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龙醒凡尘】第四回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四回——玉虚门

半年前,知县来薛府拜访,薛老爷邀知县前往自家花园赏荷。当时薛公子和玉珠正坐在池中亭上,听到院门外脚步声响,玉珠赶忙撤去幻影,化作金鲤在池中游曳。

那知县平日里喜爱看一些奇闻轶录,当他看到金鲤时,误将其当做珍奇异物。按照他所看的书中记载,金鳞鲤鱼甚通灵性,服之延寿。可他不知若真的吃下这金鲤,不但不能延寿反而会当场暴毙。神兽的百年妖力,岂是他这等凡夫俗子能消受得起的。

知县当即便向薛员外索要这尾金鲤,薛员外还未发话,薛公子赶忙言道不允。任凭自己的父亲如何劝导,薛公子说什么也绝不肯将玉珠赠与他人。知县讨了个没趣,早早拜别离去。

知县回府后,想尽办法也未奏效。薛员外为富一方,据说在省府衙门里都有门路。知县身为一任小小的县令也不能用强,后来经人推荐找到了侯丁坤,这才有了之后的种种。

杨枫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一对苦命鸳鸯,只叹造化弄人。妖凡有别,他二人是不可能有善终的。薛公子伸手去抓玉珠的手臂,想对她诉道衷肠,可一抓之下竟扑了个空。这少女形象不过是个幻影,玉珠修为不到并不能真的化作人形。

玉珠苦笑一声:“薛郎,三年来我从未与你有肌肤之亲,就是怕你误会。事到如今,一切皆晓,你我二人注定今生无缘。”

杨枫缓缓开口:“小金龙,你这就要放弃吗?你若再不取出薛公子体内的金丹,他可真活不了多久了,而你也将不久于世。”

玉珠坚定地摇了摇头:“我若收回内丹,将会有人来加害薛郎,能保他一时算一时。”

杨枫回道:“收了去吧,我等已将贼子赶走,他那引魂幡也被我毁去。”

玉珠惊诧地说:“上仙也与那恶道交过手了?”看到杨枫点头,她对着薛公子单手虚引,一道妖气渗入薛公子腹内。

薛公子感到丹田一阵燥热,随后竟从嘴里浮出一颗金灿灿的珠子。那金珠直奔玉珠真身而去,流光一闪没入金龙体内。

杨枫让薛公子回房休息,护命龙珠刚刚离身,他受不起风寒。尹明理跟去,为其除去体内残留妖气。薛老爷放心不下昏厥的夫人,独自离开了花园。

院中仅剩杨枫与金龙,杨枫说道:“不消一个甲子,这薛公子便会老态龙钟,你还会为一个凡人动心么?”

玉珠低头细语:“能陪他走过这一世,我心中无憾。”

话音未落,玉珠感到一阵钻心得疼,再看杨枫手中拿着一片带血的鳞片。这鳞片是玉珠真身上的颌下逆鳞,玉珠强忍疼怒,问道:“上仙何意?”

杨枫也不回答,手中青光闪烁不停。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杨枫停手并将鳞片放在玉珠面前。杨枫不顾她的诧异,从胸口胎记中引出一股极为纯厚的先天灵气,将灵气打入玉珠真身体内。

玉珠瞬间感到无比的舒适,仿佛每一条经脉都被灵气梳洗着。她幻化的身体渐渐消失,真身金龙则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少女。杨枫此举使她瞬间突破了结丹期,跃入化形期,可化作人形行走世间。

杨枫将全身的灵气抽了个空,满头大汗地调理着真元力。玉珠摸着自己的脸庞,这种真实的感觉让她心内狂喜。在看到杨枫疲惫的模样后,她深欠一礼:“上仙大恩,玉珠铭记于心。”

杨枫缓缓地说道:“并非我助你修为,只是我对金龙血脉有所了解,激发了你原本就应有的境界。这是妖界龙皇一族的功法,你要好生修炼,也许你今生能够与薛公子长相厮守。龙气绝非寻常妖气,待你达到凝神修为,可由龙气为他重塑肉身。前提是你要在他百年之后守住他的三魂七魄,这样你们就能做对神仙眷侣。”

这时尹明理和明义走出房间,听到此话有些不解,问道:“杨兄,你怎会有如此高等的妖族功法。”

杨枫笑了笑,有些自豪地说:“欲要炼出至上法宝,需以本尊为引,真正做到人器如一。当年龙皇来我器府,要为其子讨一件法宝,我父便要得了他龙皇一族专有的修炼之法。这等功法为血脉传承,外人即便得了也修炼不得,没想到今日竟派上用场了。”

薛员外踌躇进院,他不敢看玉珠一眼,径直走到杨枫面前。他深行一礼,说道:“三位上仙,我薛家上下全托诸位才得以平安,小老儿永生不忘。不过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上仙恕罪。”

明义还了一礼:“薛老爷子宅心仁厚,还有何事,但讲无妨。”

“陋舍池浅宅低,不敢奢望真龙留守,还请这位真龙仙子随诸位上仙一同走吧。”薛员外此话一出,房内冲出一人。

薛公子几步走到薛员外面前,跪下求情:“父亲大人,求您别让珠儿走,要孩儿做什么都行。”

薛员外抬脚踢翻薛公子,还未张口斥骂,杨枫劝道:“薛员外且慢动手,听在下一句。”

薛员外恭恭敬敬地让开,杨枫一边扶起薛公子,一边说道:“金龙入池在先,薛家建府在后,老爷子是要做那鸠占鹊巢之行么?不如您二老成全了他们,龙女下嫁你薛府,这是你家的福气。至于小公子之前妖气侵体,那也是事出有因,我担保从此不会再有此事。”

薛夫人这时也转醒过来,由几个丫鬟搀扶着走进花园。她也来劝说老爷,方才事发突然吓晕过去,现在细细想来这是好事。像这样的儿媳妇可不是普通人家能找得到的,家有仙子可福荫后辈。

先有恩人做媒,后有夫人劝导,薛员外又看了看长跪不起的儿子,最终答应了此事。薛府如何张灯结彩操办喜事,杨枫他们是不关心的,婉拒了薛员外的盛情挽留,告别了薛家老小,三人继续踏上行程。

三人穿山越岭稳步前行,明义一路上面沉似水闭口不语。尹明理感觉异样,他深知自己师弟的脾气秉性。明义向来心直口快,以前从没有这般闷闷不语的样子。

尹明理放慢脚步,问道:“师弟,可有心事?”

明义一愣神,随即干笑一声:“没事,谢师兄关心。”

杨枫与尹明理干脆停下脚步,尹明理手搭明义脉门,从脉理上感到一阵阵的躁动。尹明理看着他,说道:“说吧,你心里是憋不住事的。”

明义轻叹一口气,说道:“师兄,实不相瞒,我确实有些想法,不知是对是错。”

杨枫看着明义,缓缓开口:

口尊寡欲嗜享银,

金丹不及红尘临,

修真习法不悟道,

妖身反生慈悲心。

明义脸上表情古怪,有赞同、有没落、有不解、有愤然。杨枫早已料到,像他这种名门正派自居的修真清士,常年修行久不出山门,哪里体会过世人百态。此次先遇恶道害命,后见金龙救人,必然会在心中结下芥蒂。

尹明理入世甚深,看得比较开,对此倒也习惯,他没有想到师弟竟是为此不能释怀。他拍了拍明义的肩膀,劝道:“凡事勿钻牛角尖。世间百态,说来修行之人与那凡夫俗子有何区别?世人求名求利,修行者求道,信念不同却都追求着一个心中所往。”

明义皱着眉头,似是自言自语:“如同侯丁坤这般恶徒,怎会有一身正道真元,凭他也能外披道袍身怀道心?”尹明理与他同出一门,自幼被灌输的理念便是正心正道,心存邪念之徒习不得苍苍天道。

杨枫见尹明理哑口无言,悄悄传音给尹明理:“尹老哥,人之信念尚不轻移,修真之士尤为更甚。红尘苦修全凭心定志坚,你若是三言两语便使他转念,那明义兄弟也到不了如今的修为了。待此行之后,你还是让他入世一番吧,观遍天下美丑,善恶由他自定。况且明义兄弟要是如此下去,必定在心中埋下死结,日后渡那红尘雷劫时易被心魔侵体,还是让他早些看开得好。”

尹明理觉得杨枫说得在理,也担心师弟因此而耽误修行,便和明义商量。明义点头答应,决定此事一了就入世修行二十载。事情说开后,三人心无旁仄急速赶路,两个昼夜的时间就赶到了天山脚下。

尹明理带路,杨枫和明义跟在他身后,三人顺着曲曲折折的山路来到山腰处。这里依山而建数座庙宇,庙堂之上的三清神像庄严肃穆,上山进香的百姓络绎不绝。尹明理知道这仅是玉虚门的外院,即作为新入门弟子的修行之所,又是与凡尘俗世接触的门户。

三清神像旁有一位鹤发童颜的道士,在蒲团上打坐养神。尹明理走上前来起手行礼:“道友,在下阳台宫尹明理,应邀前来。”那位道士睁眼起身,还礼说道:“道友里面请,自会有道童为诸位带路。”

三人进入大殿后的静室,在道童的带领下,他们走过贯穿山体的隧道。那隧道阔可跑马、高能容树,每十步就有两颗夜明珠嵌在石壁之内,让数里长的隧道丝毫没有压抑沉闷之感。

几人穿过外围山峰,来到层层山峦之中。一条大路笔直向前,两侧是一望无际的仙花玉草,群山之中竟是玉虚门的灵药培圃。此地方圆百里都被巨大的阵法覆盖,常人即便翻至山顶也看不到这藏在群山中的仙境乾坤。

一路无话,几人终于到了修真圣地。杨枫望着眼前气势磅礴的山门,八座墩基定乾坤,合抱漆柱矗天地。仅仅一座山门牌坊,就让他人自感微渺,这便是华夏修真界第一门派——玉虚门。

道童回身见到三人仰望山门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泛起傲气。他浅施一礼:“三位前辈,这通天玉阶外院子弟不得踏入,晚辈只能带至此处,还请三位自行上山。”

杨枫踏着汉白玉铺成的山路,自上而下刚直贯通足有数千阶,抬头望去还真有通天之势。直通九霄的玉阶磨人傲气,玉阶两旁的漫山青松透着肃穆,白雪皑皑的山巅在云中时隐时现。明义是头一次来到玉虚门,如此厚重的气势已经彻底把他震慑住了。

明义心中自嘲井底之蛙,不知天大地大。原本以为阳台宫虽不是千年古庙,可也算是个中等门派了,比之名门大派差不了太多。尤其是他们师兄弟被誉为王屋三杰之后,更是自感本门有兴旺之势。可如今看来,和玉虚门的金殿玉阶相比,自己与山野村夫无异。

尹明理虽是二次前来,可仍旧感慨非常。五十年前他有幸随师父来到玉虚门做客,时过境迁他又忆起师父的一点一滴。

要进得玉虚门的内院宗地,须走过这四千五百三十三阶的汉白玉路。四千五百取九五之数,最后三十三阶意为三十三层天外天。三人此时已走过半数玉阶,杨枫感到周围的灵气颇有异常,自山脚起愈发得浓厚起来。此时才行至一半路程已远胜王屋山,若是在山顶岂不是与仙界最低等的一品灵星不相上下。

杨枫问道:“尹老哥,此处怎会有如此浓厚的灵气?不是说王屋山才是华夏第一灵山吗?”

尹明理尴尬一笑:“话虽如此,可实际上修真界的多半仙山,灵气皆超王屋。”

杨枫不解:“那为何还有此一说?当年我读书习文之时,在山川轶录中也曾有此说法,应不是以讹传讹吧。”

尹明理接着说:“无论在市井凡间还是修真界内,都流传着一个传说。相传轩辕黄帝在王屋山修建苍穹大殿,并在大殿之内羽化飞升。可这传说已无从考证,曾有修真前辈妄图寻找大殿,搜遍王屋也不见端倪。至于这第一灵山的说法,许是吾等后辈对轩辕前辈的敬仰吧,毕竟他老人家是我华夏修真第一人。”

听到此处杨枫疑惑,说道:“轩辕黄帝距今不过五千余年,在他之前无人修真?”

尹明理笑答:“有倒是有,不过相传都是一些天赋异禀之人,无门无派毫无功法可依。他们吐纳日月精华自行修炼,说是修真倒更像是修妖。且上古修真者,从未有人渡劫成功过。”

杨枫自言自语,似是琢磨着什么:“轩辕黄帝,修真第一人。”

尹明理顿了顿,像是回忆一般,继续说道:“记得当年师父与我讲过,自从轩辕黄帝出现后,给华夏大地带来了脏腑经脉、内在乾坤之说。之后依顺此理,衍生出了众多门派,这才有了华夏修真界。轩辕前辈来得匆忙去得匆忙,他老人家出现在世人面前不足百年便飞升而去。后人只知他是华夏之祖、修真之始,其他就不得而知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