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记忆里的亲吻》〈19〉即使在不同时空下,守护妳仍是我,唯一的指引

《再次,记忆里的亲吻》〈19〉即使在不同时空下,守护妳仍是我,唯一的指引

  尽管妳还不知道,我们在各时空下的过往,但是──

  有一件事,是我确切肯定的,那就是──要守护妳的决心──

  不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坚定。

  毕竟,妳那种公主式的任性,也只有我最清楚────



【85】即使在不同时空下,守护妳仍是我,唯一的指引

  不管在什麽时空下,倒影在我眼里的妳,依然一样的绝美────

  枫花学院为了生活费,接获一项「一级任务」的行动计划。一但成功,能获得一笔五千万的费用。

  完成这项任务,必须达成两项目标:

  其一,拯救国境贸易的大村长,克克勒的女儿;

  其二,找出被偷窃货品的位置。

  学院内的孩子,贺丶三宫丶琉璃丶秋井隆丶千野奈丶古腾丶文芳七人,各自分成三组。

  避免太多人聚在一起,产生人类的气味,让妖精们察觉出来。

  这三组,分别从不同的入口处,进入到妖精祭典的会场────

  太阳光线逐渐沉落,两个身影游走在森林间。

  学院内的孩子──贺,与遥远王国的逃亡公主──三宫。

  两人正在朝向妖精祭典的路上。

  「欸,妳确定,走这里是对的吗……」

  「哼哼──你怎麽会质疑本公主呢~」

  三宫眯着双眼,带有深意的微笑着。

  「好好……」贺没辙的点了点头。

  此时,三宫突然发现,贺的手上,正拿着一本小册子在看。

  「你才是吧,一直拿着那本书看,小心跟丢我喔~」

  「六花院长不是说了,要我们小心妖精吗?要是不知道他们会有哪些能力,可能会不法出来的。」

  贺将书直立举着,一手指着书,一边认真地说着。

  手上的书,是从六花交给各组的【妖精图鉴】──

  上面记载着,各种妖精类型与特徵,还有妖精常运用的水晶石。

  「哼哼,要是样的话,我就拿出『传家之宝』来对抗吧!」

  三宫一脸惬意的笑容,就像是外界的任何问题,一切都有办法解决,那就是────以暴制暴。

  当三宫拿着一支单眼镜片,环顾森林之中。

  此时,镜片看出去的树木上,开始有微微的亮光。

  「应该就是这里了──欸,你也帮忙来找啊,要不然我就吃不到妖精的美食啦!」

  「好──」

  刚一回完话,一道柔和的月光,从树荫的间隙中,洒落在森林间。

  望向走在前方的三宫。

  在微微的月光底下,那身由妖精力所编织的和服,散发出淡淡的亮光。

  一身淡粉色的花纹和服,头部的侧边,系着红色发带。此外,头顶还套着萌样的猫耳朵。

  一时间,眼前就像出现一位,从画里走出来的────超级美少女。

  不管是四处找寻妖精微光的萌样探头,还是拨开树丛後,没找到的可爱叹气声,都让人动容到无法挑剔。

  看来──不管在哪个时空下──

  蛮横的公主,都还是一样的────绝美

  「我看看喔──」

  三宫用双手拨开树丛後,发现还是颗普通的石头,露出一脸失望的神情。

  「嗨──都已经找了十几颗,怎麽还没看到啦!!!」

  随後,另一头传来贺的喊叫声。

  「欸,是这个吗?」

  一瞬间,三宫冲到贺的身旁,睁大双眼,望向前方看去。

  「嘻嘻,那就是这里了~」

  眼前的石头上,亮着妖精微光,虽然模糊不清,还是依稀可见,微光所呈现的指引方向。

  这个指引的方向,正是通往妖精祭典的标示────



【86】妖精微光:参加祭典,没有盛装打扮怎麽行呢~

  布下重重关卡,也要留下痕迹,让你与我相遇────

  七小时钟前,枫花学院的院长──六花

在院长室内,对着学院内的孩子解说着──

  站在画板前的六花,把发肩上的头发,轻轻地向後摆弄,并缓慢的走向一旁的石墙前。

  「妖精们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妖精微光』,为了避免被察觉出是你们是人类,你们也要穿上能留下微光的衣服,让守卫也认为你们也是妖精──

  为了这件事情,我可替你们准备好了──」

  六花缓缓地推开,石墙前沉重的隔板。

  墙内的空间,挂满了发出微光的服饰。

  琉璃丶千野奈丶文芳,见到满满的服饰,眼睛立刻发亮,并发出惊叹的语气。

  「哦~」

  「吽!!」

  「挖──」

  「来选吧!为了搜集到这些带有妖精微光的衣服,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

  贺看着这些衣服,感觉就像是每件衣服,都是六花院长,亲手编织出来的。

  「哇──这些都是六花姊编织的吗?」琉璃满心欢喜的问着。

  「这些啊~可是很久以前,我从妖精的手上抢过来的战利品喔~」

  「诶──」

  听到这些衣服,是抢来的衣服,贺的眼神瞬间变空洞,想像与实际间还是有落差的──

  失落的贺,望向琉璃,千野奈,文芳,正在挑选衣服的画面。

  这时,千野奈从架上,拿出一件只有两条细肩带衣服。

  眼神飘向身旁的琉璃,缓缓地将身体靠向琉璃耳旁,小声说着:「欸,妳穿这件,应该会有无数的目光聚在这,然後臣服於妳之下~」

  千野奈用戏弄的语调,同时将衣服贴在琉璃的身上。

  「讨厌!!妳在说什麽啦!!」

  「你们只要穿上这些『妖精微光』编织成的衣服,会散发出微光的足迹,这样经过守卫处,就会没问题了。」

  拿着一件道服的贺,好奇的对六花问起。

  「六花院长,我们要怎麽走到妖精祭典?」

  「这个啊~一般是很难察觉到妖精的地点,因为,妖精们总是在我们不注意的地方设下『暗号』。」

  「暗号?」

  「暗号,只有妖精才看得到,也只有他们才会知道,怎麽走到『妖精祭典』的地方。」

  边说着,六花边从石墙旁走向院长桌後。

  「举办祭典时,妖精们会在周围的森林,布下迷雾结界。让想要进入的物种,怎麽走也无法走到,会一直迷走在外围。但是,只有几条路径,能够安全通过迷雾的干扰。」

  六花从抽屉内,拿出一副单眼镜片。

  「你们拿着这个单眼镜片,就能看到妖精微光的痕迹,到时候沿着妖精微光走,就会走到祭典的会场喔~」

  贺从六花手上接过单眼镜片後,好奇的翻转着。

  「只要用这个,就能找到『妖精微光』的痕迹,是嘛?」

  「不是喔~还要先找到妖精的指引。」

  「咦!怎麽这麽困难!」

  「所以才会很难找到妖精的踪迹瞜~你们可要记住了,当你们快接近『妖精祭典』时,附近的树上,会留有妖精标记下来的微光。」

  六花将画板上的画纸,由下从上翻转到後面。

  图纸上面,画有中央有一圈,外围环绕着大量的云雾,还有好几条路线通向中央处。

  孩子们专注盯着图画纸上的示意图。

  「可是啊~就算一般人类,能看到妖精微光,也无法辨识出上面痕迹,是不是特殊的标记,顶多只能看出一团模糊的亮光,或者是箭头型的符号。

  所以啊~只能靠你们,把所有微光的地方,全部都找一遍。

  如果发现下方的石头,也有妖精微光,那麽石头上的微光标示,就是指引到祭典地点的指示。」

  看着刚从六花手中接过的单眼镜片,沉静的思索着。用这个,就能找到「妖精微光」吗?

  「对了,你们还要记得戴上那个喔~」

  六花从石墙内,拉出一个箱子,打开後,发现有大量猫耳朵的饰品。

  「这是……」一群人疑惑地望着。

  随即六花将其中四个猫耳朵,套在三宫丶琉璃丶千野奈丶文芳的头上。,

  「这可是妖精的习俗喔~带猫耳朵,可是妖精最好的证明呢~」

  眼前的女孩们,被戴上猫耳朵的饰品,分别露出惊吓与羞涩的表情

  六花则是露出满意的笑容。

  「哼哼哼,没有一番精心的盛装,可是会被妖精们赶出来的喔~~」



【87】妖灵灯:上古妖具的审判

  路上的阻碍,也无法阻挡,我要追上妳的步伐────

  月亮的柔光,照映在幽暗的森林里,让原本漆黑的视线,能够看到更远的距离。

  森林间,两个黑影,缓缓的移动着。

  「前面有灯火的光线耶!!」三宫把挂在眼睛上的单眼透镜拆下。

  加大步伐,往光源跑去。

  身後的贺,也随即跟了上去。

  逐渐听到此起彼落的欢闹声。

  眼前,灯火的光线,逐渐照亮周边的森林。

  就在三宫与贺,正以为要到目的地时,忽然一道闪光,照射在两人的身上。

  刹那间,贺与三宫的身体,就像被麻痹一样,完全没办法控制身体,即使拼命的想动,也没有任何反应。

  「咦──」怎麽了,为什麽身体完全动不了,连要发出声音也没办法。

  面前的三宫,也跟自己一样被定住在那。

  就在完全不知道,怎麽回事时,一个黑影从上方的树干,一跃在我们面前。

  当黑影走到月光之下,瞳孔里,倒映出一位女妖精。

  身穿轻短旗袍的妖精女子,带着一张狐狸面具,手里拿着一个手提灯笼,上面还写着一个「灵」的字样,身後则背着一支长枪的光影。

  与此同时,两旁树後,走出两位身穿淡紫色旗袍的女妖精,分别带着猫与鼠的面具,并各持着一把太刀,像是在紧戒着有外人进入。

  三位女妖精,用谨慎的姿态,紧紧地盯着我们看着。

  然道,这就是妖精祭典的守卫者──

  他们会在出现在,通往祭典的路上,只有一个目的,不让妖精以外的生物进入。

  一但有,就是石化伺候────

  麻痹的身体,只能直挺挺的站着,眼球的目光,开始能稍微移动着。

  环绕四周,发现树丛旁,有一群像是人的形状,当目光在仔细注视几秒後,发现那些都是石头。

  这……该不会是,先前派来找妖精祭典的队伍吧……

  狐狸面具的女妖精,走到三宫面前,仔细看了几眼後,雀跃的喊着。

  「哎呀~没想到妳穿得这麽可爱呢~」

  「姊姊──妳就不要戏弄他们了。」身後带着猫面具的女妖精,单手插在纤细的腰间上,提醒着。

  「嘿嘿嘿,想说感觉有奇怪的东西接近,就先照一下吗~」

  狐狸面具的女妖精,将手提着的灯笼,往两人跑来的道路一照,地面上发出一点一点的微光。

  「哼哼,既然有微光那就没问题了~」

  「姊姊,这两人也没被石化,那就没问题了啦──」

  「呿──」

  看着三位妖精对话之时,贺与三宫的身体渐渐能够活动。

  贺看着右手掌,不断做出紧握的动作,自己终於能让身体动起来。

  「你们赶快去吧,不然祭典可要结束了呢~」

  手持灯笼的女子,扎着一眼,偏着头,俏皮地说着。

  「嗯──」

  三宫轻轻颔首後,望着身後的贺,扎几眼,暗示着「没问题」的话语。

  随後两人快步行走,通过妖精的守卫处。

  回想起六花院长讲的,还真有这种妖具──妖灵灯

  这是远古妖精灵者,开发出来的上古妖具,能够将妖精实体化,并且出现麻痹十秒的现象,让妖精没办法转化虚态逃走。

  原本只针对妖精而设计的,却发现,这妖具还能对外族使用。

  而且,效果比麻痹更有破坏力,那就是石化。

  这种石化效果,会渐渐地将物种给侵蚀,最後成为真正的石头。

  就算要化解,石化解救的时间,也只有一天,一但过了这时间点,即使回复,也没有效。

  但是,在遥远的上古之乱中,发现这种「妖灵灯」,对於还没成年的人类,也只会出现麻痹的效果。

  因为这点,才会让枫花学院的孩子们,承接这次的任务。

  回头望向三位女妖精,正对两人挥着手并喊着。

  「可要好好的玩啊!」

  望着已逐渐远去的背影,老鼠面具的女妖精,忌妒的呐喊着。

  「真好~这麽小就能带男孩出来~」

  狐狸面具的女妖精,突然发出一声疑问。

  「咦,如果对还没成年的人类照,不也只会产生麻痹的效果吗?」

  「姊姊,妳就太多虑了,人类的小孩,怎麽会在这麽晚的时间,跑来深山里呢?」猫咪面具的女妖精,伸展起懒腰的说着。

  「嗯───说的也是。」



【88】无法抵抗的笑容,只能守护到底

  妳那种公主式的任性,也只有我最清楚────

  走过妖精的警戒处,三宫一副轻飘样,漫步在林间。

  「嘻嘻──你看,连妖精都称赞的呢~」

  此时,眼里的她,用那俏皮的语气,嬉戏般的笑容,转动着身体,不停拨弄身上的衣服,只为了再次展现,那股可爱的姿态。

  忽然间,一股气味飘来,让鼻尖抖动着。

  「这是──美食的香味!!!」

  一阵喊叫声後,三宫加快步伐,朝向妖精祭典的方向跑去。。

  「诶!等等!!」

  跟在身後的贺,追着三宫的步伐。

  两人从阴暗的森林走出,视线逐渐适应灯火的光线。

  眼前,各式各样的摊贩,贩售着妖精们的食物,空中则是布满了一条条灯笼,照亮起摊家间的道路

  远处可以见到一座,三层楼的木造塔楼,塔楼旁还有一桶巨大的木制统。

  道路上,来往着各种盛装的妖精。其中几位妖精女孩,身穿条纹样的和服,头发上系着花朵的装饰,散发出跟人类女孩一样的甜美气息。

 「哦──这就是妖精祭典吗!」

  看到此景的贺,内心不由的惊叹。

  虽然见识过三环国都-哈尔斯城的热闹景象。但是,见到这里後,反而感受到,跟人类一样的欢热氛围。

  不同时空,不同种族,都还是会聚在一起,为了某件事情而庆祝着,尽管世界仍处在混浊之中────

  视线移往身旁的三宫看去,发现她一脸兴奋样,嘴角还不经意地流出口水,而後以袖口擦拭着嘴巴。

  「嘻嘻,走吧~」

  「诶,等等啦!」

  还来不及叫住三宫,她就已经跑一家妖精店前。

  三宫什麽也没说的就往前跑,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至少也要先确认怎麽打听货品跟女儿的下落,怎麽就这样跑走了……

  从远处,望着摊位上方,画着类似葫芦糖的图案。

  走到摊位前,摊架上排列着一根一根的竹棍,插着一颗颗红色透明的球状糖果。

  摊位上的妖精老板,身穿浅蓝色围裙,头上摆着一圈毛巾,装饰着同一款的猫耳朵,并张大双眼,盯着三宫问。

  「小妹妹,妳想要吃吗?」

  「嗯!!」三宫紧盯着糖球,猛烈点着头。

  正当妖精老板,准备将糖球拿出来时,突然被三宫叫停止。

  「等等,是不是有料可以添加!!」

  「齁齁~没想到妳对吃这麽有讲究~」

  听着老板的话语,三宫得意地从鼻内哼出一口气。

  「来!妳想要加哪一种。」

  突然在摊贩的前方,突然浮现出好几个圆盘。圆盘里,则是有五颜六色的酱料。

  一时间,贺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

  原本不是没有东西的地方,为什麽突然就显现了──!!

  这就是妖精的妖力吗!

  三宫闭上双眼,仔细在酱料前,一盘一盘认真地闻着。

  一直到绿色酱料前,三宫瞬间睁开眼,对妖精老板喊着。

  「就这个!!」

  「齁齁~真是会挑选呢~那可是昨晚从人类农场,偷拿到的上好豆子,再结合,我们独家祖传【蕾果】可以说是顶级美味。」

  摊商老板,递过来一支沾有绿色糖浆的红色透明球。

  「欸,你就帮我付清吧~」三宫一脸惬意的笑着。

  面对她的笑容,我完全无法抵抗。

  只能颔首的,说出「好」的字句。

  不知道为什麽,就是不想看到她失落的模样,想让这样的笑容,能够继续绽放开来。

  尽管妳还不知道,我们在各时空下的过往,但是──

  有一件事,是我确切肯定的,那就是──要守护妳的决心──

  不论在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坚定。

  毕竟,妳那种公主式的任性,也只有我最清楚────



【89】加油吧!为了公主的笑容,也绝不能退缩

  如果,维持笑容的代价是沉重的,那麽──

  我只好,先露出笑容才行──

  即使这是苦笑,也绝不能退缩────

  三宫拿到糖球後,随即跑离开,只留下贺,面对着妖精老板。

  「为了她,你什麽都可以不要了啊小子。」

  「欸嘿嘿──」妖精老板的话语,就像深深的刺中内心,完全不知该怎麽回应,只能用傻笑应付。

  「你就把手放在前面的水晶石上吧。」

  此时,一颗水晶石飘移到面前,水晶石的中央凹陷处,有一块火红的原球体。

  贺盯着水晶石看了许久,面露出一脸疑惑样,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做。

  「疴……这要怎麽用……」

  「蛤──都没教你吗?怎麽就这样让你们进来……」

  「喝喝喝──」

  回想起来,六花院长也只说,我们体内的【诺玛】跟妖精的【灵力】能够相互转化。

  然後,用指尖上的戒指,就能转化成【灵力】……之後,就什麽都没说了……

  「听好了──我们妖精的体内,能够萃取出能量体──灵力,如果体内有一万【灵力】,就有代表可以交易一万个货币,但切记,要是你的灵力用完,全部都没有的话,你的生命也就没有了。」

  听到会没命,贺面露难色,开始担心了起来,因为还不知道体内有多少……

  「真是的!怎麽小孩还不懂,就乱放进来,这可是会没命的……」

  「……」

  「看你还能动,表示体内的【灵力】应该还够,现在你把手放在,前面的水晶石上。」

  听闻妖精老板的话,开始依照指示动作着。

  当手移动到水晶石上,指尖的戒指,也随即发出微光,手背上缓缓地浮现出数字般的号码。

  「你看,这就是你现在拥有的【灵力】。」

  上面显现着:

  【拥有灵力】■■■5■853■4■■

  【移转灵力】□□□□□

  这就是我的灵力吗──看着上面的数字还有五万多,随即松了口气。还好,只要有这些应该足够应付。

  「哦~」妖精老板看到此数字,发出惊讶的语气。

  「这就是我的【灵力】吗?」

  「五万多啊~一般小孩我只看到三万多就很不错了,即使是成年妖精,也只有看到十万,没想到,你这小子能有这麽多的【灵力】,真是了不起,难怪敢放你进来。」

  听到老板的夸奖,贺也心虚了起来。

  再次注视手背上的数字,有黑色的方块,忽然感到有些在意。

  「老板,上面的黑色方块是什麽?」

  「嘿嘿,这是隐藏码,但我想,你这孩子应该没有这种能力,只有上级妖精才会有的遮蔽码────大概水晶石有些问题吧,至少能付就好,你在下面移转的地方,写下六十就可以了。」

  听着妖精老板的话,一边操作的同时,一边回想起,各种族间,都会有各自的能量称号,妖精们称为「灵力」,人类则称为「诺玛」。

  如果拥有五万多的诺玛力量,这样应该能付得起公主的开销吧──

  「嘿,谢谢了~」

  付完後,转过身来,发现有四名壮阔的妖精男子,搓捧着双手,眯着双眼,同时微笑的说出:「接下来,也麻烦你了~」

  「咦?」

  头往旁边一看去,发现三宫的嘴里,正不断咀嚼着食物。

  仔细注视三宫的双手後,发现左手拿着一支炭烤玉米,一支火烧墨鱼。右手提着两代个别装着三支色丸子,两支蕉巧克力棒。

  「疴……该不会都要我付吧……」

  只见三宫扎着一眼,对贺露出灿烂的笑容。

  就像是在说「拜托你了!」

  如果,维持笑容的代价是沉重的,那麽──

  我只好,先露出笑容才行──

  即使这是苦笑,也绝不能退缩────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