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像走夜路 走夜路你就大声歌唱 | 我的诗篇


诗的电影介绍所



北京国际电影节又要到了,昨天你抢到票没?很开心,上一期为各位推荐的《帕特森》,也在北影节展映片单之列,喜欢的朋友可到影院,来一次新泽西之旅。


今天为大家安利的是种草已久的《我的诗篇》。影片自开始众筹创作就所有耳闻,到后来的众筹观影、全国院线公映,仿佛一场曲线救国运动。虽最终票房依然不理想,但那些从生活中锤炼出的诗歌,结结实实地打动了许多人。


影片由一场工人诗人朗诵会,串联起十位诗人的诗歌、六位诗人的故事。开场在北京新工人剧场,诗人杨炼为工人诗歌朗诵会致辞:“它是当代的活的的中国、真的中国,体现在文字里的中国。”高度评价这些工人诗歌“有形式、有生命、有深度”。



片中引用了多达40首诗歌,这些诗大多沉重、压抑,甚至,疼,真实的力量叩击着每一个人的灵魂。


但这并不是一部单纯的诗歌朗诵记录。有人说它不能算是纪录片,而是一部诗歌电影,不为过。影片中用大量蒙太奇画面,表现诗歌中的意象,叙事手法也很电影化。


诗歌以外,更多的是他们真实的生存境遇,有工作、亲情、爱情、窘迫的生活,还包含了一些社会文化问题,如逐渐消逝的民俗等,无不显示了这部影片的野心:它是一部以诗为引的社会群像。


“阳光没有公平地照在所有人的身上。”煤矿工老井说,“我只是把诗歌当成了信仰。”爆破工陈年喜,诗歌于他的意义是这样的:“我们的生活真的就像走夜路一样,走夜路你就大声歌唱。


在深圳打工的邬霞是片中唯一的女性诗人,她的出现给整部影片带来一缕甘甜柔美的气息。她热爱生活,觉得诗歌最能抵达人的灵魂,希望别人看到她的诗歌,能感受到美好。哪怕生活中黯淡的时刻,她也这样写道:


我不会诉说我的苦难,就让它们烂在泥土里


培植爱的花朵


影片借诗歌打动人心,呼吁人们关注这一群体,寄予他们爱和希望。他们需要这样的一次发声,也应该被更多人看见。


下面选取了片中六位主人公的诗,每人各一首。我们在蒋山演唱的片尾曲《退着回到故乡》中,去触摸他们的生活,聆听他们念诵的信仰。


i.y.qq.com/v8/playsong.html




大雪压境狂想曲

乌鸟鸟


天上的造雪工厂

机械的流水线天使

昼夜站在噪音和白炽灯光中

麻木地制造着美丽的雪花

超负荷的劳作,致使她们吐起了白沫

泄漏的雪花

成吨成吨地飘落

我的祖国顷时惟余莽莽

三十个省的微笑

顷时被压成了哭泣

国境线被压坏了

军队昼夜抢修

天地间,唯民工白茫茫的脑袋

斜露于风雪外

灾难的地球,正往下雪的那边

慢慢慢慢慢慢地倾斜


乌鸟鸟,生于1981年,广东化州人。曾在佛山一家薄膜厂当了11年流水线工人。先锋民刊《活塞》分子。2005年开始诗歌写作。2009年获“澄迈·诗探索奖”新锐奖。2014年获北京国际华文诗歌奖三等奖。



迟到

吉克阿优


好些年了,我比一片羽毛更飘荡

从大凉山到嘉兴,我在羽绒服厂填着鸭毛

我被唤着鸭头时遗失了那部《指路经》


好些年了,村庄在我离去中老去

此刻,它用一条小兴场的泥路

反对我的新鞋,迎接我的热泪


好些年了, 我的宇宙依然是老虎的形状

一如引用古老《梅葛》的毕摩所说

颤抖的村寨跳进我的眼瞳,撕咬我


好些年了,儿时的伙伴已建起小楼

我也回到了大地的中心,我的土掌房

三块锅庄石,三根顶梁柱


父亲笑呵呵在火塘边抽兰花烟

像温暖的经书,让我念诵不已

他的拐杖又长高了不少


而母亲笑呵呵在我心里

今夜我要睡在她的旧床上,今夜我必须做梦

因为我错过了祭祀


* 参照《我的诗篇》微记录中吉克阿优朗读版


吉克阿优,1985年生于四川普格县,中国首位彝族打工诗人,曾长时间在羽绒服厂填充鸭毛。现为《飞鹰》主编,自印诗集《打工的彝人》,出版诗集《迟到》。



儿子

陈年喜


儿子

我们已经很久不见了

你在离家二十里的中学

我在两千里外的荒山


儿子

爸爸累了

一步只走三寸

三寸就是一年


儿子

用你精准的数学算算

爸爸还能够走多远


儿子

你清澈的眼波

看穿文字和数字

看穿金刚变形的伎俩

但还看不清那些人生实景

我想让你绕过书本看看生活

又怕你真的看清


陈年喜,1970年出生,陕西商洛人,做了16年巷道爆破工。写诗多年,在《诗刊》《扬子江诗刊》《青海湖》《中国诗歌》《山东文学》等杂志发表诗作若干,有数首作品入选全国性选集并获奖。



吊带裙

邬霞


包装车间灯火通明

我手握电熨斗

集聚我所有的手温

我要先把吊带熨平

挂在你肩上不会勒疼你

然后从腰身开始熨起

多么可爱的腰身

可以安放一只白净的手

林荫道上

轻抚一种安静的爱情

最后把裙裾展开

我要把每个皱褶的宽度熨得都相等

让你在湖边  或者在草坪上

等待风吹

而我要下班了

我要洗一件汗湿的厂服

吊带裙  它将被打包运出车间

走向某个时尚的店面

等待惟一的你

陌生的姑娘我爱你


邬霞,1982年出生,四川内江人,14岁开始在深圳做制衣厂女工。1998年开始写作,创作小说、随笔、诗歌,多年来一共写出了2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2001年开始发表文章,作品见于《天涯》《作品》《诗刊》《散文(海外版)》《广州文艺》《黄金时代》等杂志。非虚构作品《等待阳光的珍珠》荣获第三届“我和深圳”网络文学拉力赛优秀奖。



矿难遗址

老井


原谅我吧,兄弟们

原谅我不会念念有词,穿墙而过

用手捧起你们温热的灰烬

与之进行长久的对话

所以我只能在这首诗中

这样写道:在辽阔的地心深处

有几十个采摘大地内脏的人

不幸地承受了大地复仇时

释放出的万丈怒火,已炼成灰烬

余下惊悸、爱恨,还有

若干年后

正将煤攉入炉蹚内的

那个人,在呆呆发愣时独对的

一堆累累白骨


兄弟们

把你们悲戚、潮湿的灵魂

这条条闷热、乌黑的闪电

都伏在我的肩上吧

把你们所有的怀念、悲愤、渴望

都装入到我的体内吧

我愿殓载上你们所有的残梦

一直往上走 ,一直走到地表

那个阳光暴涨的地方,再把它们释放出来

先晒去悲痛的水分

然后赶紧让它们去追赶

那缕缕飘荡了一年

仍未斜入地心的,清明寒烟


老井,1968年出生,安徽人,做了近三十年的井下工人。先后当过建筑工、板车工、井下掘进工、采煤工、电机车司机、机电检修工等,数次井下出过工伤,有过几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业余时间写诗,在《诗刊》《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等发过多篇作品。有诗入选《中国2010年度诗歌精选》等。现为安徽省作协和中国煤矿作协会员。



我弥留之际

许立志


我想再看一眼大海

目睹我半生的泪水有多汪洋


我想再爬一爬高高的山头

试着把丢失的灵魂喊回来


我想在草原上躺着

翻阅妈妈给我的《诗经》


我还想摸一摸天空

碰一碰那抹轻轻的蓝


可是这些我都办不到了

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所有听说过我的人们啊

不必为我的离开感到惊讶


更不必叹息,或者悲伤

我来时很好,去时,也很好


许立志(1990-2014),广东揭阳人,生前在深圳富士康打工,2014年9月30日坠楼辞世。作品见于《打工诗人》《打工文学》《特区文学》《深圳特区报》《天津诗人》《新世纪诗典》等。2015年,众筹出版诗集《新的一天》。


* 因诗作皆有多个版本,除《迟到》外,其他均选用电影版。




我的诗篇


导演:吴飞跃/秦晓宇


主演:陈年喜/邬霞/乌鸟鸟/老井/吉克阿优


上映日期: 2017-01-13(中国大陆) / 2015-06-17(上海电影节)


生活就是艺术,人人皆有诗心。六名打工者,六个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漂泊于故乡与城市之间,忙碌于幽深的矿井与轰鸣的流水线,饱经人间冷暖,同时将这样的生活化作动人的诗篇。“我的诗篇”就是写给世界的情书,来自地心深处、矿洞尽头、归乡途中、新婚之夜,来自所有诗意照进现实的时刻;而《我的诗篇》则是关于平凡世界与非凡诗意的故事,蕴含着对陌生人最深切的祝福。



诗的电影介绍所 ▪ 往期回顾


推拿》 · 《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 · 《心动》 · 《自虐之诗》 · 《苏菲的抉择》 · 《汉娜姐妹》 ·《醉乡民谣》 · 《月球旅行记》 · 《金刚经》 · 《乡愁》 · 《诗人与他的情人》  · 《顾城别恋》· 《路边野餐》 · 《》 · 《邮差》 · 《人生别气馁》· 《小森林》 · 《剃头匠》· 《长江图》·《帕特森


点击片名阅读


本篇图文资讯由“诗歌岛”编辑制作,版权所有,转载请与本微信号后台联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