜有点听不下去了,问道,“秦风,秦岚,你们回家,父母会管你们吗?”

“一般不会”秦岚想了想道,“秦风是家里的长子,这次回去父母要给她介绍另一个家族的千金认识,他嘀咕了一路不情愿了,我有理由怀疑他是故意迷路的。。。”

说道这,秦岚和凌夜都不由的望向自己的哥哥,眼神充满了不信任。

四个人就这么瞎聊着天,从华夏族的现况,银河的趣闻,地球上上班的小事和父母催婚的无奈,一晃3.5个小时就过去了。

“注意,抵达目的地,退出跃迁。” 主脑的声音传来。

5.

中子星,一部分恒星死亡时,从壮丽的超新星爆炸中产生的一种星体,或者说恒星的残骸吧。 而其中一些中子星会变成高速旋转的脉冲星,它会往宇宙间发送强烈的周期性无线电脉冲信号,就像人的脉搏一样证明着它的存在。由于这种特性,华夏联邦在其星域设置了脉冲灯塔调频系统,利用其强烈的脉冲信号,作为宇宙中航行的灯塔来使用。简单说就是宇宙SOS求教信号,几乎所有华夏联邦航行的飞船都有这套接受系统,一旦在附近航行的飞船或者设施收到调制过的求教信号,就会送去统一的救援中心安排营救。

这片脉冲星所在的空域流光四溢,四周布满了不安的能量,青蓝色的绸带般的气体尘埃绵延几千万里,绕着这片地方旋转着朝外散开。空域的中心是个亮蓝色的气体光团,神秘的脉冲星就在里面。超新星的爆发威力已经消退,但是这里还是充满了各种危险。

在离星团稍远的地方,虚空中闪现出一个细小的物体,接着突然膨胀填满了四周。

“好了,到了,主脑,启动调制脉冲信号装置!” 说完,秦风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枪来,枪头上是个喇叭状的嘴,对着我说:“来吧,靠你了,这就是改造过的基因修复枪,一会可能会有点疼。”

我无奈的伸出手臂,眼睛紧闭,心想,来吧,打了这一针,我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半响没有动静,瞥了一眼秦岚,“咋回事。”

秦风指了指背后说:“为了保证采集的准确性,枪要打在背后抽取脊椎液!”

“我了个。。。之前没说啊,你们耍赖!”

凌夜勾搭着秦岚的肩膀,对我握了下拳,“加油,哥!”

“加油” 秦岚跟着点点头。

“哥,你要死了,我会照顾好咱妈的!”

“你个白眼狼!”我使劲翻了个白眼,不情愿的撩起背后衣服。

“忍一下,马上就好!”秦风摸了摸脊椎骨的位置,把枪对准地方,扣动了扳机。

我等了一会,转身问,“好了啊,没有感觉啊!”

“啊”话音未落,一股电刑般剧痛窜过我的脊柱,肆虐的沿着我的神经向全身蔓延。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尖叫。但这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还没喊完啊字,我已经全身虚脱的靠在秦风肩上,满头大汗。 秦岚和凌夜赶紧上来接住我,扶着我坐下,地板上面自动分离出一个椅子,以最舒服的坐姿接住了我。

“警告!警告!空域52星度位置出现跃迁反应!距离飞船4500米!”

所有人随着主脑的指示朝上方望去,漆黑的深空中,原本没有任何存在,陡然空间一阵搅动,两艘至少有千米大小的飞船从小到大一瞬间出现在这个空域。两艘战舰一上来就互相开火,肉眼可见的巨大光束打在对方舰身上,激起一层层的波澜。

四千米的距离,在宇宙中航行等于就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秦风,快上传数据啊!我们走!”秦岚喊道。

“马上好,再等一会。”

“警告,探测到飞行器,朝本舰接近!”

“秦风,快呀!”

“警告,本舰已被锁定,探测到核反应!”

“快啊,秦风!”

“我的妈呀,是不是核弹啊!”

“凌夜,你个乌鸦嘴,哥真死了,一定找你陪葬啊!”

“好了!”秦风终于完成了调制信号,“主脑,启动应急跳跃,能量授权完毕,接驳量子虫洞系统,跳跃启动”

“启动应急跳跃,1,2,3 跃迁。”

飞船瞬间消失在这片空域,我们看不到的是刚才的这个地方,瞬间一枚核弹爆开,闪烁着死亡的光芒。

“应急跃迁结束,注意,退出跃迁。”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飞船已经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这里离刚才空域不是很远,应急跃迁飞船耗费能量,而且距离很短” 秦风解释道,手在不停的空中挥舞:“主脑,能量授权完毕,充能系统,准备进行下一次跳跃”

“充能中...”

“警告!空域68星度发现异常重力源,飞船正被拉向该重力源!”

秦岚不敢置信的奔向控制台,查看着眼前的屏幕,叫道“我的天,这中子星域是个双星系统,恒星爆炸的时候,一颗变成了脉冲星,一颗变成了黑洞!”

此时我已经有点麻木了,刚经历过核弹的威胁,现在又是黑洞。我转头问凌夜:“老妹,哥只想回家过个年,跟爸妈好好吃顿饭!”

凌夜靠着我的,说:“哥,要是这回能回去,以后过年都不出去玩了,放寒假就在家里陪爸妈!”

我一阵感动,凌夜接着说:“哥,你能告诉我慕清是谁吗?”

“死到临头了,还想着八卦呢!”我一巴掌打在凌夜头上,控诉到。

“秦岚,我们会死吗?” 我转过头问她。

“不知道,黑洞的那头谁也没办法探测,也许是另一个世界,也许我们会被分成粒子,又被黑洞给吐出来”

此时的吸引力越来越强,不仅仅是飞船,我感觉到我们不自主的朝着一个方向移动。

死亡在接近。

“你们别急!”秦岚转头跟我们说,“主脑显示只是一个中小型黑洞,根据计算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充能完毕,跳跃出去。只是。。。。。”

“只是什么!”

“你们应该知道引力越大,时间越慢的道理吧?”

“好像有部电影里面说过!”

“我们现在正被拉向黑洞,外面的时间会变的比我们快好几倍,哪怕是几分钟的时间,我是说,你们可能赶不上你们说的新年了,我知道这对你们很重要。”

我和凌夜俩人都沉默了,互相牵着对方的手,感受到从死亡的威胁到希望突然来临的心里变化,某些东西变得坚定。

“谢谢你们,秦岚,秦风!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想回家的感觉,期望下一秒就能回到家门口。当你面对宇宙的时候,再壮丽的美景,都抵不过它带给你的那份深深的孤寂。亡命的逃亡,黑洞的威胁,让我更加渴望那份曾经触手可及的小团圆。”

“所以要谢谢你们!” 凌夜接着我的话说道,“此刻只要能与家人团圆就是我们最大的祈愿了。”

“充能完毕!接驳量子虫洞系统,跳跃开启!”

此刻主脑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

环绕着飞船的双环再度飞快的转动,发出哗哗的声音,当转动某个顶点,空间开始扭曲。

“跳跃”

6.

2027年1月27日23:50分,地球的上方停着一艘奇特的飞船,圆鼓鼓的球体上,有两个双环缓缓的转动。

“真幸运,哥,能赶在最后一刻把他们送回家。”

“嗯,秦岚,我发现沈凌天的基因有些特殊。"

"什么?"

秦风摇了摇头,"只是觉得有点眼熟,我们也回家吧!”

在月球轨道附近,空间扭曲,一艘抵上半个月球大小的飞船突然膨胀填满了这片空间,船身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秦字。

此时我和凌夜已经站在了离家门口一条街的地方,秦风把我们直接传送到这里,省去了我们赶路的时间,终于这最后一刻到家了。老爸老妈站在家门口一直焦急的张望着,突然看到我们出现终于放心的笑了,我和凌夜相视一笑,朝爸妈挥挥手,开心的跑过去。

尾声:

新年的钟声响起,又一年与家里人一起度过,但心里却充满了感激。

老妈没顾着看电视,不停的往我和凌夜的碗里夹菜。

“多吃点,多吃点!给你们留了很多”显然为了等我们都没怎么吃饭,一阵感动。

凌夜望着碗里的菜若有所思的样子,估计她也很感动吧。

我嘴里塞满了食物,筷子里还夹了一块鸡翅,含糊不清的问道:“凌夜你想什么呢?”

凌夜犹豫了下,悄悄凑到我旁边问,“哥,你知道咱们车落在哪里了吗?”

额。。。

顿时鸡翅掉在了桌上,

然后我整个人又不好了。。。

我的车啊!!!

《结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3年前 04年的一月,那个冬天可能是我这辈子记得最清楚的一个时间点 很多人生片刻在我的记忆里 都有很多被标记过的 ...
    Flyvia小逗阅读 60评论 0 0
  • 他们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我们是不怎么走夜路的人,尤其是不会走那样的夜路... ... 拉萨,雪顿节假期的...
    藏地茗月阅读 984评论 7 3
  • 诗的电影介绍所 北京国际电影节又要到了,昨天你抢到票没?很开心,上一期为各位推荐的《帕特森》,也在北影节展映片单之...
    诗歌岛阅读 311评论 0 2
  • 送出这束花的人,在留言卡上写下了四个字“我好想你”却没有留下姓名,但是啊,但是,你的姓名早就被刻在这每一片浓烈的花...
    花架与花阅读 25评论 0 0
  • 这世上恐是没有一种方法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就像没有一样东西是人人都爱的,(当然人民币除外,不过话说,也有是金钱如...
    股权石榴社阅读 13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