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书日课(2019-01-30)

3字数 374阅读 125
图片发自简书App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不自见,故明;


不自是,故彰;


不自伐,故有功;


不自矜,故长。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能柔曲因应则能自我成全,懂得枉屈绕行则能迅捷直达,能不断地凹陷成“盅”则能不断地自我充盈,懂得护守现成的稳定则能得到真正的逐渐更新,少取则真得,贪多则反而导致自身的混乱。因此,圣人浑融一体而为天下前行探路。不执着于成名,所以能明于道;不自以为是,所以能明辨是非;不自我夸耀,所以能多有事功;不自我矜持,所以能长远在途。因为他不执着于名而与人争,所以天下没有人能把他作为对立面而与他争。古时候所说的“能柔曲因应则能自我成全”等道理怎么会是空话呢?它实在是一个很全面的概括。

希言,自然。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孰为此者?天地。


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