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改了七毛姐的文章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篇是接上一篇文章的。《七毛,我想我是喜欢你了》

我没忍住打赏的那个故事就是《第七天,我再也没有遇见你》。

不知道是不是二十多岁的女生都疯狂喜欢美好的结局的故事。到了三十多才会觉得只有不在一起才是现实。我特别喜欢那个故事,却偏偏不能释怀它的结局。

于是我决定改写一下这个故事,给它另一个结局。


《第七天,我身边就是你》

1

我们不认识,甚至没说过话。我想你应该不记得,12月20号那天,跟往常一样,我挤上了早上八点二十分的11号线地铁。上海早晨阴冷的冬风像刀子一样打着我的脸,一出家门,我这迎风落泪流鼻涕的毛病又患了。

然而今天,我忘带纸了。

我拖着两行鼻涕跑进车厢,门正好关上。毕竟很丢人,我小心翼翼地吸进吸出,生怕被挤在旁边的人发觉。眼睛湿湿的,有点看不清前方。我很难受,还有十站路,还有半小时才能到公司。

忍了两三分钟到了下一站,突然涌进一批人,空间更加狭小,我被挤到了门边的扶手旁,前面挤一个,后面站一个,互相推搡,我没法动弹。

就在此刻,有人踩了我的脚尖。疼,我"啊"的叫出了声。为了不引人注意,我尽量压低分贝。怎么没动静?我抬头搜索肇事者,没人看我,四周是一张张冷漠的脸。

算了,我在心里冷笑一声。来上海这几年,早就习惯高峰期的地铁,看到的全是生无可恋脸。就像此刻玻璃中那个没法动弹的我,疲惫、绝望、隐忍,我看着自己,再次吸着鼻涕,孤独涌上心头。

再也没有什么比在人群中感到孤独更可怕了。

"给。"

我的胳膊肘被谁轻轻碰了一下,听到一声清脆利索的男声。转过头,看到了递着纸巾的你。我愣了一下,我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你是不是以为我在哭?那一刻,我脸红红,穿过熙攘的人群,只看到你。

你长得很好看,是我喜欢的那种浓眉大眼的男生。你穿着一件蓝色短款棉袄,里面配白色卫衣,围着一条黑色的毛绒围巾,比我高很多。你眼神清澈,看着我。我不敢正视你。

你递过来的纸巾,让我的鼻涕突然不争气要涌下来,我迅速接过来,低头简单擦拭了几次,完了把纸巾塞到包里。待我抬头找你,你已经走到对面车门倚在玻璃上,也没看我,仿佛刚才给我纸巾的不是你。

人群把我们隔开,我感觉跟你隔着两个世界,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

接下来,我总是故意用余光打量你。你站在那头,有着好看的侧脸,和温顺善意的神态。我就这样痴痴盯着你,直到你下车。

江苏路站,我记住了。

2

我没想到,第二天,我刚上地铁就看到你了。

你说命运是不是很神奇。我们每天都会面临各种选择,今天穿什么,中午吃哪种菜,走进哪节车厢,多看哪个人几眼。即使这样,我们竟然能连续两个早上遇见。

不,是我遇见你。

等到乘客少了许多,空间也富足起来,你掏出一本书,我看了下,那是契诃夫的短篇小说集。我喜欢契诃夫,这本我也看过,冥冥之中,好像跟你更贴近了一些。

你低下头,在这嘈杂的地铁里开始认真翻看起来,你已经看了三分之二了,我想你应该看到了《伯爵夫人》或是《太太们》那篇了。此刻你是不是也在敬佩契诃夫的毒舌与机智呢?

你站在玻璃门口,空调的热风吹过你的发髻,我看着你,想起岩井俊二电影里,手捧着书站在窗户边的藤井树。我的心跟着你飘远了。

"江苏路站,到了。"唉,你下车了。

你把书放到包里,在门打开的那一刻,紧跟着人群出了门,我往外面挤了挤,看着你上了扶梯,直到你背影消失的那一刻。高高的个头,健硕的身体,离我越来越远。你始终没有回头。

这一天,我脑海里想的全是你。

我上班的时候想你,开会的时候想你,就连中午休息时躺在办公桌上想的也是你。想着你看我的清澈眼神,想着你认真翻书的模样,想着你离开时那高大的背影。

我想我是喜欢你了。

3

第三天,我提前半小时起了床。

自从上次分手两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对起床对上班、对早上的太阳有了期待。今天,我决定认真化个妆。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略施粉黛。眉毛是昨晚临睡前修的,眼线也练习了很多遍,选了最大方得体的口红色,涂了点腮红,看着年轻了好几岁。

我特地挑了件卡其色大衣,配上贝雷帽,穿上闲置在鞋柜很久的黑色高跟鞋,也不算很高,我还能轻松驾驭。出门前又照了次镜子。舒服,精神,漂亮。万无一失。

从进地铁检票口那刻起,我的心率就错乱了,我知道我在紧张什么。下了扶梯,我决定跟昨天一样,从扶梯口第二个车门上车。这样就能遇到你。

三分钟后,八点二十的11号线出现了。我知道,你来了。

屏蔽门打开,我进去,人还不算多。才两秒,整个车厢都被我的眼睛搜索个遍。我在找你,而你正好在。

你手捧着书,站在地铁两节车厢交界处,力量很稳,根本不需要扶手。我慢慢往你那边挪了下,在距离你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扑通扑通的心脏让我不敢再向前。

你用细长的手指翻着书页,还是那本契诃夫,大概还有三四十页。我想昨晚你肯定看到很晚,我看到你眼睛下的眼袋,你显得有点疲惫。

车厢内一片静默。没有人说话。这时,你的电话响起来了。

"喂。"你轻轻接起电话,声音温柔又好听。

"嗯,做好了,等会儿到公司发你。"你说完挂了电话,

你不紧不慢,态度和善。我被你的优雅从容再次吸引。

我的意志慢慢失控,我抬头看你。撞上你的眼睛,而你,也在看我,眼睛深邃,像口井。我迅速低下头,局促不安。

"江苏路站,到了。"唉,我有些不舍。你再次把书收到包里,然后抬头,我立马把脸瞥向一边,怕你发现。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多看我一眼。

你无意中的匆匆一瞥,把我的伪装打回原形。

4

第四天,我差点疯掉。

从我上车那刻起,你就一直盯着书,没抬头看我一眼,这让我有点失望。我期待昨天像井一样深邃的眼神再次袭击我。

好在下一站,跟往常一样挤进了很多人,纷扰的人群把我挤到往后退了好几步,我终于有理由站到你旁边了。

前面一个矮胖女人被推挤的很不舒服,蓦地她一个大动作把后面的我一推,我就这样"被迫"贴在了你的身上。

几乎是下意识的头皮发麻,心跳加速,脸部发烫,我想我此刻脸一定红透了,我不敢抬头。

靠近你,除了眼睛,我全身上下都在看你。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跟喜欢的人抱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几年了,我都快忘记前任拥抱的温度了。但今天,我压抑的感情突然被你唤醒,喷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是我自己挤到你的跟前,扑到你的怀里,一头栽进你的命运里。茨威格说的没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得上一个女人暗中怀有的不为人所觉察的爱情。

我想要跟你靠得更近。

我贴着你,你贴着我。我没动,你也没动。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不敢想。可能是被挤得难受,你把书收了起来,并把身体往后挪了挪。我有点失望。

一站站下来,人群散去。我不敢再靠近你,我离你越来越远。

你掏出书,已经换了一本卡夫卡。我不得不再次佩服你的品味,连看书都跟我一致。你一脸淡然继续读起来,一会儿皱着眉,一会儿舒展着脸微笑。我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你。

你一出站,我整个人都空了。走出地铁,我第一次发现往写字楼的路是那么漫长,一天都失魂落魄。

于是我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5

第五天,到了江苏路站,你跟随人群走了出去。我踏出车门,跟在你后面。没错,我竟然尾随你了。

你上了扶梯,我离你大概十米。看着你高大的后背,我再一次恍了神。我竟然跟着你出来了。今天你穿了一件蓝色羽绒服,围着一条黑色围巾。我喜欢围围巾的男生,就像情书里的柏原崇,阳光清澈。

你走出站,往左边继续走。

外面冷风嗖嗖,我很想走到你的身旁,让你看到我湿湿的眼眶和两行鼻涕,这样你是不是还能送张纸巾给我呢?

唉,我知道是我想多了。大概我是疯了。暗恋一个人,怎么变得自作多情。

我继续跟着你,你走进路边的全家便利店,我站在外面,假装看路上的行人。你买了的便当。我想你平时应该不做饭,中午外卖或者便利店便当打发一下。

你出门拐到了一座大厦,径直走了进去。这座写字楼我知道,算是上海非常有名的办公大厦,入驻的企业不是国内名企就是外企。你这么优秀,在这里上班也不足为奇。

鬼使神差的我,继续跟着你进去。你在电梯口排队,每次人多的时刻,你都能有条不紊不急不躁,安静的等待,我想你现实生活中肯定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我又走进几步,看见你按了23楼后,我马上转身。等确定电梯门关闭后,我从隔壁电梯上去。23楼,23楼,23楼……到了。

你不见了,我也没再前进。但我知道你每天在上海某个角落上班,从此想念有了落脚地。我对你的幻想,终于超出了狭窄的地铁。

要迟到了,我要赶紧回去。

我再次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打算下次跟你打招呼。

6

第六天,我夜里失眠到凌晨三点。

我一遍遍彩排今天上前跟你打招呼的场景。我想你是知道我的,从第一天你给我纸巾的那刻起,你就认识我了。我被挤到贴在你身上的那刻,你也是认识我的。你有意无意间抬头看我的时候,你也是认识我的。

我一头栽进你的眼眸,就像跌进一个命运的深渊。

你认识我,就像我认识你一样,我决定抢先一步告诉你。我看着镜子中打扮还算漂亮的自己,想着今天肯定会发生什么大事。

八点二十,地铁来了。你来了。

我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你。你今天看起来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笑眼,那么惬意、舒服、好看。我整个人都要融化了。

好了,我要往你那边挤挤,打算开口跟你说一句迟到的"谢谢"。我对着玻璃理了理发髻,整了整衣服,收拾好表情。

7

12月19号,早上8点20分的11号线,我第一次在地铁上看见了你,你穿了件灰色的大衣,一个小小的姑娘,抱着厚厚的好几本书,在人群被挤过来,又挤过去。

和地铁里一个个疲态毕露的众人都不一样,面对早高峰你看上去已经习惯且自然,你一定很热爱生活,也很爱读书。

你被拥挤的人群挤倒,书掉在地上,我看见里面有《契诃夫短篇小说集》和《卡夫卡》,它们已经不新,看来你读它们很久了。

离你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但是我无法挤过去帮你捡起。


第二天,在同一个时间,同一号线的同一个车厢,我又一次遇见了你。

我看见你匆匆忙忙跑进车厢,好像感冒了的样子,鼻子吸进吸出,很快你又被人群夹击,恰巧挤到了离我很近的距离,我小心翼翼的挪了挪身体,悄悄递了纸巾给你。

你抬头看着我,脸红红的,眼睛里写满惊喜。

我想我是害羞了,怕你发现了我的刻意,我辗转倚到对面车门的玻璃,从玻璃里望着你。


第三天,我就知道你一定还会出现在这里,不知道是因为你的生活本来就如此规律,还是说命运它是如此的神奇。

人少的时候,我掏出了《契诃夫短篇小说集》,昨天下班特地买来,我想快点读完它,想知道你都喜欢它哪里。

你不知道,我依旧倚着玻璃门口,偷看你。

想象着你会被契诃夫的毒舌惹笑的样子。

我想我是喜欢你了。


第四天,今天,你有了一点不同,像是精心打扮了的样子,你换了件卡其色的大衣,头上戴了贝雷帽子,还配了双得体的高跟鞋。

女孩子一旦精心打扮,八成是有了心仪的对象,我觉得有些错落,低下头继续看着那本契诃夫,昨晚还熬夜看了,现在看起来更是觉得疲累。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嗯,做好了,等会儿到公司发你。"虽然只是简单的回答问题,但我还是想知道你会不会我的声音吸引。

果然,我看向你时,发现你的目光也在我这里游离。只是看到我时,便迅速撤离。

江苏路到了,我把书放进包里,还是忍不住借机偷瞟了你。


第五天,一想到你还会在这节车厢出现,我就局促不安,生怕你身边多了哪位绅士。我一直低头紧盯着书,没敢抬头多看一眼。

只是不知道何时你被挤进我这里,你贴着我,我贴着你。我不敢动,你也不敢动。我察觉了你的尴尬,还是礼貌的将身体后移。

人少的时候,我又掏出书,这次是《卡夫卡》。我做的这么明显,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


第六天,我以为还会和往常一样,江苏路便是别离。但是我发现出了地铁站,你就跟在我身后面。

为了确定是我的错觉还是直觉,我特意走进了全家便利店假装买便当。当我看见你就站在外面,假装看路上的行人时,我想我终于找到了你心仪的对象。

带着这个秘密,我毫不惊奇的在公司大厦的电梯口又遇见了你。


第七天,我在车厢如期看见了你,我看着你走向我这里。

"谢谢你!"你开口对我说,"上次我在车厢流鼻涕,递我纸巾的那个人是你,不知你是否还能记起?"不知道是鼓了多大的勇气,说完你害羞地低下了头,任头发遮住了你的脸庞。

"《卡夫卡》我还没有读完,今天落在了家里,不知你是否知道结局?"我说。

......

空调的风依旧在吹,身边挤满疲惫陌生的脸。屏蔽门开了又关,多少人来了又散。

而我,身边就是你。


原文:七毛《第七天,我再也没有遇见你》

1

我们不认识,甚至没说过话。我想你应该不记得,12月20号那天,跟往常一样,我挤上了早上八点二十分的11号线地铁。上海早晨阴冷的冬风像刀子一样打着我的脸,一出家门,我这迎风落泪流鼻涕的毛病又患了。

然而今天,我忘带纸了。

我拖着两行鼻涕跑进车厢,门正好关上。毕竟很丢人,我小心翼翼地吸进吸出,生怕被挤在旁边的人发觉。眼睛湿湿的,有点看不清前方。我很难受,还有十站路,还有半小时才能到公司。

忍了两三分钟到了下一站,突然涌进一批人,空间更加狭小,我被挤到了门边的扶手旁,前面挤一个,后面站一个,互相推搡,我没法动弹。

就在此刻,有人踩了我的脚尖。疼,我"啊"的叫出了声。为了不引人注意,我尽量压低分贝。怎么没动静?我抬头搜索肇事者,没人看我,四周是一张张冷漠的脸。

算了,我在心里冷笑一声。来上海这几年,早就习惯高峰期的地铁,看到的全是生无可恋脸。就像此刻玻璃中那个没法动弹的我,疲惫、绝望、隐忍,我看着自己,再次吸着鼻涕,孤独涌上心头。

再也没有什么比在人群中感到孤独更可怕了。

"给。"

我的胳膊肘被谁轻轻碰了一下,听到一声清脆利索的男声。转过头,看到了递着纸巾的你。我愣了一下,我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你是不是以为我在哭?那一刻,我脸红红,穿过熙攘的人群,只看到你。

你长得很好看,是我喜欢的那种浓眉大眼的男生。你穿着一件蓝色短款棉袄,里面配白色卫衣,围着一条黑色的毛绒围巾,比我高很多。你眼神清澈,看着我。我不敢正视你。

你递过来的纸巾,让我的鼻涕突然不争气要涌下来,我迅速接过来,低头简单擦拭了几次,完了把纸巾塞到包里。待我抬头找你,你已经走到对面车门倚在玻璃上,也没看我,仿佛刚才给我纸巾的不是你。

人群把我们隔开,我感觉跟你隔着两个世界,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

接下来,我总是故意用余光打量你。你站在那头,有着好看的侧脸,和温顺善意的神态。我就这样痴痴盯着你,直到你下车。

江苏路站,我记住了。

2

我没想到,第二天,我刚上地铁就看到你了。

你说命运是不是很神奇。我们每天都会面临各种选择,今天穿什么,中午吃哪种菜,走进哪节车厢,多看哪个人几眼。即使这样,我们竟然能连续两个早上遇见。

不,是我遇见你。

等到乘客少了许多,空间也富足起来,你掏出一本书,我看了下,那是契诃夫的短篇小说集。我喜欢契诃夫,这本我也看过,冥冥之中,好像跟你更贴近了一些。

你低下头,在这嘈杂的地铁里开始认真翻看起来,你已经看了三分之二了,我想你应该看到了《伯爵夫人》或是《太太们》那篇了。此刻你是不是也在敬佩契诃夫的毒舌与机智呢?

你站在玻璃门口,空调的热风吹过你的发髻,我看着你,想起岩井俊二电影里,手捧着书站在窗户边的藤井树。我的心跟着你飘远了。

"江苏路站,到了。"唉,你下车了。

你把书放到包里,在门打开的那一刻,紧跟着人群出了门,我往外面挤了挤,看着你上了扶梯,直到你背影消失的那一刻。高高的个头,健硕的身体,离我越来越远。你始终没有回头。

这一天,我脑海里想的全是你。

我上班的时候想你,开会的时候想你,就连中午休息时躺在办公桌上想的也是你。想着你看我的清澈眼神,想着你认真翻书的模样,想着你离开时那高大的背影。

我想我是喜欢你了。

3

第三天,我提前半小时起了床。

自从上次分手两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对起床对上班、对早上的太阳有了期待。今天,我决定认真化个妆。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略施粉黛。眉毛是昨晚临睡前修的,眼线也练习了很多遍,选了最大方得体的口红色,涂了点腮红,看着年轻了好几岁。

我特地挑了件卡其色大衣,配上贝雷帽,穿上闲置在鞋柜很久的黑色高跟鞋,也不算很高,我还能轻松驾驭。出门前又照了次镜子。舒服,精神,漂亮。万无一失。

从进地铁检票口那刻起,我的心率就错乱了,我知道我在紧张什么。下了扶梯,我决定跟昨天一样,从扶梯口第二个车门上车。这样就能遇到你。

三分钟后,八点二十的11号线出现了。我知道,你来了。

屏蔽门打开,我进去,人还不算多。才两秒,整个车厢都被我的眼睛搜索个遍。我在找你,而你正好在。

你手捧着书,站在地铁两节车厢交界处,力量很稳,根本不需要扶手。我慢慢往你那边挪了下,在距离你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扑通扑通的心脏让我不敢再向前。

你用细长的手指翻着书页,还是那本契诃夫,大概还有三四十页。我想昨晚你肯定看到很晚,我看到你眼睛下的眼袋,你显得有点疲惫。

车厢内一片静默。没有人说话。这时,你的电话响起来了。

"喂。"你轻轻接起电话,声音温柔又好听。

"嗯,做好了,等会儿到公司发你。"你说完挂了电话,

你不紧不慢,态度和善。我被你的优雅从容再次吸引。

我的意志慢慢失控,我抬头看你。撞上你的眼睛,而你,也在看我,眼睛深邃,像口井。我迅速低下头,局促不安。

"江苏路站,到了。"唉,我有些不舍。你再次把书收到包里,然后抬头,我立马把脸瞥向一边,怕你发现。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多看我一眼。

你无意中的匆匆一瞥,把我的伪装打回原形。

4

第四天,我差点疯掉。

从我上车那刻起,你就一直盯着书,没抬头看我一眼,这让我有点失望。我期待昨天像井一样深邃的眼神再次袭击我。

好在下一站,跟往常一样挤进了很多人,纷扰的人群把我挤到往后退了好几步,我终于有理由站到你旁边了。

前面一个矮胖女人被推挤的很不舒服,蓦地她一个大动作把后面的我一推,我就这样"被迫"贴在了你的身上。

几乎是下意识的头皮发麻,心跳加速,脸部发烫,我想我此刻脸一定红透了,我不敢抬头。

靠近你,除了眼睛,我全身上下都在看你。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跟喜欢的人抱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几年了,我都快忘记前任拥抱的温度了。但今天,我压抑的感情突然被你唤醒,喷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是我自己挤到你的跟前,扑到你的怀里,一头栽进你的命运里。茨威格说的没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得上一个女人暗中怀有的不为人所觉察的爱情。

我想要跟你靠得更近。

我贴着你,你贴着我。我没动,你也没动。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不敢想。可能是被挤得难受,你把书收了起来,并把身体往后挪了挪。我有点失望。

一站站下来,人群散去。我不敢再靠近你,我离你越来越远。

你掏出书,已经换了一本卡夫卡。我不得不再次佩服你的品味,连看书都跟我一致。你一脸淡然继续读起来,一会儿皱着眉,一会儿舒展着脸微笑。我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你。

你一出站,我整个人都空了。走出地铁,我第一次发现往写字楼的路是那么漫长,一天都失魂落魄。

于是我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5

第五天,到了江苏路站,你跟随人群走了出去。我踏出车门,跟在你后面。没错,我竟然尾随你了。

你上了扶梯,我离你大概十米。看着你高大的后背,我再一次恍了神。我竟然跟着你出来了。今天你穿了一件蓝色羽绒服,围着一条黑色围巾。我喜欢围围巾的男生,就像情书里的柏原崇,阳光清澈。

你走出站,往左边继续走。

外面冷风嗖嗖,我很想走到你的身旁,让你看到我湿湿的眼眶和两行鼻涕,这样你是不是还能送张纸巾给我呢?

唉,我知道是我想多了。大概我是疯了。暗恋一个人,怎么变得自作多情。

你继续跟着你,你走进路边的全家便利店,我站在外面,假装看路上的行人。你买了的便当。我想你平时应该不做饭,中午外卖或者便利店便当打发一下。

你出门拐到了一座大厦,径直走了进去。这座写字楼我知道,算是上海非常有名的办公大厦,入驻的企业不是国内名企就是外企。你这么优秀,在这里上班也不足为奇。

鬼使神差的我,继续跟着你进去。你在电梯口排队,每次人多的时刻,你都能有条不紊不急不躁,安静的等待,我想你现实生活中肯定是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

我又走进几步,看见你按了23楼后,我马上转身。等确定电梯门关闭后,我从隔壁电梯上去。23楼,23楼,23楼……到了。

你不见了,我也没再前进。但我知道你每天在上海某个角落上班,从此想念有了落脚地。我对你的幻想,终于超出了狭窄的地铁。

要迟到了,我要赶紧回去。

我再次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打算下次跟你打招呼。

6

第六天,我夜里失眠到凌晨三点。

我一遍遍彩排今天上前跟你打招呼的场景。我想你是知道我的,从第一天你给我纸巾的那刻起,你就认识我了。我被挤到贴在你身上的那刻,你也是认识我的。你有意无意间抬头看我的时候,你也是认识我的。

我一头栽进你的眼眸,就像跌进一个命运的深渊。

你认识我,就像我认识你一样,我决定抢先一步告诉你。我看着镜子中打扮还算漂亮的自己,想着今天肯定会发生什么大事。

八点二十,地铁来了。你来了。

我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你。你今天看起来很高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笑眼,那么惬意、舒服、好看。我整个人都要融化了。

奇怪,今天你手里竟然拎着一个袋子,是那种上班族早上拎在手里的饭盒袋。以前我带饭去公司吃,也是上下班提着。原来他会做饭,这么一看他,有种居家感。

好了,我要往你那边挤挤,打算开口跟你说一句迟到的"谢谢"。我对着玻璃理了理发髻,整了整衣服,收拾好表情。我脚还没迈出,看到一幕场景,脑袋嗡嗡一片空白。

你转过身,对着后面的一个女生说了句话,温柔暧昧。说完你搂着她。我突然定在那儿,如鲠在喉。

她肯定是你女朋友。一种羞耻感吞噬着我。

那个女孩长得精致又漂亮,穿了件白色卫衣,跟你今天的衣服正好般配,呜,是情侣装。

女生笑着跟你抱怨了什么。

你脸带笑意,说完摸她的头。

我呆在一旁,后退了几步,躲到人群里,像个失魂落魄的罪人,用尽全部的力气,挤到旁边一节车厢。你跟她的每次眼神、语言和肢体交流,对我来说都是一场凌迟。

拥挤的地铁,我觉得全车的人都在盯着我笑话我,我在下一站车门打开的那刻迅速挤了下去。

我憋着一口气,在地铁消失的那一刻,突然哽咽起来。

7

第七天,我提前十分钟进地铁,走到了最末尾的车厢。

空调的风依旧在吹,身边挤满疲惫陌生的脸。屏蔽门开了又关,多少人来了又散。

从此,我再也没有遇见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