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二奶奶的葬礼(16)

96
那时六月 Excellent
2018.01.17 22:32* 字数 5204

【原创|二奶奶的葬礼】16 出殡

图/网络+编辑  文/六月

几个人守着二奶奶的灵,直到天亮。

今天是出殡的日子,一大早打墓的人就来了,蒋大娘招呼着人吃饭,吃完后了就要去打墓了。蒋家村里有一个习俗,打墓的人一旦去了墓地,人不埋进去就不能回来的,所以这些人要早早的吃了早饭再去,中午饭就只能送到地里吃了。

四月的清晨还是比较冷的,田地里一片宁静,只有大片大片的青青的一望无际的麦苗。微风轻轻吹来,麦苗随风摆动,一个看起来时间很长的坟头上长着几颗艾蒿子,显得那坟更小了,不仔细看都有点看不出来是一个坟了。

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三叔领着蒋大川和六七个打墓的人朝这里走来。阳光照在身上,有一丝丝的暖意。可是这暖意到不了蒋大川的心里,他看着那个小土堆似的坟头,有点凄凉。

好几年没有回来给父亲上坟了,坟头已经这样小了,多年前,这里埋葬了父亲,让他从小都不知道父爱是什么,总是羡慕那些有父亲的孩子。小时候看到村子里的孩子被父亲扛着坐在肩头上,他总是眼巴巴的望着,期望有一天自己也能有这样的待遇,直到今天他也没有感受过坐在父亲肩头上是什么感觉。

有时,看到村里的小孩被父亲打一顿,他都有点羡慕,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父亲。他也问过母亲,可是他每问一次,母亲都要伤心好几天,有两次半夜醒来,听到母亲轻轻的哭泣声。后来,他再也没有问过父亲的事情。

虽然那时没有父亲,可是母亲对他疼爱有加,从来没有打过他。他可能是村里子所有小孩中,唯一一个没有挨过打的孩子,这一点他一直特别庆幸。

其实,小时候,他也做过坏事,不听母亲的话,每当这时,母亲都会耐心的教导他,教他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他在母亲的教导下,成了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他一直以有这样一位母亲而庆幸,他一直认为,母亲是世上最好的母亲。

可是现在,母亲也离开他了,以后他晚上回家晚了,母亲再也不会坐着等他了。冬天他出门时,母亲再也不会说:“外面天冷,多穿点。”。做饭时,母亲再也不会问他:“川,想吃什么?”

“大川,开始吧,就这里了。”

蒋大川正陷在自己的回忆里,突然听到三叔的声音,这是三叔要让他破土了。蒋家村的风俗,为老人打墓时,要由孝子破土,所谓的破土就是先用铁锹铲三下,动了土之后,其他打墓人才开始挖墓。

蒋大川拿着三叔递过来的铁锹,在父亲坟墓的右边站定,看了看,找准了位置,拎起锹一下一下的铲了起来。当铲到最后一下子,蒋大川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这里将是母亲长眠的地方了,以后母亲就要长睡在这冰冷的地下了。

不知道母亲到了那边,是否适应那里的生活,能否找到父亲。父亲会在等着母亲吗?如果找不到父亲,母亲在那里会寂寞吗?自己不能来陪母亲说说话,也不知道母亲以后在那里过的怎么样。

他想到这里,有点觉得自己迷信,以前他从来不信这些的。有时母亲说起这些时,他听到了也只是笑笑,不会在意。可是,今天他却突然希望,真的会有另一个世界,在那里,父亲会等着母亲。母亲到了那里,有父亲陪着他,一定会幸福的,他希望母亲在另一个世界能过的幸福。

刚过了十一点不到一刻钟,屋子里几个女人正坐在那里守着二奶奶。外面的两班子响器一下子响了起来,呜呜呜呜呜的哀乐振天的响。几个男人走进屋里,要把二奶奶抬出去,这是入殓的时刻到了。

听着外面的哀乐声,看着进屋的几个男从,屋子里的女人一下子齐哭了起来,一时间,响器的哀乐声和一屋子的哭声交织在一起,入耳的全是痛哭声,嘶叫声。

几个男人抬起二奶奶轻轻的走出门外,来到院子中央放着的棺材前,稍稍停住,又过来几个人一齐帮着把二奶奶轻轻的放了进去。

蒋大川站在棺材前头, 看着二奶奶被放进去,放声痛哭,就象狼嚎似的,听的人一阵阵难受。

蒋小凤和杨晴晴看着二奶奶被放进棺材里,一下子挪跪着到了棺材旁。拍着棺材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就看着两个人眼泪鼻涕的往下掉,谁也顾不得擦一下。

壮壮看着妈妈到了棺材旁,赶紧也到妈妈旁,看着奶奶安详的睡在里面,抱着妈妈大声的哭了起来。同族里一些人,本来并没有哭,但是看着壮壮哭的一声比一声大,哭的一声比一声伤心,许多人都是鼻子一酸,哭了起来。

霎时间,一院子的哭声,一个人大声说:“该往里面放东西了”,都没有人听见,那人又喊了两声,依然是一片哭声。三叔看着这个样子,赶紧走到蒋大川身旁,碰了碰蒋大川说:“该放东西了。”

蒋大川忍着心里的悲痛,把母亲生前喜欢的衣物一件一件的放到棺材里。那边杨晴晴也被人劝住了,也走过来, 帮着蒋大川把婆婆的东西一件一件轻轻的放进去。

当拿起一个手表往婆婆手腕边放时,看到婆婆还戴着那个银镯子。婆婆说这是她收到的第一件首饰,还是儿子毕业第一年挣了工资给自己买的,还有一个戒指。后来给婆婆也买了不少首饰,可是婆婆还是最喜欢戴这两个,说是习惯了。

其实她知道,这是儿子给买的,那两件首饰也堵了很多人的嘴,给她长了脸,让她站直了腰。这两件首饰对她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意味着那些年她的坚持是对的。看到这两件首饰,让她觉得,她受的那些苦,是值得的。

最重要的是,那些年她爱到了多少嘲讽,都是这两件首饰,使那些人对她另眼相待,所以婆婆一直戴着。从那以后,她挺直了腰板,走路都能带起风来,再不用听别人的闲言碎语了。

杨晴晴想把银镯子和戒指轻轻的拿下来,可是婆婆的手腕和指头都僵着了,她只好把镯子掰开一点,把镯子从婆婆手腕上褪了下来,接着又用同样的方法把戒指也褪了下来。然后拿起一个首饰盒子把这两件首饰轻轻的放进去,再放到婆婆的手边,希望婆婆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也能好好的戴着。

东西放好后,接着就要盖棺了,几个人抬着顶盖就要盖上去。壮壮一下子扒在棺材上,大叫着:“不要,不要......",几个人对看了一眼,看着这个孩子那么伤心的哭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时间就那样举着。

蒋大娘走过来,搂着壮壮,把壮壮拉了过来,说了句:”好孩子“,下面再没说什么,自已也又哭了起来,几个人这才把顶盖给盖上,拿钉子钉好。

壮壮再也看不到奶奶了,哭着对几个人说:”你们把这打个洞吧,要不奶奶怎么呼吸。“

本来已经忍着哭的人,听到壮壮的话,一拨人又哭了起来,院子里又是一轮的哭声。

十二点,是出殡的时刻。

蒋大川背着帆在前面一走三跪的,后面跟着拉棺材的牛车,在棺材两旁的都是女人和孩子,一个一个扶着棺材边走边哭。

正在做饭的人家,听着这唢呐声、哭声越来越近,都停了烟火出来看。

一些女人、孩子,也有男人站在路两旁,边看边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对着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说:”看,那个穿着黑色大衣,长发,扶着棺材的就是二奶奶的儿媳妇。“

五十多岁的女人说:”是呀,看人家,婆媳关系多好,你看人家那媳妇,哭的,比闺女哭的都厉害。“

三十多岁的女人撇撇嘴说:”那都是城里人,要面子,得装。你见谁家婆婆死了,媳妇哭成这个样子的,都是装的,指不定心里想什么呢?“

五十多岁的女人说:”也是,越是有知识的人,越装。你看,哭的真跟死了亲妈似的。“

这边两个女人边看边说,那边也有人要议论。

一个扎辫子的女人对另一个短发女人说:”那个是凤姑奶奶吧,怎么哭那么厉害,给死了亲妈似的。“

短发女人说:”听说二奶奶嫁过来时,凤姑奶奶还小,基本上是二奶奶带大的,感情好。“

扎辫子的女人说:”有个什么好法,看看这哭的,都比喇叭都响。“

短发女人说:”说来话长,有时间给你说,反正说是感情好的不得了。“

送葬的队伍继续往前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就停了下来。有人点上纸,燃上鞭炮,孝子和几个本家的男人跪下来,痛哭流涕,后面的女人也是放声大哭。

十字路口前面一个老年女人对旁边的人说:”不是说读书人不会哭吗?你看看这大川,这哭的,真是比得上十个孝子了。“

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说:”你懂啥,越是读书人越会整这些。再说了,这是亲妈,这二婶年轻时可没少吃苦,吃的苦受的罪可都是为了他,他能不哭吗?不哭的话,唾沫星子都能埋了他。“

旁边一个男人说:”听说这蒋大川孝顺的很,回来这几天,天天在她妈床前,一天看好多遍呢,说是媳妇也孝顺。“

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说:”胡咧咧吧,孝顺,还让他妈得这病,这都是累出来的。听说那些有钱人,都活的长着呢,不少人活一百多岁呢。“

一个人接话说:”就是,不是说现在只在有钱,啥病都能治。他都开上小汽车了,还没钱给他妈治病。“

一个年轻男人说:”你们说什么呢,这是癌症,那也不是有钱就能治的,再有钱,得了这病,也没法子。“

几个人听这个年轻男人的话,倒没再接着说什么,又伸着脖子看起来了。

前面送葬队伍已经走了,又有一个人说了:”看看,真是有钱,光那些纸汽车,房子,马什么的,都糊多少。这二大娘活着住高楼,坐小汽车的,这死了,去了阴间,也弄这么多,真是有福气呀。“

一个女人接口说:”你们看这得多少人呀,前前后后都半里地了,好多咱都不认识。”

一个人稍有点卖弄的说:“听说是大川的同学,朋友,听说了这事,都来了。你没看见走在后面那些男的,穿的都板板正正的,都是大人物。“

又一个女人接口说:”是呀,人有钱了,亲戚也多了,朋友也多了。“

送葬的队伍,走走停停,一会就到了坟地,墓早就打好了。到了地里,几个男人抬下棺材,准备把棺材放到墓中。这时,杨晴晴下到墓里,从墓地的四个角各抓起一把土包起来,然后才又上来。

人们这才把准备好的砖头把墓地底部和四周砌了起来,然后八个人一起把棺才放了进去。女人们跪在墓地的周围,哭的哭,嚎的嚎,小声抽泣的,大声哭的,也没有人来劝,直等到棺材放好,准备埋土了。

有几个年纪稍大的女人,走上前来把杨晴晴和蒋小凤扶起来,大家往后退,男人们抡起铁锹开始铲土,一下一下的把墓堆起来。

杨晴晴看着婆婆的棺材一点一点的被埋着,想着初见婆婆时,她热情的招待自己,让自已在这个家里没有一点陌生感。后来与婆婆住在一起,婆婆每天早早的起床饭,那时还没有孩子,自己喜欢住懒觉,每次都是婆婆做好饭了,自己才起来。婆婆从来没有说自己,对自己象亲闺女似的,这些年来的相处,她与婆婆的感情比自己亲妈都好。

让得有一次,她说办公室有点冷,暖气开的不好。没两天,婆婆从外面回来,买回来了一双棉鞋,是婆婆跑了好多路,倒了好几次车,去城边的农村镇上买的,是用毛线织的棉鞋,里面放的都是棉花。穿着软软的,暖暖和和的。

记得婆婆买回来,给她时说:”拿去办公室,在办公室穿,这样不冷。这是用毛线织的,看着也好看。“

后来她一直在办公室穿,回来对婆婆说穿着非常暖和。婆婆听了没说什么,后来几天,看着婆婆买了毛线,天天出去找人,说是要学织什么,当时自己也没多想。直到婆婆把自己学织的毛线靴子递给自己时,她才知道,婆婆怕她冷,自己学着给她织。当时她拿着那双婆婆亲手织的毛线靴子时,差一点泪都出来了。

看着一锹土一锹土的往墓里铲,杨晴晴觉得心里象掉了什么,一下子又扑到墓边,趴在那里,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她知道,再也见不着婆婆了,两人相处了十七年,婆婆一直尽心的照顾自己。

无论她做什么,婆婆都没有反对过,只是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自己在单位里能一步一步升上去,都是婆婆的功劳。自己能够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一边优雅的和朋友出去喝咖啡,看电影,偶而出去旅行一下。

朋友们都说,她的日子象神仙似的,事业一步一步上升,家庭和睦幸福,自己做什么都是从容淡定的。那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婆婆这个坚强的后盾,可是,现在这个后盾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再也不会有人因为她冷,给她织毛线靴子了。再也不会有人因为她说想吃煎饼,就一大早的起来,摊煎饼给她吃。再也不会有人在她出门时还追出来给她送鸡蛋,只因她起晚了匆匆上班顾不上吃饭。

想到这里,杨晴晴特别难过,婆婆再也不会对她说:”多穿点,天冷了,现在年轻,没什么,到老了就知道了。“

杨晴晴哭的差点背过气去,蒋大娘和几个年轻媳妇把她拽起来。杨晴晴哭的一口气没上来,低头一看已经看不到棺材了,全是土了,杨晴晴一下子噎在那里,哭不出来,进不了气,一直子过去了。

这时几个女人一下子慌了起来,叫的叫,扶的扶,掐人中的掐人中。壮壮也一下子扑到妈妈身上哭了起来,蒋小凤的女儿一下子把壮壮搂在怀里,轻轻的哄着说:”壮壮不怕,妈妈一会就醒过来了,没事。“

这边哄着,那边杨晴晴已经醒了过来。坟也已经堆成个小土坡了,因为杨晴晴晕过去了,大家怕再出事。就只留几个人,其他的人都让回去了。

几个女人馋着杨晴晴往回走,来时走一条路,回去时直接穿过麦田就到家了。

到了村口,已经摆好了火盆和馒头块,每个从坟上回来的人都要从火盆上迈过去,大家排着队一个一个的过去,然后捡了一块馒头片吃了,再回家中。

回到家里,已经快四点钟了,大家都饿的前心贴后背了。

送葬回来的酒席已经摆好了,男人们推杯换盏,女人和孩子们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出殡才算是结束了。

晚上,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壮壮搂着妈妈,轻轻的说:”我想奶奶了。“

一句话,蒋大川和杨晴晴又差点哭出来,看着壮壮,杨晴晴轻轻的说:”奶奶去天堂了,找爷爷去了。“

壮壮没有再说什么,依偎在妈妈怀里,大家也都不再说话,轻轻的抬头看着天空,满天的星星,把院子都照亮了。

2018-1-1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奶奶的葬礼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