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二奶奶的葬礼(15)

96
那时六月 Excellent
2018.01.14 16:24* 字数 5327

【原创|二奶奶的葬礼】15 癌症晚期

图/网络+编辑  文/六月

二奶奶的日子自从儿子工作后,那是越发的好了。儿子时不时的给二奶奶买些城里时髦的衣服,买点保健品什么的,每每这样,都要让村里的老太太媳妇们羡慕一番。

就在二奶奶过的心满意足的时候,儿子工作已经三年了。儿子打电话回来说,自己工作几年了,也攒了点钱,够一个房子的首付了,准备在城里买个房子,到时候把二奶奶也接过去,好好的享享福。

二奶奶接完电话,那是一阵的愣,她一直以为这样的日子已经很好了,已经是村里人人羡慕的好日子了。可是,没想到,儿子还要在城里买房子,扎根在那里,还要接自己过去过好日子。

二奶奶想着,也好象是,该是这样的,儿子在省城里上班,总不能娶下村里的姑娘吧,既然要在城里娶个城里姑娘,那也是要有房子住了。看来是自己老了,也糊涂了,都没有想着攒钱给儿子买房子。

二奶奶想着,觉得对不起儿子,自从儿子工作后,总是时不时的给她寄点钱,过年过节的也会给她点,她的日子也过的非常宽裕。她以为这样已经很好了,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大的一个事呢。二奶奶有点后悔,不该要儿子的钱,就是接了儿子的钱,也该给他攒着,让他买房子结婚用。

二奶奶想到这里,就来到蒋大娘家,把自己的想法给蒋大娘说说。蒋大娘听了,直劝二奶奶说:”二婶,你不要自责。大川以前没有说过这个话,就是不想让你操心,现在给你说了,说明他已经有这个能力了,才告诉你的,是想让你高兴,你看看,反而自责起来了。“

二奶奶听了蒋大娘的话,好象也说的有道理,确实大川说了,攒了点钱,够付房子的首付了。可是转而又一想,付了首付,这是什么意思,又问了蒋大娘,蒋大娘也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正说着呢,二宝回来了。二宝这些年也经常出去打工,见的世面也广,应该会知道的。两个人就这个问题问了二宝,二宝告诉她俩说:”首付就是买房子时先支付一部分,剩余的向银行贷款,以后每月向银行还贷款就行了。“

二奶奶听了,又是一阵心疼,还是二宝说:”二奶奶,你不用担心,现在城里都流行贷款买房。那些有钱人,能够一次付清的也不全款买房,都是贷款买房。“

蒋大娘和二奶奶听了问:”那是为啥?“

二宝又给蒋大娘和二奶奶普及贷款买房的好处,剩下的钱要用来投资什么的,说的两个人晕晕乎乎的,但是意思听明白了。那就是大家有钱也不全款买房,都贷款,用银行的钱,自己钱用来钱生钱。这些都是有文化有知识的人玩的,这样会越过越好。

二奶奶听说这样儿子会越过越好,这才稍稍放心了。下次儿子打电话回来,二奶奶又详细的问了问,儿子说的和二宝说的差不多,自己也就放心了。

没过两三天,村里人都知道蒋大川在城里买房子了,以后就是城里人了,二奶奶也会去享清福了。这次,人们也不再羡慕嫉妒了,这也是羡慕不来了,大家议论了一阵子也就不说了,日子又回归到正常了。

正常的日子没过两年,儿子带回来一个姑娘,说是自己的女朋友。蒋大川带女朋友回来的那天,二奶奶高兴的合不拢嘴的,一整天的嘴都没有合上。一会给媳妇倒水,一会带着媳妇看屋子,一会又带着媳妇出去地里看看。反正,该让媳妇了解的,二奶奶都说了,就差点连大川小时候和姑姑在外面烧红薯的事都说了。

自从儿子找了个女朋友,二奶奶就天天盼着两个人结婚。蒋大川也没让二奶奶盼多久,没过几个月,两个人就结婚了。姑娘知道蒋大川家里的情况,只是请亲戚吃吃饭,简单简单的办了,从那以后,二奶奶那是彻底放下心了。

蒋大川十月份结的婚,快过年时,就给二奶奶打电话说:”妈,春节不回家过了,你过来这边过年,感受感受城里的过年气氛。你过来吧,以后就不回去了,咱们一家人就在城里过了。“

二奶奶接完儿子的电话,激动的话都不会说了,她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还能到城里去过年,到城里去生活。

二奶奶自从接完儿子的电话,那是天天的忙的不得了,收拾东西,把自己要带的东西都一件一件包好。东收拾西收拾的,好几个大包子。

蒋大娘过来看二奶奶收拾了那么多东西,笑着说:”二婶,你弄这么多呀,有些衣服也别带了,没有了到那里再买。“

二奶奶明白蒋大娘的意思,有些衣服是太旧了,在家都不怎么穿的,去城里更不能穿了,不能给儿子丢脸。就这样,二奶奶减了又减,最后还有两个大包子。

儿子回来接自己时,看着二奶奶收拾的两个大包子,倒是没有说什么。二奶奶在儿子回来接自己之前,特别的激动,想着终于也能过上城里的生活了,非常的向往。

可是儿子回来了,意味着自己马上要走了,反而有点舍不得了。自己在农村生活了四十多年,这个房子也住了二十多年,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颗树都有着非常深的感情。

窗台前的那颗葡萄树是儿子上初中时栽的,每年到九月份时,总是结一大串子一大串子的青葡萄。那时自己看着一串一串鲜亮晶颖的绿葡萄,从来舍不得吃。儿子不在家时,自己一串一串的摘下来,拿到镇上去卖,总能卖十几块,二十多块的,也够儿子一两个星期的零花钱了。

院子里种的两个桃种还是儿子考上高中时种下的,每年都会结不少的桃子,五六月份的时候,桃子熟了,吃起来甜丝丝的。有时二奶奶也会把桃子拿到镇上去换几块钱,贴补一下家用。

还有门口那颗石榴树,那是儿子上大学时种的,那时听人说石榴籽多,种在家里,预示着人丁兴旺。二奶奶跑了好几个镇子,才买了两颗石榴树回来,一颗不知道被哪个孩子还是谁家的牲口给弄折了,就剩下这一颗。这两年已经结石榴了,特别是今年,结了二三十个大大的石榴,一个都有一斤多,吃在嘴里,甜甜的酸酸的,味道好极了。现在想起来,嘴里还有那个味道。

再看看西边的麦田,成天的在那里干活,春天除草,麦季收割,种上玉米绿豆黄豆等,到了秋季,遍地的庄稼,一片丰收的景象,那是最满足的时刻。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要留在这里,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虽然那里有儿子,有自己的期望,有自己的主心骨,有自己的依靠。可是让自己离开这里,还是非常的舍不得。

要走的那一天,二奶奶一大早上起来,摸摸葡萄树,现在一片叶子都没有了,光突突的。二奶奶拿着剪刀,把多余的叉又剪了一遍,明年它们能结出更多的葡萄。

二奶奶剪完了葡萄架,又摸了摸桃树,石榴树,把院子里种的花花草草都这个摸摸那个看看,想把这些都记在心里。

终于要走了,儿子拿着行李已经出去了,听着外面好象有说话声,应该是村子里的人吧,来送送自己。

二奶奶走出家门,外面已经好多人了,都是来送她的。二奶奶看着这一个一个面孔,都是非常熟悉,都是天天见的,虽然有时候会拌几句嘴,但是大多时候大家都非常亲密,这会要走了,特别的舍不得。

宋嫂看到二奶奶出来了,笑着说:”二婶,这跟着大川去享福了,要记得我们,时常回来看看我们呢。“

蒋大娘过来了,拉着二奶奶的手说:”二婶,外面不比家里,如果不习惯了,咱再回来住一阵,再去那住一阵,咱来回的住。你你一走,我还挺舍不得呢。“

二奶奶听了这话,突然掉下了眼泪,赶紧用袖子擦了擦,对着大家说:”我就是去住一阵子,过一阵子我说不定就回来了。“

在大家依依惜别中,二奶奶强忍着心中的难受,随着儿子几步一回头的走了。走向了那个陌生的城市,走向那个有着儿子的城市,走向那个以后要生活的城市。

二奶奶的适应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刚到城里时有点小小的不适应。儿子儿媳妇有空就带二奶奶出去这逛逛那逛逛,两三个月的时间,二奶奶就把家周围都逛熟悉了,也慢慢的适应了城里的生活。

后来儿媳妇怀孕,伺候儿媳妇,孙子出生,照顾孙子。这一晃已经十多年了,二奶奶在城里已经生活了十七年,都已经成了一个标准的城里老太太了。说话做事,穿衣服,已经是城里老太太的风格了。

去年冬天,二奶奶觉得自己乳房里面好象有一个硬块,洗澡时摸着有点疼。她悄悄的给儿媳妇说了,说自己不舒服。没过两天,儿媳妇弄了个全身体检给二奶奶,说让她检查检查。这些年,二奶奶一直都是很硬朗,从来没有头疼脑热过,所以有点忽略她了。

这次二奶奶说不舒服,儿子儿媳妇想着,趁此机会给二奶奶检查检查,没毛病就好,有了赶早治。没想到,检查结果一出来,两口子傻了,二奶奶乳房那里长了个肿瘤。体检的结论是,乳腺癌晚期。

两个人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两个人一晚没睡,第二天又带着二奶奶去一家肿瘤专科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还是一样,两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医院的长凳上,谁也不愿把这个结果告诉二奶奶。

倒是二奶奶看出了两人的不对劲,就问两人说:”我这是不是有大毛病,没关系,说吧,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撑的住。就是现在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两个人没有办法,知道这个事情,想瞒也是瞒不过去的,只好把实情告诉了二奶奶。二奶奶乍听说自己得了癌症,虽然在自己意料之外,但是也没表现出太吃惊。

二奶奶沉默了很久,最后轻轻的说:”这也是命,该得这个病的。回家,咱也不花这个钱了,能捱到什么时候就捱到什么时候。早一天去见你爹,也没什么不好的。“

两个人听了,心里是五味杂陈,特别是蒋大川,心里是翻江倒海似的难受。回家的路上,三个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安慰的话更是苍白无力,索性蒋大川两口子也不说了,都在想着下一步该怎么治疗。

最后还是二奶奶先说话了,她说:”我的这个病,别告诉壮壮,我不想吓着他。他不问就算了,如果他问起来,你们就说我这是小病,吃几剂药就好了,别让孩子担心。“

两人听了,更是难受,都这个时候了,心里还想着孙子,怕孙子难受。

医院里给出了治疗方案,蒋大川把二奶奶送到医院开始接受治疗。可是二奶奶说什么也不肯,她不愿意花这个钱,她说自己老了,也是到时候了。儿子成家立业了,儿媳妇孝顺,孙子聪明可爱,她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到了地底下,见到二爷爷,也有话说了。

儿子儿媳妇轮着给二奶奶做思想工作,二奶奶才勉强同意住院治疗。去医院前,还要特意再送一次孙子上学,她怕这一进医院,出不来了,以后想送孙子上学也不能了。

这天早上起来,二奶奶已经很难受了,有点恶心,但是她什么也没说。还是像往常一样,帮孙子把书包收拾好,儿媳妇已经做好了饭,几个人吃了饭。儿子要开车去送孙子上学,二奶奶不同意。二奶奶知道,这是儿子想让自己坐车,可是她想再走一次,反正也不远,也就十分钟的路程。

虽然学校离家走路十分钟的路程,平时孙子还是愿意让爸爸妈妈开车送他上学,这样他就不用走路了。可是那天,孙子听奶奶说要走路送自己,什么都没有说,自己背着书包跟奶奶一块出了家门。

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孙子还特别贴心的扶着二奶奶,生怕她摔了似的,二奶奶直夸孙子长大了,懂事了。

住院期间,每次过星期,孙子都要去医院陪着自己。每次孙子来的时候,是二奶奶最开心的时候,她把别人送的水果,只要是孙子喜欢吃的,她都留着,孙子过星期时来了,给孙子吃。

春节的时候,二奶奶说什么也不要在医院里过年,要回家过年。医院的医生看了看二奶奶的病情,也同意出院。

春节后,二奶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说什么也不去医院了,就要在家里,用二奶奶的话说:”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谁也躲避不了。在医院里也就是维持着,还不如在家里,开开心心的过几天,比在医院吊着强多了。“

其实那时候二奶奶已经很严重了,在医院也就是吊着命,还受罪。医生也建议在家,让老人在家休养,吃着药维持着,让心情放松一点,这样说不定老人的病情还能稍微好点。

从此二奶奶就在家养着,可能真的是在家里,心情放松了很多,二奶奶的心情明显好多了,又有了笑脸了。每天看到孙子回来,还要给孙子拿牛奶,给孙子削苹果吃,每次看孙子吃的开心,二奶奶就高兴的不得了。

中间二奶奶厉害的时候,也住过几次医院,但是稍微好一点,二奶奶就要求出院。反复了的住了几次院,上个星期又一次进了医院之后,医院已经不建议治疗了。

蒋大川两口子知道,二奶奶的日子真的不多了,也是尽量的在家陪着她。这不,前几天二奶奶说要回家,十几年没有回来了,想家了。

真的可能是人到大限时,都会预感到什么,也可能是二奶奶预感到自己真的不行了,就要求回来了。结果,回来没两天,就驾鹤西归了。

几个守灵的人,都在各自己回忆着二奶奶这些年的日子,都不仅落泪了。

蒋小凤再一次从回忆中醒来,看着面前的二奶奶,悲从中来,这一别,就是永别了,再也见不到二奶奶了,想到这里,蒋小凤的眼泪就象自来水管似的,打开就拧不上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杨晴晴看着小姑哭成这个样子,也心里难受,扶着小姑的说:”小姑,别哭了。妈之前最疼你和大川的,她肯定不希望你把自己身体哭跨了。妈走的很安详,走时我们都在身边,妈说这些年过的很好,没有什么遗憾了。“

蒋小凤听了杨晴晴的话,想着确实这样,嫂子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只是年轻时吃了很多苦,自从大川考上大学,参加工作,日子也就好过多了。

只是这只是生活上好过,这么多年一直是一个人,也难为她了。也许,在她的心里,这么早走了,也是解脱,也早早的和哥哥在那边汇合了,也许,这对嫂子来说才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蒋小凤有点释然了,既为嫂子这么早早的就走了而难过,也为嫂子这么多年孤孤单单一个人难过,这会又为她能和哥哥在一起而高兴。

守灵的几个媳妇看着蒋小凤这样,也都劝着她,慢慢的几个人也都平静下来。

天渐渐的黑了,几个人守着二奶奶,这是二奶奶在这个世上最后一个晚上了。明天晚上,将是阴阳永隔,蒋小凤向二奶奶的灵前又移了移,她想离二奶奶近一点,好好的再守二奶奶一个晚了,以后就见不着了。

夜渐渐的深了,二奶奶静静的躺在那里。几个人静静的守着,一片安静。

2018-1-1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奶奶的葬礼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