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神仙的男友力到底有多少(东凤同人)第十章

上一章http://www.jianshu.com/p/19558b9fa752

三清山顶,祭台早已搭好。我阿娘一连哭了三日,身子已然支撑不住,此时软软的靠在我阿爹怀里,几近昏厥。连我阿爷这个一向为老不尊的,也是神情肃穆。我知道他心中终究有愧,他是青丘狐帝,这等大事本来他责无旁贷,便算是三生石选了我为主人,若在平日,他也定会将全身修为尽数渡给我,好歹保住我一条小命。可自打三年前我姑父为了救墨渊上神击沉东海瀛洲,毁去了所有的神芝草后,这世上便再无第二种东西可以净化仙气。这三生石是上古灵石,受了我的血,便此生此世都只认我的气息。若是我的仙气在此时被污染,恐就再无第二人可以担此重任将三生诀引渡出来。可即便如此,他作为青丘最为德高望重的老狐狸,把这等赴死的苦差丢包给了自己年幼的小孙女,内心仍是万分的过意不去的。

看了看天色,我知道不能再等了。于是我将灵蛇杖交给身边侯着的缘池仙翁,向着这些三万年来将我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家人们跪下,从未如此认真地,对他们端端正正磕了三个响头。

“青丘白凤九,拜别各位。”

我起身朝着祭台拾级而上,一步一念,一趋一思,短短三十九级台阶仿佛走过了整整三万年的岁月。事已至此,我早已不怨不畏,只是当我真正踏上那高高的顶,与那块女娲仙石并肩而立时,回过头,却仍旧没有看见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的身影。

东华,便是算作一位故人,你都不愿来见我最后一面吗?

我苦笑,其实来与不来,与我又有何意义。当日我在他面前,任由姑姑将那张合婚庚帖劈成两半,早已经表明了态度坚定了立场。既然决定要一刀两断,他又何必跑来我这里自讨没趣。

想到此处,我竟然有些释然了。于是转身用灵蛇杖设下了一道结界,凝神静气,默念口诀,启动了起魂阵法。

众所周知,起魂阵法便是要用布阵之人周身血液养护阵内仙石形成屏障,待周身血液耗尽,再用元神祭阵,才方能将封印在仙石上的三生诀引渡而出。引渡出的三生诀,则会顺着布阵者的气息,自行寻找与其相类的神器附身,故而我于昨日便已将玉魂封印在狐狸洞中,并用我的血液小心养护。此时周身血液正在缓缓流出,我的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恍惚之间仿佛听见东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摇摇头苦笑,此时我身在阵中,即便是东华真的出现,我怕也是听不见看不见的。我和东华纠葛了三百年,临了了,却是连最后一面也无缘得见,想来也是讽刺。

周身的血已经干涸,我凝着最后一丝神识将元神从身体中抽离出来,最后看了下面一眼,却只见阴风阵阵,飞沙走石,一派鬼哭狼嚎的惨烈。我笑了笑,东华,这次,我们大约是真的,不必再见了。

眼前的金光愈加地明亮了起来,元神被撕裂的滋味是怎样的,恐怕未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体会得到。很疼,仿佛身体不受控制一般,我疼得想流泪,却蓦然发现我现在已经是一缕没有身体的孤魂野鬼了,连眼睛都没有了,还哪里会有眼泪呢。可是真的很疼啊,金光愈加的刺眼,耳边忽的回荡起了梵音之声,瞬间将我从一派混沌之中拉了回来。刹那之间,神识归位,灵台一片清澈,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罩子,上面书满了梵文佛经。

天罡罩。

我被这个发现惊出了一身冷汗。猛的一回头,疼痛传遍四肢百骸,我下意识缩了缩头,却猛然反应过来,我的元神已经生祭了起魂阵,怎的又回到了我自己身上?难道阵法失败了?此时的我已经坠入魔道,变成一个神不神魔不魔的怪物了吗?

可动了动手脚,却诚然是我之前用了三万年的那两双无疑。我觉得奇怪,想起身去看,却被天罡罩的威力弹了回去,我不服输地再去试,却在靠近天罡罩的边缘之时望见了东华的身影。

而此时的他,早已不再是我熟悉的银发紫袍一派悠然的样子,此时的他,周身被赤红色的仙法笼罩,微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而在他的身外,竟已结起了一道几十米高的结界。历来布结界者多是为了于结界之内不受打扰,可东华如今,却是为了什么?

我正想着,忽然指尖一热,一股血流顺着我的十根手指流遍周身。我讶异之下看向东华,竟看到他将苍何举在手里,赤金色的血液顺着剑留下来,形成了一道血桥,正源源不断地向我这边涌来。而在那道血桥边上,竟依稀可见点点光斑围绕盘旋,最后渐渐飘开,散落在空气之中。

歃血咒。

我没想到,东华竟然为了救我,使用了歃血咒。

歃血,原指结盟,本是个皆大欢喜的好词。而此咒,却实打实是个以一命换一命的法子。只因此咒之中的歃血,指的是用自己周身的血液结在一个神器之上,做成一个罩子,如结魄灯一般将他人原本破碎的元神收拢集齐,随后将这些聚集在罩子上的血液注入他人的仙体内,并用自身元神给这些因为外力而震碎的元神做一个永久性的封印加持。这样,便即使所救之人已经魂飞魄散,仍旧可以死而复生。此咒本是天地未分时由盘古尊神所创,他用此咒开天辟地,仙身化为九州四海,四散的灵力被此咒收集,化生出了远古诸神。可此咒毕竟太过跋扈,且对设咒人修为要求又极为苛刻,是以盘古之后,便再无人提及。

东华这是在用自己的命,来换我一条生路。

我不知道深情的定义到底是怎样,可若此番都不算深情,这世上,怕是再难有人可出其右。

东华,三生石说你我二人无缘,故而我们之间,便是除却生离就剩下死别了吗?

我发疯一般去撞那天罡罩,想要破罩而出。东华,即便你死了,你的仙身也是要留给我在狐狸洞里于我厮守的。三年前你们我眼皮子底下要走了夜华姑父的仙体,而我不会那样窝囊,如果你死了,我就算是杀遍九重天也会保住你的仙体。东华,你等等我,等我出去带你走。你用你的命换了我的,所以我会替着我们两个人好好的活下去。我不做青丘女君,你也不再是东华帝君,我们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不问世俗,就那样厮守到地老天荒可好?

可我终是没有机会再去问他了。他的仙身,在我的注视下,竟也开始破碎,天罡罩的威力已经减弱,想来是我的元神已经十分牢固,我提着灵蛇杖一杖将它击出一个洞来,飞身出去扑向东华,却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抓住。

我爱了三百年的人,在今日,在我的眼前,碎成了齑沫烟消云散,连一根头发,都未曾给我留下。

下一章
http://www.jianshu.com/p/e6ecbf98abb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