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龙醒凡尘】第一回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章 龙醒凡尘

第一回——阳台宫

中原豫州,王屋山下。青山湛穹间,淡淡的灵气溶入雾中。

杨枫顺着山道缓步前行,听着山中的鸟鸣虫叫,望着林中的枝叶摩挲,隐约有一种脱离凡尘的感觉,在这浑噩的世间中难得有一处安宁之地。王屋山号称天下第一灵山,杨枫对此多少有些失望,喃喃自语:“下界灵气真可谓匮乏稀缺,如此稀薄的灵气也能称作魁元,真苦了这些在凡间的修行者。”

阳台宫朴实无华的山门,透着一种沉淀的厚重,门前一个挽着小小发髻的道童在打扫尘土、落叶。这也是一种修行,扫去凡世的尘,拂去心中的嗔。小道童并未悟到师傅的心意,只是将它视为例行功课。待他看到杨枫走来,上前行礼后仍旧默默地刷着青石台阶。阳台宫虽说不上千年古庙,但在本地也是小有声望,前来上香还愿的百姓不在少数。那道童把杨枫当做了求签问卦的书生,并未多加理会。

杨枫站在石阶之上,想要探出神识知会尹明理,不过在这仙山道观前又觉不妥。他回头问道童:“尹明理,尹真人可在?”

道童有些疑惑,知晓观主姓名的善男信女并不多,只有几位当地常来布施的员外与观主有几分交情。可是最近这些时日尹明理闭门不出,而且交代了门人将有贵客前来,其他人等一律不见。小道童答道:“真是不巧,师公他老人家今日不见客。公子若是来问子平,在三清神像前求得一卦,自会有人来为公子解签。”

杨枫摇摇头,说道:“这位小道友,在下也是修行之人,并非来求签问卦,劳烦通禀一声,杨枫来此拜会老友。”

小道童眼珠子转了一圈,他看杨枫相貌衣着,年纪轻轻粗衣布鞋,不像是什么名门大派的高手,应该不会是掌门人所说的贵客。他点头称是,进门休息去了,根本没有去向尹明理禀报。

杨枫等了许久也未见人来,心中已猜到了八九分。他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玉匣,抽开玉匣滑盖,露出通臂猿妖的内丹,霎时间妖气冲天。在这王屋山上道观无数,妖魔邪祟避之不及,此时阳台宫门前冒出的妖气无异于黑夜里闪烁的鬼火,想让人不注意到都难。从三清大殿方向奔出三股灵气,喝声随之而来:“大胆妖孽,竟敢在仙门作乱。”

阳台宫待客厢房中,尹明理为杨枫引荐自己的两位师弟——明心和明义。四人客套了几句后,尹明理问道:“杨兄,你刚才用的什么法宝,竟能放出如此浓厚的妖气。”明心和明义早就想问了,他们心里也担心掌门师兄受骗,这自称由仙入凡之人可别是什么妖道,但碍于师兄的面子一直未曾开口。

杨枫将小玉匣放在桌子上,说道:“通臂猿妖已被天诛,这便是它的内丹。结丹初期的修妖者虽说与修真之人的金丹期无异,可结丹后期的修妖者不亚于我辈修真之士元婴后期修为,若不是它作孽多端引天雷灭祟,要毙它还真不容易。”

三人心中释然,尹明理笑了笑:“斩妖除魔乃我辈分内之事,杨兄真不愧是上界仙人临凡,依旧浩然正气。”

杨枫摇摇头,说道:“非也,修妖、修魔、修仙、修佛无非是术不同,但终归一道。在下来到凡间已有十八载,大致了解在这里是修真独大,你们也不易徒然转念,到了仙界一切自解。”

明心与明义微蹙眉头相视一眼,并未说什么。尹明理尴尬一笑,他从未向杨枫提起过修真界与魔王罗虎的十日鏖战,妖魔邪祟与他阳台宫有不共戴天之仇。他感觉再说下去恐怕脸上都挂不住,赶忙打岔:“杨兄,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尹老哥请讲当面,你我二人无需拘谨。”杨枫单手虚展,做了个请的手势。

尹明理师兄弟三人互通眼神,之前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打算请杨枫做阳台宫的长老。杨枫为仙界下凡之人,无论功法还是境界均不是凡夫俗子可比,能向仙人讨些仙诀足可当做镇派之宝。尹明理也不藏着掖着,将心中所想合盘托出,既然所求便要做到坦诚相见。

杨枫听后点头答应:“既然尹老哥看得起兄弟,在下万万没有推脱之词。”虽然名为阳台宫之人,但终究门派有别不宜传功,且不说仙界之法与他们所修有无冲突,单论阳台宫门人修炼别派仙术,传扬出去恐遭人贻笑。杨枫想了想,编出谎话:“尹老哥,当年在仙界之时,我与贵派祖师白云子也有些交情,我二人切磋数次,对白云子所修之术略知一二。如果信得过在下,我想看看贵派现世功法,再凭借记忆略做修改,可行?”

杨枫在静室内半月不出,阳台宫众人以为他在闭关,就连尹明理也不曾前去打扰。半个月的时间,杨枫已经将阳台宫本门功法通篇修改,甚至衍出飞升之后的修炼之道。但杨枫只撰到大罗金仙之境便戛然而止,他并不精通此道,只能做到这么多。阳台宫祖师白云子称得上是旷世奇才,在灵气稀薄的凡间,修炼不足三百年便羽化飞升。但这传世的功法毕竟是他在凡界所著,见解与境界自然比不过在仙界修炼数千年的杨枫。一本修真功法经杨枫之手,已然蜕变为修仙之术。

当尹明理拿到修改后的功法时,如获至宝一般捧在手中,喃喃自语:“阳台宫兴盛有望。”在他兴奋的心还未平静下来时,杨枫又在他心中湖面投进了另一颗巨石——炼器。

华盖峰上有一处较为隐匿的山洞,平日里无人问津,仅作为阳台宫门人受罚思过之处,如今尹明理不允许门人再上此处。杨枫在山洞中祭出心火,以炼器中最高手法“心炼之法”来熔炼陨铁,即便没有炼器所需之物也可信手拈来。他的家传功法本就是以炼器为主,修为在炼器的同时也在不停地增长着。

春去秋来转眼而逝,中品灵器级别的飞剑,一载之期已成两柄。立冬之日,尹明理带着一坛陈酿来到炼器山洞,与杨枫畅饮。

望着洞外稀疏的雪花,尹明理将杯中醇香一饮而尽,说道:“杨兄,这一年多来,明心和明义终于碎丹成婴了。自从三十年前我师兄弟三人结得金丹,他二人修为始终停滞不前难窥天道,如今幸得兄弟所赐终破瓶颈。大恩不言谢,阳台宫受杨兄恩惠,永世不忘。”

杨枫看得出尹明理对自己师弟的关切,触景生情想到自己的五位异姓兄弟,如今不知他们身在何方。他仰首饮尽杯中佳酿,长叹一声:“得遇知己,肝脑涂地又何妨,兄弟之间从不说谢。”

尹明理为杨枫斟上一杯,说道:“杨兄重情重义在下佩服,可也要让我尽地主之谊啊,这僻野之地实在委屈了,还是回宫住在静室吧。”

杨枫摇了摇头,边酌边说:“老哥有所不知,在下功法乃为家传。以炼器修自身,此地无人打扰,甚好甚好。”说完他又将破日祭出体外,指着枪头上嵌入之物,问道:“老哥可认得此物?”

尹明理仔细观瞧,试探地说:“这可是当日那颗妖丹?”

“正是,此内丹灵性十足但妖气颇浓,以我现在的修为无法彻底化掉这妖气,便用本命法宝慢慢消磨它。”杨枫见尹明理面露疑惑,接着说,“一件真正的法宝,与宝主心意相通之外,且必要通灵,否则只是一件死物。待到这内丹妖气全无之时,我就把它化作剑灵注入飞剑之中,这样一来飞剑便可与主人一同成长。”

尹明理听后心中惊诧,拥有剑灵的飞剑,只是在典籍与传说之中存在过,就连当今修真界的魁元“玉虚门”也未听闻有此类法宝现世。

寒来暑往万物轮回,岁月对修真之人无意。杨枫已经在华盖峰上又住了六个年头,他以炼器为径,飘渺佩为履,在修真之途上稳步前行。他的家传功法《烛龙决》共分九重,夺乾坤造化,源上古神祗。杨枫已将第一重境界“醒龙魂”修至圆满,现在他可元神出窍畅游天地间。

正值寒露之日,杨枫踏着绒毛般的白霜来到阳台宫主院,这次他为尹明理带来了一件大礼——上品灵器寒霜飞剑。

厅房中,尹明理捧着杨枫递给他的飞剑发呆。拥有一件宝器级别的法宝,足以闯荡江湖,扬名立万。而一件灵器级别的法宝,就可作为他们这般中等门派的传世重宝,比如阳台宫的中品灵器——碧玉拂尘。可现在尹明理手中真真切切地握着一件重宝,一柄仅次于仙器的飞剑,他心中所感可想而知。

杨枫痰嗽一声,说道:“尹老哥,这柄飞剑内注剑灵,需用真气淬炼一番方可驾驭。”

“好,好。”尹明理连连点头,随后抬头问杨枫:“这宝物可有名号?”

杨枫回道:“寒霜飞剑。”

尹明理暗中感激杨枫,这与他原来的飞剑同名,看来这宝物是杨枫专为自己所铸。

杨枫看到尹明理盯着飞剑乜呆呆的模样,又开口劝道:“尹老哥,这法宝之物虽说可助人增强实力,但终归为辅助之器,万不可过分依赖。法宝与本尊相辅相成方为正道,自身境界才是根源之本,修炼之路劫难重重,凭借外物始终是小乘之法。”

尹明理听后,心中稍作平静。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抬眼望向窗外天际,眼神渐渐清澈。他喃喃自语道:“相辅相成,重源溯本。”

杨枫来到阳台宫的这七年间,尹明理师兄弟三人依照杨枫重新编纂的功法,修为突飞猛进。明心与明义修至元婴中期,将修为打得扎扎实实,尹明理更是突破至出窍期,他与杨枫都算得上华夏修真界中的二流高手了。随着门中几位顶梁柱的修为大幅增进,前来拜贺之人络绎不绝,阳台宫在修真界的名望渐渐地攀升着。尹明理他们师兄弟三人被称作王屋三杰,被视为修真界后起之秀。他人不知其中缘由,只道是丧师之痛触动三人心境,痛定思痛后奋发图强。

进入腊月,上山进香的人渐渐少了,阳台宫内宁静安逸。尹明理和杨枫坐在客堂里品茶闲聊,明心和明义也坐在一旁向杨枫讨教炼器之术。一个小道童行礼通禀,手持一帖交予掌门尹明理。几人打开观看,得知这是玉虚门向修真界各派发出的邀请。正月十五群英集聚天山元灵台,共赏屠魔会。

杨枫不知其中过往,问道:“何谓屠魔会?”

尹明理想了想,说道:“应该与二十五年前的那柄魔刀有关。”

随后尹明理将罗布泊一战的始末娓娓道来,末了又道出阳台宫除祖师外,其余三届掌门均是与妖魔斗法中死于非命。明心与明义也说出修真界的默契,各个大小门派几乎都与妖魔有仇,想必天下正道会悉数前往这屠魔大会。

尹明理猜得不错,玉虚门此次召集天下门派前往天山,正是要在整个修真界的面前毁掉魔刀。当年的玉虚七圣玄奎、玄娄、玄胃、玄昴、玄毕、玄参、玄觜,与魔王罗虎一战之后,玄胃和玄觜已死,其余五圣重伤,只因为他们师父天虚真人的一己私欲。

依照天虚真人的本意,他是绝不想毁掉这天赐法宝,自从二十五年前得到魔刀时,就已经将它视为囊中之物。他先忍了五年,让旁人以为是将魔刀镇压在仙山之下,风头一过他便开始闭关炼化魔刀。整整十载光阴,不但炼化不成还反遭魔刀噬魂,以致修为不进反退,生生地将他从合体中期拉回到初期境界,荒废了近百年的道行。天虚真人出关之后仍不死心,又将魔刀封于元灵台,妄图利用天地灵气消磨刀中魔气。封刀又是十年,魔气一丝未损,一切作为仍是徒劳。

当年夺刀之时,各大门派看在眼里怒在心中。哪人不是心知肚明,碍于天虚真人的地位与修为,只能忍气吞声。天虚真人得意洋洋地携刀回山,本打算将它作为渡劫时的压箱之物,就算到了仙界,凭借此物也可有一席之地。人算不如天算,炼刀十载遭反噬,封刀十年终不成。天虚真人虽不甘心,但还是要给天下修真之士一个交代,以稳住他在华夏修真界的北斗之位。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四回——玉虚门 半年前,知县来薛府拜访,薛老爷邀知县前往自家花园赏荷。当时薛公子和玉珠正坐在池中亭上,听到院门外...
    苦叶茶云阅读 283评论 0 2
  • 第十一回——再遇尹明理 青山翠柏,悬阁高台。 清晨,王屋山阳台宫中,尹明理正在打坐静修。朝阳透过窗沿洒进屋内,桌上...
    苦叶茶云阅读 196评论 0 2
  • 第二回——路见不平 正月初九,祭拜玉皇之后,杨枫几人便要动身前往玉虚门了。明心留守阳台宫中主持大局,明义随师兄与杨...
    苦叶茶云阅读 182评论 0 1
  • 第二回——似曾相识 五年前,华夏的西域某地上空,破空声响彻云霄,一道光芒划破苍穹直奔大漠而去。 流星转瞬即逝,落在...
    苦叶茶云阅读 237评论 0 2
  • 每一期修改3页PPT,或一个成品PPT其中的5页,每周四出一期。 今天修改的是三张单页PPT,第一张是如下: 这页...
    竖锯先生阅读 222评论 1 0
  • 少年是什么味道?我不知道。 记忆中的年少,满是慵懒的慢节奏。从前觉得永不会忘的大悲和大喜的统统不作数。在漫长时光里...
    进击吧阅读 203评论 0 0
  • 原文:士人不当以世事分读书,当以读书通世事。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读书既是知世,知世亦是读书。 原文:...
    简溪_向日葵阅读 402评论 0 0
  • 2017.5.29,进入正题。心心念了2年多的地方,我来啦。 今天8:00从阿坝出发去到此次目的地—年保玉则。 早...
    happ_iness阅读 736评论 2 50
  • 我也不知道还能浪多久,像今天这样随心所欲,任性,无理取闹,只为了开心……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叫不叫浪...
    奶香是只小橘猫阅读 57评论 0 0