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神仙的男友力到底有多少(东凤同人)第十二章

上一章
http://www.jianshu.com/p/e6ecbf98abbe

而此时站在这太晨宫的门口,我的心情竟出乎意料的平静。左右无事,我便信步走进宫内。这太晨宫素日本就冷清,如今更可算是门可罗雀,除了司命成玉三殿下偶尔来转转缅怀下故人外,连宫娥也惫于打扫,毕竟这儿的主人已经身死,扫不扫的也是做给活人看的,死人也享受不到。我在宫里转了一遭,在他的排位前重新燃了一炉他喜欢的白檀香,又拿手绢擦了擦积在香几上的灰尘,随后点起一盏小灯,和衣在那张软椅上现了原型蜷成一团睡了下去。梦里,仿佛还能感受到东华温暖的体温在我的身侧,令我无比心安。

翌日清晨,我从太晨宫离开时,带走了东华曾经的佩剑苍何。毕竟这天上地下的,唯一能留给我一点关于东华的念想的,大抵也就是这上古的神剑苍何剑了。只是这苍何比之那三生石更是个有气节的。故而在此之后我虽然将它日日带在身边,却从未用过。

那女娲仙石补了天后,天洞恢复平静,三生诀被我引渡出来,成功附身到了玉魂的身上,只是时间仓促还有些松散,遂被我继续养在血里吸了三个月天地灵气,已然算是女娲仙石初长成。于是我便卸了狐狸洞口的封印,打算将它请出去以免看着碍眼。那一日恰巧缘池仙翁也在,本以为我会将这石头重新安置在三清山顶,却未想我竟将它丢去了忘川之滨,美其名曰让它受受这过往魂魄的灵气茁壮成长。缘池仙翁苦着一张脸守在冥界那暗无天日的忘川河边,临别时还不忘向我行了个大礼,让我有点过意不去。等转身出了幽冥司,我忽然想起件大事儿,遂又折了回去。那缘池仙翁看我去又复返以为我改了主意,还很欢喜,可我一开口,却叫他哭笑不得。

我说,我既当了一把这三生石的主人,为这天下苍生谋了福利,这三生石,是不是应该赔给我一段姻缘,成全了我三百年的夙愿,让我在我的名字边上,刻上东华帝君的名字。

缘池仙翁听了我一席话,沉吟了片刻,终于对我松了口。

原来,这逆天改命变更姻缘也并非就全无办法,只因使用此法必需所求之人元神作为献祭,故而从古至今从无人甘愿为之。历来求姻缘多是为自己求,断没有牺牲自己去成就他人姻缘的道理,是以此法道理上虽说得通,数十万年来倒也从未被启用过。可我之前为了引渡三生诀就已将元神作为祭品献给了三生石,还为此耗干了周身血液,也算是一个天大的人情,加之三生诀刚刚附身在玉魂上,封印未稳,倒是比平日里更加好办。

于是,在东华离开我的三个月零两天后,我终于于这三生石上,求得了我们两人生生世世的姻缘。

从此以后,我便是东华紫府少阳君明媒正娶的妻了,生生世世不可废。

没有东华这三百余年里,我的日子平板如流水。最开始时候,每日神情都有些恍惚,到后来,也渐趋平静。虽然东华在这四海八荒辈分甚高,活着时受众神朝拜,到哪儿都是跪倒一片,可神仙活的日子毕竟久,为了避免诸事繁多把自己委屈死,大多修炼出一颗健忘的脑子,故而除却父神这等身后事准备完全,死了还把仙力留给别人继承的这类外,其余应劫而去的就大都无人提及了。死者已矣这句话到神仙这里,倒是极其适用。

三百年前,我家那个在青丘待字闺中到十四万岁的四海八荒第一美人终于如愿以偿嫁去了天宫,并在成为太子正妃的三年后,顺利晋级成为了天后。继任天君天后需承受八十一道荒火九道天雷的大业,姑姑虽为上神,到底也受了重伤,在天宫里趴了三百年。

我家姑姑其人,虽然当时已有十四万岁高龄,却仍是个闲不住的,在天宫里闲的发慌,就差人把我叫上去作陪。说起来我倒是也有几百年没见到她老人家了,也甚是想念,只是她与那太子光天化日地秀恩爱看在我眼里就平白有些添堵。然又不好弗他面子只得让迷谷扯谎说我去了凡间,将那来通传的小仙打发了。

可这谎都扯了出去,我也不好再待在狐狸洞被姑姑抓现行,忽而想起这几年杂事甚多倒是很久没去忘川之滨探望缘池仙翁了。当年他因我一时任性将三生石扔去了忘川,被困在幽冥司三百年,那地府阴寒潮湿,他一个老人家,常年待在渡化凡人魂魄的忘川河边,也委实受了不少委屈。

我青丘之狐大都恩怨分明,虽我对那三生石成见颇深,却不该平白连累这仙翁。但当我到达忘川河边,远远的却听见悠扬的歌声飘进耳朵里,正是那缘池仙翁一边在河边遛弯一边哼歌解闷。看来倒是我修为不够过于狭隘,想多了。

看他过的不错,我一颗歉仄的心也放了下来。扭过头却看见忘川源头处竟有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因为距离太远,影影绰绰也看不大清。这忘川河水本是洗涤凡人的魂灵,净化他们的浊气之用,在这忘川河里渡了一遭,才可进入轮回之井转世投胎。可这世上有绝情的神仙,也更有痴情的凡人。 这幽冥司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执念太深者,若是这忘川水都无法渡化,便会成为缚地之鬼,或者化作孤魂长久在这河边徘徊不得解脱。我哀悯她的遭遇,于是随手揪了个鬼差打听,而那鬼差的回答却大出我意料,原来那女子并非是寿终正寝后跑来这阴曹地府投胎的,竟是阳寿未尽被仇家害得散了三魂七魄,不得已才来到这里的。

这倒是可怜了。

我白凤九这一生,情路颇为坎坷,久而久之就磨出了一副菩萨心肠。如今见到此等冤屈,便想问个究竟,能帮得上的也就顺手替她申一申。于是我着刚那问话的鬼差将那白衣女子带了过来,走到近前才发现,这女子容貌颇为秀丽,娉娉袅袅,明眸善睐,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可若说人,到底牵强,因为我透过她的障眼法术,竟发现她并非凡人,乃是一个修炼了一千年的白蛇妖。

按说这小白蛇修炼了一千年,能达到此等修为已属难得。她那修炼的紫竹林本是个仙气旺盛的居所,如是精于修行,再有个几百年,修成如迷谷一样的地仙本是不成问题。可她偏偏爱上一个凡人,为了那个凡人宁愿放弃修行,搬到凡世里与那人做了对寻常夫妻。本是琴瑟和鸣恩爱缱绻的一对儿,谁又知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得道高僧横加阻拦,非要说他二人是人妖殊途有悖天道,将那小白蛇抓了来,关进了杭州城的雷锋塔下。非但如此,还将那凡人抓进了自己参禅的金山寺内关押起来,硬逼着他落发为僧。

这小白蛇被关押在雷锋塔下二十年,因那塔顶有佛祖舍利镇守,不得破塔而出。等到她与那凡人生下的孩儿高中状元才感动天宫诸神将她救了出来。谁知救倒是救出来了,却哪晓得她本是妖类,被困在塔内二十年,内丹早被那舍利的力量化去了大半,仅靠着一丝执念苦苦支撑,如今被救,精神松懈之下,竟没撑了几日便撒手人寰。她那孩儿也是个烈性子,见母亲殒命,竟跑到金山寺下,要找那高僧讨个说法,却被那高僧打成重伤,性命垂危。

她身为一个母亲,忧心孩儿却无能为力,于是固执地不愿投胎,终日徘徊在这忘川河畔,想寻个机会回到人世,为她的孩儿续命。

听个故事听得我泪水涟涟,这小白蛇倒也是个人才。我擦擦眼泪瓣,决定好歹替她做点什么。为她孩儿续命一事我无能为力,但帮助她重返人间却并非难事。这地府的时间流速比凡世里慢上许多,这里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凡间已是数十日过去,于是我便寻思着借她一炷香的时间,让她重返人世完成她的心愿。

她生前被关押在雷峰塔内,魂魄早已残缺不全,我便抽出一缕元神替她重塑了三魂七魄,并用法力将她送回了凡间。
下一章http://www.jianshu.com/p/139785cdcf4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