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传说》第二十章 初入南岭镇

  一进城,云缺他们就放弃了马车,改为步行。在南岭这样的小镇上,突然来了一辆豪华马车,那可算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我说,你们干嘛一直跟着我们。”由于珞珈一直对火烨绑架阿思的事耿耿于怀,所以一路上从没给过他好脸色。

  火烨轻蔑地冷哼了一声:“你搞清楚,好像是我们比你们先一步踏进城门吧。再说了,南岭镇是你们冥族的地盘吗?我记得好像不是吧,那我们自然也能来这里了。”

  “要不是随谓口无遮拦,我们也不用和这家伙同行。”珞珈在心里默默埋怨着。

  “本以为丢掉马车,就能不那么显眼,没想到……”云缺感受着周围路过的人对他们投来的惊诧、羞涩、嫉妒等等各种各样的眼光,无可奈何地说道。

  阿思跟在后面,偷偷笑道:“没办法呀。二哥,说叫你们一个个都长得这么耀眼,这在人类世界里可是极招惹目光的,别人能不多看两眼吗?我就不用烦了,反正从小在人间长大,已经被同化了。”

  这时,那谨也走到阿思身边:“我也不担心,阿思公主,我看咱们还是走慢点,和他们保持一点距离吧。这种被人当展览看的感觉可真难受。”

  “你们这算是幸灾乐祸吗?”火烨语气里透着威胁的意味。

  没想到阿思想也不想地还要补上来一句:“算是吧。”

  火烨从没想过阿思还有这一面,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最后还只能在那儿自言自语:“我也算猜对了,真是……在幸灾乐祸。”

  看着火烨那样,阿思和那谨都忍不住笑起来。云缺看着阿思那样开心的表情,也情不自禁地微笑了起来。这一笑,倾国倾城,又吸引了不少路旁少女们的目光,但也只是那么偷偷一眼,就把头埋了下去,好似多看一会儿,都会被那光芒灼伤。

  “那个,你们那一路同行的叫随谓的小哥哪儿去了?”冷锋问道,自从随谓在他们眼前出现以来,他就觉得那人不简单,得时时留心着。

  “就那极其嚣张的小子吗?”火烨被呛了一口沙的喉咙到现在还在发痒,“不会是不让他骑碧玉麒麟进城,他生气溜了吧。”

  “我看那位小哥可一点都没生气的样子。”桑炫看着前面,缓缓地说道。众人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随谓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模样在前方大摇大摆地走着,还时不时地向周围的少女们抛个媚眼。本来那些单纯天真的女孩子们就被他风神俊朗的样子吸引住了,现在被他这样一挑逗,更是将脸羞红得有如熟透的番茄,有好几位都捂着脸从他身边轻移柳腰,迈着细碎步子,小跑开了。跑了一小段,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他两眼。还有一位翠衣少女可能特别害羞,一直没把手从脸上拿开,直接就捂着脸撞到了云缺身上。

  “姑娘,你没事吧。”云缺轻轻地扶住翠衣少女的胳膊。少女抬起头来,正欲道歉,看见云缺的脸,却呆呆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姑娘……姑娘……”正当云缺以为是自己隐藏的灵力起伏,伤到了这位翠衣少女时,那少女却“哇”地叫了一声,捂着脸飞似地跑开了,只留下他们一群人在原地摸不着头脑。

  阿思看着翠衣少女跑开后,走上前去拉了拉云缺被那少女撞乱的衣襟:“二哥,再被随谓这样弄下去,要出人命了。”

  “王子,四公主说得对,你也知道那家伙是什么样的人,他一旦乐在其中,就无法收拾了。”

  “珞珈,你去把他叫住。就说我们时间无多,要尽快找个落脚处,从长计议。”

  “是。”说着珞珈就跑了上去,在随谓耳旁说了几句话,话说完后,随谓回头看了两眼,明显从他脸上看出他的兴致被突然打断,有点情绪低落。

  众人也加了快了脚步上前去与随谓会合。

  “真是的,好不容易找到点有趣的事,又被你们给打断了。”随谓边带他们找落脚点,边抱怨道。

  “你倒是觉得有趣了,可我们的行踪也被暴露光了。”阿思回敬他道。

  随谓转过头去,眼神复杂地看着阿思:“我说小丫头,身体状况还不错嘛,还有力气跟我顶嘴。”

  云缺听随谓如此一说,也看向阿思道:“没错,自从我们开始动身往南岭镇来时,阿思的气色就越来越好,连咳嗽都没有了。”

  “是吗?”阿思有点心虚地笑了笑,“这可能是天意或者巧合……总之,也算是好事吧。”说完,她偷偷地看了一眼桑炫。桑炫还是一脸平静地站在那里,同时也在看着她,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很柔和。阿思只是与他对视了一眼,就安心地把目光收了回来,她心里想着看来桑炫对自己没把蓝灵珠的事说出去应该比较认同。

  “好了,到了。”随谓带着他们在一家老旧的客栈外停了下来。

  阿思抬头看了看:“南岭客栈。”

  “在这个小镇上,这还真是名副其实。”冷锋看了看客栈名也说道。

  “不仅如此,这家客栈的老板还姓蓝,叫蓝岭。”随谓接道。

  “不至于吧。”火烨走上前去,戳了戳客栈外的支撑梁柱,木屑顿时落满了头顶,他刨了刨头发,抱怨道:“光听这几个名字就知道真是够老的了,果然如此。”

  “那是,七十多年的老客栈了,能不如此吗?这客栈是现任老板的爷爷的老爹创办起来的。老板他爷爷还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爹来到南岭镇,后来不知是听了哪个算命先生的话,说他们家的姓和南岭镇这个镇名是互相照应,大利家族。所以就留下来了,又开了一家同名的南岭客栈,到了老板的爹这一代,干脆也将儿子起名叫蓝岭了。所以这真是一家具有悠久历史的客栈了,至少我还挺喜欢的,摇摇欲坠,刺激。”随谓一口气说完这些,笑了笑,突然一掌拍在了梁柱上,众人毫无准备,只听见头顶上“咔”“咔”几声响,而后又趋于平静,只留下漫天飞舞的灰尘。

  随谓在梁柱旁挥手赶了赶灰:“这客栈已经算是人间建筑中最易损的一种情况了,经不起这位魔族高手用手指这样戳。刚才梁柱都歪了,我得把它给拍回来,免得砸死个什么人的,老天又算到我们头上,那时罪过就大了。”

  火烨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发痒的鼻子,道歉道:“不好意思,忘了自己是在人间,下手习惯了。你对这客栈还了解得真够清楚的。”

  随谓一听夸奖,又开始有点飘飘然了:“当然,你也不打听一下,我……”

  “对。”阿思突然打断他,对着火烨道:“要不然你认为他骑着我哥的碧玉麒麟,来往这段距离需要这么久吗?这些多的时间就用来打听这些了,是吧?”

  “啊……啊哈哈,是的,是的……”随谓大笑着掩饰他的心虚,差点忘了与云缺他们约定过,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自己是无所不知的《世真元史》,“那个,我们进去吧,洗个澡,吃个饭,好好休息一下。哈哈……”

  “难道我们要跟他们住在一起吗?”珞珈用手指向火烨道。

  “你不愿意,大可以换一家客栈,又没人让你跟我们住在一块儿。”火烨反唇相讥道,心里还忿忿不平,“这家伙,老拿着我绑架了阿思找事儿,当事人都没什么,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随谓本来一只脚都踏进客栈了,听到后面的争吵又回过身来,眼神里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不好意思,我看大家非得一起住这儿不可。”

  “为什么?”珞珈和火烨一起问道。

  “因为全镇就只有这一家客栈。除非你们想增加被人发现行踪的机会而使用灵力。”随谓看了看珞珈,又看了看火烨,“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洗澡吃饭了?”说完,也不等别人开口,就一溜烟地闪身进入了客栈。

  珞珈和火烨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王子,等着他们的指示。云缺微微地笑了笑:“我没什么。最重要的是阿思需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说完颇有深意地看了桑炫一眼。

  桑炫眼神平和地也看了看云缺,轻轻地点了点头,迈步向里走去。

  看见自己的王子都没有意见,珞珈和火烨二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跟着走进了这家客栈。不过,在进去时,两人仍争了一下,谁先跨进这个门槛的事,珞珈心里始终不满意和火烨住在一起,还沉浸在这个情绪中,没来得及想其他的,直到看见火烨撒腿冲了进去,才反应过来,但已经迟了一步,只好在后面恼怒地拍额头。

  阿思回过头去看见他们俩的模样,一个得意洋洋,一个懊恼不已,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丝浅笑。

  “看见珞珈和火烨斗嘴,你有这么开心吗?”云缺看着阿思温柔地问道。

  阿思笑容越发灿烂:“有啊,因为我唯恐天下不乱嘛。”她一抬头就发现云缺一脸正色,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二哥……二哥……”阿思叫了几声,云缺都没有反应。他的眼神告诉阿思,他的心绪此时已经不知飘到哪儿去了。没办法,阿思只好用手轻轻碰了碰云缺的胳膊。

  “嗯?”云缺这才回过神来。

  “你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还是……在想什么吗?”阿思敏锐地多问了一句。

  云缺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你刚才说那句话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似曾相识?什么意思?”阿思的好奇心开始作祟。

  “说不清楚,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

  “小孩子?我可不小了,都满20了。”

  “以非人类的计年方法来算,20年,你还只是个婴儿。”

  “是啦,是啦。以人类的方法来算,二哥你都是万年老妖了……”

  “万年老妖?”云缺笑看着阿思,无奈的眼神里满是宠溺。

  看着云缺和阿思那毫不掩饰的兄妹深情,桑炫的眼里浮起了一缕淡淡的不为别人所察觉的波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随谓看了看云缺,也不多说什么,便握紧双拳在胸前重叠交叉,只见一个白色光点慢慢在他胸前成型,进而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楚冬阅读 17评论 0 0
  • 桑炫随即面向掌柜:“掌柜的,今日店内损失,全部算到我们账上,当做对你的赔偿。可否请你和店里伙计为我们准备晚饭,也留...
    楚冬阅读 29评论 0 0
  • 云缺转过身来,桑炫他们也不约而同地望了过去,只见阿思不知何时站上了马车座,正在向他们挥手。 “……阿思?”疑惑着看...
    楚冬阅读 10评论 0 0
  • “启禀蔓姬大人,找不到我王。” “饭桶,琦山才多大,你们这么多人都找不到。” “属下确实搜遍了琦山每个角落,没有半...
    楚冬阅读 10评论 0 0
  • 前幾天剛過父親節。原本想要倣傚去年,寫一封信給我的父親。不過忙了一陣,原本千頭萬緒想要寫的東西就擱在那裡,一 直擱...
    司虎庫斯阅读 1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