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传说(32)

  二探结界再生变故

        几人商量了一会儿施行计划,火烨、珞珈、那谨便按随谓的方法结出了屏蔽结界将众人包裹起来,再次踏入了迷雾森林。

  “阿思的身体你我都知道。”眼见重回幽光蒙蒙的结界面前,随谓冷不丁地对桑炫冒出来一句,“过渡灵力到她手上的时候,需要你自己把握分寸,很有可能达到她承受的极限了,还是没办法完全催动蓝灵珠。那时我们就收手,再另想办法。千万不能存侥幸心理,这种力量对她而言,稍过半分,都是会要她命的重伤。你知道的,这丫头要死了,我真没办法向冥族交代。”

  桑炫平静沉稳的眼神回应让随谓对他的自由放心了不少:“如果你们准备好,我就让他们放手了。”

  桑炫将蓝灵珠放在摊开的手心里,示意阿思将手掌搭上来,阿思垂着微红的脸,默默咽了口唾沫壮胆,才将手覆到桑炫手心上,桑炫旋即轻轻握住阿思的手,蓝灵珠便被压在了两人的掌心内。

  “我们施术时,必须撤销屏蔽结界,同时血鸦会立刻发现我们。所以时间受限,威胁随时会来,各自小心。”说完,随谓便将双手搭到桑炫肩上,层层白光开始在桑炫后背上荡漾开来,“放开吧。”

  众人配合地撤销手里法力,白光放肆进入桑炫体内,就像汇入了广袤深沉的大海,对外完全不着一丝痕迹,只有桑炫脸上慢慢淌下的一滴细汗,昭显了这股霸道的力量在他体内融合分解得多激烈。

  而阿思的心此时也激荡不止,虽然开始自己力争要这么做,但她其实是没有底气的。平时吃下或喝下些许带灵力的东西就会吐血,如今却要承接灵力,虽说桑炫他们会试探着过渡灵力给她,可她对自己的身体实在没有信心。万一结界还没来得及破开,她便吐血昏迷了怎么办?她甚至已经笃定只要一沾到灵力,自己基本上是必死无疑,对她这幅比凡人之躯还弱数倍的躯体而言,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承受范围,一丁点都没有,真要有,上限也只能是零。自己反正离死不远也就无所谓了,可救不出来二哥才会死不瞑目。

  阿思心里虽然焦虑,但她仍然没有缩回手,因为她只给了自己担心,而没有给自己选择。她只是默默地回头看了随谓一眼,心里祈求如果这个方法不灵,那个无所不知的人会另想出办法解开结界。有些事担心也罢,害怕也好,却不得不做,只因有些东西比害怕担心更强大,比自己身家性命更重要。

  不消片刻后,桑炫和阿思紧握的手里,开始出现了数道极其强烈的蓝光往外逐渐喷发开来,散在半空之中,为周围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亮得晃眼的蓝光。蓝灵珠的光束越来越亮,说明它的力量已慢慢被催动到顶点值,然而阿思担心的事却并没有发生,她没有吐血,也没有昏迷,只是挡不住灵力喷发的冲击,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而已,就在她手心快要脱离桑炫手掌之时,阿思只觉手上一紧,一股更强的拉力将她往前拽了回去,她一下子便撞到了桑炫身上。

  “用另外一只手抓紧我的手臂。”阿思刚想尴尬地撑起身来,就听得桑炫温柔的声音响起在耳旁。她微一愣,便立刻伸出手死死抓住桑炫的手臂。

  “我现在要将蓝灵珠的灵力集中到结界的一点上,这股力量有点强,忍住。”随谓有些气喘地说完,手势变化,又加了几分力到桑炫体内。数道蓝光也跟着集中成一大束,如同一柄加大型光剑投射到结界上。皇极杵天杖结界发出清脆的一声“叮”响,蓝光落脚点,绿色的光波开始呈漩涡旋转,一眨眼的功夫,漩涡中间便有了一个黑色洞口,并且越来越大。

  随谓见状:“这是结界破开的前兆,关键时刻,千万不能放手。”

  阿思本来受到灵力压迫了这一阵,身体已经开始难受,听到随谓这句话,便咬了咬牙给自己打气,抓住桑炫手臂的手掌也握得更紧了些。突然,阿思觉得蓝灵珠在她的手心里有了些异动,它先是一阵一阵地微弱跳动,然后越来越厉害,以至于简直可以用横冲直撞来形容,仿佛很想要从二人手心里蹦出去。阿思看了看桑炫,桑炫深邃的眼睛也看向她,他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种不对劲。

  “随谓,蓝灵珠在整个过程里还会动吗?”阿思瞄了一眼随谓。

  随谓满头细汗,灵力消耗可见一斑,他连看一眼阿思的心情都没有,喘着气敷衍道:“偶有震动……很正常。”

  阿思:“这可不算……震动吧。它像疯了一样……诶。”阿思说着只觉手里一股往前的冲力,把她往结界方向带了一下。幸得她拉着桑炫的手臂,才没有被这力道带出去。桑炫的手臂也因阿思的惯性往前伸了一下,随谓在桑炫背后感觉到桑炫肩膀往前送,便终于挤出点力气将目光抛向二人的手。只见阿思和桑炫的手不由自主地向前伸着,似乎被什么东西在费力往前拖,桑炫正努力地将手往回掰,但收效甚微。这股力道似乎越来越强,二人的身体也开始向结界上那个漩涡中央的黑洞移去。

  “不好。”随谓一见此情景,头瞬间大了,“快放手,蓝灵珠要被吸进去了。”

  “怎么……又会被……吸进去?”阿思扳着手,艰难地回应道。

  “着了妖族的道,总之,快点放手,两大神器之间的吸力不是我们能抵抗的,别再把人赔进去了。”说完,白光一闪而逝,随谓便将灵力收回体内。此时的他和桑炫他们已经被拉开了一步之多的距离。

  “没了……蓝……灵珠,怎么救……我……二哥?”

  “总会有别的办法,我答应你,一定会救他的。桑炫,你也要陪着她疯吗?”

  桑炫不回应,只是看着阿思,用他全身的灵力,尽可能地固定二人的身躯。阿思突然问道:“只要有高手……能催动蓝灵珠,就有机会……破此结界?”

  “还说这些干嘛,快放手。”随谓有些急地喊道,珞珈三人听到喊声也回过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催动蓝灵珠……非得借我之手。”阿思声音虽弱,在旁人听来却犹如惊雷。

  “你,别乱来。事情没你想的这么简单,交给我处理。”说话间两人离黑洞又被带近了几步。桑炫也听出了阿思话中之意,眼神里也有些诧异。

  阿思费力地对随谓道:“你也……只是说……再想办法,不是绝对的……有办法。”

  “阿思。”桑炫叫了声她的名字,‘不要’二字已写满了他微皱的眉头。

  阿思抬头盯着桑炫的脸顿了顿,突然放开了他的手臂,失去了桑炫做支撑,在越发强劲的拉力下,阿思的身体顿时飞离地面向结界而去,同时她那握着蓝灵珠的手往桑炫掌心里轻轻一抠,便将蓝灵珠完全抄在手中。说时迟,那时快,桑炫但觉手心一空,便立刻往前一踏步,又紧紧抓住了阿思的手腕,身体也跟着离了地。随谓见状,连忙上前想要拉他们一把,却只抓住了桑炫的衣角,“呲”地一声响,两人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同栽进了黑洞中。

  “叮”。留给大家的又只是那个绿光幽幽,毫无破绽的结界壁。

  随谓手握碎布立在一旁,连脏话都没力气骂了。

  “四公主……”珞珈冲过去一拳打在结界上,却被结界之力反弹回去。珞珈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立住,仍然不敢相信这一切,二王子才掉进去,现在连四公主也进去了。那谨和火烨两人的惊慌也不遑多让,他们的王子面临同样的局面,还有蓝灵珠。三人面对着强大的皇极杵天杖结界陷入了完全的手足无措中,只能望向随谓。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蓝灵珠可以破掉皇极杵天杖吗?为什么我们王子反而被结界吸进去了?”那谨声音都有些变了。

  随谓愤愤道:“他们俩不是被吸进去的,是傻进去的。”说完,他又忍不住摇摇头,叹了口气,“蓝灵珠和皇极同为创世神所造,灵力乃一脉相承,所以我可以用蓝灵珠破皇极,皇极也能通过两者之间的联系将蓝灵珠吸引到它身边。用皇极杵天杖吸附蓝灵珠这种法术,一般而言只有拥有皇极绝对控制权的妖王才会。我只当妖王不在这里,却没想到除了他之外,妖族竟然还有别人能用。是我失策了。”

  “现在怎么办?我们王子也被困在里面了,没有蓝灵珠还能解开结界吗?”火烨毛躁地将双手手指在头发中乱捋。

  随谓跺跺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两个人,真是死倔。”

  “你无所不知,一定有救王子他们的方法的。求你一定要救他们。”珞珈把希望全压在《世真元史》的名声上。

  随谓看了一眼珞珈:“人当然非救不可。要是从我手里连失三人外加一神器这事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混啊?你们也不必太担心,两族王子不是简单人物,没那么容易死。所以还有时间找出救他们的方法。我得冷静地想想,想想。”随谓的眼神也逐渐变得飘离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噗通。”这已经是阿思往河里扔的第一百六十三块石头了。 “珞珈。你说他们怎么还不出来?”阿思坐在河边土墩上,双手托...
    楚冬阅读 61评论 0 0
  • 魔里再现 阿思靠着石壁,紧跟在桑炫旁边,两人走了没几步,刚转过赤甲银矛军过来的转角,桑炫便听得背后一阵轻微...
    楚冬阅读 17评论 0 0
  • 撒谎不脸红的误导 阿思一踏进去,便发现里面是一个封闭的石室,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唯除了中间那一个毫无打磨迹象的...
    楚冬阅读 17评论 0 0
  • 随谓看了看云缺,也不多说什么,便握紧双拳在胸前重叠交叉,只见一个白色光点慢慢在他胸前成型,进而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楚冬阅读 17评论 0 0
  • 8月19日 星期六 心情:雷阵雨 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次很大的考验,第一次早签到请假,感觉有点对不住小6班家人...
    谭雷微商培训教练阅读 1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