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劫(二)芙蓉女儿诔 初见之合欢

图/柱子

第二章    芙蓉女儿诔初见之合欢

“呀,老公,你到底弄只猫回来!快拿出来我看看。”又是另一种刺耳的声音,与女人那过快尖锐的声音不同,这个声音带着骄傲高扬却略显慵懒的尾音。由于激动变得更加高扬的声调让我听得不舒服。

我开始瑟瑟发抖。

“林怡,轻点儿,她太小,别吓到她。”温柔的男人声音。这个男人的声音里有种磁性,低沉的嗓音让我不由自主的着迷。

“魏然,你让我看一眼,我就走了。”骄傲的声音很着急。

男人叫魏然。

接着,猫包打开,我被一双手小心翼翼地捧了出来。这双手很大很温暖。我始终不敢抬头看,只是低头,蜷缩着颤抖的身子。

这双手把我抱在怀里,不停的抚摸我。静静的过了一会儿,我还是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什么猫,胆子这么小,长得到是很好看,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猫。”一只涂着红指甲的手向我伸过来,我害怕极了,蹭的窜出了魏然的怀抱,躲开红指甲,跑到了旁边的桌子底下。

“啊,吓死我了,跑什么啊,再挠着我。”叫林怡的女人被我吓一跳。

“林怡,你干什么,让你轻点。小猫太小,害怕。”魏然温柔的声音有些生气。

“切,小胆儿,你慢慢陪她玩吧。到点了,我走了,老于她们等我打麻将呢。吃饭自己叫外卖,我可能得半夜才回来。”林怡留下一句话,不等魏然回答,便急匆匆的走了。

“出来吧,她走了,没人吓唬你了。”魏然跪趴在地上,斜着脑袋,双手张开伸向我。

我抬起头,一双温柔的眼睛正笑眯眯的望着我,但是害怕的我还是很紧张,我身子弓着,眼睛瞪着,尾巴竖着,全身的毛像针一样立着,我不停的哈着魏然,吓唬他,让他快点离开。

魏然不怕我,还是半跪在那里,静静的等我平复下来,可我始终不肯放松警惕,就这样跟他对峙着。

魏然叹了口气。“哎,这种姿势我的老腰撑不起呀,我得起来了,你喜欢在里面呆着就呆着吧,我看书。这是我的书房,你的窝就在我书桌旁,你出来就看到了。”

“天黑了,你还不出来吗,那我在书房里陪着你。”

“你好,一份意式培根PIZZA,外卖。对,万国公馆,7栋2-2。”

“你看,我这PIZZA里有大虾,你想吃吗?”

我吃过大虾,男人女人偶尔会喂我吃一点,可只是喂我,小三他们吃不到。女人说,“吃了大虾,毛会发亮。小七会越来越漂亮。”

大虾的味道越来越重,我鼻翼扇动着,真想吃。我的身体不敢放松下来,我怕一不留神,就会有一只手把我拽出去,我时刻警惕着,以防突如其来的危险。

渐渐的我累了,眼皮很沉,终于挺不住,我换了个姿势,准备打个盹。

“十一点多了啊,今天就在沙发上睡,陪你吧。”魏然边说边打着哈欠。

灯熄了。

一天没吃东西的我饿得两眼发昏,虽然四周暗了下来,可我还是不敢出去。惊慌失措了一天,又累又饿的我实在撑不下去,迷迷糊糊的蜷缩着睡着了,我梦见了好吃的大虾。

灯突然亮了。我再一次的激灵起来。回到备战状态。

“魏然,你行不行了,怎么睡书房了。我明天就跟老于去日本了,快回卧室。”林怡回来了。

“不回了,我睡得舒服呢。明天我送你们去机场。晃眼,快关灯。”魏然嘟囔着说。

“买个破猫,人都不正常了。”接着啪的一声,关灯关门。

一切又变得安静了。

好饿,闻到熟悉的饭的味道。

我猫着腰,战战兢兢的从桌子底下走出来。饭的味道越来越重,我四处张望一下,好像没有危险。我小心翼翼的用爪子碰一下放猫粮的碗,没有动静。我又靠近一步,再碰一下,没有动静。

我贴近它,鼻翼扇动的闻着碗,真香,是我喜欢的那个口味。我动口吃了一小块,嘎吱,声音给我自己吓了一跳,我害怕的弓起身子,准备逃窜。仍旧没有任何动静。饥肠辘辘的我顾不得害怕,使劲吃,使劲喝,使劲在猫砂盆里为所欲为。

终于,我满足了。伸个懒腰,好舒服。紧张了一天的身体终于可以放松下来,我开始好奇的打量着屋子。

我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我可以把黑暗看得透透彻彻。

我跳上桌子四处看,嗯,这是电脑;这是沙发,躺在沙发上的人睡得很沉;满墙的书架子;左边的墙角是我的新窝,足足三层高。右边的墙角则是一个黑乎乎的大家伙,我从未见过。

我跳上沙发靠背,我俯视端详着眼前熟睡的魏然。从他对我说话的语气,他看我的眼神,我知道他是个温柔可依赖的男人。

我好困,我走进魏然给我准备的新窝,这个窝我在女人的电脑上看到过。那时女人夸张的尖叫:“这大窝,三千多,纯实木,还有灯光,天哪,这是给猫住的吗,还有秋千,快给我塞进去吧。”

我很高兴,我住进了女人想住的房子。我得意的走进去,窜上最顶层的垫子上,很软很温暖。我迷迷糊糊的趴着,享受着,甜甜的想,这儿,以后就是我的家。

渐渐的,我不再排斥魏然。

“你看,这是我的大书架,怎么样,书多吗?”魏然小心翼翼的抱起我。

我认识书架,男人女人家也有书架,一个很小的书架,几本书横七竖八的摞在一层,其他层撇着杂乱的东西。魏然的书架很大,是个开放式的,没有玻璃门。一排排,整整齐齐,满墙的书。

我喵喵叫了两声算是回应。

“哈哈,你也觉得特别牛。”

他抱着我走到黑乎乎的庞然大物前。

“这是钢琴。这是琴盖。这是琴键。”

他打开琴盖,修长的手指摁了几下白色的琴键。叮咚,出声了,我又吓一跳。

“别怕,有些人能用这些琴键弹出很好听的曲子。”魏然摸摸我的头。

“你看外面,合欢花开得多美。嗯,合欢,我一直在想你的名字。你太漂亮了,取了好多都不满意。合欢,你就叫合欢。”魏然抱着我望着窗外的花,笑了。

他低沉温柔带有磁性的声音真好听,我被魏然的声音迷住了。

“你长得跟她一样,很美。”

我叫合欢。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