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长夜微澜(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李微澜有时候会觉得很困惑,困惑的主题无外乎婚姻、家庭、爱、孩子、工作、经济……她很喜欢的一个作家说过,人的困惑若拘泥于世俗的层面,总也逃不开这些主题。这些要素构成现世的安身之所,也是坚不可摧的牢狱。

有多久没有因为一句意象奇特的诗而困惑和辗转反侧了呢?

李微澜把身子往椅子里轻轻挪了挪,好避免下午四点半开始西斜的阳光,透过咖啡厅的茶色玻璃落到她干涩起皮的脸上。对面的祖昱在缓缓流淌的音乐声里,用刚刚好的音量,讲着他最近读的书,看的电影,以及不久前结束的旅行。

“你刚刚说,你喜欢读木心的诗。”祖昱放下咖啡杯,双肘支在椅子扶手上,两手交叉,一副要听李微澜好好讲讲的样子。

“对,大学的时候,读了他的诗集。”

“最爱哪一首?”

“太多了。”

“比如呢?”

李微澜后背完全放松,靠在椅背上,视线斜着向上,看到红棕色麻布窗帘,在洒落的夕阳里被镀上一层金色。眼前突然一阵恍惚。

“比如,《五岛晚邮》。”

祖昱笑一笑,盯住李微澜看过来的眼睛,配着飘到这个角落里若隐若现的音乐声,他开始有节奏地朗诵。

刚刚在小区里,5公里才跑了一个开头,李微澜的脚就崴了一下,她顺势坐在一旁的长椅上,还没来得及在心底抱怨,就看见祖昱笑着向她走来。

利落的短发,穿一件棕色牛角扣大衣,黑色布裤搭配一双白色魔术扣板鞋。他站在李微澜跟前,挡去大半的光。在另一大半的阴影里,她像是穿越了冗长时光回到了大学时代。也许正是这种恍惚,让她接受了对方的邀请,坐在午后咖啡店里听他流利而动情地朗诵一首,她大学时代最喜欢的诗。

“读他的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李微澜抬眼,从恍惚里回神。面对祖昱的提问,笑一笑,带着多半是调侃的口气回答他。

“一边读,一边回忆,一边想象,一边......百度。”

“你可真有诗人气质。”对方的话里可能也带着多半的调侃。

“你是做什么的?”

“今天上午,我进小区的时候正看见你开车出去”。祖昱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你开的是保时捷卡宴。我想……”

“作家。写小说的。”没等祖昱说完,李微澜便打断他。

“作家?没想到作家是这么一个赚钱的职业呀!”

李微澜把眼光又落回红棕色麻布窗帘上,那里被夕阳镀上的一层金色只剩下一小抹尾巴。

“是呀……我也没想到。”

当天晚上,李微澜和苏元吵了一架,原因是苏元又在客厅里抽烟了。当时她正在卧室,一边轻拍着宝宝哄他入睡,一边陷入长而清冷的如同梦境般的回忆。烟草辛辣刺鼻的气味钻进她心里,把她心底模糊的忧郁搅动成清晰的烦躁。

她冲出去,指责的声音虽被压低了音调,但字字如凿,敲碎了苏元的隐忍和退让。摔门出去之前,他丢下一句,“你现在怎么那么事儿呢,嫌烟味,就跟你以前不抽似的。”

孩子被吵醒了。李微澜把他抱在怀里,再耐心把他哄睡。看着宝宝长长的睫毛还浸润着泪水,她在心里带着几许沉痛,想起白天坐在她对面念诗的祖昱的脸。

“十二月十九夜/我已累极/全忘了疲惫/我悭吝自守一路布施着回来/我忧心怔忡/对着灯微笑不止/我为肢体衰亸而惶惑/ 胸中弥漫青春活力/你是亟待命名的神/你的臂已围过我的颈 /我望见新天新地了/犹在悬崖峭壁徘徊/虽然,我愿以七船痛苦  /换半茶匙幸乐 /猛记起少年时熟诵的诗/诗中的童僧叫道/让我尝一滴蜜/我便死去……”

“我愿以七船痛苦,换半茶匙幸乐……”李微澜反复呢喃着,眼中渐渐噙满泪水。身外,是无尽的长夜……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41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间房,一个人,一段时光……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习惯在张开眼睛的那一刻就把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
    谧M阅读 415评论 8 22
  • 你坐在人间谈笑我是一只窝在你怀里打盹的猫暖黄色的灯光撒在你身上喧嚣与吵闹自觉退场你慢慢诉说着过去的时光放学后的故事...
    尔思_阅读 96评论 0 6
  • 一盏清茶斟满时光里的清浅,一目望去一缕朝阳入怀。带着冬日浅浅的温度,轻柔的抚慰清晨的寒凉。 冬季的流年总是悠长冰冷...
    是静好呀阅读 452评论 4 36
  • 文/一诺余生 站在山坡上看这座城, 灯火璀璨如星。 覆盖的烟雨薄雾, 闪烁着江面上的航标灯。 朦朦又胧胧, 似一曲...
    一诺余生阅读 453评论 4 25
  • 深紫色上凝固的一点泛白的红褐 似大地般干涸而后皲裂 知识带走它的养分,蒙上一层薄薄的苍白 我想要亲吻它 以虔诚滋润...
    单和单阅读 58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