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传说》第三十一章 蓝灵珠的异样

字数 3837阅读 61

  “噗通。”这已经是阿思往河里扔的第一百六十三块石头了。

  “珞珈。你说他们怎么还不出来?”阿思坐在河边土墩上,双手托着腮,一脸焦虑地问珞珈道。

  “四公主。这你都问第三遍了。他们才进去了一个时辰,哪有这么快?”珞珈一脸无奈。

  “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总觉得有事。”

  “四公主你这是杞人忧天,王子灵术无双,怎么会轻易出事呢?”

  二人正聊着,树林里忽然传来“悉悉索索”之声,珞珈警惕地站起身,抽出佩剑,剑尖直指树林,并将阿思挡在身后。

  “是我。”一身白衣的随谓从树林里走出,后面不远是桑炫他们。

  “我还以为是寻狼。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珞珈往随谓身后看了看,却没看到云缺,“我们王子呢?”

  随谓没有理他,径直朝他身后走去:“云缺的事你可以问桑炫他们,现在我有大事要单独和阿思谈谈。”说完,他绕过一脸迷惑的珞珈,拉起阿思就瞬移到了距离珞珈二十米开外的地方。

  “咳咳。”阿思被移动的灰尘呛得喉咙干痒,“你有什么事……这么……神秘?”

  “你哥出事了。”阿思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听到那边珞珈对着桑炫他们的一声高呼,“什么?王子跌入结界了?”

  阿思惊愕地看着随谓,脑袋里一片混乱,她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事实。

  “是的,你哥掉入了结界,生死未卜。具体情形没时间解释,蓝灵珠是不是在你身上?”随谓开门见山地问道。

  “嗯?”阿思心下不由得一紧,不自觉双手握拳,面对这突如其来可能涉及到云缺安危的问题,她也不知该说是还是不是。

  “世上有什么事能瞒过我,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了。我知道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身上揣着蓝灵珠,所以我才把你拉到这边来说。”

  “那东西和救我二哥有关吗?”

  随谓看着这一点就透的小姑娘,也觉得不必要隐瞒什么:“蓝灵珠和结下此结界的皇极杵天杖同为创世神所造之物,拥有势均力敌的神力,可以互相克制。我最初没打算动用蓝灵珠来强行破界,毕竟也没有十足的把握里面就是天劫,若因此和妖族产生过深的隔阂,影响我们后面的寻剑进度,就太不划算。可现在局势已不受控,妖族对结界里的东西讳莫如深,已对所有知道此结界存在的人都动了杀意。他们先撕破脸皮,我也没必要再维护什么,救出云缺最重要。”

  “可是……”阿思看了看似乎正在安抚珞珈的桑炫,有些难以启齿。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不是真正的主人,放心。我已经跟桑炫说过了,他答应把蓝灵珠借出来。”随谓在阿思肩膀上拍了拍,“我倒是担心你。你现在的身体几乎是由蓝灵珠撑起来的,一旦这玩意离开你,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阿思沉默了一会儿,慎重地点点头:“我会继续咳嗽吐血。”

  “还会比没得到蓝灵珠以前咳得更厉害。”

  “那我会立刻死吗?”阿思想了想问随谓道。

  随谓笑了笑:“你做梦。当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我是摆设啊。”

  阿思也跟着笑了起来,并摘下脖子上的小香囊:“给你。请你们一定要救出我二哥。”

  随谓伸手将香囊接过来,香囊一离开阿思的手,她的脸立马血色全无,白如薄纸,就连眼框下面都多出了些许黑眼圈,唯独眼里还保留着他初见她时便有的那种明亮神采,随谓将阿思的变化看在眼里,轻声对她说道:“云缺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有事的。”

  阿思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对随谓的感谢。随谓见此也宽了心,便打开香囊,将蓝灵珠倒于手心中。映入他眼帘的是一颗纯蓝色的珠子,仿佛是水晶质地,很是通透,但除此之外,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随谓看着这还不如一颗宝石值钱的玩意,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这是蓝灵珠?”

  阿思点点头,但在看了一眼随谓手中的珠子后又有些犹豫地摇摇头:“应该要发光的,我第一次捡到它的时候,它就是蓝光熠熠的啊。怎么会?”

  随谓将珠子握在手心里,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继而在更加疑惑的眼神中睁开:“怪了,一点灵力都感觉不到。”

  阿思一拍额头,忧心道:“难道坏了?”

  “别傻了,这是神物,你见过你家冥王权杖出问题吗?”

  “呃……准确来说,我没见过,冥王权杖只有冥王才有能力拥有,我连它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随谓无奈地摆摆手:“不要瞎扯这些,快想想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经历,可能导致蓝灵珠起变化。”

  阿思闻言一愣,她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魔里的样子:“没……没什么呀。要不我看看。”说完,便伸手抓过随谓手里的蓝灵珠,阿思心里琢磨着自己拿过来再偷偷和魔里交涉交涉,看到底是不是他让蓝灵珠变了样。哪知,蓝灵珠一回到她手里,表面立刻浮上一层淡淡的光芒。

  随谓和阿思都微微一怔。

  “你再给我一下。”阿思立刻配合地把蓝灵珠给了随谓。珠子一过随谓的手,蓦地又失去了光芒。

  “拿去。”光芒又生。

  “给我。”重回黯淡。

  “你拿着。”随谓又将蓝灵珠递向阿思,阿思刚伸手去接,突然随谓手掌一翻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蓝灵珠就这样死死压在了二人的手心。

  阿思一惊,手下意识往回缩:“你干什么?”

  “别动。”随谓面无表情地又加了几分力道,让她动弹不得半分。

  很少见随谓这么正经严肃的样子,阿思心知他这么做必有深意,便从惊慌失措中逐渐平复下来,也不再挣扎,任凭二人双手紧紧相握在一起。

  良久,随谓才从沉思中抬起头来,但眼神还是没有离开彼此相交的双手:“这见鬼的玩意,果然要在你身边才能让我感应到灵力。”

  “为什么会这样?”

  “我要知道现在就不用想了。”随谓放开阿思的手,将又恢复暗淡的蓝灵珠凑在眼前仔细观察着。

  “可你是《世真元史》,用得着想多久?”

  “我虽然是无所不知,但有些事情一直处于变化和不确定之下,我也没那么容易参透。这就像,一辆马车停在路边不动了,我可以很准确地告诉你它坏了,甚至不用看也清楚地知道它哪里坏了。但你问我它为什么会坏,我没办法答,原因太多了。有可能是一种原因导致,也有可能是两种,甚至可能是多种原因综合造成的。你说我要不要时间琢磨?”

  “哦。”阿思老老实实地应了一声,表示了解,接着又问道,“那不然……让桑炫试试看?”

  “悬。”随谓若有所思地说完便朝着边上喊了一声桑炫,示意他过来一下。

  “有事?”桑炫踏着稳重的步子走了过来。

  随谓也不多说什么,将蓝灵珠递到他面前:“蓝灵珠,拿着会儿。”

  桑炫接过蓝灵珠,看着它平淡无奇的外表,与平日里光芒熠熠时千差万别,眼神里浮起丝丝疑惑:“这是真的?”

  随谓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千真万确是魔族的蓝灵珠。”

  听完随谓的肯定,桑炫疑惑更深。

  随谓伸手向桑炫要过蓝灵珠:“我解释给你看,在我们俩手里,它是这样的。可在阿思手里……”说着随谓将蓝灵珠又塞回阿思手上,“呐,它是这样的。”

  桑炫看着在阿思手中重回光芒的蓝灵珠,眼神更加深邃起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随谓抓了抓头发道:“我现在说不清楚为什么,有可能是在阿思身上放久了,被她影响,因为除了魔族的灵力,我还在上面感应到一股来自冥族的灵力。简而言之,如果连你都动不了,那除了阿思恐怕没人能催动蓝灵珠的力量了。”

  “我?怎……怎……怎么会被我影响?我只是个凡人身躯啊,我连精气源都没有。”阿思错愕无比,说话时底气不足得甚至舌头都有些打结,只因她心里此时更多的是内疚,如果别人把自家珍贵的东西交托给你,它却在你身边或者因为你变得不像原来的样子,怎么对得起人家一片善意。

  “的确如此,我为阿思治过伤,她体内根本没有精气源,不可能用灵力影响到蓝灵珠。”得到桑炫这句话的肯定,阿思心里稍微松了丝缝隙,对桑炫的感激之情又增加了两分。

  随谓:“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虽然可行性很低。但要解释蓝灵珠只受阿思影响以及掺杂冥族灵力的原因,我不得不大胆地假设猜想。”

  “不然,让我和你们一起去吧。”阿思想了想,在她认为有些让她坐立不安的情绪下开了口,“等救出我二哥,就把蓝灵珠放回桑炫身上,它也许就会好呢。”

  “你想去哪儿?”随谓对这姑娘异想天开的主意不屑一顾。

  “我是说,如果这个真的只有在我身边才有灵力,你就带我进迷雾森林,看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随谓摇摇头:“这件事没你想的这么简单,如果蓝灵珠是正常的,我可以直接用我自身的灵力操控它的力量,可现在蓝灵珠只在你身上才能发挥作用,也就是说,我催动蓝灵珠破界的灵力必须从你身上过渡至蓝灵珠,才能发挥它的力量。但凡灵力稍弱一点的都承受不住这么强的力量,何况是你?”

  “那怎么办?”阿思只觉得十分懊恼。

  “用我的身体分担掉你霸道的灵力,再和阿思一起催动蓝灵珠如何?你不是说蓝灵珠还保有我魔族的力量,那它应该还能和我呼应。”桑炫看着二人,平静地说道。

  随谓看了看桑炫,又看了看阿思:“你的意思是,你和阿思一起握住蓝灵珠,我将催动蓝灵珠的灵力从你身体灌入,你只温和地渡一部分到阿思手上,然后你们合起来就拥有我完整的催动灵力,再共同影响蓝灵珠发挥应有的力量。”

  桑炫微微点头:“这样一来,不必担心唤不醒蓝灵珠,而灵力只从手上过,阿思的身体不会受太大损害。”

  随谓手托下巴想了想:“这种方法我没用过,不过我认为值得一试。”说完,随谓聊有深意地看了阿思一眼。

  阿思见状,以为随谓担心她应承不下来,便赶忙解释道:“我可以的,如果有什么外部条件影响我和你们协作,我知道你肯定可以解决。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身体,我不在乎的。”阿思眼神恳切,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不管是危险还是痛苦,只要能救出我二哥,让我怎么样都行。”

  “那好,本来我还担心你一个小姑娘初进迷雾森林,多少会有些害怕。既然你都如此坚决,我也就把废话省了。我马上去安排再进迷雾森林,这次得提前避开那群瘟神血鸦,为我们多争取些时间。”说完随谓朝着珞珈他们快步走了过去。

  “进去以后,寸步不离地跟着我。”阿思正将蓝灵珠收起来,就听得耳旁响起一副温柔而低沉的嗓音,她一抬头,正迎上了桑炫那双平静深邃的眼睛,看得人心一阵狂跳,“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护着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二探结界再生变故 几人商量了一会儿施行计划,火烨、珞珈、那谨便按随谓的方法结出了屏蔽结界将众人包裹起来,再...
  • 一进城,云缺他们就放弃了马车,改为步行。在南岭这样的小镇上,突然来了一辆豪华马车,那可算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我...
  • 撒谎不脸红的误导 阿思一踏进去,便发现里面是一个封闭的石室,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唯除了中间那一个毫无打磨迹象的...
  • 随谓看了看云缺,也不多说什么,便握紧双拳在胸前重叠交叉,只见一个白色光点慢慢在他胸前成型,进而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 这一次我把爱用十分制来划分 目的是为了给众多男生导盲 替这些爱一个人十分 但只表达三分的女生说说话 01 当一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