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记忆里的亲吻》〈20〉无论发生什麽,只要妳转身,我都会陪伴在身旁

《再次,记忆里的亲吻》〈20〉无论发生什麽,只要妳转身,我都会陪伴在身旁

  不知道还剩多少时间,能够挽救未来的结局。但是,有一点我是确切知道的,那就是,跟妳在一起的每个时刻,都是我最无价的回忆────

  望着被妳拉着手的背影──

  仿佛,脑海内的杂乱思绪,都会被妳的笑容给一扫而空──

  我想,这就是我们在这个时空下,再次相遇的理由。让我相信,我们所冀望的未来,一定会有所回应的。

  总有一天,会让妳回想起,各个时空下,我们的过去。

  也许,只要能够找到时间回归得能力。

  我们,就会真正的,再次,在个世界,扭转所有的世界────



【90】不管是大鱼,还是小鱼,都逃不过我的鱼网喔~

  比起任务,填饱我的胃,还有让我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夜晚,在山林间的一处,弥漫着大量的雾气。

  穿过层层雾气,可见到灯火通亮的景色,各种妖精摊商林立,以及盛装服饰的妖精,在摊贩前驻足。

  走过几个摊商後,贺看着一旁的三宫,一脸满足咀嚼着最後一颗三色丸子。

  再看着自己的另一手,还提着三宫还没吃完的炭烤玉米丶火烧墨鱼。

  先前为了付完三宫的美食费,已经不知道花了多少的【灵力】。

  看来──这麽能吃的个性,不管在什麽时空下,都还是一样的惊人────

  回望三宫的时候,在灯火光影,照应在稚嫩的脸庞上,以及微微通红的脸颊,再加上那甜腻到不行的微微笑容。

  「嘻嘻──谢谢啦~」

  ────我想,只要能看到她那满意的笑容,不知怎麽也开心了起来。

  「那,我们,是不是要开始来搜集资讯了。」

  「诶────」

  三宫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惊讶声,让我突然愣了一下。

  发生什麽事?我是不是说错了什麽话?

  「哈哈哈────我好像忘了这件事情……」

  三宫咯咯的笑着。

  「好吧,那我们就来打听──」

  就在我准备对三宫解释的时候,她突然拉住我的衣袖。

  「欸欸欸,那是什麽啊!!是美食店吗!?」

  三宫兴奋的拉住我的衣服,不断朝向前方的摊商望去。

  朝着指向的方向望去,看到有三只金鱼模型,飘浮在空中环绕。摊贩的地上,摆着一箱一箱的水箱,水里还有群堆的小金鱼在游动。

  「那是捞金鱼吧,就是把於从水里捞出来。」

  「哦~」

  听闻我的话後,三宫原本兴奋的语气,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诶────什麽!捞金鱼!!」

  「发生什麽?」

  三宫用一副骄傲的语气,神气地说着。

  「嘻嘻──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啊~可是捞鱼之王喔~」

  「什麽?小时候也玩过?」

  「不是喔,我啊~~~

  小时候,皇宫里突然多建了一座水池,看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鱼,我就心想,能不能用手抓住,结果──被一旁的女仆给制止。

  但是啊,她们愈这样说,我反而愈不会轻易放弃的呢!!

  那个时候,我其实还想知道,这些鱼到了晚上,是不是会跟我们一样会睡觉。

  所以有一晚~就偷偷地跑出寝室,跑去水池边。

  站在水池旁,盯着水里面的一些鱼浮沉沉的,竟然发现有些鱼还在游来游去。

  就在我惊讶的时候,忽然看到有条大金鱼,比旁边的鱼还大三倍。

  大金鱼缓缓地游到我的面前,从水里静静地注视着我。

  我就好奇的想伸手去触摸,结果一个不小心,直接跌进水池里。

  看着自己全身湿透的衣服时,发现水中折射出月亮的倒影,微微的投射在身上,映照出淡淡的月光。

  当我专注地凝视水中的月光,先前那只大金鱼,缓缓地从我面前游过来,优游在我腹部间。

  结果啊~我把浸在水里的双手,一个奋力地向上抬起,就把这条大金鱼给翻出水池外,最後在庭园的地面上不断翻跳着。

  嘿嘿嘿────我也才发现,原来自己有捞鱼的能力,於是就把水池里的其他金鱼,也都翻到地面上。

  宫里的女仆,听到外面有声响,就纷纷亮起房内的灯,发现宫内的水池里有骚动,於是立即跑到庭院中。

  那时,女仆们看到满上的鱼,全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还害女仆们,不停的烦恼,怎麽抓住在地上翻动的鱼──哈哈哈哈────」

  「真亏妳还笑得出来,那之後呢?」

  「欸嘿嘿,当然是被妈妈──骂了啦~哈哈──」

  虽然只有一瞬间,却总感觉,那时三宫有些愣住。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也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吧。

  「妳也真是的,好了,既然要打听消息──」

  「──那就先从哪一家开始吧!!」

  语毕,眼光发亮的三宫,立刻朝捞鱼店的方向跑去。

  遥望着已经跑远的公主,又开始她的新探索────



【91】即是被误会,也没关系。只要──那个人是妳

  不论何时,只要妳一句话,就算是天上的月亮,我也会炸给妳看────

  站在喧闹的摊商处,眼前的三宫,兴奋的跑向金鱼摊商处。正当自己也准备迈开步伐时。

  眼角馀光,注意到一旁的女孩,穿着淡红条纹的和式服装,以及服饰上,还有三只蝴蝶的样式,一时间,回想起这是琉璃的服装。

  「琉璃────」

  一旁的女孩,被声音给吸引,开始转过身来。

  当对方转过身後,才发现,她不是琉璃,而是穿着跟琉璃一样服饰的妖精女孩。

  原来是认错人了……不知道琉璃跟秋井隆,现在进行的如何──

  妖精祭典的另一处──

  「啾──」琉璃忽然一阵喷嚏声。

  「妳还好吗?要不要我的外衣给你穿?」

  「恩,没关系,而且这样就不像是来参加『妖精庆典了』。」

  秋井隆看着琉璃的腼腆笑容,那瞬间────原本要吐出口的话,随即被收回到嘴里。

  「……嗯。」

  可是丶可是,如果妳感冒了怎麽办……

  眼里的琉璃,一身淡红条纹的和式服装,头上别着花朵发饰,以及那清秀细嫩的脸庞,在灯火下的轮廓,显得格外的深邃动人,感觉让人非常的注目──

  不──应该说,就像天使降临在人间一样────

  「……怎麽了吗……为什麽一直看着我……」琉璃羞涩的问着。

  听到这番话,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琉璃看。

  此时的琉璃,露出害羞的面容,秋井隆的内心,就像掀起波滔的巨浪般。

  啊啊啊啊────

  不──眼睛丶眼睛完全没办法直视,实在太耀眼了──

  「咦──你怎麽了?」

  秋井隆迅速的将手摀住自己的脸上,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激动感。

  「……没事……没事……」

  看着秋井隆背对自己的模样,琉璃低着头,思绪凌乱的思索着。

  真是的──刚才的那瞬间,为什麽又想到他了……

  是不是被他察觉到,我在想着那个人,才会这样紧紧盯着我看。

  明明丶明明现在我身旁的不是他,可是……满脑子,竟然幻想着他在一起逛的景象。

  这样的我,真的好不像自己──

  单手摀住脸部的秋井隆,看到琉璃回避自己,内心也开始慌张了起来。

  怎麽办……感觉琉璃也像是不好意思,总感觉,现在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冰冷,完全不知道该说什麽,就怕一说了,自己又会出现失常的行径。

  忽然,从眼角的馀光,注意到一位妖精摊商,骑着脚踏车经过。

  车後的货箱上面,有个蜜蜂泡芙球的图示。

  对了!琉璃不是喜欢吃蜂蜜,刚好可以缓解现在的气氛。

  「……那,我们去问问那家。」秋井隆擦了擦脸上的鼻血。

  「咦!?」

  琉璃回过神来,望着秋井隆所指的方向看去。

  「那个是──」

  妖精祭典的街道上,不时传着吵闹声。

  秋井隆喊到:「老板,麻烦要两袋。」

  卖蜂蜜泡芙球的妖精老板,听到声音,便停下脚踏车,将中央柱给架起。

  「佑齁~好的,你们就先付灵力吧」妖精老板一边动作,一边说着。

  秋井隆俐落的将手,放到移转灵力的水晶石上,随後,秋井隆的手上,显现出一串数字後,就开始进行灵力的转换。

  见到此动作的琉璃,在一旁小声的问着。

  「欸──你怎麽会用这个?」

  「还好,刚才有先看其他妖精怎麽做。」

  「没想到你这麽厉害耶。」琉璃用崇拜的语调说着。

  琉璃的这番话,瞬间让秋井隆的脸,红润起来。

  真的就没办法抵抗,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让我心动不已。直到现在,内心的那种悸动感,还隐隐的鼓动着。

  「好了!」

  秋井隆从妖精老板手上,接过两袋蜂蜜泡芙球後,随即将其中一袋,转交给琉璃。

  「来!妳不是最喜欢吃蜂蜜了,既然来到这,也就想让妳开心点。」

  接过蜂蜜泡芙球的袋子後,露出甜美的笑容。

  「嗯,谢谢你,秋井隆~」

  妖精老版,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眯起双眼,窃窃的笑着。

  「吼吼~你们两个──该不会是情侣吧。」

  「不是────!」两人异口同声的反驳。



【92】不行!不行!为什麽满脑子都是他啦!!!

  只要你一转头,我都会在你身後──等着你──

  「佑齁~竟然不是,还会有这麽好的默契啊?」

  秋井隆的双眼,不断左右的漂移。嘴巴就像陷入僵化的状态,一直颤抖着嘴角。

   虽然,误会成「情侣」。

  但是──!!这两个字,真的有点开心的感觉,却又感觉,对於自己说出口的话,感到一种失落的安心感。

  明明在脑海中,已经不知道上演过几次这种画面。就也不明白,为什麽要否认……

  也许──现在她的心中,早已经有一个人的身影。

  现在的我,只要能陪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心愿────

  与此同时,一旁的琉璃,刻意撇着头,朝向另一个方向看去。

  为什麽听到这话,内心却有种复杂的感觉,先是惊讶,再来焦虑,又有点害怕。

  ……如果,如果你听到我跟其他人在一起,那──你又会怎麽想,会跟我一样,说出同样的话,还是会……不对──

  现在他的眼里,已经有了一位叫三宫的人……

  每每想到这里,心里就像是被阻塞样,好不顺畅的感觉,有股闷气感────

  此时,两人间陷入更沉重的气氛。

  妖精老板看到两人的情况,发出一阵大笑。

  「啊哈哈哈,看来我说了不该说的话,才会让你们这麽尴尬吧。」

  两人意识到比彼此间的气氛後,互相看了一眼。

  「好哩,既然都来到『妖精祭典』了,就好好开心吧,你们可以去【中央餐楼】去看看,这次【迷中锁】的活动,也许能让你们转变一下情绪。」

  琉璃与秋井隆,同时看着妖精老板拿着一张传单。

  传单的最上方,写着「求夫令」三个大字,传单中间,有一个由三条环状的链条,所围绕的球体,球上还有无数的刻痕。

  传单的最下面,写着一段文字:「赢了,可是要负责任的娶我喔~」

  距离妖精祭典之外,幽暗森林的某处──

  三个身影,还在找寻妖精祭典的路途中────

  走在千野奈与文芳身後的古腾,对最前方的千野奈问起。

  「欸,我们走这真的是对的吗?」

  「安心~安心~由我这大姊在你们面前带路,怎麽还会出错?」

  「可是……你不觉得,这里就不像是有妖精会办祭典的地方啊……」文芳抖动着身体,小心翼翼地紧跟在千野奈的身後。

  文芳身後的古腾,窃笑着说。

  「嘿嘿嘿,那当然了,妖精可都是拥有非常厉害的灵力,能够把人给迷幻住,让我们分不清自己在哪呢。」

  「……真的吗…」文芳抖动着声音。

  「我还听说啊,妖精会在我们一个不注意,突然窜出,然後发出────哇啊啊啊────」

  古腾,突然一声大吼,文芳全身颤抖地,紧抓住千野奈的衣服。

  「欸,你又再乱闹了!要是再吓文芳我可要惩罚了!」

  千野奈用嫌弃的眼神,盯着古腾看。

  「呿──」

  古腾双手放在後脑杓,一脸不甘心的嘟起嘴。

  此时,古腾注意到,千野奈手上的地图,标示位置的符号有些奇快。

  随後,缓缓地告靠近到千野奈的身旁,盯着地图看去。

  「干嘛?」

  「姐姐……妳的地图拿反了啦!!」

  「咦────!!!」

  「难怪这一路上,都没有发现妖精微光的踪迹!!!」古腾一手指着千野奈,一边气愤地喊着。

  「哈哈哈,那我们再往回走吧。」

  「啊啊啊啊────!!」

  古腾突然发出一阵,惊吓般地惨叫声。

  「吼──都跟你说了不要吓人,为什麽……」

  千野奈,文芳,古腾的三人面前,出现一只绿色身形,高三尺的独眼巨人。独眼巨人也扎了扎眼,注视着三人。

  文芳两眼空洞,随即倒在千野奈的身旁,昏迷了过去。

  「……千野奈姊姊……现在丶现在可以叫了吧……」

  「嗯……」

  森林中,一阵尖叫的声响传出────



【93】绝对不能输!身为本皇室公主的我,绝对不会轻易认输的!!

  想要活下去,就要知道,眼前的事情,可不一定是真实────

  水里的一只小金鱼,在水里游着游着,突然一块棉布网,慢慢地浸到水里。

  正当棉布网,缓缓靠近金鱼旁。

  刹那间,金鱼迅速掉头,跟在身後的棉布网,被金鱼的尾巴一甩,立即被甩出一个破洞。

  「哞────!!!为什麽啦!!怎麽都会破掉嘛!!」

  三宫不断挥动已破掉的棉布网,一脸不甘心的怒说着。

  「老板!!再来!!!」

  「好的!」

  眼前的妖精老板,从腰间绑着的巨大麻袋中,拿出一支完好的棉布网。

  飘在妖精老板身後的布条,上面写着「金鱼王」三个字,下面还写着,「游乐期间,禁止使用水晶石的力量来影响结果」。

  「疴……」

  贺在一旁看着三宫,无奈地从嘴叹了口气。

  ……没想到,公主的个性这麽好强,都已经玩了一百零七局了……

  「欸欸,就先这样啦,我们还有其他事要做耶。」

  「不行麻────」三宫用一副像是父母拒绝孩子继续玩的无辜眼神,不甘心的嘟起嘴。

  「齁齁齁,说得也是,要是再『输』下去,也不好吗~」

  听着妖精老板,刻意将「输」这个字,略为提高音调,就像是在针对某人说。

  再次回望三宫时,发现她已经挑起眉间,站起身来激动的反呛。

  「什麽?敢在我堂堂公主面前,说我『输』了?」

  三宫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不服气的好胜之气,并用锐利的眼神,盯着妖精老板。

  此时的贺,发现妖精老板的眼神,透露出一股愉悦的气息,就像是在说「嘿嘿嘿,又中计了~」。

  这太厉害!!竟然能够看出三宫的弱点,然後藉此激发她内在的倔强性格。

  但……这也是很容易看的出来,毕竟,三宫从刚才到现在,都已经破了这麽多的棉布网,还是不服输的继续再来。

  「这次!!一定会捞到的!老板,再给我来一支──!」

  「好的,谢谢惠顾,祝妳捞到。」

  就在三宫准备接过棉布网,贺的手,突然挡在这之间。

  「这轮就让我来吧。」

  三宫惊讶之时,棉布网已经被贺给拿走。

  「诶──你再说什麽啊!!这可是我──」

  贺直接无视三宫的话语,望着鱼池里的游动金鱼。要是再让三宫继续下去,不仅是任务没办法继续,我的钱包也会遇到严峻的挑战。

  而且──

  这场游戏,早就已经被设计了────

  忽然在贺的眼前,出现一只巨大的纯白金鱼,眼睛立即睁得大大的。

  并迅速的将手中棉布网浸入水中。

  眼看巨大金鱼即将被套入棉布网,棉网上,开始散发出些许的微光。

  「诶!!!那只是金鱼王欸!!不行啦──」三宫话说到一半,发现金鱼在碰触到棉网前,就像是被麻痹般,失去动力般的浮出水面。

  贺看到金鱼不为所动,嘴角微微的扬起。哼哼,这样就行了吧,还好在六花姊的教导下,已经逐渐会操纵体内的水晶之力。

  先是用麻痹水晶石的力量,将金鱼给动弹不得,接着再用冰之水晶时的能力,让棉布网结成像冰砖。这样,就算是在重的,再活跳的金鱼,也都能够被我捞起。

  妖精老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培养的金鱼王,被捞进水盆。

  为什麽会这样,明明我的金鱼有着绝对重力的重量,而且还是最大只的金鱼王,怎麽就被这小子给捞走了……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有什麽问题────

  正当妖精老板准备起身说话,却被贺冷冷地说着。

  「这样,就可以了吧──」

  「不行,你刚才是不是用了水晶石的力量!!」

  「诶──?作弊?贺你怎麽可以这麽做。」三宫一脸疑惑样。

  「妳一个堂堂的公主,应该还不知道,想要生存下去,如果只是相信眼前的事情,可是会没办法活下去的。」

  「!?」贺把手中的单眼镜片交给三宫,并用手指着水里,暗示着用镜片看水里。

  妖精老板看到单眼透镜後,身体突然愣了一愣。

  「况且,对方也只是彼此吧。」



【94】本公主,可不会轻易饶了你呢~~

  遇事不觉,先乱一波────

  笔直对视妖精老板的贺,冷静地述说着

  「你也一定不会想到,我们会有这个镜片吧。」

  毕竟,这种能够看到妖精微光的镜片,也只有人类能够制造得出来。

  随後,贺用手指着妖精老板的座位底下。

  「你就是在座位底下使用的吧,这些微光的颜色,就是最好的证明!」

  三宫用单眼镜片看水缸底下时,发现不断飘有微微的黄色微光飘出,而微光的源头,来自妖精老板的座位底下。

  「真的耶!」

  贺回想起自己在进入到妖精祭典的路上,从《妖精图鉴》里,看了许多妖精使用的妖精水晶石,其中就写到,只有妖精特有的妖石──重力水晶石。

  刚才在等三宫捞鱼的时候,顺手拿着镜片到处看,刚好看到这里散发出大量的微光。

  我就想在妖精的世界里,会发出这种微光,就是只有重力水晶石。而且,这种水晶石的使用,是连妖精也没办法察觉到。

  加上刚才从糖葫芦的妖精摊商中,就已经见识到,妖精会用隐藏或者,一些我们看不到的方式来交易。

  因为这种喜好隐藏混淆的性格,加上重力水晶石的特点,即使偷偷使用,也绝对不会被发现,可以说,只要拥有这水晶石,妖精们就一定能大赚一把。

  「你就是用这种方式,让金鱼快接触到棉布网时,偷偷使用座位底下的『重力水晶石』。

  让金鱼的重量突然,这时候,即使是一个动作,也就能轻易的让棉布网弄破,就算有人能捞起来,也会因为重量的放大,导致棉布网直接破掉,让其他妖精根本没办法捞起来。」

  一旁捞金鱼的妖精们,听到贺的话语,也纷纷地靠近妖精老板的身旁询问着。

  「老板真的吗?」

  「吼,你竟然这样做,真是太可恶了!」

  面对种妖精们接二连三的提问,妖精老板也开始慌了神情,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被发现,而且让这麽多妖精知道。

  站在一旁,静默许久的三宫,身体散发出一股怒火般的气息。

  「啥!妳竟然欺骗本公主!」

  三宫拿起先前破掉的棉网,直指着妖精老板。

  「身为一国的公主,竟然会被你这种庶民欺骗!!看来,只好来大干一场了!!!」

  「诶?什麽公主??」

  「嘿嘿──本公主,可不会轻易饶了你呢~~」

  就在妖精老板还不知道三宫在说什麽时,眼前就已经陷入一片黑暗。



【95】无论发生什麽,只要妳转身,我都会陪伴在身旁

  不知道还剩多少时间,能够挽救未来的结局。但是,有一点我是确切知道的,那就是,跟妳在一起的每个时刻,都是我最无价的回忆────

  妖精祭典的街道上,灯火环绕着。

  街道上,两位妖精女孩,窃窃私语的地说着。

  「欸,妳知道吗,妖精祭典的第三大摊商金鱼王被翻倒了,而且还被抢了!」

  「咦?妳怎麽会知道?」

  「刚才妳去买绵绵糖的时候,夏家的妖精匆忙的跑进夏楼,传讯的时候刚好听到。我想再过不久,全祭典的妖精都会知道了。」

  「真的吗!嘻嘻,现在去,不知道还能不能抢到什麽!!」

  走过两位妖精女孩身旁後,望着身旁的三宫,拿着先前捞到金鱼王,一脸痴呆呆地看着。

  「嘿嘿嘿,不知道这吃起来味道会怎麽样~~」

  「妳怎麽只想到吃……」

  「不行摸──」三宫嘟着嘴回应。

  「要是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还没搜集到讯息,就会先把祭典给弄翻了。」

  「那有什麽关系吗~况且刚才的灵力,不是都拿回来了,而且啊──」

  三宫把刚才从妖精老板使用的重力水晶石,摆弄在贺的眼前。

  贺一脸无奈地,点了点头。

  让公主发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在那之後,把金鱼摊商的店给拆了,让妖精老板跪在地上求饶着,还抢了这些对方的水晶石。

  「你那是什麽脸啦!这些东西,明明就是他说要给我们的耶──」

  「妳这样制造骚乱,要是被妖精察觉我们是人类就麻烦了……」

  「呿──刚才还不是谁先揭穿他的!」三宫开始有些不满的回应。

  「好丶好──」

  还是不要再跟三宫斗了,刚才的捞金鱼的时候,就已经让人见识到,公主不服输的性格。

  「欸欸欸,等等我们要去哪里呢~~」

  话说到一半,忽然闻到一股奇妙的香气。

  「恩~~好香喔~~」

  沿着香气的方向望去,发现有一座大木楼,高三层楼高,上面挂着一个标志符号,符号上有有一颗圆球,圆球得外围,有五条锁链绕着球体。

  底下还写着「夏楼」两个字。

  这栋建筑,不就是我刚才进到祭典时,远处看到的建筑物吗?

  就在贺思索两人现在的位置时。

  三宫忽然从视线里冒出,眯着双眼,两边嘴角微微的扬起。

  「嗯──我们就去这里打听吧!」

  「诶────」

  「嘻嘻,走吧!」

  还没等到贺得回应,三宫就直接拉祝贺的手臂,一起向前方的餐楼跑去。

  望着被妳拉着手的背影──

  仿佛,脑海内的杂乱思绪,都会被妳的笑容给一扫而空──

  我想,这就是我们在这个时空下,再次相遇的理由。让我们在次相信,那个冀望的未来,一定会有所回应的。

  总有一天,会让妳回想起,各个时空下,我们的过去。

  也许,只要能够找到时间回归的能力。

  我们,就会真正的──

  再次,在个世界,扭转所有的世界────

  一只蝴蝶,俯视着整座妖精祭典的会场。

  视线横扫到夏楼时,俯视出夏楼是由四方楼房围绕起建筑,能够直视到中央大厅的地下二层处。

  在大厅中,有一颗环绕着三道符咒环的球体,球体前方还有一座长楼梯,直达最顶楼的一处小平台。

  小平台的後方,还有道楼梯,直通夏楼最高处的小阁楼。

  随着拍动着翅膀,缓缓的降落圆形的木窗边。

  窗内,一位身穿淡紫色和服的妖精女子,遥望着窗外,露出微微的笑容。

  「需要更多的灵力,才能够执行时间转变的能力──」

  「去吧──,再去散播更多的情粉吧。」

  语毕,蝴蝶又从窗边飞舞出去,从翅膀间,缓缓飘出淡淡的紫色微光。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