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龙醒凡尘】第二回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回——路见不平

正月初九,祭拜玉皇之后,杨枫几人便要动身前往玉虚门了。明心留守阳台宫中主持大局,明义随师兄与杨枫一同前往。三人换上普通的书生装,看似三名秀才在踏雪闲游,实则脚下生风,百丈之距眨眼而逝。

中午时分离开王屋山,未至酉时已到了山西腹地。尹明理正在与师弟闲聊,三人突然停下脚步。杨枫皱着眉头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镇子,一股似妖非妖、似道非道的气息迎面而来。三人感觉此地古怪,相视一眼走向城镇。

还未出正月十五,百姓们应当是张灯结彩,街头巷尾本应热闹非凡才对,可此时这镇子里少了一分欢庆,多了一分肃穆。明义说道:“师兄,镇西好像聚集了很多人,去看看。”

三人来到镇子西头,只见这里高搭法台,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在台上做法请神,台下百姓跪成一片。本地的县官竟然也在台下观看,他坐在条案之后手捧着热茶壶,斜眼瞧着法台上的道士。

杨枫三人并未走近,尹明理小声嘀咕:“那气息好像是从法台上传来的,莫不是那位道友已将妖孽收了?”

杨枫摇摇头,闭目细探。他猛然睁开双眼,说道:“分明就是从他身上传来,还在故弄玄虚。”

就在这时,法台上的道人将手中宝剑置于桌案之上,朗声说道:“今日法事已毕,妖魔邪祟元气大伤,诸位皆可安心。”说完便随着县官一同走了,几个衙役留下张罗百姓,嘴里喊着:“谁家还有病人的,都来衙门领取仙药。”

人群渐渐散去,一位老者苦着脸从杨枫他们身边走过。杨枫行礼问道:“老人家,我兄弟三人路经此处,看到这里高搭法台,是为何意?”

老者看了看他们,说:“看你们面生得很,不是本地人吧。要是赶路就快走吧,别在镇子里留宿,我们这里闹了妖精了。”

尹明理上前作了一揖,将两钱碎银子塞到老者手中,说道:“老人家,能与我们说说么?这大过年的客栈也不开门,我兄弟三人只是想寻个住处。”

看在那几粒碎银子的份上,老者将他们带回自己家中。几人坐在桌前喝着热水,老者开口:“这古怪之事,说来话长。前几日,镇子里先后数十家人上吐下泻,不到半日就昏迷不醒。随后遭难的人家越来越多,原本大伙以为是闹了瘟疫,可这三九天里又觉得不大可能。之后县老爷找来了一位得道高人做法除妖,昨日已经做了一场法事,大伙又在县衙里领了仙丹。那位道爷还真有本事,昨日不少人吃了仙丹都缓醒过来了,虽说还不能下地,但起码命是保住了。”

明义点了点头,说道:“看来这县官不错,还是挺体恤百姓的。”

老者轻叹一口气:“县老爷是为我们百姓着想,可是想要痊愈,那挑费实在太高了,一粒仙丹一吊钱啊。每日大仙降妖做法之后,乡亲们再去领取一粒仙丹,大仙说了三日方可痊愈。我老伴现在还躺着呢,要不是三位公子给的这些银钱,今日还真凑不够这买命的钱。”

杨枫三人听后越发感觉不对,哪有把行善积德之事当买卖做的,其中必有古怪。

老者起身倒水,说道:“三位公子请歇息片刻,待我去领了仙丹回来,再给几位做饭。”

尹明理拦住老者,说道:“老人家请留步,在下对医理还是略知一二的,可否让在下替大娘把把脉?”

老者瞅了瞅他,说道:“看不出您还是位郎中啊,不过就不劳您费心了。刚开始的时候,多少郎中都去薛员外家中了,没一个有办法的。”

尹明理再三要求,老者最终答应了。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万一这后生能看好老伴的病,他就不必为明日的一吊钱去变卖家当了。

几人随老者进屋,见一老妇人躺在床上,她眼睛半睁半闭,尹明理上前搭脉。通过老妇人的脉理,尹明理得知她绝没有什么病灶,只不过是被人下了咒而已。他引出一丝真气,将老妇人被堵塞的经脉逐一打通,然后又取出一粒丹药,交代老者用温水化开,让老妇人服下。

一盏茶的功夫后,老妇人缓缓睁开双眼,长出一口气坐了起来。这把老者高兴坏了,他以为尹明理也是得道高人,用仙丹妙药给自己的老伴救活了。他不知尹明理的那一丝真气才是关键,那粒药丸不过是些寻常补品用以掩人耳目,怕他起疑心罢了。尹明理喜好下山游历,经常会遇到一些吃坏了肚子的乞丐。他便用一些解毒消食的药材粉末,再和上枣泥蜂蜜之类的东西制成药丸,赠与那些乞丐。

此时尹明理已经可以断定,镇子里的百姓遭受的是人祸,而并非天灾。三人与老者告别,前往县衙一探究竟。

衙门外,衙役们操着水火无情棍列立两厢,煞是威武。百姓们一个挨一个地进衙,冲着泥塑神像拜了几拜后,向铜盆里放了银钱再接过所谓的仙丹,感恩戴德地走了。等到杨枫他们来到县衙时,人们已经散去,道士和知县正在内府庭中品酒赏雪。

县官放下酒盅,说道:“侯道爷,我大老远地把您请来,可不是让你行善积德来了,我托您办的事怎么样了?”

道士捋着三绺山羊胡笑了,说道:“大人放心,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县官很是着急的模样,催促着说:“您倒是加把劲啊,那薛老头一日不死,我一日不得安宁。”

道士单手虚压,示意他少安毋躁:“别急,别急。待我先敲那薛府一笔,薛家公子的性命已在我手,那薛家老爷还不好办么?”

县官暗暗咒骂,心中叹道:“本官已然给了你千两纹银,这牛鼻子还不知足。”但他嘴上却说:“侯道爷本领非凡,下官自是知晓。可对付他薛家即可,何必再弄这劳什子法事啊。这一吊一吊的臭烘烘的铜钱,您不缺这点茶钱吧。”

道士摇头晃脑地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单单他薛府出事,不叫旁人起疑么。”

院墙外,杨枫他们听得真真切切,如今一切水落石出,皆是这姓侯的道人在作怪。三人越墙而入,尹明理飞指一弹,将知县的穴道封住,那县官如同醉死一般伏案不起。明义指着侯道士的鼻子一顿臭骂,那道士一时间没回过神来,竟被骂得愣在当场。

侯道士将酒杯一摔,回道:“尔等何人,竟敢来坏本道爷好事。”

明义气得啐了他一口,喝到:“黑了心肠的贼子,还敢自称修道之人,今日我便要为修真界除害。”

话音未落二人斗到一处,一个是嫉恶如仇,一个是恼羞成怒。不到十个回合,明义一脚踹在侯道士心窝,侯道士口吐鲜血,跌落在杨枫和尹明理脚下。

杨枫一脚踏在那道士后心,问道:“你是哪门哪派?全镇百姓所中之咒,何解?”

侯道士疼得呲牙咧嘴,一边咳着血一边回答:“小的名叫侯丁坤,无门无派。所下封魂咒,这是符牌,请前辈过目。”

杨枫弹指一道真火,将符牌化为灰烬,全镇百姓所中毒咒当即化解。

明义走过来,怒道:“好个无门无派,凭你这等行径,当真自己修到金丹期?”

侯丁坤感到踏在后心的脚微微发力,杨枫冷言说道:“方才听你与这狗官合谋害人,说说那薛府之事吧。”

侯丁坤连忙求饶:“小的只知道这县官要害死薛家老小,其他一概不知啊。”

明义在一旁说道:“这等败类,留在世上也只会祸害无辜,今日毙了他也算为修真界拔掉一根毒苗。”说着便将侯丁坤提在手中,单手持剑欲将刺入紫府。尹明理自然不会阻拦,杨枫也不觉有何不妥,只等了结这恶道之后,再去薛府救人。

侯丁坤眼看性命不保,急忙言道:“我可是玉虚门之人,尔等竟敢行凶。”听到这话,明义愣了一下,侯丁坤抓住机会逃脱三人。待侯丁坤站稳脚跟,他祭出一件法宝,欲做反攻之势。

看到这法宝后,杨枫三人怒火中烧。尹明理喝到:“修道之人竟用此等阴毒法宝,分明就是妖道,还敢自称玉虚门人。”

侯丁坤的法宝名为拘魂幡。名释其物,拘魂纳魄之器,吸阴元为己用。他自信满满,这拘魂幡助他行恶多年,不下十位比他修为高的修行之人,都命丧幡下。待他念动法诀,拘魂幡在空中上下抖动,冲一股黑气奔向三人。

杨枫飞身而起一头扎进黑气之中,再出来时已经到了侯丁坤面前。侯丁坤大惊,他哪里知晓杨枫身具仙魂,又有飘渺佩护身,何惧这凡间拘魂之器。杨枫一把抓住拘魂幡,向后一扯扔到一旁,顺势抬脚踢在侯丁坤下颚。

侯丁坤捂着被踢碎的下巴,含糊不清地说:“你敢伤我,玉虚门不会放过尔等。”说着便拿出一道灵符,用真火催动灵光乍起。光芒过后,那侯丁坤已消失地不见踪影。

明义吃惊地回头看向尹明理,说道:“师兄,那确实是玉虚门的灵符,难不成……”

尹明理皱着眉头,说道:“许是偷的也不一定。”但他心中自知,玉虚门灵符岂是那么容易偷得到的,即便是偷得之物,那催动灵符的法诀又作何解释。

杨枫掂量着拘魂幡,即便不用探入神识,也感觉得到其中的怨气。幡中的百鬼千魂,他们被夺去了轮回的资格,沦为受他人驱使的奴隶。杨枫手中微微发力,拘魂幡碎裂开来。霎时间县衙后院百鬼夜行,幡中幽魂飘荡在空中久久不散。数百只幽魂看着杨枫,一个个都感到三魄中的枷锁全无,他们悉数跪在杨枫三人面前,感谢搭救之恩。这些被恶道侯丁坤加害的无辜之人,他们肉身早已不在,只能奔入鬼都投向轮回。

这些冤魂中唯有一只魂魄无神似地荡在空中,与其他幽魂截然不同。尹明理伸手一抓将它收入掌心,说道:“这幽魂只有一魂一魄未带真灵,本尊仍有气息,想必这就是薛府公子了。”

薛公子半月前出门游玩,踏雪赏梅吟诗作赋。不料回到家中便一病不起,昏迷半月水米未进。此时薛家公子已被尹明理救醒,魂魄归位后一切如初,坐起来便吵着要吃要喝。薛员外看着儿子手捧银耳粥狼吞虎咽的样子,喜在心中。

厅堂中杨枫三人被敬为上宾,薛家老少齐齐拜谢。薛员外将主座让给尹明理,自己坐在下垂手。他恭恭敬敬地说:“若不是三位上仙驾临,小儿至今仍处假死之境。敢问三位仙府何处,薛某人定当拜叩还愿。”

尹明理微笑着捋了捋胡须,说道:“贫道只是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罢了,薛员外不必放在心上。”

杨枫接着说道:“薛员外,你在此地可有仇家?令公子绝非偶感风寒,更不是邪祟侵体,这分明是被人拘魂了。”

这一问把薛员外问愣住了,想来想去也理不出头绪。他似问似答地说:“想我薛某人平日里从未行恶,斋僧布道行善积德,哪里会得罪谁啊。”

就在这时后廊传来声音,薛公子被仆人搀扶着走到厅堂。他拜见父母之后给尹明理行了一个大礼,说道:“感谢上仙搭救,晚生叩谢再造之恩。”

尹明理单手虚抬,一股柔劲将薛公子托起,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拜天拜地拜父母。”

薛公子作揖,口称受教。正当他要坐下时,杨枫走上前来一手扣住他的腕子,闭目不语。薛家老少都被此景吓了一跳,尹明理和明义也觉得突然,不知杨枫欲意何为。

从薛公子一进门开始,杨枫就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妖气。原本以为是那恶道所留,可越看越不妥,索性上前搭腕内视探查。杨枫的神识刚刚探入薛公子的经脉就发现了端倪,一股阴柔的妖气清晰可见,与恶道侯丁坤的气息截然不同,且妖气深入骨髓,定是有妖物贴身伴随。

薛员外不知所措地起身询问:“上仙,小儿可有何事冲撞了您?还请上仙海涵。”

杨枫睁开眼睛,单手轻按让薛公子坐下,回头对着薛员外说道:“非也。令郎是否体弱多年?”见薛员外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道:“即便薛公子此次不被恶人拘魂,他也活不过半年之期。”

薛员外不可置信地摇着头,说道:“怎会这样,老天要绝我后吗?”

杨枫望向府内后院,说道:“你府中藏有一妖。”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四回——玉虚门 半年前,知县来薛府拜访,薛老爷邀知县前往自家花园赏荷。当时薛公子和玉珠正坐在池中亭上,听到院门外...
    苦叶茶云阅读 283评论 0 2
  • 第三回——蚌精献玉珠 杨枫道出府中有妖,薛府上下人人面露惧色。丫鬟们吓得聚在薛夫人身旁,家丁奴仆也是双腿打颤。薛老...
    苦叶茶云阅读 208评论 0 2
  • 第三章 龙醒凡尘 第一回——阳台宫 中原豫州,王屋山下。青山湛穹间,淡淡的灵气溶入雾中。 杨枫顺着山道缓步前行,听...
    苦叶茶云阅读 153评论 0 2
  •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我再也没有羡慕过别人, 幸福就是相守,一起成长…
    莎O阅读 76评论 0 0
  • 二美的作文题目太变态了,这不是要分分钟钟要作死的节凑吗?不过这个话题很吸引眼球。 有位名人说过,爱上两个人,选后...
    九九弱水三千阅读 499评论 4 0
  • 风雨摇坠,远山成空风雨于我,是离眉三寸的戟惶惶,止是惶惶而已失去一座山,亦非杳远风雨未落之时便落空了一万个愿愿似永...
    十三郎阅读 77评论 8 5
  • 一 “简直太过分了!” 正上班的我收到嘉嘉发来的微信。 这姑娘咋了,一大早发这么大的火? “留白我跟你说,公司财务...
    一个人的留白阅读 959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