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崖上的薜荔

图片来自手机拍摄

周末,与六位友人到连江县苔菉镇平流尾公园游玩。此园为石山,是陆地伸向大海的尽头,隔海与马祖相望。玩点主要是观石、听潮,亦适合对着潮起潮落发呆。

到海边已10点多了。天阴的缘故,感觉时候尚早。但有人已经来了不少,男女老幼,星星点点地撒在园内,成为风景中的风景了。

游人大多从福州城来的。100公里的路途,朝出晚归,换个环境吸吸氧正正好。

陡峭和石奇成为特色和看点。羊肠一样的走道顺着石势而凿,我们躬身扶石下行。凌空处,海风的威力远超于大功率电风扇,衣服将人勒得紧紧的,胸闷。此刻最检验头发,根基不牢之发随风远去。

呼呼的风声,将起起落落的潮声掩盖了。看浪潮不知疲倦地一次次朝海岸扑来,如同看哑剧般。听潮只能切换成听风了。

石之奇除了嶙峋多形外,还有几处石崖颇有风采,有的竖面似刀斧切般规规整整,横面则平坦光洁如镜。气势极其磅礴。

因无带冬衣,风又一刻也没有消停,虽未如台风令石走沙飞之恶猛,但足使人发冷,加之园内寸草不生,心顿生苍凉之感,不可久留,择近道向上返回。

即登顶时,途径一峡谷,宽不足3米,两壁似两把刀竖插在大地上般直,尽在咫尺,却不可及,壁下虽水汽氤氲,但光无可照射,草木不生。

站在中间,如立门中,眼前大海窄窄一道,举头向上望,天仅剩细细一线。

而北边临崖顶之处,一蓬郁郁葱葱的绿突窜入眼帘,繁茂的枝叶上还挂着乒乓球大小的果子。

那是薜荔,此物常见于老家的院墙上。与柳宗元那时所见场景同,其诗可证:“惊风乱飐芙蓉树,密雨斜侵薜荔墙。”

小时候食物匮乏,摘此果,取其籽熬成胶状食之。后得知竟有滋阴补阳之效力。此刻此处相遇,倍感亲切,有他乡遇故知般暖心。

此物长在海边,而且长在如此光滑干燥的石崖上,此生是第一次见到,好奇之心陡生。我驻足研磨其如何在此安居乐业、开枝散叶的。

它的位置离顶上约2米,如此,南边的石崖能为其挡住狂风,而阳光又可以照射至。

谷底下氤氲的水汽和天上来的雨水,可以滋养它。

但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怎么来的?只能猜测,或许是风从哪座山把种子刮来的,或许是哪只鸟儿衔来的,也有可能是哪位过客途经此处,随手一丢……

各种外力投地的机缘是因,是生命的发端,发芽、生长、开花、结果,是果,全凭它自己了。

它生命一开始,就要特别坚强了,要紧紧地抓住光溜溜的石壁。因此,它的根,条条有力,就像壁虎的爪子似的,死命地抠住石壁。

无论何时,它每一条根都要使出浑身的劲;无论何时,它只可鼓劲,不可泄气。气泄即坠入深渊,万劫不复。如人陷险境,全力坚持才能向生,别无选择。

因遇这石崖上的薜荔,此行特别有意义。特记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家阳台很大,养了不少绿植,有的开花,有的不开花。其中几盆已经养了十来年,想起来浇点水,想不起来就经常旱着。也不会...
    会宁土豆阅读 395评论 17 15
  • 南国的广州,素有四季如春美丽花城的美誉,常年都是荡漾在鲜花与叶茂翠绿的海洋。可是今年大雪节气过了不久,就迎来连日持...
    翰林苑士阅读 676评论 12 37
  • 喜欢这样的清凉时光,是惬意扑面,是自在空寂,也是只可意会的不可说。 这是南方最美的季节,秋风徐徐,秋韵浸染,时光中...
    锦绣绣阅读 2,354评论 25 163
  • 01 读初一时,我身体突然发育特快,个子从一米五八窜到了一米七,班主任张老师把我的座位从第一排调到了最后一排。 同...
    简婶儿儿阅读 4,010评论 78 199
  • 十月份是制衣厂最繁忙的时候,既做冬天的衣服,还要承接春天的款式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辞工,诗凡觉得有些内疚。 高级管...
    Annie夏威夷阅读 966评论 17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