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神仙的男友力到底有多少(东凤同人)第十一章

上一章
http://www.jianshu.com/p/c4e46883e91a

这一段情纠缠了三百年,一直被人预言不得善果,纵然我从不畏惧天命,却终究是我,害得东华魂飞魄散。

我与他之间,究竟是谁欠谁更多一点呢?三年前他为还我一个情债下凡历劫,被我气死提前回归九重天,失去了九成法力。我任性割了尾巴跑去三生石刻字,血液唤醒三生石不得已临危受命祭石补天,却又被东华以命相搏将我救回。三百年前他救我性命,我自请去太晨宫报恩,却害他一次次以身犯险救我于危难中,我本以为漫漫神生,我总有机会将这恩情还上,哪知兜兜转转到如今,我仍是欠着他一条命。先前我总是怨他本对我有情,却将我拒之千里之外,太过冷面冷心铁石心肠,可我哪曾知晓,他虽赋闲太晨宫,骨子里却依旧是那个杀伐果决的天地共主,他本活在六界外,不问红尘事,被我这只小狐狸拖进这情爱纠葛里,一颗石头心早已为我化成了绕指柔,连为我身死都不曾皱下眉头,这样的人,我竟还曾以为终究是我爱他多一些?

白凤九啊白凤九,你何其自私,他本知天命不可违,却为了你缕缕破戒,你居然仍不知足,非要去求一份姻缘,而他觉得对你不住,甘愿逆天而为,放下身段跑去狐狸洞求你与他共结连理,你却又一次将他的真心掴在地上践踏。你自认为爱他至深,可你又何曾真正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考虑过一分一毫?

四周忽而天摇地动,雷霆交加,是祭台上的女娲石感受到补天阵的召唤,冲破束缚,正向天洞方向飞去,完成它数十万年前本应履行的使命。九重天的钟声未曾停止,天劫顺利度过,普天同庆,四海升平。我一直吊着的精神终于松懈,一时支撑不住,晕倒在地上。

待我醒来,已经身在狐狸洞中。姑姑和娘亲阿奶守在我床前,见我醒来,竟喜极而泣。可见我默默,也终究体味到我失去东华心碎欲绝,便也都陪着我一道沉默下来。我向姑姑讨来了那串铜铃,放在手中摩挲了许久,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姑姑在一旁劝我节哀,我摇摇头不语,只是轻轻摇了摇铜铃,仿佛时间回到过去,我晃动这串铜铃,东华就会顺着声音来到我身畔一样。

可再也不会了。东华已经不在了。无论我如何自欺欺人,此生此世,我都再不会见到那个银发紫袍的身影了。

我想,这一刻,我是真的失去他了,失去得干干净净。

东华辞世的第三个月,夜华姑父在无妄海醒了过来。姑姑欣喜若狂,择了个最近的黄道吉日风风光光嫁去了九重天。我热孝在身不好送亲,只能偷偷跟在队伍末尾上了天宫。夜华太子大婚,九重天一派喜气洋洋,再不见前几日痛失天地共主四海同哀的景象,我借着酒劲摇摇晃晃在天宫里闲逛,却不知不觉晃悠到了太晨宫的门口。

东华死后第二天,我便托司命将我带进了这太晨宫,在他书房他常伏案读书的那处软椅上顺利寻到了那张被姑姑劈成两半,又被他用仙法重新拼合在一起的合婚庚帖。当日我拿着那张绢帛于案前声嘶力竭地哭了一场,哭过后拿起朱笔,在绢帛之上笔走龙蛇,签上了我与他二人的名字,未有一丝停顿迟疑。他生时,我不能与他厮守,如今他去了,我既是他此生认定的妻,哪怕未行合卺礼,我仍会以他正室的身份送他最后一程。

将那张合婚庚帖缝进了我里衣最靠近心口的位置,我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东华,我这样安排,你可满意?不满意也请你多担待些吧,毕竟你舍了我先去,日后的路终是要我自己走了,你先前那样疼我,这点小事,也定会依了我的意思的是吧?

那一晚,我拒绝了司命送我回青丘的好意,执意要在这太晨宫里为东华守灵。司命怕我心伤过度想不开出什么差错,便随我留了下来。我们都是神仙,尤其是司命本就是个掌管凡间万事的官职,那些诓人的魂兮归来的传说,几乎都是出自他之手,大多不可信。所以我俩那日与其说是守灵,不如说是两两对着排位发呆顺道聊天。司命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絮絮叨叨讲了好多他先前在太晨宫被帝君秒杀的故事,最后成功将我逗笑了一回。可我笑着笑着却忽然哭了,司命大惊失色,却听我抽抽搭搭含糊不清地说了句,

“你说,他那样一个霸道的人,怎么就都连一块石头都打不过,竟然忍心抛下我,就这么走了呢!”

司命叹口气过来拍拍我的背,我兀自挂着满脸的泪抬起头看他,像是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地喃喃道:

“他最疼我了呀。怎么狠得下心丢下我,还连个躯壳都不留给我呢。”

司命后来告诉我,东华帝君,乃是三十六万年前,于碧海苍灵化生的仙胎,是这天上地下,唯一一个元神与仙体合二为一的尊神,只因形神合一,元神可吸收天地灵气,故而自化生起便打遍天下无敌手。而此番他为救我,使用了歃血咒,元神被震碎,仙躯失去承载之力,也就四散成灵力随风而去了。看来这世间万物果然皆逃不过因果轮回,有得必有失,东华因为形神合一成为天地共主,却也因此在死后灰飞烟灭,还真是公平。
下一章
http://www.jianshu.com/p/139785cdcf4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