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般青年餐厅》(19)

单相思苦啊,最先发现这个秘密的是方小竹的妈妈,方老太太70多岁了,眼花耳聋,但不妨碍她对孩子的爱。方小竹是最不让她省心的孩子,上学的时候爱臭美,不学习,高中毕业只好接班进厂当了工人,不过运气不错,后来找了郑成功这个大学生女婿。给二个女儿办完了婚事,老太太想着可以松口气安享晚年了,可方小竹婚后不愿意上班,竟然辞去了工作当起全职太太。这让勤劳一辈子的方老太太完全不能理解十分生气,但女儿大了并且出嫁了,她管也管不了,再后来方小竹因为没有生育被公婆嫌弃,直到离婚回家,没有一件事情不让她烦心的。去年一向孝顺的大女儿方小梅出了意外,方老太太受此打击大病一场,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但看着方小竹没着没落呆家里唉声叹气,怎么也放不下心合不上眼。后来,亏了张家伟愿意拉一把,方小竹才有了一个安身立命的营生,忙活起来,心情好很多,家里的气氛也和谐起来,方老太太这一颗心放下了,又开始操心起方小竹的婚事。

起先,老太太托人给方小竹介绍了一个她老同事的儿子,死了妻子准备续弦,人家看上方小竹了,可方小竹看不上人家,说是没钱没本事的西飞工人,她才不稀罕呢,她要自己找。后来果真自己找了一个西安市里的干部,没领证就准备搬过去和人同居,老太太觉得不靠谱,不让女儿去,可方小竹着了魔,拦也拦不住,不出所料,过了三个月,就被人赶了出来。因为这件事,方老太太怕女儿伤心,再也不敢催方小竹再婚,心想不嫁人就不嫁人吧,现在开餐馆也是一个营生,张家伟念旧,莹莹又和她小姨亲,将来总会照顾方小竹一二的。

家里这样安生了一阵子后,方小竹又不知道为了什么,突然反常起来,回到家经常坐着发呆。起初,老太太以为女儿是因为餐馆工作累的,但后来发现不累的时候,方小竹也是没精打采的,问起来说没有生病,老太太才想到女儿应该是有了心思,背地里和方老爷子嘀咕,让老爷子跟着琢磨琢磨,

"你是她妈,用得着背后琢磨吗?直接问问就是了。"

老爷子为这个小女儿闹心了大半辈子,现在年纪大了,不愿意再多操心,方老太太没办法只好直接去问女儿,

"小竹,你是不是碰到什么难事了?你和妈说说。"

方小竹最近正郁闷自己的心思无人去说,现在母亲来问,有些犹豫,

"妈,我有点说不出口。"

"跟妈有什么不好说的?妈帮不上忙,也能给你出出主意啊。"

"妈,我,我想嫁给张家伟。"

方小竹这话一出,把方老太太吓了一跳,这孩子也太离经叛道了,张家伟是她姐夫,她这也敢想,但看到女儿期期艾艾的可怜样子,还是忍住了对女儿的说教,只问了一句,

"张家伟知道你的想法吗?"

"现在还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我就不发愁了。"

当晚,方老太太把这个惊人的消息告诉了老伴,老爷子却很淡定,

"家伟是一个好孩子,实诚而且有本事,小竹能嫁给家伟是她的福气,关中地区,历史上皇帝诸侯娶妻,妹妹都是跟着陪嫁过去的,姐妹同嫁一夫不是不可以的事情,就怕张家伟看不上咱们家小竹啊。"

有了方老爷子对问题的定性,老太太这才敢继续往下想,她对方小竹说,

"你爸不反对你嫁给张家伟,但也要张家伟愿意娶你,你可比你姐差远了,你姐家里家外都是能干的人,你不说比你姐温柔体贴,起码不能好吃懒做吧,要让男人觉得你好,首先是你照顾好了他的胃,明天起,你在家好好学习做饭吧。还有莹莹是关键,这孩子要是不愿意你做她后妈,你做得再多估计也是白搭,你要多花点心思笼络笼络莹莹这丫头。"

方老太太这顿啰嗦,没有像以前那样让人烦躁,反而春风拂面般地让方小竹高兴坏了,能得到爸妈的支持,这事情就成了一半,方小竹开始对嫁给张家伟有了一点信心。

为了爱情,方小竹开始下厨房学习做饭,她很认真,方老太太当然也很认真地教,老方家的祖上曾经出过皇家御用大厨,所以老方家的饭是有传承的。比如老方家的黄金蛋包鱼就是一款做起来很复杂的小吃,首先,鳕鱼洗净剔骨取出鱼柳,用厨房纸吸干水份,切成小块撒盐和黑胡椒粉腌渍5到10分钟,然后小碗里打入两个鸡蛋,加盐淀粉水,用打蛋器打散,加入前面腌制好的鳕鱼柳,另外取一小碗打入两个蛋,打散待用。起锅倒油,烧至130度,在锅中心先缓缓倒入蛋液,再倒入鳕鱼柳,让蛋液包着鳕鱼柳,当蛋液浮起,用两个锅铲将边缘炸熟的蛋液往中间包裹,让蛋卷定型,蛋液没有完全包裹鱼肉的地方,用锅铲把蛋卷提起,将小碗蛋液浇在上面,先泼热油定型后,再沉到油锅中炸熟,蛋卷炸3-4分钟,炸至表面金黄,捞起沥干油份,蛋卷出锅后,挤上番茄酱食用。

蛋包鱼要趁热吃,炸得金黄松软的蛋液紧紧包裹住鲜嫩多汁的鱼柳,轻盈与弹嫩碰撞在一起时有一种美妙的口感,这是莹莹最爱吃的一个小吃,但妈妈去世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口福了,如今小姨把这款小吃放到面前,莹莹每吃一口脸上都会露出满足的表情。让一旁看着的方小竹一时间恍惚起来,食物的香气飘进脑海中,现出一家三口幸福生活的画面,眼前寂寞的生活突然因此变得生动鲜活起来。方小竹开始真的喜欢上做饭这件事情,她发现食物的味道会因为厨师做饭时不同的心情而和平时不一样,那里面会有一种情绪,好像食物有生命一样。

“灶火和铁锅教我变聪明了,我能感觉到食物里的生命力,现在只要不累,我愿意一直呆在厨房做菜。“

张家伟听到方小竹的这番言论,心有同感,这是两个同样热爱烹饪的灵魂在隔空击掌,看到在灶前舞锅弄铲的方小竹神采飞扬的样子,心里为方小竹感到高兴,此时的方小竹看起来很酷,也很美。

方小竹的变化是巨大的,张家伟发现方小竹对女儿莹莹极有耐心。有一天,餐馆生意闲下来,张家伟和方小竹闲聊,

"小竹,你最近做饭水平见涨,昨天莹莹回家说你给她做的黄金蛋包鱼有以前她妈妈做的味道,都舍不得让我多吃一口,你以前可是从来不喜欢做饭的,最近怎么突然热衷起做饭了,这黄金蛋包鱼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姐也是和我妈学的,我问我妈的,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当然是一样的味道了,莹莹喜欢吃,等周末她回家,我再给她弄点,你也喜欢吃黄金蛋包鱼吗?下次我多做一些,黄金蛋包鱼要趁热吃,不然我一次就多做一些留给莹莹带学校当点心吃了。"

"你这当小姨的别被她当成她妈使唤了,小梅以前太娇惯她了,莹莹已经被她妈给宠坏,现在你又接班了,哪天你腻歪她了,再扔给我,我可没有你这耐心伺候这个小祖宗。"

"你说我现在单身一人,以后老了,还指望莹莹给我养老呢,现在我上杆子巴结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扔给你不管了呢。"

"这你放心,莹莹打小就被你和你姐宠爱,她不给你养老,我都不能答应。"

终于等到张家伟这句话,方小竹心里暗自高兴,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老妈出的主意还是挺有效果的。正当方小竹步步为营,准备把张家伟父女拿下的时候,事情有了变化,她的竞争对手出现了。

"家伟,你嫂子昨天和我说想给你介绍对象,我想小梅过世快一年了,你今年才53岁,不可能一直单身下去,就答应你嫂子和你说说这件事。"

有一天,刘国华拉着张家伟去石川河钓鱼,随便闲聊时说道。

"谢谢嫂子操心,是谁啊,我以前认识吗?"

"你认识的,是你嫂子的同事,妇产科的李爱玲医生,你以前给她爸做过脑瘤手术,她可仰慕你呢,只要你愿意,这事肯定成。"

"李爱玲吗?我知道她,她还很年轻啊,好像不到40岁的样子,我们俩年龄差得太多了,不合适吧。"

"她今年有40岁了,比你也就小13岁,人家不介意你年纪大,再说你虽然53岁了,但外表看也就45-6岁的样子,你们俩站在一起肯定般配,不过你要有做后爸的心理准备,她离婚带了一个男孩。"

经过刘国华夫妇在中间竭力保媒,张家伟真的和这个李爱玲医生开始谈恋爱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